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黑命貴”

作者:裴毅然

“Black Lives Matter”(黑命重要),又译“黑命貴”,从修辞角度,倒也简洁传神,体现这场席卷欧美反种族歧视运动的主旨。无论如何,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导致死亡,带有明显种族歧视。而迅速激惹大规模抗议,自然基于矛盾的长期积聚,干柴待燃。

中西对比

从华人角度,因中共对一切抗议一直保持高压——「露头即打」,从“黑命貴”运动中,我们首先看到欧美的先进性。都闹出暴力事件了,政府不仅未予弹压,甚至还得到一些白人政要的支持。放在中国,可能吗?被警察暴力执法致死的中国人还少吗?从未闹起一处一地的“黄命貴”,而是几十年一贯“黄命贱”。

从1960年代马丁•路德•金〈我有一个梦〉,到1980年代黑人完全得到选举权、奥巴马担任两届总统,凸显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长足进步、欧美政治文明的先进性。这些历史性进步的背后,当然是白人在主动拉黑人兄弟一把,带他们一起走进新世纪,至少相当一部分白人不愿压低黑人而垫高自己。欧美的反种族歧视法,当然是白人对自己的约束,主动帮助弱势黑人。

在中国,基本人权、公民权利都还提不上议事日程呵!2013年5月13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非公开发表的〈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视西方意识形态为敌,要求官员同“危险的西方价值观作斗争”,具体落实为“七不讲”——普世价值、新闻自由、公民社会、公民权利、中共历史错误、权贵资产阶级、司法独立。讲都不许讲,更不用说做了。因此,在我们中国看来,“黑命貴”是真貴,即看到人家的先进性。

制止暴力

起于5月6日的“黑命貴”运动也有相当过头之处,数十个城市发生暴乱,放火、砸店、抢劫、打人,弄得黑烟弥漫。5月30日,至少12个主要城市宣布宵禁。6月2日,24个州及华盛顿特区动用国民警卫队,截至6月3日,全美至少1.1万人被捕。6月9日,激进左翼组织Antifa 的抗议者占领西雅图市中心国会山周边六个街区,宣布占领区为自治区CHAZ(Capitol Hill Autonomyous Zone)。Antifa抗议者安营扎寨,设置路障,堵塞交通,持枪巡逻,检查街区居民证件……闹腾22天,7月1日西雅图“匪占区”才告结束,逮捕31人,清除路障。放在中国,不说第二个“六四”,当天就一个个收拾你了。

万事有度,法律是权利的边界。非暴力的欧美闹出偌大暴力事件,无论如何都出格越界了,当然应该制止。用我们中国话来说,决不能让邪恶得寸进尺。警察不能以暴力对待黑人,黑人难道就可以用暴力对待白人吗?黑人不希望得到暴力,白人难道就希望得到吗?讲理可以用暴力吗?抗议可以用暴力吗?

别忘了,著名的林肯〈解放黑奴令〉,可是白人政府签署的。这次6月5日,华盛顿特区市长将白宫北门一段路命名“黑命貴广场”,街道地面涂刷巨大的“Black Lives Matter”,以示支持抗议运动。白人主流意识一向和善,这次也认为那位白人警察有罪,还要人家怎样?总不能将人家的客气當福气吧?難道黑白和解不是最好的双赢嗎?反種族歧視总不能鬧到黑白對抗吧?

拳王寻根

1976年,美国黑人作家亚历克斯·哈利(1921~1992)出版家史小说《根》,激起美国黑人的寻根热,拳王阿里也回非洲寻根。当结束寻根之旅,跳上飞机返美,阿里丢下一句:“幸亏我祖宗上了当年那艘奴隶船!”[①]荒蛮非洲走来的黑人,发展缓慢。回非洲寻根的欧美黑人,大多都会像拳王一样有那声“庆幸”。同样岁月、同样人种,非洲的社会进化何以就不如欧美呢?欧美黑人能不感谢人家的文化、人家的先进么?

当然,现实差距很骨感,欧美也不可能完全消弭种族歧视,白人亦参差不齐。法律只能代表社会主导指向,走进所有社会成员思想意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黑人兄弟既要抗议种族歧视,也要看到白人的主流。一名白人警察压死弗洛依德,总不能否定欧美白人整体的反种族歧视。

深层伦理

十九世纪以来,善待弱势群体成为各种革命的“政治正确”,以致釀出赤祸连绵的马克思主义。国际共运倒转乾坤,以贫为貴、以弱为尊,指天下富人皆有原罪,富人财富皆来自罪恶剥削。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夺回本就属于无产阶级的财产!从同情弱势工农走至消灭一切有产者。还能看吗?

历史有力证明“分寸”的重要性,失去历史理性,后果很严重。因此,解决欧美种族歧视,也得从两方面着手,不能单方面只要求白人莫歧视黑人,黑人也不能因弱而傲,似乎白人天生就欠你们什么。这次“黑命貴”运动中,有人提出政府赔偿每个黑人$40万,是不是也太那个了?尽快全面提高自身,增强竞争力,总該是黑人应予着力的主导面吧?

任何慈善也不能超出现实客观可能,欧美对弱势社会群体的政策倾斜,亦应以不破坏现有经济秩序为底线,即不能破坏以自由竞争为基座的市场经济。弱者可以得倾斜性照顾,但不能反过来认为“理所当然”,好像人家本就欠你该你。

欧美今天的繁荣便在于制度的精密平衡,能够做大蛋糕。任何过分倾斜都会破坏平衡,蛋糕一萎缩,慈善池水下降,最终吃亏的还是弱势群体——无法得到更多社会救助。美国今天“吃救济”可是人口的11%呵!失去效率,怎么托得起来?国际共运就是尽失平衡,共富成共贫,誰也无力帮誰。

结语

    很羡慕美国黑人!我们中国可是连街都不准上。近年,“七不讲”至少又加一条:微信里也不准讲。

 2020年7月于 Princeton

[①]〈同一种肤色,不同的命运,非洲黑人是如何看待美国黑人的?〉

https://3g.163.com/dy/article_cambrian/F46UNUOU0517DRHN.html

(注:裴毅然先生是旅美学者,独立中文笔会会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