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悉,29日,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評價大年初一(28日)晚間於香港旺角爆發的衝突事件:「這是一場『暴亂』。」媒體指出,這是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共政府以來,香港特區政府首次動用《公安條例》第19條,定性活動為「暴亂」。對此,香港本土派則以「魚蛋革命」定性,分庭抗禮。

儘管香港當局以及中共當局有意誇大事件的暴力成份,但究其原因,此次旺角衝突源起於香港食環署對熟食小販的过份嚴厲執法,牽動本土青年發起支持小販以及旺角廟街一帶傳統夜市文化的行動。當晚的衝突,又隨著香港警方的兩聲鳴槍而推向高潮。正如大陸網民所評價,香港警方正在走向「城管化」、「公安化」。這個令人憂慮的事實,使我們不得不喟歎,香港的法治精神正在被一些濫權行為所侵蝕。從梁振英當局所為,我們愈來愈看到中共政權粗暴的形象。而正是這種單邊思維的治理模式,將熱愛和平與文明的香港市民,從集体「和平佔領中環」,推向了分散而激烈的街頭抗爭的現狀。
截止至210日上午,香港警方已以分別涉嫌非法集結、襲警、拒捕、阻差辦公、藏有攻擊性武器、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等罪名拘捕64名香港市民。

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為手段的『和平佔中』行動者被拘捕銅鑼灣書店事件,再到如今,香港又遭遇了一起劃時代的事件——旺角衝突,這在一定意義上標誌著香港系統性淪陷的起點。

面對這樣的現狀,我們不能不產生強烈的憂慮與警覺,曾經文明的香港,緣何脫序到“暴亂”?曾經法治的香港,緣何政府暴力日漸成為慣例? 曾經自由的香港,緣何街頭設攤亦成難事?文明在陷落,自由被侵蝕,如不固守香港的自由、民主、法治,香港大陸化的趨勢,將由模糊而清晰,由疑懼而變成現實。

自然正義與社會正義並不衝突,平等的原則與差異的原則也不矛盾。順應普遍人權的價值理念,方為當今世界主流。正是基於對自由、民主、法治的信靠與堅持,公民力量對此表示嚴重關切。

我們希望,香港當局應採取多邊架構的長遠治理眼光,用政治智慧解決當下存在的問題,而非使用武力壓制公民表達。如將大陸的維穩思維用於香港社會治理,只會將簡單問題複雜化。政治問題需用政治管道解決,唯如此,港府的行為,才經得起普世文明尺度的考量;唯如此,香港人民的權利與自由才能得到保障。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