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茉莉花”香开中国两会
——党报向代表委员传递政治暗喻


埃及穆巴拉克下台,不仅导致“茉莉花香”在中东地区扩散,而且也已花香北京。自互联网2月20日、2月27日两次出现中国“茉莉花”呼吁后,导致官方心惊肉跳,大量警力周日紧急出现在数个大城市。为应对这一事件,中移动、联通曾一度封杀了含有“茉莉花”字样短信及群发功能,日前又传出北京手机用户被广泛监控,有大学被封消息等。如此同时,国内上百名敏感人士被监控、软禁,事件中有多人被捕。眼下中国各地方人大、政协两会相继闭幕,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纷纷聚首北京。

“寄语代表委员” 传暗喻

当此之时,一封“天安门母亲”《致十一届四次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的公开信》在网络公开,要求对1989 年北京“六四”镇压问责(类似当今中东“茉莉花革命”)。公开信写到:时不我待,继续拖延“六四”问题的解决将是对我中华民族子孙后代的犯罪 。“六四”事件的处置铸成大错,经二十二年的历史检验和反复考量,在绝大多数国人心目里,已成定局。今天坐在这个议事大厅里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已大都不是当年的那些代表、委员了。他们年复一年地照本宣科,或者保持沉默。然而历史的旧账总是要还的,上一代不还下一代必定要还。这是一条不移的铁律。如此公开信巧借“茉莉花”香开两会,对官方形成巨大舆论压力。

几天前,利比亚负隅顽抗的独裁者卡扎菲,刚刚借当年北京“六四”镇压为自己辩护。卡扎菲说,当年北京用坦克镇压天安门运动,说明国家统一重于天安门广场的民众。卡扎菲的讲话,不仅让世界舆论为之哗然,也让中共当局极为尴尬。“六四”问题,现已是中共当局最惧怕触碰的敏感话题,如今却再次被世界媒体聚焦。为此,党喉舌《人民日报》近日连发两篇“寄语两会代表委员”评论员文章,向代表委员进行“不添乱”的政治暗喻,即不得触及敏感话题。该文章写到:“群众期待的是,下一个五年进一步改善民生。房价物价、工资社保、看病上学、收入分配……两会热点调查中,群众最关注这些跟自己密切相关的事。‘十一五’时期,我们紧紧抓住战略机遇期,专心办好了自己的事情。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积极构建和谐社会,正确处理改革发展稳定的关系,使我们的发展赢得了宝贵的时机、保持了良好的势头。这样的局面来之不易,需要倍加珍惜。”文章要求代表委员“排除各种干扰,防范各种风险,不自满、不懈怠、不折腾”,“确保社会大局稳定、确保两会圆满成功”。

官方施压下的“从不添乱”

记得,2010年全国两会前,《羊城晚报》和《京华时报》等媒体都报导过,不少地方官员对赴北京参加两会的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施加压力,限制他们两会期间的发言自由;有的官员甚至试图让两会代表、委员以鸡毛蒜皮的小事干扰会议大方向。接着,广东省人大分组审议两院报告时,发生了列席讨论的全国人大代表李永忠直言指出司法系统存在的一些问题,谈到"纪委书记在书记领导之下,就不敢监督书记了"。他的发言,竟屡次被同组代表打断。打断发言的代表说,"这话只有全国人大代表可以说,省人大代表不能说。我们都听不见。"他为此胆怯地退场而去,离开前他对在场记者说:"不要把我写上,我没有这个意见"。此一事件见报后,立即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舆论谴责。接着全国政协委员倪萍更是在接受中广和网易采访时说,自己参加两会“从不添乱”。她以“爱国”为理由,媚态百出地表白:“在会议举手表决时我从来没有反对过或弃权过”。

然而今年2月22日,广州市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却在大会上放了一炮,揭露政府的“亚运广州”投入巨大,开支从一开始的预算20亿增加到了千亿以上。他发问这中间为何没有经过人大同意和审核,政府说节俭办亚运,最终却办成了空前绝后的“奢华版亚运”,致使广州背上了巨额债务。他责问高官背着这么大的债务搞民生的钱从哪里来?他还说,“这些话领导不好讲,我来讲”。转天,广州财政局长张杰明说,亚运收支基本平衡,他反问钟南山的数据从何处得到?钟南山毫不不含糊地立即回应说:“我的数据是从政府拿来的!”

“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天机

2011年2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面对“茉莉花香”飘向北京之时,也是基于这种思维,在中央党校举行的省部级主要领导人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强调,要切实加强党的领导,强化政府社会管理和舆论控制。接着2011年2月20日,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再次要求,加强社会管理,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努力使社会冲突与纠纷消失在萌芽状态”。而最新一期《瞭望》杂志,又专此刊发了对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陈冀平的专访。这位维稳要员,一语道破了当权者要“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天机。陈冀平说:“从国际形势来看,一些西方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图谋愈演愈烈,打着维权的旗号借机插手人民内部矛盾,蓄意制造各种事端。” 由此可见,在世界民主化一浪高过一浪的今天,当局是把世界民主化的所有力量,统统视为“敌对势力”对待的。

今天,如果全国两会代表、委员敢问责最高当局,抨击全国访民悲剧连连、回应农民收回土地诉求、讨伐行政暴力拆迁、质询政府侵犯人权和封堵网络自由、讨论钱云会迷案导致政府信任危机、批评迟迟不出台“阳光法案”以及拒绝宪政改革等等问题,那一定也会被当权者说成“折腾”、没有“大局意识”,甚至被扣上“敌对势力借机插手人民内部矛盾,蓄意制造各种事端”等帽子。党喉舌《人民日报》近日绕过地方,直接向两会代表委员喊话,正是惧怕这种苗头的出现,所以要用“寄语”方式,事先“打招呼”“作暗喻”,以“确保社会大局稳定、确保两会圆满成功”。

破解民生问题方案在哪里

中国两会只准代表委员谈民生不准谈民权,更不准敢触碰政治改革话题,是中共年年为两会设计好了的既定套路。这次,党喉舌竟直接出面,要求代表委员只谈民生,充分泄露了“茉莉花”香开两会的忧患与危机心理。

美国哲学家弗罗姆曾说过,人们往往以为吃饱喝足问题就解决了;而事实正是在这个时候,问题才真正产生出来。当具有市场经济特征的激励机制造成了中国国民的收入不均,失去监督的官僚主义政策偏向,就是造成民生问题的根本症结所在。中国日益拉大的贫富差距,权力腐败极为严重,下层民众的生存权力面临极大剥夺和侵犯,还有城市搬迁与农村征地,医疗制度腐败,教育极不平等等。其实这些问题在本质上都是民权问题。即制度框架下的权利不平等。其直接表现在于:大量的私人财产权和人身自由权被以国家的名义侵犯,公民的言论自由、宗教信仰自由、结社自由等受到政府非法的限制,公民很难有知情权、参政权、监督权和表达权。这就必然会导致民生艰难。试想一种制度中的官僚体制仅对上级负责,民生问题岂能得到根本上的解决。没有民权何保民生?

谋求民生,最终遇到的深层次问题必将还是民权。民权的问题不解决,民生问题不过是纸上谈兵。为此我们不难发现,两会政治操作有意借民生问题设计陷阱,回避民权,转移主题,歌功颂德。面对这一议题陷阱,没有一个代表、委员的发言敢于做出澄清,论证民生艰难是公民权利被长期剥夺的结果,进而问责官方为何不把权力还归人民。

基于上述,中国两会代表委员,只有接受世界民主化价值观的洗礼,不再回避敏感的政治话题,尽快跳出借民生问题设计两会议题陷阱,真正学会履行“督政”与“改政”职责,将议政关注的焦点,始终对准造成社会问题的本质——不民主、不平等的社会制度本身,才能从根本上找到破解民生问题的方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