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旺阳“被自杀”和我们的“被冷漠”

黄河边



  我被李旺阳之死激怒,我相信很多人也和一样。有的时候,愤怒是需要表达的,不然,施暴者还以为被民意默许。有的时候,呐喊是具象的,否则将永远埋在心底。美国著名剧作家田纳西•威廉姆斯(Temnessee Williams)说得好:敢想不敢为者,终困牢笼。

  李旺阳,一个真正的湖南铁汉。当他被莫须有的罪名剥夺了20多年自由的时候,我们没有说话;当他眼睛被搞瞎、耳朵被打聋、双腿被整残的时候,我们没有说话;当他把牢底坐穿终于还了自由之身,却被邵阳公安八个人24小时困于一家区级小医院的时候,我们仍然没有说话。如今,一个为中国实现民主连砍头都无所谓的汉子、一个连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瞎子,却被挂在窗前上吊“自杀”了。我们还能保持沉默吗?

  李旺阳是个奇人,一个瞎子、瘫子、聋子,竟然能够躲过日夜监视着他的耳目,非常熟练地找来白布条,从容地把手搭在窗户,双脚稳稳站在地上,瞎眼深情看着窗外,然后挂窗窒息而亡。这种违反了一般医学常理的事件竟然发生了。从半夜上吊、到抢尸匿藏、再到不经家属同意开膛剖腹,直至强行火化……这一连环的事件如同一把剔刀,在我们心灵深处肆意横行,邵阳的公安哪里是在侮辱善良者的智商,这分明就是在向良知宣战。半个多世纪以来,面对那些一幕接着一幕的人神公愤的事件,我们经常被置于是拍案而起还是保持缄默的难堪境地,即便在海外也是如此。

  谁都知道在海外,个体发出独立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担惊受怕,很多如今在大陆都习以为常的观点和意见,在海外反而被贴上一个个标签,搞的人心惶惶。我们很多来自大陆的移民生活得很拘束、很严谨、很规范。我们在自由的温柔乡里或许迷失已经很久了,因为对手很强大、很威猛、很无聊,所以我们不会和香港的同胞那样发出心底的吼声。于是,才会有温哥华一个叫“华侨之声”的电台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拒绝播发六四活动的收费广告。才会有那么多善良和正义的声音,依旧无法畅快淋漓地去表达。

  李旺阳之死,超越司法、超越常识、超越底线,是一起活生生的“辱华”、“辱国”事件。可是,海外素有爱国优良传统,屡屡拿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动辄以“辱华”为由号召民众上街抗议的“著名”侨团,是次依旧保持着固有的淡定。既不发一语,也不著一字。可怕的沉默,凸现了现实的残酷和尴尬。我们不要去难为他们,这年头选择性的愤怒并不是件稀缺的玩意。

  李旺阳的死,再次沉重地撞击了海外灭个中国人的道德底线。从钱云会到薛锦波,从陈光诚再到今日的李旺阳,对于敢于抗争者、对于残疾人,大陆国家机器一如既往地表现出了不应该具有的强悍。

  我知道不可能会有真相,六四已经成为历史,但同样的血腥还在继续!我们无法做得很多,但至少可以不被冷漠!

原载2012年6月11日温哥华《星岛日报》第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