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美国被中共欺骗五十年?

 作者:张杰

7月2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发表对华关系演讲。他说,尼克松总统历史性的北京之行,开启了我们的接触战略。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决策者相信,随着中国变得更为繁荣,它会开放,对内会变得更为自由,而且对外不那么具有威胁性,更为友好。但50年过去了,美国人不得不承认对华接触政策失败了。但为什么美国人会认为,“随着中国变得更为繁荣,它会开放,对内会变得更为自由,而且对外不那么具有威胁性,更为友好。”,这源于美国人一个根深蒂固的理念,那就是他们相信中国经济的发展,中产阶级会增长,而中产阶级会推进民主。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壮大的中国中产阶级没有体现出对自由民主的强烈追求,相反对中国的极权体制表现出支持。为什么会这样?是美国人的理念错了还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出了问题?今天我们就来破解中国中产阶级之谜。

去年,清流浦先生曾发表了一篇重要的文章《反独裁运动是否要支持党国经济崛起—兼谈多数国内中产阶层对不公不义的沉默》。在文章中,他对这个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

2010年有报道说,中国的中产阶层的队伍将不断壮大,到了2020年,在经济的强大驱动下,数字将达到7亿。但为什么如此庞大的中产阶级在中国民主化浪潮中却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清流浦先生认为,原因就在于没有区分“中产阶级”与“中等收入人口”这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什么是中产阶级呢?“中产阶级”的概念产生在18世纪法国大革命前,据说,“中产阶级”概念最早出现在詹姆斯·布拉德肖1745年撰写的《防止爱尔兰羊毛进入法国》一书中,指当时介于贵族与农民之间的,有钱无权的一个阶层——资产阶级。他们后来发起了法国大革命。维基百科认为:“中产阶级是资产阶级中的一个阶层。在现代社会中,指拥有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例如有稳定且较高薪酬的工作,在现代社会之中对社会的发展和稳定起很大的作用,也可以被称作小康阶级,但有时贫富差距大时可能位于社会中间收入却不高。……中产阶级的界定因素随各国有所分别,但基本上多以收入及拥有资产作界定,其他因素则包括教育、专业地位、拥有住屋或文化等。例如拥有大学学位的人,多数可跻身中产阶级的行业。”

综合以上的说法,中产阶级有两个标准:一个是“一定程度的经济独立”;另一个是“教育、专业地位”。前者指中产阶级的经济不依赖政治和资本势力,后者指他们的文化素质和独立思考能力。联系到现在中国的情况,如果以“处于社会中等收入水平的阶级”来界定,中产阶级除了有教师、律师、医生、企业白领、自由职业者、中小企业主,也可以包括军警、公务员;如果以独立性来论,党专制权力下的政府人员、军警、法官、国企高官等显然就不具有独立性特征,不属于中产阶级。这样中国的中产阶级群体人数实际很少。

因此,我们有必要把“中等收入人口”与“中产阶级”区分开来。“中等收入人口”是指经济收入水平处于总收入中间水平的人群;“中产阶级”则不仅是摆脱了贫困的人口,更主要指经济独立,追求思想自由,追求社会秩序和公平正义的群体。中共独裁体制下的中等收入人口不但不会自发转变为中产阶级,相反,却会变成维护权贵体制的奴才和附庸。看看现在国内中等收入人口对现行权贵专制的政治态度,其中相当多人都持维护一党专制的立场,或者说,这些既得利益者比权贵集团更“自觉”地需要中共体制,尽管他们非常了解一党专制的腐朽和贪婪,他们与党体制存在一损俱损的关系。

越来越多的中等收入人口成为中共独裁体制拥护者的后果是,中共权贵和独裁领袖的权力欲将随一个庞大的奴性人口增加而加速膨胀;就如同80多年前希特勒和斯大林身上发生的事情那样,中共独裁者也会被自己的“强大经济”和疯狂的支持群体所推动,促发中共权贵统治世界的幻想。习近平的“中国梦”就显示出了这样的因素影响,只不过他错误地判断了中国经济实力和中等阶层中的奴性人数。如果不是习近平的愚蠢过早暴露了中共独裁体制的实质,再过10年、20年后,以中国的人口和经济规模,加上专制统治的“效率”会给中国和世界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不是不可能的。

 

胡耀邦、赵紫阳的改革开放夭折后,1992年邓小平重新又发起了“市场经济改革”。但1992年后的市场经济改革与1978年的改革开放,本质上根本不同。1978年的改革开放目标是民主、法制、富强;邓小平的“市场经济改革”事实上要实现的是权贵资本主义经济,即由共产党垄断的国有企业改为权贵私有集团控制为主的经济。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权贵财政圈养关系所决定,权贵和官僚便把中等收入人口的主体变成了中共的附庸。国内中等收入人口不具有中产阶级的独立和反独裁专制统治的能力和特征,开明和有独立思想的人士则被政府打压,甚至被剥夺了生存来源;多数中等收入人口为保全既得财产而选择沉默,甚至维护既有体制。

 

尽管,中国已经有了一个远比30年前多得多“中等收入人口”,但这个附庸于权贵统治的中等收入人口证明的是法西斯式专制崛起,而不是公民社会的民主崛起。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发展需要有一个真正的中产阶级,不是享受中共和官僚恩惠的中等收入人口。这个独立的中产阶级现在在哪里?在海外、在台湾、在香港。这似乎又回到了百年前孙中山发起辛亥革命时的局面,不同的是,当时具有民权意识的国内中产阶级,现在“被纳粹化”了。由于现在国内中共权贵集团还在利用经济和政治控制手法扩大中等收入人口,又由于人格和精神独立的中等收入人口不可能在中共的权贵资本主义崛起中产生,因此,从我们的子子孙孙生活的自由、公正、民主法制的环境考虑,也从避免一场大毁灭性的新法西斯战争考虑,从中国和世界的文明前途考虑,反抗力量—台湾、香港、海外反独裁运动、西藏、新疆、蒙古和国内所有有良知的人士必须团结起来,结成反共“统一战线”,并与世界文明国家和人民团结在一起,共同抑制中共专制经济发展,从而结束中共暴政。

中等收入人口会成为中国民主化的障碍吗?答案是肯定的。美国为首的西方文明国家的经济制裁会造成国内的失业率上升,物价通胀,人民币汇率贬值,股价跌跌不休等情况,国内中等收入人口会减少;同时,权贵集团会利用自己控制的国家宣传和网络工具,扭曲整个对抗的实质和真相;中共还会像德国纳粹一样发动党国主义,并以党国主义挑动民族、国家利益和“国家主权”的对抗情绪,造成排外情绪上涨。民主人士支持国际社会制裁,当然就会被国内中等收入人口视为异己力量,并不可避免地与国内中等收入人口中的多数发生矛盾。国内民主人士的处境就会像德国纳粹时期一样,被孤立和打击。

但社会进步的历史潮流无法阻挡,中等收入人口也会出现分化瓦解。经历过毛泽东极权主义的一代人大部分还在,中共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对独裁的否定影响还在,胡赵改革开放的影响力已经深入人心,加上世界信息化已经不可逆转,中共权贵终有再大的收买能力,也不可能像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那样完全控制社会观念形态了。矛盾的是,国内中等收入人口虽然在利益上已经被捆绑,但他们思想上并不完全认同权贵独裁专制,所以,现在在中等收入人口家庭和旧朋友间发生的观念冲突,都表现出犹豫和欲言又止的状况。同时,随着经济下滑和专制环境越来越恶劣,利益受损的中等收入人口也会越来越强烈地聚焦权贵的贪腐,普通民众生活水平下降与权贵奢侈之间的对照更会激化民众不满。这种既排外又反权贵独裁的混乱情况,最后将会随着中共专制集团经济长久和全面萎靡不振而发生变化,国内老百姓反权贵侵吞,反高压政治,反恐怖和流氓化,要工作,要生活保障等等诉求将汇聚到一起,人们对中共独裁统治的腐败、高压和无能否定情绪会再次高涨。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美国人认为,中产阶级强大将会推进国家的民主化观念错了吗?清流浦先生认为没有错,香港、台湾的中产阶级就显示出强烈的民主化追求。为什么中国中产阶级不仅没有推进民主化,相反支持中共极权主义制度呢?原因在于,中国中产阶级人数很少,大量的是中等收入人口。他们仅仅拥有中产阶级的收入,但缺少经济独立和思想独立。清流浦先生的观点也批驳了当前部分学者认为美国对中国战略误判,应该继续支持中国经济崛起,壮大中产阶级的错误观念。一句话,中国需要发展和富强,也会再次崛起,但绝不是在支持中共统治下的法西斯式崛起。

(附:清流浦先生:《反独裁运动是否要支持党国经济崛起—兼谈多数国内中产阶层对不公不义的沉默》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7/201907102333.shtml)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