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平:对温家宝讲话应予肯定

9月6日,胡锦涛在深圳特区建立30周年庆典上发表演讲。不出所料,胡锦涛的讲话并没有直接否定温家宝的深圳讲话,但也与之不同调。如果我们再联系到吴邦国、 贾庆林、李长春和周永康等人以往关于“决不照办西方模式”,“决不实行三权分立和多党制”的讲话,上层的分歧已经隐然成形。这就更进一步证明,温家宝的讲 话是有意义的,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有人说这是演双簧,温家宝唱红脸,其他人唱黑脸。没有比这种说法更可笑的了。你能想象吗:中共政治局九个常委秘密召开会议,大家决定,你温家宝对外说好话,历史上留个好名声,我们说坏话,历史上留个坏名声。如果有这种事,那八个人的风格也未免太高了。

有句老话叫“九龙治水”。意思是一件事好几个人来管,一人一个主意,到头来谁也管不好。这里我不妨借用这句话。如今中共政治局常委刚好九个人。胡锦涛虽然名列榜首,可是他的权威不但远远比不上毛、邓,就是比起江泽民来也要小很多。接下来这八个人,并不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都属于自家人马,而是由于这样或那样的 关系进入班子的;再加上职务上的分工,这就使得这几个人可以在大面上不出格的前提下,多少可以自己搞自己的一套。甚至地方大员也可能拥有一定的自行其是的空间。例如,薄熙来在重庆的唱红打黑,就明显不是中央的规定动作,而是他自己的自选动作。中南海对此的反应很暧昧,显然是有人支持有人不支持,其他地方大 员跟进效仿的并不多。可以料想,在中共上层,一定有不少人对薄熙来的做法很不满,但这并不能阻止薄熙来在他的地盘上我行我素。同样的,温家宝的一些公开讲话,同僚中反感者大有人在,但他们也拿着温家宝无可奈何,顶多是在自家掌控的媒体上消消音或者发表几篇指桑骂槐的大批判。我们知道,过去体制内一些知识分子常常采取打擦边球的战术;如今,中共上层也有人在打擦边球,有的擦这边,有的擦那边。

有人批评说,温家宝虽然大讲民主,但是其内涵并不清晰,比如说,他就没有讲到多党制。但问题在于,以温家宝的位置,要是讲民主讲到和我们一样清晰的地步,那就不是打擦边球,那就把球打出界了。当然,你可以根据温家宝毕竟还没有把民主讲清楚,因而对他是不是民主派持保留态度。不过我想,根据温家宝最近多次讲话,把他算成上层中最相对温和开明的,大致不差吧。

现在,一般人大都承认,胡耀邦、赵紫阳算得上民主派。但是我们不要忘记了,胡赵的民主派身份都是在他们下台后才认出来的。江棋生在回顾八九民运时写到:有两件事是他原来没有想到的。第一件事,是他没有想到中共顽固派竟然那么野蛮凶残,动用几十万军队对付手无寸铁的平民,并最终下令屠城。“第二件事,就是对以赵紫阳、张爱萍、鲍彤、阎明复、胡绩伟等为代表的共产党内愿意严守现代文明 准则的力量严重缺乏了解和缺乏信任,以致于当5月19日晚听到赵紫阳先生几点声明而受到不小的震动后,依然没有激发起寻求沟通和合作的意愿,还是认定要保持运动的纯洁,不介入‘权力斗争’。甚至当何维凌先生等人主动来到人民大学进行洽谈时,我也不为之所动。如果我,如果还有更多更多的人,能够大体意识到那已经是一场文明与野蛮之争,一场人性与兽性之搏,一场正义与非正义之战,那么或许就有可能突破体制内外、平民与军人之间的‘鸿沟’,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从而不仅从道义和精神上,也能从气势和物质上,压倒屠杀力量,制止屠杀暴行”。

不过话说回来,要八九的学生们在当时就认出赵紫阳是民主派也确实很难做到。事实上,在运动之初,学生们对赵紫阳并没有多少好感,一度还把赵当作攻击目标(“赵紫阳的儿子倒彩电”)。中共政治是宫廷政治,是黑箱作业,中共一向严厉禁止对外公开其内部分歧,大家对外都好像是一副面孔,一个腔调。所以,作为外人,我们很难认出其中谁是民主派。但尽管如此,你只要走近点仔细观察,你就可以发现他们并非铁板一块,差异是存在的,分歧也隐约可见,在某些重大时刻或某些重大问题上,分歧还可能很明显。就以八九民运为例,赵紫阳的“5?4”讲话,阎明复的在“5?16”和学生的对话,更不用说赵紫阳在“5?17”代表政治局五常委的书面谈话,都显示出和“4?26”社论的重大不同。阎明复曾对学生公开说:“我们党内没有改革派和保守派的划分,如果一定要做这样的划分,你们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不利于改革派的。”这话的前一句是掩饰,阎明复当然不敢公开说党内存在不同的派别,因为那样说会被指为“分裂党”;后一句才是他要传达给学生的信息。这就提醒我们,要注意发现上层的分歧,并根据分歧的情形做出不同的反应。既然由于体制的约束,一个在位者,即便他是真正的改革派,也不可能毫无保留地讲出自己的理念;那么我们不妨反过来想,如果有这样的改革派,他能对外讲到什么程度。这或许是我们认出改革派的一个办法。

回到温家宝的讲话上来,起码有两点是清楚的:第一,温家宝的讲话,正如章立凡先生所说,其“开放性和开明性超越所有现任中共领导人”;因此,我们没有理由不对他的讲话给予肯定或基本肯定。第二,在中共上层,确实存在着比较重大的分歧;其中,温家宝的声音并不占优势。因此,我们又不应对他讲话可能产生的效应抱不切实际的期待。但无论如何,温家宝的讲话总是可能产生一定的效应的。既然中共高官李慎之在退休后讲自由主义,能够对自由主义言说浮出水面产生推动作用;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借助于在位总理温家宝的讲话,也去拓展拓展我们的活动空间呢?民主运动的道理千条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怎样让更多的民众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不错,对于那些早就站出来的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有没有温家宝的讲话似乎都关系不大;但是对于那些出于恐惧,出于沮丧而一直 沉默着的民众来说,有了温家宝的讲话,他们就会少一些恐惧,少一些沮丧,从而更可能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

(中国人权双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