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江上风

据海内外多家媒体引述越南媒体的消息称,10月25日,越南北方谅山省公安边防局在境内抓获中国广西籍偷渡越南的中国人76名,河靖省边防局拘留25名中国广西籍偷渡者。经初步审讯,被捕者原本在广东打工,但自去年初以来,因大批外贸企业撤离,导致工人失业,当他们得知撤资企业已搬到越南,打算前往岘港打工。

随着中国经济在此前多年的迅猛发展,海外在中国大陆投资的劳动密集型产业在广东沿海等地逐渐不收欢迎,因为高污染、高能耗、低利润。这些企业于是纷纷转向内地或者东南亚国家。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创,很多企业举步维艰。据悉,不仅仅是三资企业,为了节约成本,就连中国本土的企业也有一部分转战东南亚国家,尤其是越南。

最底层的民众对经济的盛衰感受更为直接和明显。中国在加入世贸过后,虽然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了近20年,但是,由于政治改革停滞不前,甚至政策急剧左转,经济明显进入萎缩通道。在疫情的冲击下,部分省份甚至出现了经济负增长。在官方发布是数据表当中,包括湖北在内14个省市出现了GDP负增长,其中,湖北为-19.3,位居榜首。

经济衰退会导致失业率上升,虽然官方的数据是上年月度最高的失业率为5.7%,但民众感觉该数据虚假,事实上的失业率远远高这一数据。对于民工而言,经济的急速衰退,可能就意味着失业或处于失业的边缘。

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省份,这里散布着比其它省份更为密集的企业,不过,最近这些年,很多企业要么因为成本过高而倒闭,要么另辟蹊径,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转移。很多民工在一工厂待久了,已经习惯了在流水线上作业,并且视厂为家,一家人的生活就靠做工的收入维系。

在很多人中国人的印象当中,越南的经济远不如自己的国度发达,另外,广东虽然是经济强省,但在保障劳工权益方面,仍然无法尽如人意,这里的工厂林立,劳资纠纷的爆发的频率更高,当然,其它地方也存在同样的问题,只是广东的劳工权利意识更强,维权的勇气更大而已。深圳佳士公司工人维权事件就是鲜明的例证。

偷渡这个名词对于中国人而言并不陌生,不过,在以往,偷渡的目的地往往是经济发达的国家和地区,如欧洲、美国、香港、台湾,没有人会想到偷渡到越南。100余名中国广西民工偷渡越南的消息,着实让人大跌眼镜。不过,仔细分析背后的成因,其实乎意料之外也合乎情理之中。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生存是第一要务,民工身处社会的底层,他们面临着比其他人更大的生存压力,因为缺少积蓄,社会保障体系也极不完善,一旦失业,就可能走投无路,连一日三餐都成问题。在原先的工作地工厂纷纷倒闭或迁徙,而家乡又缺少就业机会的情况下,追随老的雇主,然后偷渡到越南就成了值得冒险的选择。

旅居越南南部的郭海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越南警方通常会拘留偷渡客一段时间,再罚款、驱逐:“越南公安很厉害,会调查,把你关起来,然后把你赶回去。”自由亚洲电台在一周前还曾报道,10月20日在广西中越边境友谊关一带,聚集了近千名中国技术人员,这些人属于工厂流水线上的低端技术工人,他们准备正常入境越南打工。据悉,外资企业一般不会聘请非法入境者,但中国在当地开设的小工厂可能会,这或许也是民工铤而走险的原因之一。

据中国国内自媒体“聊天下”报道,最近几年,来自中国的偷渡客日益增多,偷渡到越南的民工当中,不仅有广西的,还有云南等地的。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不少越南人偷渡西方谋生,去年10月,曾有39名越南人偷渡英国艾塞克斯郡,结果被发现死于一辆货车当中。一年后,竟然发生大量中国人偷渡越南的事件。网民发帖称,昔日越南人偷渡英国,如今中国人偷渡越南,歧视链已经形成。

中国民工偷渡越南,一方面,这说明中国的底层民众处境太过艰难,另一方面,也说明当局在保障民众生存权方面的不作为,当然,也说明了,在政治环境急剧左转,经济国进民退的习近平时代,中国经济的已经进入下跌通道,最近的统计数据可见一斑。可以预料的是,这些被抓捕的中国民工会被遣返,还可能会被以涉嫌“偷越国境”罪刑事拘留,虽然尚无民工偷渡被判刑的先例,但为了杀鸡儆猴,当局可能会处罚部分人,希望当局能对他们作人性化的处理,否则,对于本就异常艰难的他们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

2020年11月6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