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中共官员纷纷主动投案自首?

作者:张杰

现在中国老百姓都不敢在政府大院附近溜达,不是怕警察,而是怕被砸。因为官员跳楼太多,说不定市长、书记大人就会从大楼呼啸而下。这些官员平时胡吃海喝,大都肥胖,身体沉重,砸到谁谁亡。你想行人大都升斗小民,生计艰难,最后却与贪官手牵手共赴黄泉,这事谁愿意干?

为什么中共官员自杀成风呢?经济学家汪丁丁分析认为“自杀的成本是继续生命所值的全部;活得太痛苦就会想到自杀。”也就是说,官员自杀是因为他们觉得继续活着的成本太高。但这个解释违背人性,因为人都贪生怕死,好死还不如赖活着。只要有一线生机,谁都想求生。

果然,中国官员跳楼率开始直线下降,主动投案率直线飙升。据中共官媒报道,近年来,各地向纪检监察机关主动投案的官员人数呈现大幅增加态势,投案正从“现象”变为“常态”。今年1月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四次全会工作报告显示,2019年全国共有10357人主动投案。

今年9月28日,上饶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祝宏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纪监委网站案件查处通报显示,进入9月以来,已出现多名厅局级以上干部主动投案,主要有:邯郸市委书记高宏志、青海省副省长文国栋、云南省文山州政协原副主席陈晓华、陕西省公安厅二级巡视员雷雨、河南省国土资源厅副巡视员刘维德、云南机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副书记向日炎等。

9月6日,青海省副省长、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书记、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书记文国栋主动投案。文国栋于7月22日任青海省副省长,从晋升副省长到主动投案,文国栋只当了46天的副省级干部。

前河北省政协副主席艾文礼是监察法实施后首个主动携赃款赃物投案的省部级干部。2019年4月18日,苏州市中级法院对艾文礼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纪监委对外发布的有关通报中,首次使用了“提出减轻处罚的建议”的表述,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中,也提出对艾文礼予以减轻处罚的意见。

前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是第一个投案自首的省部级一把手。2020年9月10日,成都市中级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了秦光荣受贿一案。秦光荣被控受贿2389万余元。秦光荣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一般来说,中共的腐败官员都是被“揪”出来的。究竟是什么驱动原本“安然无恙”的他们,主动投案呢?中国官媒认为,主动投案的背后,是反腐败高压态势的持续震慑,相关制度的不断完善和政策感召,以及理想信念教育的强化。但这个观点显然不能解释中国官员贪腐越演越烈的现实。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官员避险与纪监委的生财之道

中共官员主动投案与2019年7月,中纪委印发的《纪检监察机关处理主动投案问题的规定(试行)》有密切关系。该规定对官员主动投案的认定和处理进行了规定。当然,对官员而言,最重要的是主动投案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2019年5月19日晚11点,纪监委网站发布消息:前证监会主席、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2016年开年,中国股市遭遇股灾,4天内两度触发熔断机制,时任农行行长的刘士余当年2月出掌证监会主席。2019年1月底刘士余突遭撤换,转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刘士余到底犯了什么大事?后来的纪委的“处罚决定”透露了玄机。决定称,刘士余同志背离初心使命,政治立场动摇,党性原则缺失,落实党中央重大决策部署不力,公开发表不当言论,缺乏政治警觉和保密意识;为官不廉,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私利,违规安排他人到金融系统工作和提拔职务,为亲属违规购房打招呼,收受礼品礼金。刘士余投案应该不是因为贪腐,而是“公开发表不当言论”因言获罪,得罪了中央领导。据媒体分析应该是他的言论得罪了习近平。刘士余是王岐山的爱将,在王的暗示下,他主动投案,获得从轻发落。后果然,刘士余受到留党察看二年、撤职处分。

自动投案已成为纪监委的生财之道。他们一旦发现官员贪腐或其他蛛丝马迹,就会将消息透露给官员,官员主动投案,获得从轻处罚。事后,纪监委官员自然赚得盆满钵满。自动投案对官员而言也有好处,因为他们知道纪监委掌握的贪腐信息并不全面,主动投案,可以避重就轻,转移视线,掩盖主要犯罪事实。纪检委官员也需要反腐败业绩,官员主动投案比事后抓捕更能显示中共反腐败的力度。

在自动投案中,有的官员投案后不交代问题,转移视线;还有的“供小掩大”,交代问题时避重就轻,交代一部分轻微问题蒙混过关;也有的“先供后翻”,交代问题后又进行翻供。甘肃省平凉市委原常委、市政府原常务副市长黄继宗就被认定“藐视党纪国法,工于心计,迫于形势搞假投案刺探虚实,交代问题避重就轻,处心积虑对抗组织审查调查,企图蒙混过关。”

第二,集体作案、集体投案

今年来,中共对官员贪腐处罚严酷,官员们不得不抱团取暖,联手作案。一旦有官员被发现贪腐,就会出现官场塌方。相关官员联合主动投案,利用法不责众,最终集体保全。2019年6月19日,四川省遂宁市新城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张建培到遂宁市纪监委,主动交代了其利用职务便利,在工程项目招标、工程款拨付等方面为承包商贺某等人谋取利益,先后34次收受他人所送现金122.5万元的问题。其他官员见张建培主动投案,于是河东新区29个官员也相继主动投案。后张建培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遂宁市经济开发区原党工委委员张光宝插手工程项目招标谋取利益等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查处,该经济开发区就有34人相继主动投案。

第三,被迫害妄想

我认为,还有一部分官员主动投案是因为恐惧,以至于出现心理障碍,往往做出过度反应。中共的潜规则是,官员在位时纵容其腐败,一旦查处就下死手,置于死地而后快。落马官员的命运比普通民众悲惨得多。在习近平以反腐败的高压下,没有一个官员是安全的,他们长期处于恐惧之中,不知道哪天会祸从天降。官员有“五怕”:“一怕上班,怕路上被带走;二怕开会,怕在会场被带走;三怕办公室敲门,怕进来的是纪检监察干部;四怕电话铃响,怕通知‘到纪委来一趟’;五怕回家,怕进小区门迎到纪检监察干部。”现今中国已经演变为一个法西斯警察国家。中纪委、监察委官员被赋予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特权,可以随心所欲地对官员进行监听、监视、恐吓、逮捕。官员们会因为种种意想不到的原因,被列入了黑名单,灾难随时都有可能降临。每个官员都无法肯定早上走出家门,晚上是否还能平安回来,所有人都活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天长日久,恐惧就变成了被迫害妄想。

8月16日晚间,年仅58岁的中国铁道设建筑集团董事长陈奋健跳楼身亡。6月24日至8月15日,国资委党委第二巡视组入驻中铁建。陈奋健是在巡视组结束工作的第二天跳楼的。知情人士称,8月13日巡视结论已经做出,完全没有涉及陈奋健的问题。既然巡视组报告根本没有涉及到陈奋健,他为什么要自杀呢?我认为,陈奋健很有可能是因恐惧而被吓死的,演绎了一起极权政治下的乌龙事件。当然更多的官员愿意选择主动投案,毕竟跳楼是件很恐怖和需要勇气的事。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共官员主动投案并不是中共反腐败的重大成就,而是腐败的升级,也是纪监委的生财之道。官员们一旦发现有风吹草动,选择主动投案,避实就虚,以轻的处罚换取大的利益。同时,集体作案,集体自动投案,利用法不责众的官场潜规则,集体对抗中共的惩罚。纪监委官员也会通过通风报信谋取巨额利益。官员贪腐牟利,纪监委官员从贪腐中分赃,可谓蛇鼠一窝。习近平不改变政治制度,只惩罚官员,甚至利用反腐败清除政治对手的反腐败运动已经走到尽头,并正在制造更大的腐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