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新闻聚焦:“学习粉丝团”有什么蹊跷?

施英



  神秘“学习粉丝团”微博自去年12月以来,连续对习近平各地巡视情况进行详细报道,有些近乎直播,而且也有很多近距离照片发布,让新华社、央视、人民日报等权威官媒自叹不如。习近平上周到甘肃巡视时,中国中央电视台官博“央视新闻”就曾抱怨说:“神马(什么)情况?学习粉丝团比我们快,比我们近!”

  中外媒体、记者、网站都在猜测“学习粉丝团”究竟是谁在操作,有什么背景。最近,美联社刊发报道称,自称是博主的张鸿明(音译)表示,整个微博只由他一人负责,“完全是个人行为”。博主在星期天(2月10日)发帖进一步声称:“我这次是彻底曝光个人资料,我连身份证都传给了记者,把来龙去脉都说得很清楚。”

  很有意思的是,四川南充市一名女网友程爱华(又名:程婉芸、程晓芸)日前因为在微博上发表了批评习近平支持者的“学习粉丝团”微博的帖子,2月6日遭警方拘留。虽然昨日程已被释放,但警方以“煽动颠覆”罪名随意拘押的行为遭到网友炮轰,习近平不能批评,“学习粉丝团”不能批评,所有的中央常委包括已离任的常委不能批评,这大概就是“底线”?


▲德国之声(DW)2月6日报道:直播习近平,神秘微博是习粉还是形象团队?

  新浪微博上一神秘微博账号“学习粉丝团”,从去年12月起,相继对习近平“南巡”、“西行”等进行直播。该博主自称习粉,评论人士表示不排除新执政层形象团队所为。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南华早报》2月5日报道, 新浪微博上“学习粉丝团”在两个月间,以实时直播的形式,独家发布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至广东、甘肃等地考察行程,包括上传习近平近距离照片。连中国官媒央视也在其官方微博上发出慨叹“比我们快、比我们近。”分析人士也指,央视等官方微博皆转发该账户的微博,基本可以视为其微博的真实性和准确性。

  德国之声查看该账户,了解到其注册时间为去年11月21日开通,在自我介绍中特别注明“这里是喜欢,支持习的家园 .爱习不停,欢迎各位同学加入学习团”。去年12月,习近平“南巡”时,该微博发布300余条习近平出行、早前各时期工作状况、媒体报道的微博。比官方报道增加更多的细节和近照,其中还包括习近平的家庭生活和政治生涯不同时期的工作照。这些快速而独家的内容也引网友追逐,包括多位新浪认证的知名人士、官媒和外媒等纷纷关注。该账户粉丝已达48万人。

  “学习粉丝团”最新的内容为习近平在西北考察在去菜市场及在村民家中做客照片,所配文字中亲近的称习近平为“习大大(陕西方言,指伯父或叔叔)”,微博文字在轻松称呼后是严肃内容:“习大大,你可要睁大眼睛看仔细,有的干部玩起虚招来,那简直出神入化。从制度上要健全,让人民群众监督参与进来”。2月6日,德国之声尝试以私信方式联系博主并询问其身份,未得到回应。

  《南华早报》报道则称博主曾回应一些私信联系的媒体,称自己是一位陕西的80后男士,但其微博个人资料显示为女性。对网友质疑他对不同地区发生事情时能够做到直播,是不是团队运作或维护,他表示是利用下班时间个人维护。目前该账号排在新浪关注热点的前几位,其身份依然成谜。但其微博内容似显露端倪,在外界盛传1月28日薄熙来案在贵阳审理之时,该微博发布了当天贵阳天气及传媒在贵阳中级法院门前等候的照片,并用“同志”称呼薄。


“政治祛魅和了解一些民情”

  早前中国媒体《东方早报》采访的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认为,该账户有着非常清晰的一些特点,如微博笔法娴熟、信息独家快捷、视角亲和、栏目规划合理等,这些特点也显示该微博的维护者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网友。如果系团队所为,这应该是中国传统时政新闻外的一种更具民间传播性和亲和性的角度。

  德国之声与张志安取得联系,他表示和“学习粉丝团”有过多次私信交流,包括询问消息来源等,但对方口风严密。作为一位传播研究者,他也关注到,原先胡温执政时,网络社区有“什锦八宝饭”粉丝团之说,虽未证明是团队形象设计之作,但算是中共领导人在现代网络背景下的展示亲民形象的尝试,而此次“学习粉丝团”从传播手段和效果来看,更加高明也更加受到民众欢迎:“原来的政治领导人太神秘了,这样的微博内容一定程度上可以祛魅,哪怕是从政治宣传的高明角度来讲,对政治人物和民众拉近距离也有好处。领导自己也不要把自己当成神。”

  中国历史学者章立凡也向德国之声表示,有可能是中央领导层微博试水之作,中共高层如果真的打破以往传统开通微博,有可能造成通道堵塞。但以个人形式开通,在帮助新一届领导人打破以前执政的呆板形象的同时,也能了解部分民意:“至少他们懂得了什么是传播、沟通,尽管不是直接的,但有这么一个微博存在,能和网民互动,籍此看到一些反应,这不是一个单向的,不仅是发布信息,也有一些民情通过微博反馈回去。我更关注它所能带来的互动是什么,如果只是曝些料,做些亲民秀,也不过如此。”


“民众关注背后是对政改的期盼”

  在公众纷纷揣测“学习粉丝团”真实身份之时,这个账户的粉丝还在直线增长。在全球范围内,政治明星一直受到网友的欢迎,德国之声查阅美国总统奥巴马在Twitter的情况,已经有2600余万粉丝,据悉该账户也是由奥巴马团队在维护。

  章立凡认为中国网友“热粉疑似习近平团队”的微博,和其他国家大家对政治明星的推崇还是有差异的,习李新政在中国诸多社会问题叠加的背景下起航,民众对现实有多少失望,就对新政有多少期待:“中国人的政治情结太重了,这么多年来,政治改革迟迟不能进行,大家都在关注这个问题,这本身也说明政治体制有问题,才会有这么多人关注。这种关注是背后对政治体制改革的期盼。”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7日报道:习近平贴身微博学习粉丝团蹿红网络引网民热议

  最近,在网上出现了一个非常神秘的微博,名字叫作“学习粉丝团”,这个微博比较牛的地方就是,似乎他总能对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的具体行踪了如指掌,此举立刻在网上引起了热议。

  该微博的粉丝数量也急剧上升,截止到2月5日晚间,已经达到数十万,着实让人叹为观止!那么,“学习粉丝团”蹿红网络的背后,到底有啥玄机呢?

  对此,网友张殿成的分析认为,首先,博主的神秘身份引人关注,该微博自去年11月21日开博以来,在微博中发布了不少习近平的非常近距离才能够拍到的照片,而且通常总能比包括新华社在内的诸多官方微博来得更为迅速。那么,“博主”究竟是何方神圣呢?这难免令人联想到,此微博是否系习近平身边的团队所为,意在打造习总书记的亲民形象。不过,最近该博主对此回应说,自己只是草根,与习近平的团队无关。但这样一些“独家”报道,显然也不是一般“普通老百姓”力所能及之事。

  其次,以“微博新闻”报道国家领导人的行踪,改变了传统新闻摘编新闻、发布信息的呆板形象,用平民化的口吻并及时的发布相关情况,更拉近了民众与领导人之间的距离。事实上,十八大后,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雷厉风行,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让老百姓看到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新气象。,习李新政令人期待,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习总”贴身“微博才得以迅速蹿红网络。

  而学者丁咚的文章则进而预测,包括最近以来官方微博积极参与到习近平、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活动行程的报道,尽管还处在试探阶段,旨在以此测试民意,看看反响是否足够积极正面。如果上述现象得到的社会反应良好的话,习近平等新一届领导人会否效仿俄罗斯总统普京,通过互联网与民众展开定期对话,以拉近与普通网民的距离,展示其开明、开放和改革的形象呢?但另一方面,外界对此举也不必进行过度的想象和解读,以免得出一厢情愿的错误结论。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9日报道:四川女网友批习近平粉丝微博遭拘留

  四川南充市一名女网友程爱华(又名:程婉芸、程晓芸)日前因为在微博上发表了批评习近平支持者的“学习粉丝团”微博的帖子,2月6日遭警方拘留。

  据网名“莫之许”的网友在腾讯微博上透露,程是在2月6日被捕,目前被羁押在该市的西充看守所。

  莫之许还披露说,程的家人在2月7日拿到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上写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而程的家人也获准在2月7日到看守所探望她。

  而本身是南充居民,腾讯微博认证身份为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志愿者的于亮则表示,已与西充公安部门联系,获得的答复是,情况特殊,经研究决定,继续拘留,侦查案情,暂不释放。

  而“学习粉丝团”微博也对此事作出了回应,在微博上留言说“有人说评论我微薄被带走问话,告诉大家我没那么小气,同样新班子也没那么小气。我道是呼吁让被禁言的,被喝茶的,被跨省的都回家过年,习大大他们新班子应该是努力让老百姓康宁团圆。”

  有关留言已经被转发了1700多次,而且有1100多条评论。一位署名“夏金平”的网友写道,“要是真的这样,那就是进步”?

  另一位署名“Liaorantianxia”的网友则表示:“但愿中华民族再无因言获罪之事发。”


身份神秘的微博

  与此同时,也有更多的网友质疑“学习粉丝团”博主的真实身份,不少人认为,该微博的博主很有可能就是中国新一代领导人习近平本人,而且程爱华因为批评该微博而被拘留更证明了此微博的身份不同一般,否则有关警方不会以如此严重的罪名拘押她。

  不过,网友“莫之许”则在微博上留言说,程是一名网络活跃人士,去年就曾因为茉莉花事件被捕,因此估计早就当地看做是不稳定因素而再次打压。

  另 一方面,党报《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也发表了广州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张志安教授的文章《“学习粉丝团”为何火了》。文章表示,“学习粉 丝团”的走红,对政府和传统媒体都有值得思考的地方。对政府而言,如何打造更真实、更动人的官员形象已增加社会凝聚力,尤其是在各种矛盾凸显的深灰转型 期,是目前摆在各级政府面前的一道难题。

  “学习粉丝团”微博在习近平去年底在广东视察访问时首次出现,由于经常独家发表习近平活动的照片而引起各方关注。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其粉丝数目已经增加到超过72万人。虽然博主登记的身份是陕西的一名女子,但其真实身份一直是个谜。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0日报道:“习粉”博主公开身份遭质疑真伪

 
“学习粉丝团”微博的登记地址在陕西,但张鸿明称他人在江苏。
  因关注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动向而引起了广大网民与媒体注意的“学习粉丝团”博主向外媒声称自己并无后台,但一些网友继续质疑其真伪。

  美联社刊发报道称,自称是博主的张鸿明(音译)表示,整个微博只由他一人负责,“完全是个人行为”。

  博主在星期天(2月10日)发帖进一步声称:“我这次是彻底曝光个人资料,我连身份证都传给了记者,把来龙去脉都说得很清楚。”

  但网民和媒体都注意到,“学习粉丝团”微博至今发布了不少疑似近距离拍摄的照片,因此对其身份仍然存疑。

  其中,网名“老沉”的新浪网总编辑陈彤即时转发微博质疑博主为何不向官方新华社等中国国内媒体披露身份,而要选择境外媒体。

  “学习粉丝团”回复称:“只找了两家,国外是美联(社),国内是南方(都市)报的王星记者。”

  “但王记者昨天回天津过年,他带小孩就没采访成稿,美联写好稿不能等就发出去了。”

  BBC中文网记者通过电邮向《南方都市报》记者王星查询博主的说法是否属实,但至发稿时尚未收到任何回应。


“增加透明度”

 
中央电视台也因“学习粉丝团”微博的快速报道而有所不满。
  “学习粉丝团”微博自去年11月21日开通。在新浪微博的帐户至今有近77万人关注,而获得认证身份的腾讯微博版本则有听众8.9万。

  自微博开通以来,网民和国内媒体均发现其发布习近平照片的速度远优于官方媒体。

  习近平上周到甘肃巡视时,中国中央电视台官博“央视新闻”就曾抱怨说:“神马(什么)情况?学习粉丝团比我们快,比我们近!”

  张鸿明对美联社说,他最初是认为中国的领导人与群众脱离,让人有神秘的感觉,加上习近平没有开通微博,因此尝试自己出手开户,提供实时、透明信息,拉近彼此距离。

  他说,他最初把微博命名为“习近平总书记俱乐部”,但发觉发帖有困难,因此改名成“学习粉丝团”。

  他说,虽然希望低调,但现在还是决定要站出来,希望以此终结各方对其身份,以及开设此微博用意的猜测。


个人行为?

  张鸿明对美联社说,他是一名来自四川的技校学生,但在2008年中途辍学,目前在江苏无锡从事墙壁粉饰品生产。

  他解释说,他最初不希望人们把焦点放在他身上,因此虚构了陕西西安的登记地址,并自称为女性,声称自己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

 
张鸿明声称微博只由他一人运作。
  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去年颁布的《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也就是所谓的网络实名制。

  这部法案被质疑是中国遏制言论自由的又一举措,但《决定》规定,对有违反《决定》行为,“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而就在“学习粉丝团”被质疑之际,四川传出消息称,当地女网友程爱华(又名程婉芸、程晓芸)因在微博上发表了批评“学习粉丝团”的网帖,遭警方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

  目前,程爱华及其别名已经成为在腾讯微博被屏蔽的关键词。四川保钓人士于亮星期天在其认证微博上称,南充西充县警方“会根据案情及新侦查证据,在近几天作出处理”。

  一些网友星期天在“学习粉丝团”有关美联社报道的评论上留言质问程爱华被捕一事。其中,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呼吁网友把“粉丝团”账号“拉黑”。

  不过也有网友支持博主,质疑曝光身份是否有必要。

  腾讯微博网友“至尊宝”说:“大家别无理取闹了,即使学习粉丝团是一个团队,也无所谓!否则大家再回到过去?”

  新浪微博网友“小希八八”说:“我觉得没必要为身份的事过于纠缠不清,花费时间浪费精力!……认真为百姓干实事,老百姓肯定会记住你的功劳!”


▲德国之声(DW)2月10日报道:美联社揭开“学习粉丝团”神秘面纱

  德国之声不久前曾对走红微博的“学习粉丝团”进行报道,该博主常对习近平的视察行程做直播式追踪,令人怀疑系专业形象团队制作。美联社独家专访了自称是博主本人的年轻打工仔。

  (德国之声中文网)几个星期以来,一个神秘的微博一直在跟踪报道习近平的日程行踪,似乎在给这位中国新的最高领导人逐渐揭开神秘面纱。这个微博上发布的,都是习近平出行考察的近距离照片,而且速度极快,形同“直播”。

  不管是普通网民,还是外国记者,甚至连中国自己的国家媒体也在猜测,这个“学习粉丝团”背后究竟是谁。这名博主在微博上注册的信息是一名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毕业的女性。是习近平自己的团队在试图以更为人性化的方式营销这位领导人的形象,还是某位改革者希望以此将中国的领导人“拉下神坛”,向他们发出什么信号呢?


揭开“学习粉丝团”神秘面纱

  而根据美联社的独家爆料,这个学习粉丝团的博主是一名大学肄业的小伙子,他名叫张宏明(音),现在是一名打工仔。在接受美联社专访时,他自称是习近平的铁杆粉丝,希望能够让国民更近距离地了解这位领导人。

  “就是我。这完全是我的个人行为”,张宏明讲述道,他去年11月21日开设此博,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当今的外国领导人在网络上都有自己的粉丝和追随者,中国领导人也应该有。

  这位年轻人表示,原本他希望能够低调一些,不想抛头露面。如今之所以接受采访,是想要打破关于他身份和动机的种种猜测。

  这个微博出人意料的受欢迎程度显示,中国公众中存在着让那些原本冷漠、远离普通人生活的领导人变得更加人性化的要求。张宏明说:“我们的领导人过去总是给人一种脱离普通群众的感觉。现在,大家可以通过及时而透明的信息,拉近和领导人之间的距离感。……习近平虽然是国家领导人,但抛开官方头衔,他也是个普通人。”


“外国领导人网上都有粉丝团,中国也该有”

  张宏明老家四川,2008年的时候从大学辍学,因为他当时意识到自己在学校里学不到什么东西。他来到东南部较为繁华的省份打工,做了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工作,包括送快递。现在,他在无锡市从事墙面装饰制造工作。

  作为一个电脑技术迷,张宏明经常访问国外网站,发现很多外国领导人在网上都有自己的粉丝。“我们这里习近平还没有这样的平台,我觉得我可以做。毕竟我也对新领导人充满了期盼,希望他们是和蔼可亲的。”记者是通过微博私信跟张宏明取得联系的,在后来通过视频聊天进行的访谈中,他还出示了个人身份证,以证实自己的身份。

  张表示,自己原本是想直接注册为“习总书记粉丝团”,后来发现这样的话发微博就比较困难。然后他又把微博名改为“学习粉丝团”,以一点文字游戏使其变得稍微隐讳一些。他说,最早关注他的人当中,有不少是习近平的夫人——著名歌唱家彭丽媛的粉丝。当他更多地发布习近平私底下较为轻松的照片之后,粉丝就越来越多了。截至记者发稿时,“学习粉丝团”在微博上一共有70万个粉丝。

  张宏明原本不希望自己成为关注焦点,因此在注册账户的时候自称是一位陕西女性,毕业于西安电子科技大学。而随着关注度的不断提高,中国公众开始怀疑他是不是习近平的形象团队成员。外国媒体也对此进行了报道,提出疑问,在中国对领导人行踪信息严格控制的情况下,他是怎么能够得到这么多的第一手照片的呢?


照片来源终是谜团

  张宏明对此表示,智能手机的普及使得粉丝们抓拍领导人照片成为可能。尽管他们平时工作和生活都在严密把守的中南海之内,但是在到地方视察、和老百姓见面的时候,普通人还是可以看到他们的。

  这些领导人的视察行程通常是安排的非常紧凑,但有时也会有临时增加的“即兴节目”。比如不久前,李克强在包头棚户区视察时,就“不请自来”地进了一户人家,那家有一个光着屁股的小孩原本躲到了柜子里,又忍不住探头探脑地偷看,然后又从柜子里钻回到床上的被窝里。这些镜头都在央视的新闻联播中播出,这个光屁股小男孩也一夜之间走红网络。

  张宏明表示自己不想进一步地透露更多个人信息,以防引起更多公众猜测。选择哪些内容放上微博,他表示都是根据自己的直觉来决定,一般也都是等到习近平结束某一处的视察行程,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之后,他才会把相关的照片发出来。

  他不知道习近平本人对于这个粉丝团作何感想,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的政府官员或者公安人员来找过他。“这也说明他们正在变得越来越开明。”

  中国知名时事评论员刘雪松撰文指出,表面上看是网民对这个博主的好奇,实质是对中央最高领导层政治生活面貌的好奇。他们希望自己与顶层领导贴得更近些,看得更清些,也侧面反映了人们对以往高层领导消息透明度的不满足,对传统官媒传播节奏、表达方式的不满足,甚至不满意。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0日报道:“学习粉丝团”博主现身惟外界半信半疑

  由于多次贴身准确报道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离京出访行程细节,从而引起中外传媒争相竞猜博主真实身份的“学习粉丝团”博主终于向美联社现身,原来是大学辍学的四川打工者张宏明,与习近平或习的随从似乎完全没有关系,但不少网民仍然半信半疑。

  继去年12月初微博直播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广东行之后,网络微博账号“学习粉丝团”上周继续以草根追星方式实时直播“习大大”(该微博对习近平的习惯性称呼,博主自称是陕西方言里叔叔的意思)甘肃行。其所发布的独家、近距离的习近平访问期间的照片更是引发了新一轮的关注,网友们以及中外媒体们都纷纷在问:该微博维护者是谁?

  据博主的个人资料介绍,她是陕西省人士,受教育信息显示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 (2011年)”女大学毕业生。但通过与美联社的网上交谈后,这位博主原来是张宏明(译音),是个大学辍学的四川打工者。

  张宏明说:「就是我,这完全是我个人的行动。」张在去年11月21日开始在新浪微博上以“学习粉丝团”的帐号帖文,只有一个简单的目的:在当今年代,中国的领袖跟其他外国领袖一样,都应该有一个微博帐户,与网民交流。

  报道指,张本来希望低调行事,但有鉴外界对他的身份诸多猜测,而且越发离谱,因此不得不自揭身份。

  “学习粉丝团”的图片,其实收录自其他人民以及地方报道的网页,他们在习近平访问的行程中,拍下了不少照片,包括有些不甚雅观的照片,例如有一张拍到习近平在车子里面打盹,有一张是习近平探望菜市场,向老人家端饭端菜,但眼睛却是往其他地方看。

  “学习粉丝团”对习近平访问甘肃行程的记述,更像是如影随形,甚至比官方媒体还要快,报道引述央视官方微博说:「到底发生什么事?“学习粉丝团”比我们还要快,比我们更靠近他(习近平)。」

  “学习粉丝团”广受欢迎,正好说明中国老百姓对领袖们展露人性化的殷切祈望。张宏明说:「对群众而言,我们的领袖似乎遥不可及,还有一种神秘感,但现在由于接触到快速而且透明的信息,老百姓可以感觉到与领袖更加亲近。习是国家领导人,没有头衔,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张宏明自称来自四川,2008年因为感到没甚可学而自一所技术大学辍学,然后到较为富庶的华东和华南省份找工作,做过一些零工,包括运输,现在则在江苏无锡做墙壁粉饰工人。

  深谙电脑操作的张宏明说,他经常上网到外国的网站,发现很多外国领袖都有网上帐户,与国民交流,「我们的习近平却没有,我觉得我可以代劳,毕竟我也希望我们的新领袖更亲民」。据报道,张宏明是透过新浪微博帐号一个受到密码保护的信息渠道,与采访他的美联社进行交流的。张更在事后的一段视频通话中,显示了他的身份证,证明自己的身份。

  张说他本来想用“习总书记粉丝团”的名号注册帐号,但却遇到困难,于是他将帐号改为“学习粉丝团”。张说,这个微博最早的追随者,却是习近平妻子彭丽媛的粉丝们,直到他开始贴上更多习近平的生活照之后,微博的追随者也越来越多。

  张说,为了低调以及掩人耳目,他登记帐号时故意介绍自己是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的女毕业生。

  “学习粉丝团”目前有70万个追随者,而且非常成功,因为在中国,一个对国家领导人行踪受到极度保密的国家,外界对这个微博如何可以取得如此多习近平生活照,难免感到浓厚兴趣。

  张宏明说,目前几乎是人人手上都有一具智能手机,粉丝们有很多机会可以拍下离京出访的习近平的近身照片。

  张说,他虽自揭身份,强调与习近平毫无关系,但仍然说服不了有些网民,有些网民对他的解说半信半疑。张说,他不知道习近平是否赞同他的做法,「但至目前为止,政府人员或警察都没有找我麻烦,我相信这是一个更开明的领导层所发出的一个信号」。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1日报道:批习近平粉丝微博遭拘川网民“已获释”

  近日因批评追踪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动向的“学习粉丝团”微博而遭拘留的四川南充网民程爱华获警方释放。

  程爱华星期一(2月11日)对BBC中文网表示,她目前不愿意接受外媒采访,但能证实她已在当天获释。

  她还证实,此前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为由对他实施刑事拘留,但现在改成了行政拘留4.5天,星期一拘留期满获释。

  “学习粉丝团”微博因以比一众官方媒体更快的速度报道习近平巡视等活动而备受瞩目,一些网友怀疑该微博并非出自民间。

  网名“佩利”、又名程婉云的程爱华星期一对四川维权信息网站“六四天网”表示,她在2月5日于腾讯微博上转发有关“学习粉丝团”的信息时,随意跟贴了一句“狙击手在哪,干掉他”,引起了警方注意。

  “六四天网”指出,四川省和南充市两级的国内安全保卫支队于2月6日传唤程爱华,翌日对他实施刑事拘留。

  该网称,程爱华长期帮助入狱人士及其家属,包括看望被判刑的异议人士,多次在微博上发布有关人权、政治民主和宗教等信息和言论。

  在程爱华被拘留后不久,声称是“学习粉丝团”博主的四川人张鸿明(音译)向美联社发送了照片,并接受采访,声称其微博纯粹由他一个人运营。


▲德国之声(DW)2月11日报道:四川网友获释,“动谁都别动常委”

  因对传为习近平“粉丝”的微博跟帖评论,2月6日,四川南充网友程爱华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其后多位网友接力抗议,并有网友至南充声援;2月11日,程爱华被释放。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6日,四川南充籍网友程爱华(网名“佩利”),因对微博上被传为是习近平粉丝的“学习粉丝团”微博跟帖评论,被当地警方传唤后,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随后关押在西充看守所。此事件公之于网络后引发网友强烈抗议,多家外媒也跟进报道;包括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独立评论人莫之许、维权人士胡佳等和多位网友在网上公开声援。

  程爱华被拘留后,艾未未、胡佳等先后致电西充看守所;四川人权活动人士欧阳懿欲前往西充探望遭国保拦截;西充本地网友于亮曾至当地公安局询问拘押理由,获悉是“涉及某领导人言论”,警方也表示会根据案情做出及时处理。北京时间2月9日上午,德国之声记者曾与西充看守所取得联系,对方表示不方便告知详情;2月10日,网友刘莎莎飞至南充现场声援;2月11日中午,德国之声获悉,程爱华已回到家中。

  程爱华,又名程婉芸,网名佩利,四川南充网友,一直热心公益并长期支持良心犯及其家属;也经常在网络上发布和人权、公民行动有关的信息,为四川南充当地国保重点关注的网友之一;2011年中国茉莉花行动期间,她曾在北京被刑事拘留45天,其后又因探望狱中政治犯而遭当局传讯。


七常委是言论的红线?

  据德国之声和程爱华本人取得联系,南充警方此次拘留她的原因是,2月5日,程爱华在腾讯QQ空间,在传为习近平粉丝的“学习粉丝团”发布的内容后面,随意发出一句调侃式的跟帖“狙击手在哪,干掉他”,遂引发国保戒备;其后遭到传唤和拘留。程爱华对自己的一条开玩笑的跟帖,就招致警方如临大敌表示不解:“当时发的时候根本不是针对习近平的,我和国保也说这条信息是对公权力的愤怒,实际上是发牢骚性质的。他们要这样理解这样做,在我看来,也是对言论自由的一种迫害。”

  独立评论人莫之许在程爱华获释后发出评论:“佩利这事情跟星河那条推文是一样的,就是不能冒犯'7长老'(指七常委),实际上就是要求大家做臣民。顺便透露一下,我在几个月前被传唤时,打印出来的推文,绝大多数也都是和最高领导人有关的,即使是已故领导人,看来这个是硬杠(高压线)。”

  维权人士胡佳也结合在去年十八大前,因为发出一条“黑色幽默”推文,嘲讽“大会堂倒塌”的网友“星河舰队”被拘事件,认为“党国的'反恐'和政治警察都是为党和党的高官们高效运转着。”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胡佳表示在专制国家中,最高领导层被视为国家权力的象征,最高保护的背后也是源自专政给他们自己带来的恐惧:“佩利的言论和以前星河的言论,在正常公民看来不过是调侃而已。他们却杯弓蛇影。这也和专制社会的恐惧连在一起的,他们恰恰知道自己的暴力带来的后果,所以草木皆兵。”


“抓了一个人,实际上关押了一种公民权利”

  程爱华被释放后,网络上一片欢腾,有多位网友再发出“行动带来自由”的感叹。程爱华也认为正是因为网友的声援行动,当地警方不愿事态扩展,南充警方将早前的刑事拘留改为行政拘留5日,使她得以获释。而她以前在推特上曾发表推文:“如果一个网友被抓,其他人要跟上去。”

  胡佳也认为当局在用暴力手段炮制恐惧后,网友不要再去讨论是否呼吁和声援会给当事人增加新的压力这样一个伪命题,而是要思考,当一个个体公民因为言论被关进看守所或监狱时,实际上是当局关押和限制了一种公民权利:“这个公民权利对于每个人来讲都是自由、尊严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是关系到我们自己切身利益的,不要去想事不关己,或是说我站出来会不会受当局的报复,实际上就是因为这些恐惧,使我们达不到'临界点'就是要有足够数量的公民在某个事件中,为某种权利同时站出来,让专制者明白,你抓了一个,就是抓了我们所有人。抓了一个人的话,我们任何人都不答应。”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月11日报道:评学「习」粉丝团竟遭刑拘

  四川南充网民程爱华(网名「佩利」、「程婉芸」)因评论「学习粉丝团」的微博,於年廿六(2月6日)遭当地警方传唤,翌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作刑事拘留,以香港為基地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报道,程爱华在10日的大年初一仍被拘留,她母亲忧心程会被正式起诉。

  事件亦令人质疑,中共总书记习近平是否一如不少人期望般开明,维权人士胡佳认為,习近平一方面予人亲民开明,但另一方面又敌视普世价值,地方官员仍在揣摩其真正面孔,於是出於讨好习近平而表现出或“左”或”右”的举动,便不难理解了。

  「学习粉丝团」微博曾回应程婉芸被刑拘一事,指「有人说评论我微薄被带走问话,告诉大家我没那麼小气,同样新班子也没那麼小气。我道是呼吁让被禁言的,被喝茶的,被跨省的都回家过年,习大大他们新班子应该是努力让老百姓康寧团圆。」不过,这个被视為与总书记习近平关係密切的博主,今次的呼吁显然未生效,呼吁发出已三天,程仍被拘留。

  四川南充市网名程婉芸的程爱华,早前评论新浪微博的「学习粉丝团」帐号称,习近平的行踪被公布后,「狙击手很容易干掉他」。莫之许其后在网上留言,指程2月6日遭警方拘留,羈押在该市的西充看守所。

  事件发生后,更多网民质疑「学习粉丝团」博主的真实身分,不相信他就是大学辍学的四川打工者张宏明,而程爱华单单因為批评该微博便被拘留,更证明了此微博的非凡地位。

  「学习粉丝团」微博在习近平去年底在广东视察访问时首次出现,由於经常独家发表习近平活动的照片而引起各方关注,短短数月,粉丝数目已经增加到超过72万人。


▲英国广播公司(BBC)2月11日报道:习近平粉丝微博发帖告别微博

 
“学习粉丝团”周一(2月11日)发表微博,表示对“个人造成困扰”,“很自责和遗憾”
  两天前被美联社“披露博主身份”,并号称是习近平忠实粉丝的“学习粉丝团”微博周一(2月11日)突然宣布,将离开已经开了近3个月的微博。

  “学习粉丝团”在微博上留言说:“再见,那天我开心的来了,今天我深怀的走了。挥之不去的泪水,留下孤独的是煎熬。哭了,痛了,也要坚强一回。谢谢各位同门粉丝,也许国民现有认知容不下我们,也许现实环境容不下我们。因学习粉丝团的存在,对他们个人造成困扰,我很自责和遗憾。对不起大家,也谢谢大家。”

  有关微博在留言中并没有解释关闭微博的具体原因,也不知道是否因为受到官方压力而被迫“关博”。

  一些网友对“学习粉丝团”关博的消息也作出了评论。认证署名为“周益清”的网友说,“学习粉丝团宣称告别微博,希望他(她)说话算话。

  “对于这个账号,我一直想不通,一个没有姓名,男女混淆,没有单位,没有职业,不知身份的微博,是怎么通过认证的?那些崇拜习哥的网友,盼望你们悬崖勒马。就算这世上有明君,也是靠谏言和警示出来的,而不是巴结和等待出来的!他(她)走了,我很高兴。”

  而认证身份为“刘家辉律师”的网友则留言说,“偌大微博,容不下学习粉丝团么?任何公民,不管它是用户还是批判当今政府首脑,都有权在这里发表他们的观点,只要他们观点在法律许可的范围以内。任何一方都无权侮辱驱逐对方,无权消灭对方的声音。”

  认证身份为“重庆大学党委副书记肖铁岩”的网友也在腾讯微博上留言说,“一个普通的微博竟然引起是世界众多媒体的关注,这是微博发展过程中一件值得记录的事情。一周前开始,他的微博风格有所变化。为什么关微博,必有众多猜测。”


神秘博主

  “学习粉丝团”微博去年11月21日开通,目前其在新浪微博的帐户至今已有70多万粉丝关注,而获得认证身份的腾讯微博版本则有听众8.9万。

  由于该微博自开通以来,经常独家发表一些习近平在各地视察的近身照片,而且其发表速度比中国官方媒体还快,因此引发各方关注,而近日来有关其博主真实身份的争议更成为中国网络的热门话题。

  日前美联社报道称,“学习粉丝团”微博博主是一位在无锡工作的四川籍大学生张鸿明(音译),而且,整个微博只由他一人负责,“完全是个人行为”。

  不过,不少网友对此仍然半信半疑,认为从有关微博发表的内容来看,只是由张某这样一个完全没有背景大学生来经营是难以置信的。

2013年2月12日
转载自《民主中国》网刊
http://minzhuzhongguo.org/ArtShow.aspx?AID=32866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