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女”升天与死婴坠地——从两个女人的命运看一个畸型的国家

严家伟



  也许是为了图个“六六大顺”的吉利,特选在2012年6月16日发射的“神九”飞船已经升空。飞船上有位美女宇航员芳名刘洋,被党的媒体捧为“神女”,图文并茂的加以渲染。甚至她要在太空听罗大佑的什么歌曲录音也不惜篇幅加以报导。刘洋的彩照更在党媒体上高调亮相,笑得好甜蜜得意,出尽了风头。然而笔者此时此刻想到的却是在陕西黄土高原穷困山村里,一位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理,伤心欲绝,欲哭无泪的农村民女冯建梅。

  据来自大陆网上的消息,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22岁的农村妇女冯建梅因所谓“政策外怀孕”,当地计生官员要她交纳4万元的“社会抚养费”(就是“罚款”换一个名称),人家根本交不起这个在大陆农村几乎是天文数字的罚款。于是在今年6月2日被强制堕胎。据冯建梅说,当时几个人上来就蒙住她的头,还打伤了她的腿,把她推进车便像抓犯人一样地带走。又据冯建梅丈夫邓吉元的妹妹邓吉彩在微博透露,冯建梅当日被计生站的人跟踪,感觉不妙,心里很害怕就偷偷溜走,一个人在山里待了一天,晚上找个地方睡觉却被计生站的人逮着。接着冯建梅被蒙住头带到医院强行引产,当地计生局官网竟说是“得到家属同意”的。全是无耻的谎言。冯建梅说:“我不可能同意的。是他们按着我,把我头蒙着。捉住我手硬行的,字迹可以鉴定不是我的。我辛辛苦苦怀这个孩子,我为什么要同意。我不是疯子。”冯建梅又补充说,当时她还求了计生办的人,说等到家人来再处理问题,钱可以想办法,但都没有用”。杀人越货的绑匪,只要人家同意叫家里人想法付钱,也不会马上“撕票”,而这帮所谓的“计生官员”真比绑匪还凶恶,还残忍!

  冯建梅就这样在“计生站”被强行按倒在手术床上,在象征“救死扶伤”,象征“人道主义”的圣洁的红十字标志下,一群与杀人犯无异的计生官员与“医务”人员,对她强行引产。当时她已怀孕7个月了,在她的腹中已是一个孕育成熟、成形的“祖国的花朵”,竟被这样“合法的”弄死。而与杀人犯无异的那帮人,顶多受点“党内警告”或“停职”之类的轻微处分。事情—过,最多调换个地点官照当,照样作恶欺压百姓。

  因此当冯建梅被强制引产后,愤怒的邓吉彩将心碎的冯建梅与死亡的婴儿躺在床上的合影发布网上,引起了中国社会的强烈震动,大陆民间舆论一片哗然。22岁冯建梅的悲惨遭遇与33岁刘洋的“光彩夺目”,两个中国女人如此天堂地狱般的境遇,几乎发生在同—时刻,天上人间的情景,突现出当今中国社会已被一个丧失人性、不近情理之制度与政策的权力撕裂到何种可怕的程度!

  请不要给我说什么冯建梅的悲惨遭遇是“个别的孤立事件”。所谓计划生育,向来被当局称为是“基本国策”,即在全国通行的政策。不是那个地方制定或实行的。虽然在官方的官样文章里,对这个“国策”也有—套充满仁义道德或多少带些仁义道德的词句。诸如什么“在自愿的原则下推行计划生育”,什么“以说服教育加以引导”等等。但正如有人指出,那是说给外国人听,拿去哄“洋鬼子”的。只消看在中国大陆广大城乡、在光天化日下刷出的那些关于计划生育的标语口号,那真是不折不扣的恐怖、血腥,杀气腾腾,这就决不是什么“个别孤立的事件”。这是亿万人有目共睹的。如:

  “引出来,流出来,坚决不准生下来”!
  “宁添十座坟、不添一个人;宁可家破,不能国亡”
  “一胎生、二胎刮、三胎、四胎杀!杀!杀!”
  “该扎不扎,房倒屋塌;该流不流,扒房牵牛。”
  “谁超生让谁倾家荡产,谁超生让谁家破人亡。”……等等等等。

  仿佛不按官方“计划”而“生育”后代的妇女。就是党国的“敌人”,双方是“你死我活”的斗争。这是何等的野蛮,何等的荒唐。生儿育女是千家万户天经地义之事,也是中国民众最基本的人权。政府可以适当地推行节制生育,但必须一要自愿,二要科学,更要文明行事。当今全世界的国家、包括北韩、古巴这样的共产专制国家,包括伊朗、叙利亚这样的专制政权,都没有像中国这样强制推行“一胎化”,用政府的权力大规模杀死孕育于母体中的婴儿。所以这是一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古今中外、绝无仅有的、以“计划”之名,行杀人之实的极具“中国特色”的暴政。这无异于是与全民为敌的罪恶之举,只能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而遗臭万年!

  也请不要对我说刘洋与冯建梅是两件不相关的事,非也!完全有关。不但发生在同一国,同—时,更是同一个政党的政权—手造成的,岂能无关?首先,如果当年不是毛泽东一心梦想通过打世界大战输出“革命”,用打败国民党的“人海战术”去打败美国,进而“让红旗插遍全球”。所以希望人越多越好,于是发疯般的叫嚣“人多好办事”,“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造出来”,于是盲目向苏联学习,提倡多生。听不进任何不同的意见。还大批马寅初的所谓“新马尔萨斯人口论”。如果不这样胡搞乱干,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起(当时中国的人口才5亿出头)便科学、文明的实行节制生育,则根本不会出现人口爆炸性增长。今日中国的人口不过就在八、九亿之间。也就根本不会在中国搞“一胎化”,自然也不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强制性堕胎。

  其次,今天的中国也并不是除了推行“一胎化”搞强制堕胎,就无路可走了。这是御用文人们为“一胎化”政策辩护的主要借口。中国虽然人口多,但地域更广阔。中国按国土面积计算每平方公里的人口密度,不但比许多欧洲国家低,也比日本,比印尼,甚至比台湾都低。人家为什么没搞“—胎化”,没强制堕胎,也没饿死人,而且生话水平比我们好多了。所以中国这么大的国土,不是供养不起自己的国民,而是政府无能、自私、腐败。尤其是该花钱的地方它不花,不该花钱的地方大肆乱花钱,铺张浪费、公款吃喝,公费旅游,公车私用,每年数以万亿元计。而搞形象工程,办奥运会、世博会,筑世纪坛,摆谱,显阔,财大气粗得像和钱有仇似的。对外援助,全球去撒钱买“朋友”,又不知多少个亿。外加穷兵赎武,自不量力与美国搞军备竞赛更是无底洞。以至斥巨资去买个乌克兰的废弃航母来装点门面,被国际舆论嘲笑为“玩具航母”。别说吓美国,吓台湾都作用不大。更有所谓“维稳费”每年超过国防军费,只是为了防自己的民众,不许其“乱说乱动”否则“立即取缔,予以制裁”。如此大方的烧钱,简直像钱多得用不完了。惟独自己的民众要生个二胎,却非要人家交四万元的“社会抚养费”不可。那意思无非是说,这孩子出世国家负担不起,你先交一笔钱,才准孩子出世,否则这孩子只有死路一条!这像话吗?像个负责任的政府说的话吗?

  至于所谓的“神九”和大肆赞美的“神女”刘洋,同样是—个在不该花钱的地方去错误的大肆烧钱。自吹自擂什么“神九升空世界惊艳”。完全是自我贴金,自我意淫。半个多世纪前美苏就已完成了的东西,四十多年前,美国就已登月成功。现在美国—家民间私人公司,都可以发射比你“神九”高明得多、可与国际空间站对接的载人飞船。你现在还去跟在人家屁股后面,花重金去俄罗斯买过时的技术,去重走人家几十年前走过的“长征路”。除了哄哄自己的老百姓,“显摆”党的英明伟大外,根本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如果不是这样—个无能又乱花纳税人钱的政府,中国根本不须搞“—胎化”,更不须向产妇索要“社会抚养费”,当然更不会出现索“费“不成便杀婴的悲剧。

  所以当“神女”欢乐升天,民女惨遭屠婴,在同一时刻出现时,中国的民众怎能不悲从中来更义愤填膺呢!?正如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说的:“看神州九号‘屎入’太空,令我热泪盈眶!吃点地沟油,喝点三聚氢胺,拆了祖屋,打掉孩子,穷了被城管,富了被黑打,算个毛啊!就算90岁以后才让退休也值了!”原来“祸不单行”,就在“神九”办喜事,“神女”喜上眉梢,民女悲痛欲绝之际,又传出噩耗:因社保基金缺口太大,中国人的退休年龄可能要“弹性”的延后到65岁。而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才73岁。也就是说当你为党国效劳到可享受退休金时,你的生命列车已快驶进终点站了。至于这个“—胎化”造成的人口性别比例严重失衡,人口老龄化,整个社会未富先老,往日的“人口红利”已转换戒“人口负债”等诸多社会问题,更让中国草民们高兴不起来。因此“神九”也好,“神女”也罢,就像过去的奥运、世博一样,既不能为这个政权和落后的政治制度起到强心、壮阳的作用,只能让这个畸型社会又—次被无情地撕裂!

2012年6月18日
《公民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