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二代、新阶级、旧门阀


曾伯炎



最近,红二代在京开千人团拜会,胡木英在会上喊出:“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有人问,这是团拜会吗?用毛诗若毛语录助威,巳是老红兵集结的誓师会,又要兴风作浪了。


此时,习近平一再说反团团伙伙,这以延安儿女联谊会等10几类团伙出场扬起的旗幡,不正是冲着习近平的话,亮出的团团伙伙吗?看来,这反团伙同反腐一样,内外与亲疏有别,自己的弟兄伙,不仅不会反,还要伙得更紧密呢。


但不管他们弄些什么新口号、新理论,总使人感到是老调子没有唱完,老戏没有演完,包括胡木英开的团拜会,也像文革的誓师会,只是不停地换装变脸,换着话语出场,以充新而己!


请看这:以法治囯,闹得沸沸扬扬,是新调子吗?要行新政吗?很快就听见习近平说:“党大、还是法大”的提问,是个伪命题。竟说宪法写的:法是在党领导下,还有啥争议呢。马上这以党治囯,就亮出来了,那以法治国,岂不仍是给几十年的以党治国罩一件外衣吗。


“人民民主”这辞,现在不是又让位“协商民主”新说法了吗。可是,那行那业那个单位,不仍是党主?人民代表大会中的人民,75%已是官商,已成官商代表大会,各种民主的行容辞,都是党主权贵主的伪装,一剥去,那腐朽的专制,便太赤裸,协商民主,能做专制的遮丑布用吗?


“以人为本”这是胡锦涛当政时提出,同老毛的以阶级斗争为纲,大不同,新鲜吧?不仅像儒家的民本观点,还接近西方的人权意识。直到胡下台,仍是一句空话,开的空头支票。他们仍行以官为本,以权为本,仅从判刑贪官入狱仍享四星五星级宾馆待遇,就可证明:他们的特权阶级犯了罪,也特权犹在。


再说延安开文艺座谈会,讲文艺为工农兵。新的北京文艺座谈会,讲为社会主义服务,老调子换来换去,仍是换汤不换药,仍是文艺为党服务,只能永远为党的伟光正唱赞美诗服务,去掩盖党的假大空与假丑恶。


笔者是在红一代中混过的,那些红色戏法、魔法,道法,今天红二代还用那些老调子,填些新辞儿来唱,新手法袭用,就混不过我的眼睛,老夫忍不住像说皇帝新衣那孩子,诚实地来说破它,以免人们永远在被暪与骗中,任其愚弄。


虽然红二代,是生在大院,以红卫兵预习过父辈打江山的夺权,不是父辈扛着步枪赶着马车从山沟进城,而是背的硕士博士文凭上位,也只是脱胎换貌,身上继承 DNA的特权基因,不仅换不掉,且更自信与自骄哩。


这65年,毛时代,放纵权力整人,邓时代以来,再放纵权力整钱。红二代,就比其父辈弄权整人,似乎更盛一筹,且更现代,却难弃红色纨绔的骄矜与狂傲,包括眼高手低的弱点,薄熙来就难如他老子薄一波,老薄能把胡耀邦为他61人叛徒案解脱的恩人搞下台,小薄却被王立军出走美领馆,把他这镇重庆的西南王丢翻。且看习近平集权效老毛,老毛可号召百万红卫兵在天安门造势,小习只能靠王歧山把御史与东厂西厂式的纪委弄起来反贪,比起毛来,岂不很小手小脚乎?


最近,网上流传一部书叫《新阶级》,乃60年前南斯拉夫一度定为铁托接班人吉拉斯之作,他对红色政权出现的特权集团,以新阶级名之。不妨借网上百度浓缩的铨解来看他对南共特权阶级的早期发现,可映衬今日中共的新特权阶级:


该书揭示,新阶级是社会主义的特产,社会主义的源头是马克思主义。从落后国家蜕化出来的社会主义,急于推行工业化。新政权把工业财产及土地收归国有,不仅资本家甚至手工业者,小商人和农民的财产也不能幸免。从此,国家的一切资源都由共产党官僚掌控,结果,“与以前的革命相反,共产主义革命是以取消阶级为号召开始,但最后竟造成一个握有空前绝对权威的新阶级。”


新阶级的特征:共产党官僚组成的新阶级,“是贪婪而不能满足的,就像资产阶级一样。不过,它并无资产阶级所具有的朴素和节俭的美德。新阶级的排斥异己正像贵族阶级一样,但没有贵族阶级的教养和骑士风格。”


吉拉斯看到,斯大林等领导人不仅生活穷奢极欲,最不可思议的是,“国家大事都是在亲密交谈的晚餐中,狩猎中,以及两三个人的交谈中决定的。……召开(党和政府)会议的目的只是用来确认在亲密的厨房中早已烹调好的食物。”


这是吉粒斯用马克思阶级论从实践与现实探究出新阶级是一个特权阶级。他在60年前的发现,很有创见性,但在本朝共党,已成民众的常识,称他们为既得利益集团的特权阶级,在改革开放中膨胀为社会发展的阻力矣。


照共党革命理论,用界力消灭有产者阶级,是说有产者阻碍了生产力。要消灭这种剝削阶级,照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说的,最后还要革掉政党与国家。结果,革出了垄断一切资源的特权阶级,还暴发了一个专制到饭碗与思想的政党和更有垄断性的国家机器,而贫富悬殊达到史无前例。与他们理论讲的社会主义,完全背道而驰,用马克思的话叫:播下的龙种,生出的跳蚤,但仍要保卫他们以特权为核心的社会主义,岂不很滑稽吗?


60年前在南斯拉夫红色政权出现的特权新阶级,很粗糙、低级,远不及今天经毛式政治专制邓式经济垄断所孕育新的特权阶级了。他们将自已的特权巳构建得很严密与精致:有满清八旗子弟贝勒福晋的骄横,又有现代大财阀财团的豪强。也如吉拉斯的分柝:这种由共产党官僚组成的权贵资产阶级,有资产阶级的贪婪,却无资产阶级朴素和节俭美德,更无人家的教养与骑士风格。仅就获诺贝尔奖刘晓波被下狱,妻子也株连被软禁了数年,就超过希特勒,当年德国记者奥西埃茨基因反战获诺奖,人在牢里,希特勒仍允许颁奖仪式进入监狱,仅此对比,中国专制特权阶级的中国特色,是希魔也望尘莫及了。 因此,经65年中共专制打造的新阶级,远远甚过南共、苏共,其霸气、邪气、顽性,有前清那些八旗子弟的贝勒型,红楼梦写的薛蟠和水浒写的西门庆那类豪霸纨绔气,还加上喝了些洋墨水,会弄点洋教条,己是毛泽东那秦始皇加马克思生的新的混血儿,是秦始皇加希特勒、史大林、黑手党生的怪胎,只中囯才出产的东方红色恶少。朝鲜金三胖这种皇权世袭出的谬种,比起中国集体世袭的红代,金三世堪称现代的花刺子国王那类古董了。


中国当权的在今天,“中囯特色”这牌子,像红楼中贾宝玉挂在颈上的通灵宝玊,好像一丢失,就会丢命似的。这中国特色他们抓住不丢的,又尽是朽的臭的,如精致化更极端垄断化的特权,历史中,皇帝享特权,只他皇帝一家。中共集体世袭的特权,竟有两百家,比起来,过去用资源贡养一个皇帝,就成本低多了。由红二代集体世袭出的红朝新阶级,结合其中国特色。岂不又闹出旧门阀,革命,并不革出平等自由,倒革出千多年前魏晋时左思在诗中赌咒的:“世冑蹑高位,英俊沉下寮”的荒唐。当前,英俊岂只沉下寮,有的沉寃狱,有的沉海外,如陈子明这种精英,从多次入狱巳沉阴国矣!


于是,中国红二代的集体世袭演变出的门阀制,未必是他们代理人习近平的坚强拱卫?由于各怀私利各怀鬼胎,貌可合,神是离的,当他们谁也不信自己嘴上说的马列主义,只讲功利主义,利害冲突必然。当前安邦集团事件,便是红二代的內斗揭开,好戏在后靣了。拭目以观吧?


作者曾伯炎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5/2/12 20:33:39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