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民权:假文章的真价值


“辉煌六十年”的泡沫在啤酒杯里迅速瘪下去,另一只新春气球刚进虎年又赫然飘出来,有人假托俺们锦涛总书记之名,把一篇题为《今天有不等于永远有》的所谓内部座谈会讲话呈诸阿波罗新闻网,发表于2010年2月18日正月初五。就所谈问题的重要性而言,浓墨重彩吸引眼球,但细读乃觉破绽百出,顿生鄙弃之情。对此赝品能不嗤之以鼻么?但变废为宝的环保意识则告之世人,人间没有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财富。笔者认为这篇赝品的内容、观点、文笔、感情,堪称毛党理念之典型作品,经典地表达了他们的内心欲望和立党宗旨,因此对该赝品不应弃置,这篇假文章具有真价值。愚以为,它至少可供现已淡忘了或隔膜了毛时代的中青年读者认识下列五个问题。

一、狂悖野心按捺不住的张扬。身处焦头烂额之中而不减梦呓语言之霸欲、权欲、征服占领欲、奴役戕害欲。“什么是复兴大业?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全世界都由我们党领导和安排,不仅从思想、文化、经济及政治上,也要从组织上有保证,为全地球制定统一计划。到了这一天,现在有了的就等于永远有”。这样的原话原意在文中五次出现。别笑它语言低劣,它自画出一幅空有野心而毫无本事的浅薄狂悖之徒的嘴脸。谁说毛泽东游魂这34年飘散了?邪教教主什么时候放弃过给信徒死党打强心针以防不战自溃的故伎?这是该赝品第一个惹眼的亮点,它亮明了该邪教的真野心,直接承续1957年毛在莫斯科党首会上放言宣称“中国准备以3亿人的牺牲夺取世界革命胜利”,即死掉当时大陆中国人口的一半来换取毛的霸主地位这句著名狂言。这就是毛思想的历史原装货啊。霸权狂言作为该赝品文章的第一亮点,具有勒石铭金的认识价值。它只有一个缺点,就是不懂与时俱进的乔妆术,放弃了在新世纪向全球显示大爱的谎话,显示祥和之脂粉。此美中不足也。

二、矮子哲学封闭型意识形态的重申。所谓毛泽东思想及其祖师爷列宁斯大林主义原本就是一个故步自封不思进取不容更新的堡垒,甚至近期宣称的所谓“建立学习型政党”,也一定要冠以“马列主义”这个定语在“学习型”之前,表明对世界主流文明仇恨之深。离开这个大前提就自感末日将临。必须如此封闭自己,才能完成开历史倒车的终极使命。它的所有教义及其引伸义全是坟墓里的语言。这篇赝品在此一命脉问题上绝对忠于原教旨,通篇1万7千字凡涉理论问题一律回到共产党宣言的暴力革命论和毛泽东、邓小平、胡乔木的权力意志决定论,无半点旁骛;凡涉现实操作一律遵循这30年来权贵资产阶级的腐败换发展的模式,无丝毫创意。也就是说,这篇赝品深谙原教旨祖传精髓,宁肯把本党领袖活画成一个无自信、无进取、无一丁点创见的弱智庸君,也不肯让他稍微像个承先启后的大国领袖,这才符合该封闭型政党首领的标准像。为什么在如此显眼的问题上当着全世界来自显陈旧低能?自甘居于被淘汰地位?因为赝文执笔者吃透了毛党的理论本质、政治本质,写得极其内行;更因为09年圣诞节锦涛已经伙同意识形态刽子手重启以言治罪之毛党本能,残害刘晓波教授,宣告半改革派与反改革派正式合流,联手绞杀民主声浪。这个标志性事件发生后,就只能任随反改革派张狂凌辱半改革派,被凌辱者都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连原先所谓政治体制改革的那套空话都不敢再讲,自领悲剧结局,自认改革失败。正由于此,锦涛对这篇伪托的赝品,大概也不敢辟谣,只敢遵从厚黑学,接受一切奚落与嘲弄,这就是这篇假文章在认识论上第二大价值。以党首形象和全党形象做牺牲,做代价,此为无奈之举,又一个美中不足也!

三、打肿脸充胖子。自称“财大气粗”,自吹什么比老美更先进的尖端武器,终极武器,自吹“靠了一个‘忍’字,使西方放松对我们的警觉而接纳我们,才能把他们的技术和资金搞过来,我们才能走到财大气粗的今天”。这是认识价值上的第三个亮点。但是如此不要人格和自尊,活脱脱一幅不以为耻反以荣的无赖相,难道也是“辉煌六十年”的组成部分之一吗?此美中不足之三也!

四、阿Q精神是此文的贯穿线索。而且阿Q细胞与毛泽东理念深度融合,把一切实惠盘算,阴谋暗算,黑箱作业,陷阱伎俩,背信弃义,翻云覆雨,所有反道德反人格的流氓行径和社会垃圾污物,统统填塞在“韬光养晦”的内涵与外延里。该文作者还要侮辱古人,竟然自比刘备种菜来解嘲“养晦”,把并不肮脏的刘备也扯进这滩污水。如果读者提问:把你宣扬的这一类毫无廉耻的举措用来偷换本来不含褒贬义的中性词“韬光养晦”,这不但造成了汉语词义的变质和概念混乱逻辑颠倒,而且导致八十九年中共党史的全盘晦暗和反道义,推倒了这个党如何光荣伟大正确的权威说辞,是不是7千万党员授予了赝品作者这个权利?用此一阿Q精神作为贯穿线索和全文思路,强加在党的现职总书记头上,是否意味着一个执政实体的行将就木?连我们局外人都为之扼腕,深深悲叹,请问作者,你还有丝毫爱党怜党之心吗?虽有认识价值,但用心是不是太狠毒了点?

五、彻底缩回了反贪肃贪。公开表示要维持一抹黑,这是更可悲的一笔。该文末尾使出最后一把劲,把中共广大贪官污吏被长期庇护纵容这台做得而说不得的大型丑事公开化和合法化,主张已受查处的贪官都官还原职,还无耻到了将它理论化,用“延安与西安之分”,“我党腐败与敌人腐败之别”,向反腐败声浪高涨的全国人民公开施压,公开挑战,公开露出把腐败进行到底的凶相。这哪里像是数十年谨慎的锦涛语言?中共肌体固然已经腐败掉90%以上(吴官正语),但在理论上公开为贪官污吏张目,这还是第一次。这是该文虚假的最大一个破绽,说明其作者对党的宣传策略的传统“说假话”,尚欠认识。把这种大露破绽的蠢举伪托给总书记,我们都为锦涛叫屈!

以上五点是这篇伪托文章的精彩处,是它价值论的点睛之笔。其他可评点处俯拾即是,通篇都是光腚,顺手掐一把皆为龌龊。我们心目中的中共乃是一个有很多优点的政党,但这篇伪托之文把党全盘抹黑了,可惜。

只不过,假文章有真价值,帮助人民认识毛派、毛党。价值在哪里?就在于这篇假文章中的论点论据,不但在毛共史迹中都找得出依据,而且在党内反改革派,也就是权贵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现实行为中,更是确凿无疑的自供自述。请看他们对于民主声浪的疯狂扑灭行径,那是活鲜鲜的满口獠牙全部用上啊。


2010年2月24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