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晓阳“敲港震陆”泄露的“天机”

严家伟



  民主已是当今世界时代的主流。全世界一百七十多个国家中,非民主国家,只有二十多个。尤其是当年搞共产极权专制的国家更只剩下中共、北韩、古巴、越南等屈指可数的三、四个了。而这些所有非民主国家中,除了中共是唯一的大国外,其余都是些穷愚落后的小国。至于北韩、伊朗之类更是不折不扣的流氓政权。所以民主国家是当今世界大家庭的主流,非民主国家已日渐式微是不争的事实了。自从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大陆与香港地区要求实行民主的呼声,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大陆要求实行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宪政与香港要求结束“小圈子”伪选游戏,实行一人一票双普选的呼声此起彼应,更使北京倍感巨大的压力。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共驻香港的“中联办”主任乔晓阳先生于3月24日便借与亲北京的建制派议员举行座谈的机会,以所谓“应议员们的要求”,主仆双方—唱—和,乔先生便借机大放厥词。企图为香港未来的普选“特首”定下中共需要的“基调”。


实行“两制”,还是只搞“一制”?

  这位乔主任公然宣称:“(中共)不能接受与中央政府对抗的人担任行政长官,在这个问题上中央政府的立场是明确的、一贯的”。对此乔先生的“理由”竟是:“行政长官要维护好中央与香港特区的关系,不仅要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负责,而且要对中央人民政府负责,这决定了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的人担任。这是一个关系到‘一国两制’和《基本法》能否顺利实施的重大问题,亦是一个关系到‘一国两制’成败的重大问题”。好—个“行政长官必须由爱国爱港的人担任”,好一个“关系到一国两制成败的重大问题”。在这里乔先生大概“忘了”所谓“一国两制”就是在香港不实行一切由中共中央说了算的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而实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普遍认同的由广大选民—人一票来产生议会、政权与行政首长的政治体制。这—点是当年中、英两国政府和香港民间代表共同认可,中共并向全世界作了承诺和保证的。即在中国大陆实行中共所称的社会主义制度,而在香港、保持原有的所谓资本主义制度不变。当时中共信誓旦旦地公开承诺,这样的在—个国家内,分别实行两种不同的政治制度,“五十年不变”。现在连二十年都还不到,可谓言犹在耳,乔晓阳就来个翻脸不认账,公然宣布2017年普选香港行政长官时,任何不与中共“保持一致”(即他所谓的与中共“对抗”)的人,根本不在考虑之列,连候选人的资格也不可能有。如此蛮不讲理的霸道行为,实际上就是要在香港推行大陆的一切由中共说了算、所谓“选举”,就是由中共“内定”的一党专政体制。如此一来,无异于宣布“一国两制”,已不复存在。怎么还好意思说什么此举是“关系到一国两制成败的重大问题”。


是“爱国爱港”还是“爱党”?

  乔晓阳为了掩盖其硬要在香港推行中共式的一党独裁专制,于是挖空心思给香港未来的“特首”设定了一个必须是“爱国爱港”者的特别条件。企图以此将一切中共不喜欢的人,排斥在特首的候选人之外。因为在中共的政治词典中,“党”即是“国”,“国”从属于“党”。所以在中共一切正式、盛大的场合里惯用的称谓都叫做“党和国家领导人”。明显将党凌驾于国家之上。因此乔晓阳所谓的“爱国”就是要“爱党”、爱中共政权。他所谓的不能“与中央政府对抗”就是要绝对服从中共党的领导,要与中共“高度保持一致”。这就是中共政治语境里的所谓“爱国”的真正含义。

  然而真正“爱国”的内涵根本不是如此。“爱国”,首先是要爱这个国家里普通的广大民众,尊重和维护他们的根本利益。而不是爱这个国家的朝廷、政府,更不是爱这个国家的执政党或领袖。尤其是当这个国家的政府、执政党做出了违背广大人民利益之事时,民众当然就有权不爱那个执政党,不爱那个政府,这才是真正的爱国。当年的德国人不爱希特勒和纳粹党就是真正的爱国;俄国人不爱苏共,抛弃了它,苏联灭亡时,没有一个人为它发声,以致我们尊敬的习主席也只好长叹一声“更无一个是男儿”,其实这就是俄罗斯人最好的爱国;文革时期的中国人不爱毛泽东,抵制当时政府的倒行逆施,那才是真正的爱国。而香港百万民众上街大游行反对二十三条立法的恶法;数万人上街要求双普选与释放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每年六.四夜的万人烛光守夜如此等等,看似在与“朝廷”、执政党、港府唱“对台戏”,但都是爱中国、爱香港的爱国行动。因此要判定一个人是否是爱国、爱港,只能由百万香港选民用选票来加以判定。而绝不能凭某个党,某个高官主任,某个小圈子委员们的爱憎好恶来加以判定。中共不是向来都说“要相信群众”,“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吗?既然如此,怎么现在离普选都还有四年之遥,乔主任便忧心忡忡,似大难将至,而要预设限制了呢?这是相信群众,真心要推行一国两制,还是叶公好龙,口是心非呢?

  由此可见乔晓阳所谓香港未来的行政长官必须是“爱国爱党的人士”,完全是假“爱国爱港”之名,实际上是要由中共来钦定未来香港的“特首”。即未来的“特首”必须是“我党”所中意之人,甚至必须属于“党”的“自己人”。如此一来,与大陆的一党独裁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体制也就如出—辙,毫无二致了。如此一来香港的所谓“一国两制”用不了五十年也就名存实亡而彻底寿终正寝了。


乔晓阳厥词中泄露的“天机”

  乔晓阳在香港的这—番“脱口秀”,肯定不是他个人立场的表达,而是反应出大陆官方高层的观点与态度。以乔晓阳的官阶和地位,对于如此重大的问题,甚至牵涉到当年邓小平与与英国达成的协议和公开作出的保证香港—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的承诺。一个小小的中联办主任,根本不是中共最高层的决策人士,岂敢随便表态?因此完全可以认为,乔晓阳的话不仅是在“敲打”香港的泛民主派要他们“规矩老实”点,别异想天开实行什么真正的普选,那是不可能的,—切仍然要由“我党”说了算。同时更是借此向大陆一切要求政改,要求民主宪政的人展示—种强硬的姿态,或者说传出一个强烈的信息,那就是:即使在香港这样被称作“一国两制”的地方,也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中共一党独裁,乾纲独断的权威。决不容许任何不听中共指示的人担任行政首长。因此几十年都生话在“党天下”体制中的大陆臣民们,你们就更别乱想什么政治体制改革,实行民主宪政,那就更是痴心妄想了

  自从习、李新班子上任以后,国内、外都有一些人对习近平幻想多多。—会儿希望他“遵宪行宪”,一会几望他平反六四,—会儿望放松言论管制。甚至已经将其尊为“—代明君”了。马屁拍到这份上,真让人哭笑不得。中国有句成语叫“敲山震虎”。乔晓阳这回在香港就是借“敲”泛民主派及其广大支持者之“山”,以“震”大陆日益高涨的要求政改之声的“虎”。从而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从这个意义上讲,乔先生不失为大陆期盼政改的广大民众最好的反面教员。

2013年4月26日完稿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