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中对G7的全球性挑战

华 夏/文



  【核心提示】:2014年,持续紧张的乌克兰危局、充满火药味的亚洲南海海洋正掀起半个多世纪从来没有过的滔天巨浪。6月5日在布鲁塞尔闭幕的七大工业国(G7)首脑会议显示出团结起来应对这些课题的姿态。但是,面对不断坚持自身主张的俄罗斯和中国,难以掩饰G7影响力及其国力的下降——时隔16年将俄罗斯排除在外召开的此次主要国家首脑会议反映出了“江河日下、无可奈何”的这种世界性现实。在外交问题成为主题的6月4日G7晚餐会上,各国首脑们在欧盟(EU)总部的圆桌前围坐在一起。晚餐会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讨论关于俄罗斯将克里米亚纳入俄罗斯版图后的乌克兰新局势、以及中国在南海的一切从无到有……

  美国与欧、日的差距

  “G7团结一致发出信号至关重要”,在担任峰会主席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呼吁大家发言后,围绕援助乌克兰的问题,各国相继有声音强调了团结的重要性。

  但是,一谈及在何种程度上严厉对待俄罗斯的问题,立场的分歧就浮出了水面。态度最为强硬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晚餐会之前的演讲中,奥巴马称“如果俄罗斯继续进行挑衅,将会更加孤立,并进一步付出代价”,暗示可能实施新一轮制裁。

  与此相对,与俄罗斯具有深厚经济联系的欧洲的真实想法则是希望避免严重的直接对立。

  “有必要敦促俄罗斯参加对话”,法国总统奥朗德如此表示,牵制了奥巴马的强硬言论。同时,其它欧洲首脑也表示,“如果将俄罗斯排除在外,国际秩序的稳定不太可能”,这显然与美国划清了界限。而有意发展对俄外交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与欧洲方面保持了步调一致。这就让第一超级大国美国与欧洲、日本的态度产生了明确的不同方向。

  美国与日欧的态度分歧已经对私底下的首脑宣言协商产生了更深远的影响。

  在“7G宣言”的最初方案中,就针对实施新一轮制裁的条件表示,“如果俄罗斯不致力于乌克兰问题的和平解决”。也就是说如果俄罗斯拒绝协助乌克兰实现稳定,将加强制裁。这反映了奥巴马及其欧盟的决心。不过,最终宣言就制裁条件表述为“如果情况需要”——采取了模糊说法。谈判相关人士称,“这是因为欧洲不愿将俄罗斯逼入绝境”——如果俄罗斯被孤立,损失最大的就是欧洲主要的十多个国家。

  G7与中俄角力?

  奥巴马在峰会后的记者会上强调:“这是普京总统回到国际法道路上的机会”,并表示由于制裁“停滞的俄罗斯更加弱化了”。

  但俄罗斯总统普京被记者问及就有没有自己而举办的G7峰会有何感想时,普京意味深长的称“想说‘希望他们能吃吨好饭’”,普京对连续参加了16年的其他7国首脑如此说。

  在最近发生的最大国际事务中,由于在叙利亚冲突等问题上手段笨拙,奥巴马政府的外交能力在国内外广受批评。这是G7凝聚力下降的更重要原因之一。而更为日后严重的是,G7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已经从2000年的约66%下降至2013年的约47%%,G7自身影响力正在谁也无法挽救的江河日下,且在继续下滑,下降到未来也没有可能恢复。与此相反,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金砖4国”的全球性GDP比重在同一时期则从8%以上增加至约21%,且依然在谁也无法阻挡的蒸蒸日上。现在的现实是:若到2020年,这“金砖四国”若占全球GDP超过30%以上,那么日趋自信、经济崛起的中俄两国将对G7的瓦解起到了根源撼动的推动力。

  2000年、2013年G7与“金砖4国”占全球GDP比重新格局(图1):



  对亚洲影响正在改变

  G7的国际力量改变是明明白白摆在那的,这种国际力量对比的变化还将波及到整个亚洲。亚洲是全球各州最复杂、最涣散、最难以聚合的全球第一大洲,自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半个多多世纪以来,亚洲的国际贸易秩序与规则一无是处,没有形成任何中长期的建树和整体大经贸体系、系统经济区域。囿于中国霸权的举世崛起,中国正日趋自信,取得以前没有、而未来势在必得、并扩大了强硬的行动——南海防空识别区、南中国海强势、钓鱼岛近200年都没有实际管控、现在却要掌握之中,将大多数亚洲及联合国的分会场会议纳入中国国内来召开……中共而非中国(因中共党在国家之上)正在主动出击、拿取或夺取更多、更广泛、更前无古人的亚洲及国际“话语权”(联合国“2014年国际工程科技大会”、亚洲24个成员国参加“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第四次峰会亚信大会”﹝ 简称亚信﹞、 “中阿合作论坛第六届部长级会议”等等)。

  “乌克兰局势与亚洲局势联动”,安倍在G7峰会上这样表示。此举意在敦促各国关注因中国而掀起波澜的东海和南海。此外,首脑宣言也加入了牵制中国的表述。但是,没有迹象表明中国将会接受这一意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在5日的记者发布会上反驳称,“将有关争议国际化,以及无关方干涉和介入争议,无助于争议的解决,只会增加解决问题的难度,不利于地区和平与稳定”。很显然:不让国际参与说话、不参与国际法院诉讼,就是要中共自己说话算数,以党代国而横行天下!

  到上世纪90年代、美苏冷战结束后,1991年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作为嘉宾第一次参加了伦敦的峰会。从叶利钦参加的1994年的峰会开始加入政治讨论,1998年后“G8”的名称开始固定。此次,被“G8”赶走的俄罗斯和中国合作,展现出与G7对抗的实质姿态。今日世界,还没有描绘出新秩序的领导力量……

  但有一个不容争辩的事实是:中国变成全球的老2后,除了经济在崛起外,超级霸权也在迅速崛起:100多年来的钓鱼岛、南中国海、空中识别区等等都要从中共历史以来从来没有过,到今天都要逐渐得到、并牢牢的掌握在中共自己手中!

  5月21日召开的“亚信会议”这次中俄习近平普京首脑会晤首次提出:“要促进国际公平正义、维护世界和平发展的需要,是两国共同发展繁荣的需要,也是世界多极化发展的必然选择。维护好、发展好、巩固好中俄关系是双方共同的历史责任”(参见2014年5月21日在上海召开“亚信第四次峰会”上,习近平《亚信倡导理念契合亚洲各国安全诉求》主旨演讲)。中国与俄罗斯要在全球国际舞台上促进“国际公平正义”,来实施俄罗斯、中国过去不曾有过的一切。所谓的65年至今的中国“公平正义”,中国共产党能在什么时候让中国13亿公民举一次手、选一次“国家主席”的“公平正义”?!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6/7 20:59:58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