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稿:美国国会举办“六四”听证会

公民记者:丁卫 张文 综合报道
2014年5月30日华盛顿




  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的非洲、全球卫生、全球人权和国际组织分委员会于5月30日上午举办有关“六四”议题的听证会,听证会由史密斯众议员主持。公民力量发起人、“六四”屠杀见证人杨建利、89学运领袖柴玲、周封锁、熊焱和陈青林等5人在听证会上作证。

  杨建利首先感谢史密斯议员长期对中国人权的支持,据他记忆这是史密斯议员第十五次举办有关中国人权议题的听证会,这次是他本人第5次在史密斯议员主持的听证会上作证,他说像史密斯这样的国会领袖的支持使中国的人权人士奋斗的时候不觉得孤独。



  杨建利以中共中央9号文件(臭名昭著的七不讲的源头文件)和相关的抓捕事件作为背景说明中国目前政治的危险走势,强调这种对内限制思想言论自由的高压政策在外交上的延伸就是扩张主义,他特别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说明,他要求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帮助中国的人权进步,因为这并非仅仅是为了改善中国人的生存状况,从美国的长远经济利益、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美国等民主国家也应该为推动中国的人权进步采取更加强有力的措施,专制帝国的扩张会增加全世界的防卫成本,尤其是增加美国的国防开支,他敦促美国的政界和学界算一笔账,假如中国是民主国家,美国的纳税人每年能省多少钱?他同时指出,中共政权的“六四”屠杀暴力劫持了中国,在过去的25年里又绑架了国际资本,为它的“劫机”营建软着陆跑道,国际社会必须重视这个现实。

  熊焱详细地讲述了他在“六四”大屠杀中的见证,讲述了他在美国参军成为美国公民和美军军牧的故事,他强调他为自己成为自由国家的公民和军人感到骄傲,呼吁自己的国家--美国--作为自由世界的领袖应该为他的祖国--中国--的人权进步采取更加积极行动。

  柴玲讲述了她在89民运、大屠杀和流亡的经历中,如何寻找到基督教信仰,而新的信仰如何让她重新审视当年的一切和展望中国的未来,强调信仰在她具体的人权工作中的指导意义。她现在已是美国公民,她说她经常会为美国在人权事业尽力不足而感到羞耻。

  周锋锁批评了美国过去25年的对华政策,认为美国和自由世界失去了许多有力推动中国民主化的机会,他特别强调目前有两件重要的事情美国政府应该着力去做,以帮助中国的人权进步,一是推动网络自由,投入资源发展翻墙技术并在中国传播,再就是针对具体的人权侵害者实施制裁。

  陈青林是89民运北京气象学院的学生领袖,经历的大屠杀,后又因为参与组党的民运活动两次入狱,是08宪章的第一批签署人,一直在中国坚持斗争,两个星期前刚刚来到美国,因此,他的发言备受关注。他在证词里说:“25年的事实证明,六四屠杀后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对天道没有敬畏感、对社会没有责任感、对后代没有历史感,六四大屠杀,独裁权贵集团击碎了中国人走向民主和法治的梦想,阻断了中国社会和平与对话的民主转型道路,由极少数人组成的权贵集团为了维护垄断利益,继续强化人治系统,无限扩大中国社会的运行成本并竭力打压中国民间社会各种形式的民主抗争和维权运动”。(全文请见附件)

  除了听证会,美国国会还通过了有关“六四”的决议案,两党国会最高领袖共同举办纪念“六四”二十五周年记者会,美国国会对中国人权议题的高度关注备受瞩目。


  附陈青林证词:

  尊敬的主席先生:谢谢

  谢谢各位女士先生

  1989年6月4日凌晨在北京西长安街,我身边一个女生和一个男生被枪杀,一个名字叫张斌的工人腿部被打残,这个血腥的场面成为永久的伤痕留在我心底。1990年6月4日,我的朋友北大学生李民其和彭荣因为在北大三角地纪念六四一周年被捕,我以在大学宿舍窝藏逃犯的理由被传唤。1992年6月6日,我和胡石根等几十人因为组党结社并纪念六四三周年而被捕入狱3年,1997年10月我因为印刷与六四相关的书籍被关入河北沧州大狱40天,1999年6月我因为参与江棋生和孟元新先生六四十周年活动而被多次传唤到北京公安预审处,2006年因为与八九一代梁晓燕女士、李楯教授、薛野、王俊秀、张守理、夏霖等人发起环保NGO《守望家园》而被驱离北京,2008年因参与八九一代张祖桦、刘晓波发起的《零八宪章》首批签名而被传唤。因为参与2014年2月2日陈卫女士和于世文先生发起的六四英烈25周年纪念活动,我受到公安两次传唤并威胁刑拘。

  今年5月5日,在杨建利博士的邀请下,我来美国参加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就在我的飞机刚落地时候,和我一起在国内合作多年的朋友胡石根、于世文、陈卫、刘迪因为纪念六四25周年而再次被捕入狱,还有浦志强、姬来松、常伯阳等律师、郝建、徐友渔等学者也首次被铺入狱,我的好朋友杨海、陈天石、李海、彭荣、丁茅、周舵、孙凯、陈云飞等一大批八九一代被软禁、强制旅游、传唤、打招呼、写保证书等等。

  六四过去25年了,当局依然在严厉镇压和防范八九一代,为什么?

  25年的事实证明,六四屠杀后形成的权贵利益集团,对天道没有敬畏感、对社会没有责任感、对后代没有历史感,六四大屠杀,独裁权贵集团击碎了中国人走向民主和法治的梦想,阻断了中国社会和平与对话的民主转型道路,由极少数人组成的权贵集团为了维护垄断利益,继续强化人治系统,无限扩大中国社会的运行成本并竭力打压中国民间社会各种形式的民主抗争和维权运动,尤其是八九一代人中,这些年来,既有被捕入狱的家庭教会牧师陈东盛,也有被铺入狱的维权律师刘士辉、浦志强,还有被捕入狱的大学教师刘艳军,甚至还有被捕入狱的企业家杨涛、被强行消失的企业家曹天等等,因为这一代人不愿意放弃中国人一百年来孜孜以求的民主共和梦。

  包括王炳章、彭明、高智晟、刘晓波、赵常青、胡石根、刘贤斌、陈卫、陈西、朱虞夫、浦志强等还在狱中在内的整整八九一代人,为六四死难和伤残者、为中国的人权和民主事业艰辛的抗争了25年,希望国际社会和世界文明的力量,对恶者不纵容,对善者不冷漠。

  谢谢。

  陈青林
  2014/5/28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5/31 7:00:36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