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忽不定的天氣,天空中時見烏雲,每走幾步總感到臉上有雨滴的滴落,但一切阻擋不了港人今天在「回歸日」亦是中共黨慶日走上街向港共政權發聲——「制止梁振英黑幫禍港」。 

據大會統計,今年的七一大遊行共有十一萬人參加,是去年的一倍。在早些時候,銅鑼灣書店失蹤人士之一林榮基在香港召開了記者會,在答應了對於這次事件「專案組」不亂說話後經過兩天兩夜的思考,決定要將被「專案組」綁架的來龍去脈說清楚,以讓港人警惕;在6月18號凌晨,2011年沸沸揚揚的廣東陸豐烏坎村再次成為全世界的焦點,由村民一人一票選出的村主任林祖戀當夜被汕尾警察十幾人衝進屋子裡帶走,當晚烏坎村遭到武警、特警等中共防暴警力的包圍,這也是汕尾政府汲取了「烏坎事件」的經驗,先發制人,有備無患;國際上,蘭蔻在香港準備舉辦的小型演唱會因為出現何韻詩,遭到大陸人在facebook上向蘭蔻「追討」,以致舉辦方取消了活動,並否認何韻詩是蘭蔻的代言人,引起港人乃至法國國民的反感,要求抵制本國的蘭蔻;「六月飛霜」的出現,或許是今年七一人數比去年多一倍的原因。有人認為,這意味著港人從雨傘革命失敗的無力感中走出來。與此同時,多個本土派組織決定大遊行的晚上到西環中聯辦外舉行集會,呼籲參加者戴口罩穿黑衣,要「打倒暴政」。香港警方則未對集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出動大量警力到現場防備。

~~

~~

今年是香港雨傘革命後第二次七一大遊行,眾多在雨傘革命後產生的本土派組織已成為香港政壇上的重要角色。例如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成立的香港眾志,在近年來多次引發中港矛盾大爆發的本土民主前線等,都有意在香港九月份的區議員選舉中大展拳腳。熱血公民組織甚至在網路上徵集「香港國旗」設計草案,並在遴選後公佈前十名的圖案。在七一大遊行中,與這些獨派組織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人潮中的中華民國國旗。據筆者觀察,今年的七一遊行現場,首次有兩個以上的泛藍組織所開設的街站,人潮中亦常見大幅中華民國國旗高調經過。有支持中華民國的遊行人士表示:香港在雨傘革命的失敗後,多變得心灰意冷,獨派組織的主張才得以抬頭。正是此情此景之下,香港更需要與獨派不一樣的聲音。而中華民國作為亞洲民主的標竿,仍然給香港人一份希望。

~~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