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谷开来不是贤内助

在互联网上点击谷开来的名字,可以看到这样一篇介绍她的文字:“每次看到薄熙来三个字,都使人有一种由衷的敬意,从原来街头巷尾对他们市长的赞誉,即知薄熙来其人。他上班徒步,为的是能和他的市民聊天,去和最普通的市民接触,了解百姓的疾苦。。。。。。”

我认为,这开篇就是谎言。

我在大连生活了半个多世纪,当了十八年记者,我住在西岗区福德街60号,他住在西岗区长江路598号28楼,我们相距不过二三百米,可算近邻,但我从未看过他徒步上班,他每次都乘坐由司机王胜利驾驶的一辆奥迪轿车上班,有时,还有一辆由武警驾驶的黑色越野基普车保护,他的车号是辽B00051,何人编造了他“步行亲民”的故事?

文章接着煞有介事地提问:有谁知道他成功的背后有着怎样的一位贤内助?

谷开来,曾名,谷开莱,薄熙来的第二任妻子,北京开来律师事务所所长,1995年,开来律师事务所由大连迁往北京,是原总政治部副主任、新疆区委第二书记谷景生将军五女,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后攻读北大国际政治学硕士学位,毕业后成为职业律师。

不错,谷开来的确是薄熙来的内助,但并非贤者,因为先生为官,如果当妻子真的贤惠,应当洁身自好,为他把住金钱关和美女关,但这两点,谷开来都没有做到。

她不但利用薄熙来的招牌办公司,以律师所为名大肆索贿受贿,参与了大连几乎所有的大型海外招商项目的中介和咨询,和美籍商人程毅君搞了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狂捞了十几年,积累非法所得十亿元左右;而且,还插手大连政界,商界,文化新闻界的人事安排,弄得辽宁人对其怨声载道。

特别是,不论是在大连,还是在重庆,他都直接介入了恂私枉法,打击报复的刑事和民事案件,成了薄熙来破坏民主和法制的帮凶。

试问:这究竟是“贤内助”,还是恶内助?一目了然,铁证如山!

此外,90年代中期,大连风传薄熙来与电视台“太阳雨”节目女主持人张某杰的婚外情,搞得谷开来醋意大发,她利用手中的权力,把美女张某杰赶出了大连,至今下落不明。

在薄熙来操控下的以上媒体说,谷开来和薄熙来相识于1984年。

那年,开来和中央美院的傅天仇教授到大连金县考察一个环境艺术课题,薄熙来当时是那儿的县委书记,他也是北大毕业的研究生。

当时,这位高材生蹲在荒凉的海滩上,和当地的农民兴致勃勃地策划出了一个关于环境艺术与农村经济发展的前景。。。。。。

他很像我父亲那种极为理想主义的人。他住在县委一个像是永远也扫不干净的小藏屋里,用放在桌下的一个破纸箱里的小苹果招待我和教授,然后开始大谈他的想法。谷开来觉得眼前这个人,好像小说里看到的那种人,有素养,有承担,生来是属于某种事业的,不是属于家庭的。本来,开来已考上美国一所大学,而且获得了奖学金。但是,开来说了:咱哥们够意思,不去留学了!

我认为,这也是一个美丽的谎言。

谷开来与薄熙来相识于1979年或1980年,是在北大读书的校园里,而不是在大连金州的田间地头。因为原香港《文汇报》驻广州办事处副主任林某,曾是谷开来同班同学,其1998年曾委托我给谷开来送过一封信,林称,她和谷开来同住一个寝室,早在大学时代,她和薄熙来就来往密切。

另据原金州法院院长姜某透露,薄熙来从北京到金州任职,其主要原因,是为了逃避前妻李丹宇的死缠烂打,李认为有第三者插足才造成他抛弃原配,投向谷开来的怀抱,故曾写信告发薄熙来是陈士美,并起诉到金县法院,姜院长处理过此案。

这些证据说明,谷开来1984年随艺术家傅天仇到金县是与其重逢,并非第一次见面。当时,薄熙来认为金石滩是克斯特地形,想把它包装成一个文化旅游景点,以便招商和贷款,谷开来和傅天仇是去揽生意的,她说的“荒滩”就是“满家滩公社”,那时的农村队办都很简陋,吃的苹果是当地特产:国光牌苹果,虽个头小,但甜脆无比,何来“小脏屋”和“小苹果”?

文章说,1987年底,他们有了儿子瓜瓜;第二年,他们就从金县搬到了大连市。也就是在这一年,开来取得了律师资格。

这没有错,她是司法改革后第一批取得律师执照的,但又是靠先生的官职赚钱的。

在薄熙来兼任大连开发区管委会副书记时,她看到了商机,就把律师所的第一块牌子挂在金丰宾馆门前,是黄铜色的,我多次看过这个牌子,等薄熙来1988年升任了宣传部长,她又搬到了大连青泥洼桥的柏丽大厦。

直到我1998年首先在《开放》杂志披露了这一丑闻,她才把惠瑞斯顾问投资有限公司迁往上海,依然名义上在北京经商,实际上还以赚大连的钱为主,不过,她有所收敛,是藏在幕后当甩手掌柜而已。

该报道强调说,九五年开来律师事务所由大连迁往北京。这显然是弥天大谎!我在《薄熙来传》一书里有照片证明,其1998年2月21日,还在大连租用四个房间对外办公,只不过找了个叫赵丹的女子当秘书,替她遮人耳目罢了!

文章接着撒谎说,薄熙来夫人是一个很有思想,很有情感,又很有气质的人,写一手好文章,既有古文的底蕴,又有现代的思维。

她会弹琵琶和钢琴。早些年作家赵瑜写的报告文学《马家军调查》,马家军教头马俊仁状告赵瑜和《中国作家》杂誌,谷开来受聘当了马俊仁的辩护律师。她创作的《我为马俊仁当律师》、《胜诉在美国》都是文坛畅销书。

我明确地告诉读者,这也是谎言,她出版这些书的目的是消解大连人对其以权谋私的疑虑和指责,她仿佛在说:我家有钱不是贪污受贿得来的,而是开律师所合法赚的!

其实,谷开来根本就无意与赵瑜打官司,也打不赢,马俊仁搞得什麽名堂至今已真相大白,谷开来大造声势,欺世盗名,根本就没有打这个官司。

赵瑜和谷开来今天都健在,如真的双方诉诸于公堂,为什麽没有大连两级法院的判决书?哪个法官受理的案件,为什麽闹得满城风雨,却最后没了下文?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忽悠百姓捞名也!

这篇谎话连篇的文章说,他们的儿子薄瓜瓜2005年底参加英国统一高考,报了竞争最激烈的英国牛津大学经济、哲学、政治三项综合专业的创史学院,经全国统考和该校复考及再淘汰,面视等程序,薄瓜瓜名列前茅,成为该学院本专业的首位中国学生,并获得全额奖学金。

因为薄瓜瓜成绩优秀,才华出众,聪明好学,机智过人,所以,各大主流媒体把他和李禾禾,申宝峰,韩晗一起评为金牌四大才子。

我认为,这里作者忽略了一个事实,90年代中后期,薄瓜瓜曾在大连实验小学短期学习过,又由谷开来陪读去了新加坡学英文。他是由大连某著名房地产大亨王某资助的,后来转去英国读书。

由于这段时间,我被薄熙来下令关进了大牢,不知道薄瓜瓜参加英国全国统考的事,不敢妄加评论,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其评他为“十大杰出青年”的不过是一个亲共的民间组织,在海外注册一个这样的公司易如反掌,它不具有任何权威性。

而且,他对沸沸扬扬的“艳照门”的解释也不能自圆其说,因为有一张照片是他在半裸洗浴,又有美女相伴,这怎麽能是在化妆舞会上?

文章说,在很多场合,薄熙来携妻子出席。

谷开来出版过一本书《胜诉在美国》,大家从心底赞叹薄熙来好眼力,把小巧玲珑、美丽聪慧的北大才女娶回了家。

我知道,他们双双出席一些社交场合,这是工作需要。比如,接待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就是我负责拍照和海外报道的。

但她的《胜诉在美国》至今是个谜,因为该官司是薄熙来安排谷开来在纽约打的,谷律师说没赚一分钱,是出义工,但她的律师所一大批人差旅费是如何报账的,是亲自承办,还是委托当地律师打,到底赢了没有,钱给了大连绿酸钾厂没有,拿了中介费或变相拿了佣金没有,等等,这些在大连受到广泛质疑。

人们说,书是一面之词,不可全信!薄熙来是市长,把一个国营企业标的额巨大的官司,交给太太打,是不是违纪行为?为何不敢公布全部法律文书,她在香港和纽约开律师所分所的钱从何而来?

该文最后说,谷开来出身名门,父亲谷景生是著名的“一二?九”运动发动人之一。其母范承秀,为范仲淹的后代,抗战时期太行山区著名的才女、妇救会干部。谷开来父母是高干的家庭背景使她经历了更多的磨难。开来说:“这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的父母,他们是那种极不会入俗的理想主义者。”

我认为,谷景生是“一二九”运动的发起人之说不足信,因为他是在其他见证人均已谢世的情况下写此自传的,由我的朋友,作家宋协龙代笔,连他都心里没底,不过是生活所迫,不得已为之。

前不久,作家戴晴在多伦多见到我也提到此事,她说她写了一本书质疑了他是“一二九”运动发起人的说法,我还没看到,不便进一步评论。

总之,薄家的人,包括谷开来在内,都惯于说谎吹牛。这在大连新闻界是共识。

不过,文章末尾的介绍基本上是真实的,它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政治悲剧笼罩了这个家庭。到生下开来时,已说不清是几月几日,生日似乎成为开来今后也无法解开的谜团。

不过,谷开来从小就养成了坚强性格。

“文革”中父母相继关押,四个姐姐都被赶到农村,小学没有毕业,她就上房当泥瓦匠,还到副食品店操刀卖肉。

这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小的小姑娘,是个叫人目瞪口呆的“一刀准”。为了更长远的生计问题,她决定学门手艺,等等。

这正暴露了她后来贪腐的家庭和社会根源:当她父母失势时,就受到株连,但当薄熙来得势时,他又鸡犬升天,身价百倍,她特怕再回到贫困的过去,故才拼命地捞钱和抓权,因为有了权,才能换大钱,有了大钱,才能补偿过去,花天酒地。

她不知道,只有变革制度才能使劳动人民都公同致富,自身也平安幸福。

可惜,谷开来不是真正的理想主义者,她是贪婪的实用主义者,她由专制制度而身受其害,亦由该制度寻租发财。

今后,她还会因中南海的内斗失利而再次落难,这是制度的轮回,也是历史的必然!

2010年12月23日于多伦多

(自由亚洲电台)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