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党宣言书

 

经过十六年来的观察与思考以及四年多以来对上访问题的调查与研究,我已经彻底认识到河南省方城县券桥乡党委和营坊村党支部的邪恶、腐朽、堕落、无耻、专横、愚昧、自私与贪婪,故而对中共心灰意冷、彻底绝望。我在此郑重宣布:坚决退出券桥乡营坊村党支部,进而与中国共产党反动团伙彻底决裂。

中国共产党向来打着最美丽的旗号,干着最卑鄙的事情,好话说尽,坏事做绝。通过长期以来对中国共产党的调查研究,经过不断深刻反省,我已经充分认识到自己决不信仰共产主义马列邪教。

当初入党纯属年轻无知,被邪党蒙骗而已。党员干部忠于党的根本要求是忠于人民群众,进而做到公正无私,而不是欺压群众,侵害公民宪法权利,甚至肆无忌惮地践踏基本人权。当干部应当是人民公仆,为了给群众办事,而不是当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贪官污吏。可是券桥乡营坊村的很多党员干部不但是法盲,还是纪盲,甚至是文盲,有纪可依而又有纪不依,执纪不严,违纪不究,反而对违法乱纪行为包庇纵容,对我严格遵纪守法进行打击报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很多党员干部视违法乱纪为家常便饭,一向置党纪国法于不顾,既不严格按照党章办事,也不遵守《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更不履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如此麻木不仁,口是心非,颠倒黑白,歪风横行,正义不彰,真可谓“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

券桥乡党委政府和营坊村党支部与村委会中狼心狗行之辈纷纷挡道,假公济私之流滚滚入党,厚颜无耻之徒飞扬跋扈,昏聩贪诈之人祸害群众,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而深陷污泥之中,实在感到耻辱,况且古人亦知“荆棘丛中非鸾凤栖息之地。”我作为一位研究社会科学和法律问题的学者,一向追求高尚的道德理想,关注国家社会的命运,而身为共产党员却深受党化思想之毒害,党化体制之奴役,若不能保持独立人格,自由思想和公正立场,岂不枉为人乎?因此早已对一党专制反自由反民主的邪恶本质深恶痛绝,对中共自创党以来,特别是对中共建政之后犯下的滔天罪行痛心疾首,对中共犯罪集团丧心病狂的贪污腐败和愚蠢颟顸厌恶至极。

我当初加入中国共产党是为了对党的事业负责,而不是为了滥竽充数,更不是为了在假公济私的灵魂堕落中充当奴隶,甚至沦为一党专制之下的帮凶走狗,鹰犬爪牙。如今深知中共罪恶罄竹难书,贪官污吏横行霸道,老虎苍蝇铺天盖地,官民矛盾势如水火。故而幡然醒悟,势必以人性战胜党性、奴性、匪性。况且我退党亦积极响应十八届四中全会再次高调提出的依法治国的号召,继而远离“以党治国”的丑恶现实。共产党员从事法律工作不能保持人格独立,根本无法践行正义,甚至与正义背道而驰。

鉴于我对马列主义以及执政党犯下罪行的认识和对当下现状的不负责任,以及对中国政治命运的执迷不悟,与党的领导存在重大分歧矛盾,继续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已经成为个人莫大的耻辱,无异于充当共产暴政专制统治的帮凶走狗,鹰犬爪牙,必将受到良心的极大谴责。据我观察,中共党员要么是人格出了问题,要么是脑子出了问题,即自私、愚蠢的狡黠,事实上人格与脑子都出了问题。

为了保持作为公民的基本良知和独立思考,为了保持人格的高贵与清白,为了不再与邪恶的犯罪集团、反动势力同流合污,我经过严肃反省与深思熟虑,郑重宣布即日起退出中国共产党党组织,不再享受党员的任何奴才权利,也不再承担作为共产党员的任何邪恶义务。

 

袁耕于二〇一五年七月一日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