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姜维平



  7月9日,在万维网上看到一篇奇文,题目是《股民中声望极高的黄市长,也出来救市了》,最初,我还以为头昏眼花看错了,但仔细阅读,这篇文章不仅署名周某,并以了解广大股民的口吻说话,仿佛很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然而难以掩盖的致命缺欠是,它不顾基本的事实,胡说八道,连李克强“暴力救市”都倍受质疑,何来名声臭不可闻的黄奇帆比肩,可能此文只有一个背景,当外界盛传阿黄将成为薄熙来狱友之时,黄的党羽趁机为他传谣解套,他希望调离重庆,改去证监会任职,这当然比坐牢要好一些,但正如中国股市一样,谁知道明天会怎样?黄奇帆救市,别搞笑了。

  该文说,在民意甚高,并被不少股民视为最合适担当中国证监会主席的重庆市市长黄奇帆策动下,重庆国资开启了强力救市模式。这一句“开场白”大言不惭地强奸了成千上万的股民,也强奸了许多不炒股的中国人,他说,黄奇帆“民意甚高”,高在哪?高在“唱红打黑”运动中那个趴在老薄脚下献媚的情景里?高在盛传一时的“我和薄熙来合作得如鱼得水”的话语里吗?高在围困美国驻成都总领馆的警车旁吗?高在面对张德江泪流满面的假象里吗?作者还说,不少股民认为黄奇帆最合适当证监会主席,但究竟是哪些股民呢?为什么不敢具体讲出来,现在股市都起伏不定地变成这样了,还开国际玩笑,一个心里没有是非标准,见利忘利,阿谀奉承的小人,怎么可以当证监会主席呢?原本股民肚子里就装着“火药桶”,再请他坐在山口上,这不是找死吗?

  这篇显然来自重庆的文章说,7月8日,重庆国资系统发出救市集结令。当天,重庆国资系统市属重点企业承诺,在股市异常波动期间,不减持所控股或参股的上市公司股票。此外,重庆国资委旗下的市属重点企业,还决定对重庆燃气(600917)、重庆水务(601158)、川仪股份(603100)、渝三峡A(000565)、重庆港九(600279)的股票进行增持。而在7月8日晚间,西南证券(600369)也加入了增持行列。我相信这一消息,现在习李已大权在握,既然李总理一声令下救市,惯于拍马屁的阿黄必得执行命令,何来重庆发出救市“集结令”?改一个词叫“服从令”吧。

  作者还不厌其烦地举例说,多家上市公司明确发布了增持方案。其中,重庆港九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将通过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定向资产管理等方式购买本公司股票,计划用于增持的资金不低于5000 万元。西南证券7月8日晚间的公告则显示,重庆渝富集团及重庆城投集团计划在符合《公司法》、《证券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及规范性文件条件下,通过包括但不限于证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定向资产管理等方式增持公司股份(其中,重庆渝富集团投入增持资金不低于人民币8.724亿元,重庆城投集团投入增持资金不低于 24,414.57万元)。川仪股份则宣布,四联集团拟在近期(不超过12个月,自首次增持之日起算)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允许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增持本公司股份,累计增持比例不超过公司已发行总股份的2%。以川仪股份7月8日收市价格计算,增持2%将至少投入1亿元。简单相加,上述三家明确增持方案的公司,投入增持资金超过12亿元。

  这段言论勾起我的回忆,使我想起一个重要人物,他叫李剑铭,薄熙来,王立军当政时,他担任重庆沙坪坝区委书记,曾充当“唱红打黑”的急先锋,抓捕李俊哥哥李修武,并操控法院枉法追诉的罪魁祸首,就是此人,他后来行贿受贿,摆平了上级领导,调离“打黑”重灾区沙坪坝,改任国企上市公司,即重庆渝富集团的老总,成了黄奇帆,张轩,钱锋等人的“钱袋子”,他不仅自己以权谋私,通过招商,购物,人事安排等大肆敛财,而且还利用亲友的身份证,买空卖空股票,从中渔利,他正是股市的恶意作空的“资本大鳄”之一。该文强调渝富集团的事例,就是出于恐慌的不打自招。李剑铭是否趁“股”作浪赚钱,这一结论应由公安部下派的调查员做出,吹捧黄奇帆的文人没有发言权。

  这篇奇文说,国资控股或参股的上市公司进行增持,不仅仅标志着地方队加入了国家队的救市行列,也是重庆资本市场的一场自救行动。由于并不掌握截止到6月底重庆国资控股和参股上市公司完整的增减情况,如果以2015年3月31日截止的相关股东持股情况来进行计算,因重庆国资在此轮股灾中损失颇为巨大。其中西南证券截止到2015年3月31日,前十大股东中,重庆国资旗下多个集团均在榜:重庆渝富集团、重庆江北嘴中央商务投资集团有限公司、重庆城投集团,重庆水务资产经营有限公司、重庆高速公路投资集团,这几家主要的投资集团共持有西南证券的股份市值超过300亿。而到了2015年7月8日,相关公司如果以持有股份不变的情况计算,相关公司股份缩水近四成,仅仅只有186.7亿。当然,在股市暴涨期间,西南证券第一大股东重庆渝富进行了减持,目前只持有27%的股份,市值为120亿。而重庆国资实际控股的重钢(601005),曾经在6月15日达到7.99元,而到了7月8日股价已经腰斩。

  在笔者看来,对重庆来说,股票救市的最好办法,不在减不减持,就股论股,而在于正视薄王留下的滔天罪恶,平反冤假错案,给民企恢复名誉,股票市场之所以大起大落,就是人们对政局没信心,把很多民企包装成“黑社会”,把老板虚构成“黑老大”,这怎么不影响实体经济呢?企业效益不好,人心惶惶的,反应到股市上,就是一片虚假繁荣,必然投机行为多于正常买卖,总之,打倒了薄熙来,周永康等贪官污吏,却没有平反他们制造的冤假错案,人们普遍不相信中共能悔过自新,“依法治国”,这一点正是股市不正常的政治因素。我敢断言,假如,习李宣布将全部平反重庆及全国各地的冤案,中国的股市必是另一种景象。

  替黄奇帆吹牛的这篇文章说,尽管在此次股灾之前,包括重庆渝富,重庆钢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重钢控股股东)都采取了高位减持等措施。但是,面对这场新常态下的股灾,重庆国资的损失也异常严重。基于此,以及配合国家层面的整体行动,重庆展开大规模救市行动也在情理之中。华龙证券重庆营业部副总经理邓丹表示:这是一场全国性的行动,国家层面先动了,地方国资也要跟着动,首先是姿态问题,现在把姿态拿出来,后续要使多大劲得看后续的发展。这段话已足证李剑铭等人参与了买空卖空的舞弊行为,因此,公安部专案组应对其立案调查,不能因其现在服从命令“救市”而放他一马。

  看来,奇文的作者依据的不过是网上虚拟空间的一群人,几句空话,大话,废话,昏话,文章说,在重庆国资展开行动之时,证券人士乃至股民也纷纷在论坛发言,聚焦重庆救市行动。7月8日,某网友在中华网的“中华论坛”上提出建言,对证监会领导层作出调整,比如,可以让市场广受欢迎的重庆市市长黄奇帆来任证监会主席。制度当然很重要,但是也要相信人的作用,黄奇帆市长在金融领域颇有建树,个人能力一流,如果以上都不做,那只能等靠市场自己了。

  显然,这是不足信的一家之言,作者所谓“多年来,黄奇帆不断陷入要出任证监会主席的传闻中”,是凭空的想象,并非大多数人的心声,作者为走投无路的阿黄代言,无济于事,哪个部门愿意收留一个为人无底线的“跟屁虫”?至于说他“在操盘重庆上市公司重组中取得令人信服的成绩”,并无事实依据,实际上“拉郎配”式的重组,只要有权势,人人都会,算个啥?

  该文作者又说,去年,黄奇帆针对股市还发表了意见,他引用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对股市的三句话认为,应该先建立多层次资本市场,再推多渠道股权融资让巨量资金入市,提振股市信心,最后启动注册制发行,推行注册制必须要有严峻刑罚在先,“出牌顺序错了,一手好牌也会打输。”

  我承认“注册制”有点新意,但回避了最关键的问题,中国没有独立的司法系统来惩治“资本大鳄”,也不能有效保护中小散户的权益,才能关键的问题。或者直言:假如阿黄与李剑铭连手操控股市赚钱,谁能制约他们官商勾结的行为呢?这个问题不从根子上解决,再救市也无用。假如“懂金融和资本市场的黄奇帆来出任证监会主席”情况会雪上加霜,更坏更糟。

  2015年7月于多伦多大学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