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建党”何以“伟业”?

继《建国大业》之后,第二部众星云集的献礼影片《建党伟业》6月15日在中国内地公映,但得到的反响却事与愿违。在现阶段,本来“我党”在民众中的声望已经岌岌可危,照说聪明的办法应该尽量避免提及共产党这几个字为妥,而现在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在“我党”名声最不堪的时候,偏偏把这部超级垃圾片给抖落了出来。

难怪此片一出笼,网上就恶评如潮。而最有意思的是,人们顺着影片的片名思路反推出现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合理性。当时建党初期,不就是李达、张国焘、毛泽东、董必武、陈公博、周佛海等十二个人悄悄地在浙江嘉兴南湖的一条游船上开始秘密结社、图谋颠覆政府吗?那次会议原定由陈独秀主持,但他因广州公务繁忙不能抽身没有到会。与会的还有共产国际的代表马林、尼科尔斯基。

那时的几个人在小游船上秘密组党,但在今天却成了“伟业”,而此时的建党,却不能按“伟业”片宣传的逻辑延续其存在的合理性,反倒变成当年颠覆者眼中的大逆不道之举。浙江民主党、南京的新民党、湖南的泛蓝联盟、江苏的组党……这些在上世纪和本世纪统统被取缔于无形的地下组党活动,如果放在建党伟业的逻辑中推演,无一不具有高瞻远瞩的合理性。由此也可以对比出那个时代宽容异类,善待异见的迥异之处,在“万恶的旧社会”,在腐朽没落的“蒋家王朝”,自由组党、自由办刊原来都是可行的,没有人因此而给你定罪,只要你公开组织暴力运动。无怪乎现在面对唱红歌、看《建党伟业》的网民,会不由这样联想:“这是个荒谬的时代,支持唱革命歌曲,却不支持革命;鼓励看建党伟业,却不鼓励建党”。

一、夸大毛的建党作用

而且,《建党伟业》一片明显夸大了毛泽东在建党初期中的作用。事实上,了解那段历史的人应该都知道,在建党初期,毛泽东其实什么都不是,正如有学者痛陈,“历史的东西,歪曲了,会害人的,影响孩子教育的”。那么,建党初期,毛泽东究竟算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物呢?

一九二○年八月,陈独秀等在上海成立了共产党发起组,即预备性质的组织。但毛泽东那时根本还没入伙。只是后来陈独秀发现了毛泽东是个宣传人才,这才准备起用毛。张国焘在《我的回忆》中说:“陈先生与在湖南长沙主办《湘江评论》的毛泽东 等早有通信联络,他很赏识毛泽东的才干,准备去信说明原委,请他发动湖南的中共小组”。一九二○年十一月间,毛泽东收到了陈独秀、李达的来信后,才接受正式委托。在长沙创建了共产主义小组,毛泽东和何叔衡、彭璜等六人在先后建党文件上签了名。
  
长沙共产主义小组成立后,采纳蔡和森此前“事须秘密”,“潜在运动”的建议,常以群众团体和文化书社、俄罗斯研究会名义,从事马克思主义宣传活动。也就是类似于上世纪末浙江民主党的酝酿期。

一九二○年冬天在浙江南湖那条游船上参加第一次党代会有国内外七个共产主义小组派出的十二个代表。他们是:李达、李汉俊(上海)、张国焘、刘仁静(北京)、毛泽东、何叔衡(长沙)、董必武、陈潭秋(武汉)、王尽美、邓恩铭(济南)、陈公博(广州)、周佛海(日本)。会议原定由陈独秀主持,但他因广州公务繁忙不能抽身,特指派包惠僧与会。与会的 还有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尼科尔斯基。毛泽东在这些知识分子中间并不引人注目。而且,那次毛泽东只是担任会议的记录员,发言基本上还没他的份。与在座那些精通外文,饱读马克思著作的李汉俊、刘仁静、李达等比起来,毛泽东充其量只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乡下青年。难怪有些与会者在会后说毛是个‘书呆子’,有点‘神经质’呢。

后来直到“中国工农红军”诞生,毛泽东也一直没有坐上过红军的第一把交椅,只是在遵义会议后,毛泽东才终于有机会趁周恩来病重暂时无法主持红军工作时,取得周的默许,而越过组织程序,直接操刀代替周指挥起红军来。虽然后来周以超然的隐忍扶助毛坐上了红军总指挥的宝座,但后来的党史中,均将这一段毛篡党夺权的不光彩历史用“遵义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的领导地位”来掩饰他背后玩阴谋的实质。遵义会议之前的14年,毛一直无法染指红军最高权力斗争,这就更不要说,中共的创党建军都算在毛泽东一个人的功劳簿上了。

二、大腕演员奔钱而来

前一阵子,有细心的网友在网上晒出此片中的演员国籍阵营,看完后还真是让人感动啊!

陈凯歌 美国
陈红 美国
刘亦菲 美国
陈冲 美国
邬君梅 美国
蒋雯丽 美国
宁静 美
王姬 美国
郎朗 中国香港
汤唯 中国香港
刘璇 中国香港
童安格 加拿大
蒋大为 加拿大
徐帆 加拿大
陈明 加拿大
张铁林 英国
许晴 日本
韦唯 德国
沈小岑 澳大利亚
苏瑾 新西兰
李连杰 新加坡
斯琴高娃 瑞士
……

一群外籍人,不远万里来到中国以近代伟人名士形象来合拍历史大剧,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山寨版的国际主义精神,还是专门利己稍微利人的精神?但肯定不能说这帮戏子是一群纯粹的人,一群有道德的人,一群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只能鉴定为一群有益于人民币的人。

试想,谁会蠢倒相信这帮人是真正的爱国者,既然你们如此爱国,拼命改变自己的国籍又为哪般?要我相信他们的内心里还深藏着一颗火热的中国心,就像要我相信那些拼着小命的越洋偷渡者,是为了去弘扬爱国主义情怀一样可笑。

三、成就“伟业”之机

近日,在国内某影视网站verycd上,《建党伟业》的网民评分赫然显示,在仅有2600多人的评分中,有超过2500人将《建党伟业》归之为“垃圾”级别,最终得分仅为2.3分,还不及2009年张艺谋执导的口碑最差的《三枪拍案惊奇》(3.8分)。

在大陆年轻知识分子聚集的“豆瓣”网站上,先有网友发现《建党伟业》有大量差评仍得到4.8分,明显不符合该网站一贯的评分标准。随后“豆瓣”网站的网管方显然在“上面”的压力下于当天下午逐步关闭了打分和留言讨论等互动功能,最后索性删除了“看过”和“想看”的人数,只留下演职员表、剧情简介和剧照等基本内容。该片出笼首日即遭如此网络恶评,评分创下历史新低。这是多么令当局难堪的民心记录。

一个党派是不是成就了伟业,不应该由执政党来自吹自擂,而应该由普通的民众来评分。就像在美国一样,民主党或共和党执政的四年是不是创造了伟业,总统班底及其吹鼓手是不好意思为本党乃至老板歌功颂德的。即使想这样做,好莱坞等演艺团体也不会买你的账。因为演员也要看该党执政的民意反响如何。否则他们的艺术生命就将因此而带来厄运。

“我党”如果还真的想重回49年前后那短短几年还算民心所向的时光,那么就不妨主动开启党禁,实现新闻自由。平反六四罪错。允许公民自由组党、自由办报办刊,实行多党选举,实行民主宪政。从而使整个国家的政治文明融入世界主流文明的大潮。如此一来,这个90岁高龄的老朽之党或许还有最后的机会成就出百年中国宪政转型的“伟业”。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