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版沈阳屠杀维吾尔人案前后矛盾、漏洞百出

伊利夏提



  自进入斋月以来,维吾尔人又成了世界各国媒体的焦点。特别是近一周来,维吾尔人几乎成为了中国及世界各大网络媒体的头条要闻。

  泰国当局强制遣返维吾尔人的焦点新闻还没有退潮,沈阳警方以反恐名义枪杀维吾尔人的新闻又开始占据世界各大媒体及网站的头版。

  当然,中国媒体及网站也未能幸免,也都在或多或少进行摘抄式重复报道。当然是众口一词,只有定性、指斥死者的报道;至于对事件原因、始末的报道,中国媒体保持一贯的做法,寥寥几笔、言语模糊、模棱两可。

  今天我找来了《新京报》记者林斐然的报道,打算作一分析。林斐然的报道主要也是摘抄沈阳市公安局官方微博,所以可以肯定林,斐然的报道算是中共政府版的抄本。

  首先我们来看这一段:“7月13日,沈阳警方在抓捕涉恐犯罪嫌疑人过程中,4名暴恐分子挥刀拒捕,为防止造成严重社会危害,在警告无效的情况下,警方依法果断开枪,击毙3人,击伤1人,现场无群众伤亡。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先说是在“抓捕涉恐犯罪嫌疑人”,是‘涉恐犯罪嫌疑人’;然后就肯定4名维吾尔人是暴恐分子;再往后就是理所当然的击毙!?

  然而,愚蠢的沈阳官方微博还不忘加上一句“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人都被打死了,结论也已经给出了——“暴恐分子”?只剩一个受伤的妇女和三个目睹了警察枪杀自己父亲的、精神受到极大创伤的可怜维吾尔孩子,还调查什么?

  再看这段:“7月13日14时30分许,沈阳市公安局在副市长、局长许文有的现场直接指挥下,依法果断将藏匿在沈河区东顺城内街86号10-7-3出租房内,蒙面持刀拒捕的4名(3男1女)新疆籍恐怖分子击毙3人击伤1人,并抓获一名新疆籍妇女阿曼古丽·买提吐送(女,28岁,维吾尔族,户籍地为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人)和3名随行儿童,处置过程未造成人员伤亡和社会影响。”

  这一段里最有意思的是“蒙面持刀拒捕的4名(3男一女)新疆及恐怖分子击毙。。。”从未听说恐怖分子会在自己的房屋里蒙面!?

  通常恐怖分子蒙面是为了避免作案时被他人认出而戴面罩;而这4名维吾尔人是在自己租住的房屋里;而且,在警察未出现前,可以肯定他们并未准备在房间里袭击什么人;所以可以肯定,他们是不会带着面罩等待沈阳警察的突然袭击!?

  现在问题就变成了这些维吾尔人等警察上门袭击时,要么是在匆忙中还不忘带上面罩持刀抗拒抓捕,以迎合中国警方对‘恐怖分子’的描述;要么是他们先知先觉、在家里戴上面罩等待沈阳警方的突然袭击!?

  这一段里,沈阳警方还为了模糊特警向一位带着三个孩子的可怜维吾尔母亲开枪的无耻行径,故意玩弄文字及数字游戏。

  先说:“蒙面持刀拒捕的4名(3男1女)新疆籍恐怖分子击毙3人击伤1人,”,然后说:“并抓获一名新疆籍妇女阿曼古丽·买提吐送(女,28岁,维吾尔族,户籍地为新疆和田地区洛浦县人)和3名随行儿童。”;这里沈阳警方闭口不提被击伤的就是这位带着三个孩子的维吾尔母亲——阿曼古丽•买提吐送(Amangul Mettursun)

  如不仔细阅读,还以为被击伤的是另外一位维吾尔人!?

  这篇报道里,最无耻的一句话应该是是:“处置过程未造成人员伤亡和社会影响”。击毙3人,击伤一人还不算伤亡?“暴恐分子”难道不是人吗?当民警‘欲入户审查’这些维吾尔人之前,他们还只是‘涉恐犯罪嫌疑人’,被击毙就不是人了吗?这是什么逻辑?

  别忘了,半个多世纪前,中共也还是国民党政府眼中的“共匪”、“红色恐怖分子”呢!

  未造成社会影响?不打自招,掩耳盗铃;这件事早已经上了世界各大媒体及网站的头条;就是检索一下在中国的各大网站有关此事件的报道,就可以看到充斥各网站的、对此事件极端不负责任的、恶意的评语,以及对整体维吾尔民族的极尽污蔑、恶毒之评语,这还不能算是造成社会影响了吗?

  再来看这一段:“。。。 。。。民警在欲入户审查过程中,4名恐怖分子戴头套、持长刀,呼喊“圣战”口号砍杀民警。民警果断将该住户房门封堵,并第一时间向市局报告。副市长、局长许文有亲临现场指挥处置工作,迅速调集特警,反恐部门和属地公安机关200余名武装处突力量增援处置。”

  “民警在欲入户审查过程中”。注意:这4名维吾尔人,由前一段要被抓捕的“涉恐犯罪嫌疑人”,变成了民警入户审查的对象!

  我以为“抓捕”和“审查”这两词在词义上是有极大区别的!这证实;要么是沈阳警方在编造故事时失误了!要么是沈阳警方微博作者的汉语水平太差!?

  特别注意,这里,警察还未进入维吾尔人租住房屋,而且是民警审查过程;也就是说民警来时并未肯定这些维吾尔人是否是暴恐分子,只是审查而已;但很快,这些警察就发现了“4名恐怖分子带头套、持长刀,呼喊‘圣战’口号砍杀民警。”。

  头套我们就不再次赘述了,前面已经分析过了。有意思的是,这4名维吾尔人,又一次,为了迎合中国警方对‘暴恐分子’的定义,开始喊“圣战”口号了。

  我说是为了迎合中国警方,是有原因的。

  这些民警既然是来‘入户审查’的,可以肯定他们不是有备而来的,他们也不是反恐专家,可能也未准备实施抓捕这4名维吾尔人的反恐行动。

  封堵门、请求特警及反恐部门支援,可以间接证实民警是无准备而来的。我也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沈阳民警不会讲维吾尔语。那么,民警是如何确定维吾尔人的喊叫是“圣战”口号的!?难道是这些维吾尔“暴恐分子”有意要取悦沈阳警方,以至于要用警方能听得懂的汉语喊 “圣战”口号?

  一如过去对维吾尔人屠杀的报道;中国的反恐报道总是前后矛盾、语焉不详,而且细节总是要等待胡锡进的《环球时报》来补充,看来,这次也不例外。只是,不幸,无辜的维吾尔人正在成为中共军警滥杀无辜的靶子!


转载自博讯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