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社会诚信危如累卵

最近网上围绕许多“两会”代表的国籍问题,网民频频发难。电视名人杨澜便是其中一个突出代表。

今年3月6日,据《南方都市报》报道,杨澜在接受访问时回应了前些日子微博上质疑其拿美国国籍来参加中国“两会”,“干涉中国内政”的问题。她信誓旦旦地明确表示:“我是中国籍,我没有拿过绿卡!”但仅过三天之后的3月9日,她又承认自己是美国国籍的人大代表了。但她理直气壮地声称:“虽然我入了美国籍,但我出生于中国,所以从原产地角度而言,我不出席美国的两会而出席中国的‘两会‘是天经地义的。”好一种荒谬的诡辩逻辑!

其实,作为一个被强制性代表的无权利者,我当然清楚所谓“两会”,本来就是强奸民意和剥夺普选权利的结果。因此心里并不在意你用哪一国的国籍来参加“两会”,而是极为鄙夷这种说话缺乏诚信的人格。

还有,这些年来被冠以“青年意见领袖”、“公共知识分子”等多种美誉的“天才作家”——韩寒,原来也没有对公众说多少真话。今年2月,据著名学者崔卫平在她的《君子无戏言》一文中指出:“韩寒在公开场合下所说的话,有前后不一致的现象。有关排气管的那段视频出来之后,其中韩寒坚称‘这不是我写的’、‘这完全不是我写的’、‘特别不是我的话’。说这话的时候,还没有发生质疑事件。最近从《成都商报》记者处传来消息,韩寒又承认关于排气管的那句话是他写的,迄今未见否认。”对此,我也在优酷上认真地看完了韩寒的有关视频,真不知道到底是该相信他在视频中的说辞,还是该相信他被质疑之后的表态。

既然是“公共知识分子”,就应理所当然地肩负有对当下政治、社会的批评和进言责任,以及对民众的精神启蒙和良知唤醒。如果自身连诚信度都宁可低于常人,那么何来标榜“公共”之下的道德示范引导?如果自身的公共信誉都薄如游丝,那给社会带来的危害肯定远甚于普通人物所造成的精神误导。如今在当下中国这样一个可以让弄虚作假成为常态的社会里,不管是什么名人,似乎都只剩下了招摇撞骗这一条生存之路。

我知道,如果是在美国,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或政治名流,如果连诚信都被人质疑,那么,不管他有多么出众的学识才华,多么逼人的个人魅力,也不可能继续赢得令人钦敬的民心,更不可能产生深入人心的影响力。而现在的中国真是一块神奇的土地!对名人或公共知识分子缺乏诚信的容忍度,绝对可以成为世界上最为暧昧的一道风景。只要你的政治立场是为官方主流背书的,那么不管你在民间怎么臭名远扬,也仍然不愁在央视上频频闪亮登场,享受万众瞩目的注目礼。所以现在很多文化名人,只关心对统治意图的心领神会,而不惧洪水滔天的民意诅咒,这就是中国政经语境下的独特国情。

例如余秋雨冷血地对汶川地震遇难者家属的“含泪劝说”,尽管早就遭到无数网民的愤怒声讨,但并不影响他在“假捐门”事件之后仍可央视上吐沫横飞,同时也不影响他日后因逐利而继续堕落,因堕落而日进斗金……

但在美国就迥然不同。1972年,前总统尼克松的被迫引咎辞职,严格地说,并不单纯是因为他手下在水门事件中闯下的窃听大祸,而是因为他在解释此事件时居然对公众刻意撒谎。前总统克林顿的险遭弹劾,也不仅仅是因为他和莱温斯基不光彩的绯闻本身,而是因为他在对性丑闻采取一概否认的不诚实态度。好在他后来及时转变了态度,老实承认并公开道歉,否则不难想见,等待他的结局必将是和尼克松一样的命运。这是美国历史上因撒谎而在政史上留下污点的两位前总统。正所谓,谎言可以毁掉名人的一生,政客的一生,同样也可以毁掉富人的一生,穷人的一生……

即使回到我们普通人的经历上也是一样。我们往往能够原谅一个人的无心之失或既成劣迹,但鲜有人愿意原谅一个人有备而来的蓄意欺诈。所以在寻常生活中,我们常常会看到某个人因诚实厚道而受到备受尊重,反之则反。在这个“一切向钱看”的中国社会,其实名人早已失去了原先拥有的、虚幻而神秘的光环。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似乎都在证明他们自己距离现代公民的思想意识还相当之遥远。

在去年2010的“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副省长在接受采访时大言不惭地说:“我国不存在上学难上学贵问题”。这就是毫无疑问的公开撒谎。后据凤凰卫视的网络调查统计,有将近89.8%的人认为存在“上学难,上学贵”的问题,有7.5%人认为不好说,只有2.7%的投票者站在了这位省长级的全国人大代表立场上。这个数据从另一个侧面充分反映了现在官心和民心之间存在的巨大心理差距。如果靠这样一个眼里根本没有老百姓的实权人物来为民众的切身利益着想,那不是很荒唐可笑的事吗?
  
有网民如此调侃,中华民族是最能说谎的民族。上至达官贵人,下至黎民百姓,说起谎话来个个挥洒自如、炉火纯青……而名流政客更是不在话下。当少数人正在疯狂掠夺多数人的财产并日益威胁多数人的基本生活保障时,人们却听到丧心病狂的“名人”在那里摇头晃脑、装腔作势、昏话连篇……

诚信严重缺失的最大症结在于中共政府重实利轻道德的政策导向。这三十年来的中国,金钱的地位早已上升到了一个非正常的高度。恐怕这个世界上除了中国,再也找不出哪个国家的政府会把金钱的地位抬到这么顶礼膜拜的高度!正因如此,现在绝大部分中国人,已经完全失去了世俗生活之外的“终极关怀”,一切均以“身体”的安顿和“物欲”的满足为依归,造成了三十年如一日的、“有一口饭吃就行”的极端世俗化的人生态度。这种彻底的“现实主义”导致在仅以经济发展为中心的单一追求中,使人文关怀和诚信立足只得就让位于生存哲学。于是除工具之外的精神追求,都可以弃之于敝屣。这在当今“普世价值高于一切”的西方看来,简直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精神悖谬。

迄今为止的中国社会之“恶”,都是至上而下通过一个个谎言和欺骗来完成的。诚信之所以成为目前很多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的共同缺失,乃是因为这个社会里坚守诚信,反而会成为成就名声的绊脚石。这正是我们这个社会最令人沮丧的悲哀。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