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川普总统,这疫情太久了

作者:杨宽兴

这几天,美国新冠肺炎感染数字每天在15万上下,且已持续五天维持在这一水平上,今天可能会高达将近17万。与此同时,川普总统每天在推特上发一堆有关选举舞弊的指责,却无一字涉及疫情,我已不记得他最后一次谈论防疫是在什么时候,在他顽强地坚持抢夺下届总统职位的时候,他可能忘记了自己现在仍是美国总统。

看上去,他已经不再关心美国,而只在意美国总统的职位。

如果不是仍有那么多为他辩护的声音,关于川普之于美国疫情失控的责任,大概是没必要写的。疫情已造成上千万人的感染和25万人的死亡,同时,长达八个月的疫情破坏了人们的正常生活,给经济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疫情的失控由多种原因造成,不能完全归罪于川普,但川普的问题不仅仅是防疫无能、消极防疫,而且是长期破坏防疫,这都是有事实为证的,至少他应该就此受到谴责。他的责任不仅无法推卸,而且,由于他所处的位置,他的存在让美国的防疫成功变得完全不可能。替他进行辩护,就象他的自我吹嘘一样,恐怕很难令人信服。

有人说川普的防疫并非一无是处,比如,他在1月31日宣布,自2月2日起,禁止曾在过去两周前往过中国的外籍旅客入境美国,应该承认,这一禁令是比较及时的,后来的病毒检测表明美国疫情主要由欧洲传入,也许,这是在整个防疫过程中,川普所做的少有的果断举措。

但也仅此而已。随着疫情在世界各地的蔓延,当韩国和欧洲的疫情呈现高发势头后,相关的旅行禁令就显得迟疑,我记得当时曾焦灼地与朋友谈论此事,直到3月11日,他才宣布对欧洲实施三十天旅行禁令,但英国除外,又过了几天,英国才被放进旅行禁令的名单。

到这个时候,很多人应该和我当时一样,虽然有些担忧,但焦虑感消失了,问题看上去并不严重,官方公布的感染数字极少,而川普总统声称美国疫情受控,新发病例趋向于零。当时,人们并不知道CDC的检测试剂不合格,新冠病毒检测能力极为欠缺。一般来说,人们相信官方的数据,相信总统不可能在这种大事上说谎,早在2月10日,川普就说选举票告诉他病毒会在4月份天气转暖后消失,并说:“在我们国家,我们情况良好。我们有11宗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而这11宗都正在好转。”总之,人们从川普嘴里听到的都是好消息,因此,当那些为川普辩护的人说民主党在防疫问题上并不比川普高明的时候,一方面我承认这是事实,开始阶段,民主党政要并不比川普高明到哪里,另一方面也要注意到,无论佩罗西、还是纽约市长要求人们继续去唐人街,吃中国餐馆的错误鼓励,都是在川普作为总统淡化美国疫情的背景下发生的。他在2月2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将新冠疫情称作“大号流感”,从而让很多人对这一病毒的危害本身也失去了警觉,但据美国记者鲍勃·伍德沃德的录音采访披露,早在2月7日,川普就在采访时说过:“这是致命的东西。它通过空气传播,这比触摸传播更难对付……你总得要呼吸空气吧……新冠病毒比流感要致命5倍!”

我不想说川普故意欺骗民众,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也许可以解释为川普本人因为缺少对病毒的了解,在接受大量信息过程中产生的矛盾说辞。但无论如何,在所有的公开发言中,川普都对公众淡化了病毒和疫情的威胁,而没有把他了解到的实情告诉人们,从一开始就让人们对疫情疏于防范。而且,身为总统,川普非常错误地将疫情政治化,2月28日,他公开声称新冠病毒是“民主党的新骗局”,有理由认为,在疫情期间,支持川普的民众相对于拜登支持者疏于防疫,与川普的这种政治化的误导存在关联。

迅速上升的感染数字让美国无法淡定,在部分州长相继宣布紧急状态后,3月13日,川普宣布美国进入紧急状态。接下来这段时间,纽约等地医疗系统压力迅速增加,各地面临检测能力不足的压力,公开新闻显示,川普为调集检测试剂和医疗防护用品,做了一些努力,对此,有人肯定,也有关于物资分配上的争议,外界未必了解详情,我认为,至少不应抹杀川普的贡献,毕竟在这段时间里,川普还是履行了身为总统的职责。

开始,川普每天召开有关疫情新闻发布会,但这种新闻发布会的目的不明,效果不显。除了通报一些未必准确的疫情信息外,新闻发布会一直在强调川普政府的防疫成绩,却没有提出协调各州的防疫对策,也没有推出检测、追踪、隔离的计划或指导方案。基本上来说,就是各州自行其是,而那时有些州对疫情还完全缺少了解。

从川普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到现在,整整八个月过去了,疫情不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愈来愈烈,而且短时间看不到改善希望,我无力全面回顾川普在防疫中的表现,那需要太长的篇幅,在信息发达的美国,这些是大家都可以看到的。但作为一个普通百姓,经历长达八个月的疫情之后,触目惊心的数字和所见所闻的感受,自然会触发一些思考:

一,川普的存在,让协调行动和有效防疫成为不可能

有人为川普辩护说,防疫主要是州政府的职责,总统本来就无须承担责任。这种辩护是一种完全没有道理的开脱。大规模扩散的疫情足以让社会生活陷入混乱,对民众生命构成巨大威胁,甚至可以说,对国家安全也构成极大危害,总统没有任何理由置身事外,否则,他何必宣布国家的紧急状态?又何必在白宫建立防疫领导机构且举办一场又一场新闻发布会?而且,有些防疫计划离开总统是做不到的。美国疫情爆发以后,感染数字一直没有降下来,这让以追踪、隔离来实施防疫变得既困难又意义不大,如果认真防疫,首先需要实施一次全国性协调行动,而只有总统可以协调各州展开行动,至少他可以尝试这种可能。川普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尝试,他所谓的防疫就是无头苍蝇乱飞,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于是,各州分别行动,事倍功半,导致疫情此起彼伏,东北部有些州的防疫状况一度明显好转,却又死灰复燃。

自始至终,美国没有形成清晰的防疫策略和系统性方案。同一国境之内,只有联邦政府和总统才能领导全国性防疫。古今中外,无论什么形式的政府,恐怕都不能推掉防疫责任,而任由民众自行防疫,同理,如果联邦放弃了领导与协调,完全交由州政府,也难以成功。

如果说只是部分州防疫不利,尚可以怪罪于州政府,可美国国境之内,如今哪里不是疫情汹汹,所以第一个要为疫情承担责任的,当然就是总统。

二,川普对防疫展现的态度向社会发出错误信号

除了一开始就发出误导社会、让人们丧失警觉的错误信息,川普还自始至终对病毒表现出一种轻视的态度,这严重危害了防疫效果。很长时间里,他坚持不戴口罩,此后虽勉强戴了一段时间,但也可以看出极大的不情愿。我不愿高估戴口罩的作用,戴口罩只是多管齐下防疫中的一“管”,但是,在防疫时期,口罩还可以对公众起到一种警示作用,身为总统,川普的做法无异于破坏防疫。

有人说,由于习惯、文化、宗教等原因,不能将人们的轻忽归咎于川普。但是,观念可以改变。比如说,即使在口罩得到充分供应后,在身边,也可以看到很多人在室内不戴口罩,可最近这一段时间再看,至少在商店里,几乎看不到不戴口罩的顾客了,这说明美国人的观念和习惯也是可以改变的。作为总统,如果不以自己的权威性和频繁亮相媒体的条件向民众传播正确信息,民众就会受到错误引导。我们在川普一场又一场的选举集会上,看到大量民众不戴口罩。反观拜登胜选后出现在特拉华,几百名自发涌上街头祝贺的民众,无一例外地自觉戴上口罩,这与拜登总是以戴口罩形象示人的做法密不可分。这就是不同的示范作用造成的差别。

三,发表危害防疫的反科学言论

疫情期间,川普发表了许多反科学的言论,其中包括新冠病毒是大号流感、美国病例多是因为检测多、打消毒液可以杀死病毒等,作为总统,他在公开场合发表这样的言论,哪怕是当玩笑话讲,都可能造成民众的错误认知,何况有些话他并非当作玩笑来讲。这些荒唐的言论,会让人们对疫情满不在乎,或对防疫的前景感到沮丧,从而失去信心。有理由怀疑川普的这些错误言论,部分是带有个人政治目的的,是对其总统职位的一种背叛。

四,缺少同情心,疫情期间继续撕裂社会

美国迄今感染病例超过一千万,死亡二十五万,远远超过二战后美国所有战争的死亡人数,而且最终死亡数字可能达到二战死亡士兵的总数,但我们听不到川普对死亡或病患家庭的安抚,相反,川普不止一次地攻击作为防疫功臣的医生群体,没有根据地说美国感染病例多是因为医生为了多拿补助而虚报人数。其冷血、自私的言论令人难以置信,同时也始终让社会充满对疫情严重性的怀疑言论,降低了人们的防疫紧迫感。

五,将防疫与恢复经济的关系对立

一方面,川普将防疫儿戏化,没有设法多管齐下、在短期内有效压制疫情高发,进而采取追踪、隔离等手段防疫,另一方面,他不停地催促开放社会、开放经济、开放学校,让人们失去耐心,不愿为消除疫情的长期威胁而牺牲一些短期方便,甚至发出“解放密歇根”这样的反封锁呼吁,干扰州长工作。社会固然无法承受长期封锁的后果,可是长期疫情之下,经济如何不受破坏?这是小孩子都明白的道理,在美国反而成了需要争论的话题,由此可见川普对常识的蔑视给人们的观念造成多大混乱。

六,为政治需要,举办大型聚会,压制邮寄投票

随着选举的临近,川普在各地穿梭旅行,违背各州防疫要求,举办大规模集会,这些集会活动动辄几万人,而且川普本人在感染康复后,索性在所有公共场合摘下了一度戴上的口罩。我们看这些集会的画面,几乎无一例外地看到保持社交距离的要求被置之脑后,多半人不戴口罩。据斯坦福大学研究显示,仅川普的18次集会,就可能造成了三万人的感染和700人的死亡,而这只是他竞选集会活动的一部分。

即使在白宫举办的活动,社交距离和戴口罩也被忽视。于是,白宫成了病毒感染的重灾区,不仅总统、第一夫人、总统幕僚长、白宫发言人等大量官员感染,还有上百名警卫特工受害,白宫本身的人仰马翻,成了这个国家防疫失败的象征。我们看到,在川普康复出院后,他就急切地在镜头前摘下口罩,他不仅不关心选民,就连身边人的安全都不在意。

同样,他以反对选举舞弊为由,在这场罕见的疫情期间,毫无道理地反对邮寄投票,将个人政治目的放在民众利益之上。如果是一个负责任的总统,哪怕不对民众表示愧疚,至少也应该尽量鼓励邮寄选票,但川普所做的恰恰相反,他甚至利用疫情为自己增加选举的胜算,哪怕这会让很多人感染或死亡。

七,完全放弃领导责任,任由疫情发展

在与总统意见出现明显分歧后,防疫专家福奇遭受冷遇,而斯坦福大学主张推行群体免疫的神经放射学专家阿特拉斯于8月份被任命为总统顾问和大流行特别工作组成员,自此,虽然川普本人没有谈及群体免疫,但他不再召开疫情新闻发布会,也很少再谈及疫情与防疫,令人有足够理由认为他实际上是接受了这套荒唐的所谓群体免疫理论,任病毒肆虐危害社会,不闻不问。目前的美国就处在这种状态之下。(本文完稿时,看到川普总统新闻发布会的内容,他确认在明年1月20日之前不会采取封锁,但也没有针对目前高发的感染数字提出具体对策。这让我确信他将采取群体免疫或者说放任不管。)

以上只是我个人根据有限信息形成的观感。或许川普的责任不止于此,比如有媒体提到过,川普上台后削减防疫资金,其政府压制对疫情提出严厉警告的官员、限制对疫情的早期监控等。要全面反思川普和美国政府的防疫责任,非我所能,我只是一个疫情中没有放弃观察的普通人。

有人说,美国不是唯一一个防疫失败的国家,欧洲的情况同样不容乐观。这是实情,但欧洲国家领导人有哪一个是在破坏防疫的?而且,美国为什么非要与欧洲比,而不能与中国、韩国、台湾、澳大利亚、新西兰比较?只要有防疫成功的国家,就说明成功防疫是可以做到的,为什么不学习借鉴这些地方的经验呢?只是,在川普领导下的美国,谈论这个问题,显得太遥远而奢侈了。

要全面罗列川普防疫的无能、消极乃至肆意破坏防疫,实在要花费太多时间,但证据多如牛毛。甚至可以说,除了早期的一些努力,大约五月份后,他的几乎所有相关言论和行动都在破坏防疫,是一种系统性破坏。记得在那个时候,我就对一些朋友说过一句话:“只要川普不下台,美国疫情不可能得到控制”,现在如果要我加一句的话,我要说:“即使有了疫苗,只要川普不下台,美国疫情也可能长期持续。”川普在防疫问题上暴露出了他的太多性格缺陷:自私冷血、无知、反常识、反科学、固执、无责任心。只要这个人坐在总统位置上,联邦政府就难以起到领导防疫的作用。

固然,不能将美国疫情失控的责任全都归罪于川普,美国的疫情蔓延和责任问题似乎早就成了一笔糊涂账,但总统只有一个,他的种种不负责任做法,让防疫过度依赖医疗系统,让官员可以不必为疫情负责,让许多民众也以玩笑心态对待疫情,全然不顾病毒会由自身传染给别人这种危险。

有人说,即便总统不是川普,美国的疫情也未必防控理想,这只是猜测,如果总统不是川普,我不相信情况会糟糕到这种程度。另外,对我个人来说,如果川普表现出防疫的严肃认真态度,即便由于种种原因防疫效果不好,至少我能够勉强接受,但我实在无法接受这样一个眼睁睁看着国家被病毒吞噬而无动于衷甚至火上浇油的人。

11月3日夜,当选情显示川普可能再次获胜时,内心感到无比悲凉。不由在想:获得连任后的川普会做什么?继续否认或淡化疫情的存在吗?再次逼迫学生开学吗?将福奇这种虽无足够勇气但尚能发表与川普相左意见的专家赶出白宫防疫团队,正式推出群体免疫策略吗?我无法想象。

幸亏选情的转折让他失去了继续执政的合法性,明年1月20日,他将不得不离开这个不适合他的位置,希望这个日子早一点到来。但拜登上台就能结束疫情吗?我不敢这么乐观,但我肯定,只要川普还站在那里,人们就真的只能做好与病毒长期相处的心理准备了。这关系到人们的健康、生命,疫情的长期蔓延也会让美国经济遭受被摧毁的危险,而拜登至少是展现了不同的态度,他当选后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成立专家组,并试图与专家一起制定全面的防疫对策。当这种大规模疫情来临的时候,防疫必须成为政府的主要工作,因为疫情只要不被控制,就无法恢复正常生活和经济,拜登让人们看到了一种不同的态度和思路。

我认为在道德和能力两个方面,川普在防疫问题上,都证明他是一个不合格的总统,我为他的落选感到高兴。但想起疫情期间种种所见所闻,不由得为美国在疫情期间恰恰有这样一个总统感到难过。那些本可以不死的人,那些本可以降低的损失,无论是否算到川普的头上恐怕也没有意义了。

当然,这只是个人的感受。川普的支持者自有其理由,在如今这种环境下,我无权指责别人,我甚至怀疑人类命运息息相关这种说法是否还被认可。但无论如何,川普要走了,看到了结束疫情的一点希望,用以上文字回顾2020年疫情的焦虑与失望,也记录此刻的期待。

2020年11月13日

【编著注:作者对川普总统防疫政策的批评不代表本报全部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