矢志不渝,至死方休
--公民力量悼念蔣培坤吳學燦文



  2015年9月25日,1989年《人民日報號外》的主角之一吳學燦溘然病故。9月28日,正值閤家團聚的中秋佳節,天倫永隔的天安門母親丁子霖一家又逢噩耗:六四死難者蔣捷連的父親蔣培坤教授含恨而逝。


图片转自网络



图片转自网络



  短短幾日,兩位與“六四”有莫大關聯的先進相繼辭世,留給我們巨大的悲傷,也留給我們更沉重的責任。人對情人說,「世間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然而世間最殘酷的事,莫過於和中共一起慢慢變老。多少人沉冤未雪、壯志未酬;多少人賫志以歿、抱恨終身。他們為極權所侵凌迫害,他們與專制共搏鬥鏖戰,矢志不渝,至死方休。權力的鐵輪碾過他們的身軀,卻從未摧毀他們的意志 —— 他們懷著堅決抵抗之決心,離開了這個不平的世間。他們的不屈不撓,使我們覺得艱難之中仍有無盡的希望;他們的無懼無悔,讓我們更堅定與暴政抗爭到底的決心。

  今年80後和90青年學生公開紀念”六四“的響亮舉動宣告了中共抹殺集體記憶努力的失敗,中國絕不可能繞開“六四”而前行。

  前幾天,麻雀行動的參與者馬永田、李煥君在華盛頓成功攔截習近平座車後,公民力量團隊為被美國警察逮捕的馬永田說明她在中國被遷拆15年投訴無門的冤情而請求警方諒解時,美國警察深沈地說:我理解,我還記得天安門屠殺。盡管中國的當權者出訪時,總有禮炮、紅地毯和杯觥交錯,然而文明世界與中國的關系不可能不解“六四”的疙瘩而理順。

  “六四”不獲正義,亡魂不暝,國運不靖,國難未已;而拖欠愈久,代價愈大。“六四”一日不翻案,它就拷問世人的道德心靈、試煉人們的政治智慧一天。

  十月一日,中共竊國日,中華國殤日。吳學燦葬禮在是日,蔣培坤追悼會在是日,我們在哀歎民族淪亡的同時,也要同時哀悼不絕如縷挽救民族于淪亡的先輩們。

  山之上,國有殤!今天讓我們手牽著手互相扶持,在一起向六四烈士、向吳學燦、蔣培坤等至死不屈的先行者大声承诺:我們不忘记!我們不恐惧!我們不冷漠!我們不堕落!我們不放弃!

  公 民 力 量

  2015年9月30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