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蝇老虎一起打只是一句空话

郭永丰



  没有宪政民主政体做坚强后盾,真正把权力关进这种制度的铁笼子里,中共特权思想和现象就不可能反,苍蝇和老虎一起打只是一句空话而已。

  一、习近平携六常委发布反腐总动员,说苍蝇老虎一起打,这确实让人振奋。

  据新华网2013年1月22日报道,习近平偕同新任6位常委出席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并发表讲话,矛头直指贪腐,言辞极为强烈,称“必须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抓作风”甚至针对外界质疑,直白的坦言“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

  针对以上发言,我最欣赏“必须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那么就要建立反腐长效机制和体制,否则,如果没有把权力关进民主监督体制和机制的铁笼子里,又如何才能反对特权思想和特权现象呢?这肯定就是无稽之谈。

  习近平还称,坚持标本兼治、综合治理、惩防并举、注重预防方针,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坚定不移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引向深入。反腐倡廉必须常抓不懈,拒腐防变必须警钟长鸣,关键就在“常”、“长”二字,一个是要经常抓,一个是要长期抓。我们要坚定决心,有腐必反、有贪必肃,不断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以实际成效取信于民。从严治党,惩治这一手决不能放松。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既坚决查处领导干部违纪违法案件,又切实解决发生在群众身边的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要防止和克服地方和部门保护主义、本位主义,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工作作风上的问题绝对不是小事,如果不坚决纠正不良风气,任其发展下去,就会像一座无形的墙把我们党和人民群众隔开,我们党就会失去根基、失去血脉、失去力量。要坚持勤俭办一切事业,坚决反对讲排场比阔气,坚决抵制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要大力弘扬中华民族勤俭节约的优秀传统,大力宣传节约光荣、浪费可耻的思想观念,努力使厉行节约、反对浪费在全社会蔚然成风。作风是否确实好转,要以人民满意为标准。

  关于此段话,我认为都是套话,没有实质意义,因为,在“党要管党,从严治党”的大环境下,本身就刑不上大夫,比如反腐败的人本身很腐败,又怎么能彻底反他人的腐败呢?这老虎与苍蝇都要打的说法,就更加空洞无底了。

  习近平还称,要以踏石留印、抓铁有痕的劲头抓下去,善始善终、善做善成,防止虎头蛇尾,让全党全体人民来监督,让人民群众不断看到实实在在的成效和变化。要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反腐倡廉建设,必须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共产党员永远是劳动人民的普通一员,除了法律和政策规定范围内的个人利益和工作职权外,所有共产党员都不得谋求任何私利和特权。

  关于此段话的兑现,最好不过就是允许民间成立专门监政的独立组织,只对人民负责,对中共最高层负责,在下完全独立于各级政府之外,且本身实行完全彻底的民主竞选领导人办法产生各级领导人。这才能真正“加强对权力运行的制约和监督,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才能切实“让全党全体人民来监督,让人民群众不断看到实实在在的成效和变化”的。

  二、如果不依靠全民反腐,建立反腐长效机制,只停留在口头上,应该说还是忽悠人民。

  也就是说,所谓“苍蝇老虎一起打”,究竟是要靠谁来打的问题?很明显,假若中纪委的工作人员都很干净,他们确实都是坚决反腐败的,全国这么大,腐败官员又这么多,几乎无官不贪无官不腐,量小小中纪委的几名工作人员,他们能反得了这么多人的腐败吗?尤其是那些无处不在的苍蝇蚊子式的腐败分子,他们才是直接危害最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的罪魁祸首,如果还是坚持“党要管党”模式,真正彻底清除这些腐败分子,这纯粹就是痴人说梦。

  据网络报道,虽然自十八大后习近平、王岐山上任以来,网络舆论成为了中共反腐的主战场:
11月23日,重庆市纪委宣布正厅级“雷冠希”革职查办,以63小时创舆论反腐“秒杀”经典案例;12月6日,山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太原市公安局局长李亚力,因微博举报其包庇儿子酒驾闹事并采取非法措施对待当事交警而被调查,随后被“双规”处理。在此期间,还有不少“表叔”、“房叔”们因网络爆料遭纪检部门调查,其中不少人已经因此下马。

  然而,最近发生的另外一起针对副部级以上官员的网络实名举报案,却让人们对本来信心十足的习王反腐新政风暴产生怀疑。

  12月6日,北京《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学历造假、巨额骗贷,并详细列举了刘铁男的腐败事实。当日,被举报人刘铁男正陪同王岐山赴莫斯科参加中俄能源谈判,刘铁男本人表示“已经得知此事”。数小时后,国家能源局称罗昌平造假污蔑,并已向公安机关报案。罗昌平本人对此回应:实名举报纯属个人行为,已委托律师浦志强、斯伟江作为自己和亲属的代理律师“在法治轨道上推动应对此事”。

  罗昌平实名举报刘铁男一案,首次将舆论反腐所涉官员的级别推上了部级。毫无疑问,罗昌平实名举报部级高官刘铁男所承担的风险是巨大的,如果举报失败,那么他付出的代价将十分惨痛。因而有观点认为,该案例将成为舆论反腐的里程碑——不仅显示出举报者的勇气,将舆论反腐推向更高层次,更彰显出民众对习近平、王岐山反腐决心和力度的信任。过去几年深陷信任危机的中共政府,首次获得了民众如此高的信任。

  然而,中共政府却并未对刘铁男一案作出任何正式的官方回应。一方面,国家能源局在声称报案之后,并没有像之前承诺的那样“就相关问题于12月6日发布统一的新闻稿”;另一方面,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纪检等相关部门正在对刘铁男进行调查。针对这种情况,有评论认为,这可能构成网络反腐的一个拐点,给热情高涨的反腐情绪浇下一盆冷水。

  另外,12月13日发生的另一个事件,也从侧面说明了中共反腐领域存在“特权优待”的现象:山西省晋中市中级人民法院13日对山西焦煤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原董事长白培中家中被抢劫一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确定的抢劫财物金额为1,078万元人民币,两名被告人罗某、李某分别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和无期徒刑。案件查明,白培中及其妻子收受巨额礼金、贿赂,然而处理结果却让人瞠目结舌:经山西省纪委研究并报请批准,决定给予白培中留党察看一年处分。

  针对这起案件,著名中国时政分析人士牛泪在《这则新闻,让习近平、王岐山等汗颜》一文中评论:一国企高管,透过自己和家人受贿积累巨额脏产,后被小偷光顾。然处理结果:两“窃钩”小偷一被判死缓,一被判无期。而“窃国”之高管,却仅以涉嫌违纪免去职务,留党察看一年完事。

  依照法律,两小偷当受其罚。然,同样案值巨大,为何党国要员就能以乌纱党票赎罪,逃脱法律制裁?党国之法为何总对平民苛严,而对官员网开一面?这等贪赃蛀虫留党查看,纯洁性建设岂不是笑谈?

  如此看来,真正要落实习近平前面的讲话,如果没有民主监督体制和机制做坚强保障,让全民切实参与到反腐的有效斗争中,实在是难于上青天的。

  三、对比胡温时代,习李时代直接由党总书记喊话,总理跟进,应该还是比较进步的。

  在江朱时代,朱镕基是真心努力反腐败的,据说,正因为如此,老朱才早早退位了。据说,老朱是查远华走私案,牵涉到江泽民的儿子时才查不动,最终被迫中止,也在忧郁寡欢中退位的。如此说来,在江朱时代,虽然朱镕基是真心反腐败的,但由于江大哥的掣肘,这彻底反腐败就不了了之了。

  在胡温时代,温家宝喊政改整十年,胡锦涛从未公开跟进过,这致使温相喊话一直底气不足,内力空虚,民间也极难相信得了。抑或即便相信,由于中共高层顽固保守势力占有强势,即便胡锦涛支持,也未必能改得动。

  如今,笔者认为,正如所有具有先见之明的人所判断的,政改确实已经到了时候了,社会矛盾与冲突已经达到了临界点,再不真心政改可能要出大事了。因为政改就是向共产党的顽固保守势力头上开刀,固然,这些人绝不愿意白白挨刀,一定会负隅顽抗的。这便正如温家宝与习近平所呼吁的同一个意思,那就是还依然必须只有依靠民间力量的大力支持,人民群众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运动所强力推动,也许才能够真正触及到需要改进的根本和实质之处。否则,依然只能空喊口号。

  毕竟对于习近平来说,在其上任伊始,其前任胡锦涛已给他划定了不可逾越的“不走老路不走邪路”的红线,作为刚上台未完全扶正的习,当然只能空喊口号了。但只要能喊出来,就一定远比不喊强。比如江泽民、胡锦涛在任期间就绝没有喊过如此具有实质意义的话,“必须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便充分证明,习近平已充分认识到民主政体的优越性所在。

  许多与我一样与国保亲密打交道的民主进步人士,大家都说,国保对他们也说,习近平的位子目前还不够稳,一定要等到2013年两会之后正式上位,如果习近平此时就有大动作,恐怕对他牢固掌握最高权柄未必有利。

  如此说来,作为平民出身的胡锦涛,该人其实极左。比如他在位期间,对毛左的容忍与纵容,才导致出了一个像薄熙来的人物,以及那么多脑残们的恣肆与张狂,如孔庆东、司马南、张宏良等。还有就是在他任期之间,为讨好毛左愤青,还故意对毛新宇、刘源等人的大加提拔与重用,等等,其奴才的添菊本领就高人一筹。

  四、无论当朝是否真心改革,民间政治反对派们都不可只抱观望态度而无所作为。而是要扎扎实实多干实事,迅速把属于反对派的分散力量集结起来,并培养成熟和完善。

  因为,当朝真心改革,只是开放报禁和党禁,让民间反对派力量在一个非常良好的大环境下迅速集结,并健康茁壮成长起来。无论如何,民主中国,都绝不可能缺少这股力量的迅速崛起。如果当朝不主动为这股力量的迅速健康成长准备先决条件,那么这股力量也要自己积极主动自觉自愿地迅速集结起来。如此说来,当局果真要政改,我们应乐见其成,而不是在观望和幻想中按兵不动,无任何作为。如果不早做充分准备,一旦开放两禁,由于磨合期的延长,未必就能很快走向健康和良性发展的轨道。而如果从现在起就开始这样做,也许就很现成了。这就正如台湾民进党的成长,在未开放两禁前就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开放两禁时,其运作模式更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非常成熟了。而作为今日大陆最有效的反对派力量,无论海内外,眼下就如此规范系统且比较成规模运作的几乎还完全空白。这虽然要怪罪于当局的残酷打压,但同时也怪罪于民主派内部争斗的相互不妥协性,比如那些自命为领袖的牵头人根本没有做好真正的牵头人的所有职责,比如尽情放下身段,以大我的胸怀和情节谦卑做小,只愿意真诚而勤恳地为大众扎扎实实地谋永福。

  很明显,未来中国,无论谁当选总统,都仅仅只是一个服务者,真正的公仆,如果承受不了包容大众的各种各样的指责甚至辱骂的抵抗力,那是绝对难以胜大任的。这就正如基督教对不是很诚实信主的人的熬炼,直到其把心完全交给上帝之后。可只要到了此时,即便再次经历上帝所赋予其的痛苦磨难,其也非常快乐欢畅且很心甘情愿的。

  今天的民主派的迅速崛起,实际也为中共高层的改革派准备依托和靠山。并且力量越强大越对于他们坚定信念的彻底变革越有利。这就正如温家宝和习近平同样意思的喊话,只有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力量都汹涌澎湃地支持变革了,他们便不得不真心顺应历史,而坚定改革。否则,顽固保守势力绝不会轻易妥协让步的,因为他们都不见棺材不掉泪。纵观古今中外的所有独裁者,尤其是那些最顽固僵化的保守势力们,基本上都是到了最后关头上才会想到妥协和让步的,但毕竟已经太迟了,尤其由于这些人所欠下罄竹难书的血债,人民也绝不会答应保全这些人的罪恶性命。

  如此说来,习近平所提出老虎与苍蝇一起打的说法,至少在眼下绝难行得通,其实只是一句空话。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能力,最主要来源于民间力量的迅速崛起,绝不是习近平的一句空话就能成就的。因为在中共体制内,真正的改革派力量眼下还远远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2013年1月22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