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山“冷对”校园惨案实乃冒天下之大不韪

朱永杰



  在河南光山县12月14日发生的小学生校园被砍伤事件中,23名小学生被砍伤,1名老人命悬一线。这一事件发生后,光山县封锁消息,官员集体失声,甚至有当地干部还在工作时间办私事、玩游戏,称“探讨没意义”。(12月17日《中国青年报》)

  此举被认为是“河南光山‘冷对’23名小学生被砍事件”。当天《长江日报》评论说,光山伤人事件,不仅当地政府反应迟缓,而且应对事件的方式和态度可谓漏洞百出。比如,原定的新闻发布会无故取消,对媒体普遍采以回避。甚至有媒体报道称连嫌犯姓名都出现差错,还有教育局人员玩游戏、宣传部人员认为追问嫌犯精神问题没有意义等。据说当地已成立的“12•14”伤害案件处置领导小组,在过去的两天时间,除了“有力”封锁信息之外,还开展了哪些工作?事实上,既然连基本的事态组织管理都未见雏形,外界就更难奢求当地官员情感上的同情哀痛。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情感上的无知无觉又反向促进了行动上的无所作为。

  直到16日夜,光山县人民政府网页也是对本县的校园惨案只字未提,页面上依然形势一派大好,博士县长两三个月前的讲话感觉良好。17日9时许,当地政府网页登出一篇通稿,说“河南光山砍伤多名学生案件犯罪嫌疑人已被批准逮捕,受伤人员均得到周密治疗安排、无生命危险”,大有自此完事大吉的意味。

  真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当地认为,“经过公安机关14日以来的紧张侦办和调查取证,初步认定犯罪嫌疑人闵拥军因受“世界末日”谣言影响持刀伤害无辜群众和学生的行为,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光山县人民检察院已于12月16日批准逮捕,对其作案动机、过程和相关证据进一步侦查调查,对其患有癫痫病史及作案时对其行为的辨认、控制能力的鉴定将严格依法进行”。并且采取行动,准备亡羊补牢,“紧急开展校园安全专项整治行动,排查校园安全存在的隐患,对校园周边存在的各类安全隐患进行大力整治。”

  疑犯闵拥军已婚,有两子女,患有二十多年的癫痫病。不发病时,会修电器,跟常人无异。但是,近来发病次数多,夜游,13日一夜未归,游荡到六公里外的村庄再次发病,进入校园砍人。显然,这是一个从心理到精神都出现严重问题的病人。惨剧发生后,“闵拥军”被迅速批捕,照此逻辑,接下来被判刑“砍头”也不稀奇。

  可惜,大洋彼岸的美国有面镜子,把光山的“冷对”映衬得狼狈不堪和让人愤怒。我们发现,虽然美国校园枪击事件晚于国内砍伤事件十数小时发生,但事件始末、嫌犯背景、受害者名单,以及下至普通民众、上至官方高层的各层面信息和反馈都以最快的速度公之于众。但是,光山的“冷对”令人叹为观止,原因何在?难道仅仅是没死人吗?如果“闵拥军”手里拿的不是刀,而是枪,一扫一大片,才会“高度重视”?。

  光山校园惨案就发生在我们身边,没有被央视新闻联播当作头条播报,这是一件情何以堪的丑事。美国康州的校园惨案因为信息披露充分,死难者名单也很快公布,得到了全世界的好评。相比之下,光山的“冷对”实在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根本没把被砍伤的23名儿童和1名老人的生命看得高于一切,给人以“冷血政府”的感觉。其实,这才是最糟糕的事情。请问:还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么?

2012年12月17日
作者赐稿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