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一夫:奔驰汽车道什么歉?

 

生产奔驰汽车的德国戴姆勒汽车集团为广告词引用了达赖喇嘛的话而道歉,是资本在全球逐利丛林中的本性显示。这种行为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奔驰汽车的荒唐道歉,只是冰山一角。它向自由世界的人民发出了严重警告,当年自由世界齐心对抗苏联集团,通过建立在人类公义之上的竞争而促使共产主义暴政垮台的里根时代已经成为历史。在当今世界同样的自由与奴役的对抗中,资本的逐利本性必然导致其背叛行为,一次又一次地站在暴政一边。如果自由世界的领袖和精英们不及早看清这种危险,我们很快就会看到奴役中国人民的残暴政权和欧美自由世界平分秋色的局面。

 

奔驰汽车的荒唐道歉

奔驰汽车的道歉是因为它在国际社交平台Instagram上用了达赖喇嘛的一句话:“从不同角度审视局面,你的视野会更开阔。” 达赖喇嘛的这句话,恐怕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表示反对。这句话说得很美,而且是一句既可以自勉也可以劝人的道理。奔驰汽车用这句话,还因为这是达赖喇嘛说的,而达赖喇嘛在全世界民众中的崇高声望和受人爱戴的形象,为众所周知。达赖喇嘛作为具有世界性声誉的精神领袖,他每年在世界各地讲经弘法,说过很多很多这样富有哲理的很美的话。在世界上很多很多地方,你能看到达赖喇嘛的大幅照片,看到人们在告示张贴中引用达赖喇嘛的话。这样的做法,再正常不过了。

可是,奔驰汽车突然道歉了。非常诡异的是,它的正式道歉连个事由都不说,只说我们干了一件错事。为什么不说?因为它干的需要道歉的事仅仅是用了达赖喇嘛的话,出现了达赖喇嘛的名字,而中国政府是不愿意人们提到达赖喇嘛的。本来Instagram是墙外媒体,中国人并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媒体,更没有几个人注意到奔驰汽车的广告,要是道歉提到了达赖喇嘛,岂不是反而让中国人知道达赖喇嘛了。所以就有了“诚挚的歉意”却不说事由的哑谜式道歉。另外一个原因是,这个道歉的事由,对于西方民众来说,简直荒谬绝伦。奔驰汽车的道歉姿态在西方民众眼中是非常丢人的卑贱形象,也是不说为好。

两天后,据新华社消息,奔驰汽车高管又致函中国驻德大使,表示诚挚道歉,说他们“毫无保留地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对此次疏忽大意、管控失职而酿成的错误给中国人民造成了伤害和痛心而深感懊悔。”这意思就是说,这是下面的人干的,他们很后悔。

他们真的认为他们的广告伤害中国人民了吗?他们不会不知道,Instagram是不能进入中国的,墙内没有人能用这个平台。他们的这个广告本意就是给墙外消费者看的,这个广告不可能出现在北京上海,只会出现在巴黎纽约。奔驰汽车的道歉,和中国人民完全没有关系。道歉是做给中共看的。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说这个广告冒犯了“中国网民”的时候,中国网民们还不知道墙外有这个广告。奔驰汽车说没有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则是不打自招。这一切,中共政权看得懂,看得太懂了。这场表演可以说是中共和奔驰汽车演的一出双簧,一次勾兑。要的就是一种姿态,一种表示。我甚至有理由怀疑,奔驰汽车做这么一个广告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有一个机会来表现一次卑躬屈膝到家的道歉。这是奔驰汽车和中共的一次偷情,奔驰抢在了竞争者前面。

 

为了市场,资本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奔驰汽车在全球豪华汽车中销量第一,但是它也要面对宝马、奥迪等其他品牌的竞争,而中国市场是当今全世界汽车制造商的兵家必争之地,是奔驰汽车最大的单一市场。 全球资本是一群冷酷而理性的狼,它们对利润的血腥味非常敏感。奔驰汽车看得很清楚,中国是高档车豪华车的大市场。它也看得很清楚,中国不是一个自由市场国家,市场是中共政权手上的一张牌,想要吞噬中国市场的利润,必须让中共感觉愉快。

于是,中共政权和全球资本展开了默契的配合游戏。中共早就不信马克思主义了,但是如今以红二代为典型的中共领导人,青年时代学的就是马克思主义的资本理论,这是他们的童子功。在最近二十年利用权力窃取社会财富为家族财产以后,这些亿万富翁红色领导人,对资本的性格有了切身的体会。他们从理论上和亲身体验中明白,资本是逐利的,资本是自私的,同资本对话,用不着讲道德,只需要讲利润。用利润做诱饵,国际资本都会上钩,要他们做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要他们唱国际歌都是做得到的。

于是,我们看到一种和里根时代不同的景观。一方面,中共内政大幅度倒退,在新疆西藏镇压非汉民族并严密封锁信息,主张和平非暴力、反对分裂的伊力哈木竟然被重判终身监禁;对达赖喇嘛竭尽污蔑封堵之手段,新疆西藏的人权状况已经接近北朝鲜;709 律师案使得中国的所有法治承诺都化为泡影,所谓维稳其实就是对人民的残酷镇压。另一方面,是中美贸易的巨大规模,中国召集的类似乌镇世界互联网会议,资本巨头们照样施施然摆出百鸟朝凤的阵势。

Facebook的扎克伯格在写字台上摆着习近平著作,一副认真攻读的姿态。不顾北京的雾霾,带着他的下属在长安街跑步。庞大的中国市场,让这头嗜血的资本之狼跃跃欲试。Facebook在中国被封杀,但是中共决没有放弃这个社交媒体的“舆论阵地”。Facebook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不得不承认,他们受到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在facebook上实施言论检查和筛选,然而他竟然对国会解释说,我们必须服从所在国的法律。他难道会不明白,Facebook根本没有进中国,不存在必须服从中国法律的问题,他要服从的是中国以外国家的法律,而来自中国政府的压力本身就是违反这些国家的法律的。这种揣着明白装糊涂的解释,和中国政府发言人的义正词严有得一比:中国是依法治国的法治国家。

Facebook的媚态和奔驰汽车的道歉,都是资本逐利的表现。GOOGLE的“不作恶”,宁可为此退出中国市场,这样的做法其实是违背资本逐利本性的,是普遍本质中的异常现象,完全取决于其高层领导者的个人品质和性格。不幸的是,自由世界不可能要求资本都具有这种性格,这是做不到的,也不符合自由世界的经济自由原则。

 

自由世界在对抗中的失利态势

随着中国经济体的体量增长,中共政权的“作恶”,其实是明目张胆,堂皇而行的,而西方资本的逐利本质使得它们在行为上故意地看不见这种“作恶”,甚至在内心里认同这种“作恶”。

中共政权以中国市场为筹码和武器,很早就玩起了这种东方智慧的戏码。买波音飞机还是买空中客车,这张牌玩得美国和欧美不得不承认中国政府的力量。其实中国本来就不得不买自己没有能力造的大型客机,不买波音就不得不买空客,但是波音和空客却不可能团结起来对付中国政府的恶意讹诈。中共把西方的一套政治制度研究得透透的,把自由世界的话语玩得滴溜转,再加上大量正式和非正式的派遣人员和“西方友好人士”及生意人,中共对西方自由世界越来越摆出进攻姿态,可以用“淫威”两字来形容。你不是诉求自由和人权吗?它在有求于你的时候,就先抓几个异议分子,然后在你的要求下放逐海外,同时以它的要求作为交换条件。当中国经济增长形成庞大市场的时候,中国政府马上发现它可以市场为筹码,不必用异议分子为筹码了,以后它抓了人就判重刑,不再放逐海外。它不再求你,因为现在是你求它的市场了。

最典型的例子是3T,即西藏问题、台湾问题和天安门事件。在这三个议题上,中共完全彻底地明白它自己的邪恶罪错,它知道这三个问题只要摆上台面,它就不占理,就失去了正当性和合法性,对内对外它都骗不了人,混不过去。它的办法是不允许别人提这三个议题,不许讨论,不许提问,更不许质疑。它的理由是,这是中国的“核心利益”,核心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是核心利益,它不许任何人说。谁要是说了,它就实行不分青红皂白地过度惩罚。国内百姓说了就要坐牢。而对待国外,中共的武器就是它操控的市场。海外包括台湾的商人都知道,3T是不可触碰的禁忌。为了进入中国市场分一杯羹,他们都会顺从,资本的逐利本性,使得他们都会投降强权。

在自由世界和中共政权的这场对抗中,自由世界处于不利的态势。自由是自由世界的力量,却是这场对抗中的先天不利因素。中共可以利用你一切对它有利的条件和规则,同时把一切对它不利的状况排除在外。它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却不能以其之道还治其身,因为你如果像它那样做了,你就违背了自己的自由世界原则,变成了它来改变了你,这等于自由世界的败退。而它却没有这个问题。

你不是自由世界吗?它就来享受你的自由了。它的媒体进来了,报纸、电台、电视,孔子学院,都堂而皇之地来了,五星红旗到处飘扬,甚至可以在白宫举行一个升旗仪式。你不能禁了它,禁它等于自由价值的倒退。但是你不能在中国做同样的事情,因为“中国是一个依法治国的国家”,它的“法律”不允许你这样做。你的互联网是自由的,它可以利用互联网做一切对它有利的事情,同时开发互联网防火墙,还发明了“互联网主权”这样一个你不得不默认的概念。

事实上,最近二十年来,这样的局面越来越明显,中共政权和自由世界的对抗,是一场规则不对等的抗衡,对中共越来越有利。正是因为这样,中共才越来越狂妄,越来越蛮横,而逐利的西方资本,只要中国市场利润的诱饵在前面,就会趋利而往。资本是为利润而疯狂的野兽,马克思的中国门徒们看得太清楚了。奔驰汽车荒唐而卑下的道歉,就是一次最新的表现。

而更为危险的是,西方世界政界、学界精英圈内心里对共产主义理念和社会主义社会的认同。你不可能要求资本改变本性,不可能让资本们团结起来追求道德原则,只有政界与学界领袖能够带领西方世界高举自由大旗。如果政界和学界精英悄悄投降了暴政,那么自由世界被打败而灭亡,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不是危言耸听,曾记否,在天安门广场朝拜毛泽东的队伍里,竟然有几位美国总统带来官方访问的白宫官员。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