加薪能否遏制腐败和灰色收入?


 
蔡慎坤


         
香港《文汇报》1月18日报道称,内地公务员加薪方案终于出台,其中最高级别正国级官员基本工资从7020元增至11385元,最低级别办事员基本工资从630元增至1320元,并从2014年10月开始补发。报道还称,方案还明确了今后的公务员工资调整机制,即原则上公务员工资每年或每两年调整一次。

  
同日,《解放军报》披露,中共总书记、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一次会议上强调,今后军官的收入主要靠工资,不能有其他所谓的灰色收入,更不能有违法所得,否则就要受到查处和追究。

  
《人民日报》去年11月有意对外透露过习近平的工资,就预示着为公务员涨工资。《人民日报》当时在报道中引述国务院某直属机构一位负责人事的官员指出,2006年实行新的公务员工资制度后,公务员工资主要由四个部份:职务工资、级别工资、工作津贴、生活补贴组成,然后再类推,国家主席的工资也就人民币1万余元。

  
环球网1月18日也披露,有媒体测算,自从2014年军人工资大幅调整后,以陆军为例,少尉排长月薪约3000元,校官则为5000至6000元,并引述专家称,这一工资水平跟公务员差不多,“在世界上属于比较低的水平”。

  
有关公务员加薪的消息在网上引起诸多讨论,近乎骂声一片。公务员和军队是该涨工资,可谁来跟老百姓涨工资?全中国靠每月几百元低保度日的估计有上亿人,失业的啃老族也有上千万人,企业退休人员和城市社保人员根据区域不同,每月多至几千少则几百,谁来为他们加薪?目前,大多数企业都为高个税和五险一金所困扰,经济效益普遍不好,也很难加薪。去年以来,国际油价暴跌,按理说国内成品油价格也应该下调一半,没想到政府趁机加税,有媒体测算,仅此一项,每年就可增收4500亿!

  
当反腐败还未取得压倒性胜利,公务员形象未完全改善的当下,公务员大幅加薪肯定要引起公众不满。尽管公务员工资普遍不高,但各种隐性福利和灰色收入惊人!公务员薪酬制度是“低工资,高补贴,泛福利”。仅乱发补贴的名目就有300多项,而公务员的灰色收入源自腐败和权力寻租。习近平强调“不能有灰色收入”,但如何监督和制约,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国民经济研究所王晓茹的研究结果显示,2011年灰色收入就高达6.2万亿元,约占GDP的12%。研究发现灰色收入正向中高收入阶层蔓延,说明腐败对于社会的影响正在全面扩大,中国社会面临着分配不公贫富差异扩大等严重的挑战。

  
这种趋势说明国民收入总量中来源不明的收入在继续增加,通过隐秘的途径流向少数权贵的腰包,其主要部分既不是劳动报酬也不是通过正常途径取得的其他生产要素的报酬,而往往是以权谋私,权钱交易以及其他类型寻租的结果。这意味着中国收入分配格局相当混乱,腐败情况己经非常严重。

  
研究报告还得出了中国城镇居民收入经济系数为0.501,城镇10%最高收入家庭的收入是城镇10%最低收入家庭的20.9倍,远远高于官方所公布的8.6倍。这个结果也说明中国的灰色收入占国民经济总量的比重之大,已到了惊人的地步。有学者甚至估计超过GDP的20%以上。灰色收入比重如此之大,主要原因是中国收入分配制度本身不公平不透明,还有一个原因是税务监管征收失常,对巨额灰色收入放任不管,而对工薪阶层却分毫不让,导致中国贫富问题越来越严重。

  
所谓高薪养廉是让不贪腐的廉洁官员过上正常生活,但许多贪腐的官员早己富可敌国仍然贪得无厌,说明单纯的高薪并不能养廉!单纯加薪也难以消除腐败,因为腐败的动机并非仅来自贫困,而是贪欲。在中国,那些被查的腐败官员,动辄贪污受贿数百上千万乃至数亿,都不是“贫困的逼迫”所能解释的。

  
在国际上,大凡实行高薪养廉的国家,其成功都不是单纯高薪的结果,而是实行高薪的同时严格吏治。高薪是为官员提供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使其不致心有旁婺铤而走险;但薪酬必须考虑经济增长、财政负担以及社会各阶层的心理承受力。实行高薪务必建立对官员的有效监督和严格约束机制,只有将监督约束机制与高薪配套,实行多管齐下,才可能形成廉洁政风,也只有对权力形成制衡对财产实行公开透明,才可能遏制腐败和灰色收入的蔓延。




2015/1/19 20:50:47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