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E致全球300年核变?


——第一次金融海啸美国实施了6年的QE 改变了300年及今日与未来世界


巩胜利(独立经济学家)

21世纪,是未来美国QE的超级核时代:

★股市若暴跌超过10%,美国就一定要重启QE;

★美国失业率一旦接近10%,美联储就会毫不迟疑启动QE;

★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6年过去,QE却炼成美国100年不遇超级核器;

★美元超级收放,成美联储QE4、QE5、QE6、QE7……继往排队出击的唯一方略。


【核心提示】:就在历史档口进程的这两天,全球从来没有发生过、各国大都实施过的超级宽松货币引领者、美国实施了6年多的第一次全球金融海啸——QE1、QE2、QE3系列(自2008年8月15日爆发),就要到28-29日美联储会议后终结了。虽然最近几周来全球市场因美元对一揽子国际货币大幅升值超过7%、全球油价跌至每桶80美元上下,然而波动以及围绕全球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使投资者依然感到不安,并导致部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中文简称:美联储,英文缩写:Fed)官员发出一些指向不明确的信号,有的主张开启QE4等等,但在本月底美联储决策会议即将召开之际,美元下一步趋向的美联储官员们立场几乎没有太大改变,但QE与否却依然将长期悬而未决……在第一次全球金融海啸爆发后,几乎没有哪一个国家逃过了此难,几乎全球各国都采取了QE对策,QE几乎成了所有国家对付重大经济灾难的唯一利器。



为了治理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美国用了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都无法企及的全球性财富资源、政治资源、国际资源和全球的大环境资源……


全球第一金融海啸爆发6年整后,美联储最新的资产购买计划——QE3正在酝酿10月末终结。美国刺激政策此前以每个月购买850亿美元的速度购债,这意味着美联储每一年向市场注入了1万亿美元的资金流。QE3的存活时间是27个月,这总共向市场注入了1.7万亿美元的流动性。再加上QE1、QE2、QE3,美国资本货币市场6年来总共多注入了6万亿多亿美元。


美联储退出QE系列,是人类全球至今没有过的行动与决策,过去几周全球各国股市重现大起大落、波澜起伏,而28、29日是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又将给市场带来考验,因为过去一年来,随着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增加,标普500一路上行,联储提供流动性的QE项目和资产价格有明显的提升正能量关系。全球市场依然动荡之际,如果美联储决定结束QE,那么美国国内市场和经济是否安然无恙?结束QE会不会启动更大规模的市场调整起伏上下?近来,美联储上下和经济学家都围绕是否应该本月底就结束QE展开讨论,主要涉及三大终极根源问题:


(A)、美联储决策者:美国经济和就业预期大未改变,美联储如期撤销QE。美联储波士顿联储主席Eric Rosengren本周说,除非“出了什么戏剧性事件”,否则美联储就应该如期结束本轮QE。他是近几年积极鼓倡导强力货币刺激的联储高官。另一位美联储地方联储主席圣路易联储主席James Bullard提出的计划支持力度有限。Bullard认为,今年11-12月应该每月保持购买150亿美元资产,今年内不要结束QE。Rosengren认为,联邦美联储QE已经达到了对外公开的目标,今年9月的非农就业报告显示达标,经济预期也未改变,就业市场会持续好转,所以他很放心本月末宣布结束QE。


(B)、美国理论界:主张美联储还不该结束刺激。政经评论家Danny Vinik在杂志美国《新共和》上撰文称,去年美国经济确实已经好转,美联储有理由让货币政策走向正常,可就业数据依然是经济的悬念,薪资增长几乎还和通胀水平一致,等于并未有实质性增长。与此同时,全球经济乏力是2014年的主旋律,中国、日本和欧元区经济增长都在放缓。投资者担心,美国再去除货币的动力,全球决策者、特别是欧洲央行不会积极收紧货币、企业也缺少货币动力。经济学家也无法确定,目前已经蔓延到欧美埃博拉疫情会产生怎样而影响全球经济。


(C)、美国经济已经出现通缩的苗头:要避免市场动荡,全球央行每季度依然要投入2000亿美元流动性。目前,全球央行每季度需要投入约2000亿美元才能避免市场大抛售,资产价格泡沫不是央行最担心的,但各国央行更担心重陷经济衰退,他们几乎别无选择,唯有的就是继续宽松货币。美国市场的风向标是,若美股再出现下跌10%,美联储就有可能推出QE4出笼,因为以往就有先例。美国金融海啸爆发后的2010年、2011年,美股分别大跌了11%、16%,美联储都启动了QE1、QE2。还有,如果各国政府过早撤走刺激,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就是前车之鉴、迟早重演。这是全球第一金融海啸6年来、世界各国形成的一种大环境。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除了造成全球性经济萧条、市场崩溃的后果以外,还形成了全球宽松货币的整体大环境,这给全球各国造成压力之中,因为目前所有高收入工业国家都在避免、面临通缩的陷阱,那是全球都要、应该未雨绸缪的心理门槛和实践防范。这是经济学上全球最艰难的十八层地狱,会迫使人们放弃一切希望。囿此而相信月末美联储会决定如期结束QE,也许必须小心全球市场回马枪式的猝不及防。


美联储(美元至少是在全球货币总量超过60%以上的动力之源)动作,是左右全球各国货币方向的最大公约数和当然依据。而美国刺激性超级宽松货币政策最终会以超级通胀或超级通缩的形势爆发。如果中国央行系统试图追求通胀、或解决经济向下或通缩,其形式是向经济持续和大规模的注入货币,经济问题爆发的形式将会是超级通胀。但是,如果央行停止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并且通过实际方式抹去所注入的流动性,那么这将会造成经济超级通缩现象的爆发。很简单,一旦经济进入了央行创造的通胀环境中,经济将进入一个人造的繁荣误区。市场将存在很多不良投资,而这些不良投资早晚会浮现或消退,将对经济产生拖累。


现代金融货币投放的理论是,当经济受益于货币带来的通胀时,投资者可以通过正确配置其投资组合,从而在经济超涨超跌循环中获取较高盈利。当货币政策造成经济通胀上升时,投资者应该买入不良投资的看涨债权;当货币供应达到峰值并开始下滑时,投资者应该卖出相同的债权。人工制造通胀的数值越大,投资者就越应该正确配置其资产。原因很简单,越大的通胀意味着不良贷款投资的规模越大,对市场的影响越大。实际上,正确配置资产要比经济循环周期更为重要——这是宽松货币之下的根源解决之道。


实际上,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爆发后,美联储“伯南克风险繁荣——最终破灭”(伯南克推出的刺激性货币政策QE)的影响,要大于此前美国历史上1929爆发的“大萧条”、以及2000年前后爆发的科技泡沫和房地产泡沫所带来的经济衰退。据数据分析而论,“伯南克风险繁荣——最终破灭”的货币供给量在2009年到达峰值16.5%以后,目前其年率增速仅为高峰时的一半左右。显然,伯南克主导的货币政策即是美国230年历史的契机,这可能最终导致美国经济出现通缩爆发的难耐。“伯南克风险繁荣——最终破灭”造成货币供应量目前仍以8%左右的速度增长,这高于此前科技泡沫和房地产泡沫约5%的货币增发速度,打破平美国200多年货币供应的历史常规。


根据美联储官员10月前后的一系列言论指向、以及官员们公开言论,美联储很有可能会在10月28-29日的政策会议上做出终结结债券购买决定(QE3)。官员们也将讨论,是否应该微调美联储对就业市场的正式评估以及该行对利率的可能走向给出的新一轮指引。


全球各国货币发生根源变量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本月1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他没有真正改变过对当前经济前景的看法。他预料,今年下半年以及2015年,美国经济年增速将达到3%,失业率继续下降,通胀率尽管有通缩的苗头但依然逐渐能达到美联储设定的2%的目标。他称,他的基本预期意味着美联储将按期结束资产购买计划。威廉姆斯称,他只愿意在最坏的情况下作为一种最后手段重启该项目(也就是QE4),最坏的情况是通胀率将降至远低于美联储的2%目标的水平时,或者就业市场的进展前景明显反转。他认为,美联储应对经济前景恶化的第一道防线是将利率维持在零水平附近的时间比现在计划的要更久些。


美联储自2008年12月以来一直将短期利率维持在零水平附近(目前,美元基准利率为0.25%,欧元为0.15,日元为0.001-0.010%,人民币为6.2%。人民币基准率是美元的约24倍多,是欧元60倍,是日元的600倍。一种货币的基准利率之高,则意味着这种货币之下的一切国家成本都居高不下),包括威廉姆斯在内的许多官员都表示,他们预计直到明年年中前利率都将维持在该水平。威廉姆斯称,他的经济展望还没有改变到足以促使他改变这种观点。据他预料认为,美联储最有可能在2015年年中加息。


(二)、美国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行长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10月18日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启动购债计划的大背景是需要在就业市场实现实质性的改善,而不断下降的失业率(9月份失业率为5.9%)显示出在这方面取得了进展,也就是说美国购买国债、证券的环境基本业已消除,为美元正常铺垫了道路。


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上周五就收入和财富差距发表了讲话,但美联储掌舵人对美国市场的波动或她自己对经济的展望没有发表任何新的思想。耶伦上任以来,一直实施“沉默是金”施政风范。


10月15日左右,美国股市大波动,美国国债收益率开始大举走低。这显示出全球投资者一直对似乎不断恶化以及全球经济前景感到惴惴不安。最新局势是:一些美联储官员令不断走强的美元吸引了全球的注意,这增强了市场对美联储原定策略的不确定性。而对美元大幅升值的常规判断是:美元还不够用,所有才强势升值、美元走强将可能打击美国进口价格进而遏制通胀,还会损害美国的出口利益,所以才有了QE4言论的立足点。不过,不断放缓的全球经济增长、不断走低的股价以及不断走强的美元、石油价大跌,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将有可能使美联储在更长时间内向保持较低利率的立场倾斜靠近,就是要延续美元基准利率0.25%更长周期性,或许是“八年抗战”?


占全球货币市场超过90%的储备货币、近70%全球交易支付市场货币的美元,这种独霸情况还没有引起美联储官员的高度警觉,他们反而在权衡是否应该调整政策声明中的一些重要词句。其中一个就是是否应该改变他们有关基准利率或将“在较长时期内”维持在接近“零利率”的水平这一说法。一些官员希望将这种时间上的保证调整为更为中性的说法,例如首次调整利率的时间将取决于通货膨胀率是否接近2%的目标、失业率是否下降等。失业率数据是美联储改变货币策略的第一指标系数。


但不同的声音在于,一些官员认为应该保持原有的政策用语,他们认为现在没有必要作出任何调整。但多数官员预计,美联储并不会在几个月内加息,他们希望避免发出利率计划调整的信号,也避免投资者对新的政策信号感到困惑不解。罗森格伦称,必须权衡如何能够尽量避免市场进一步陷入不安,市场此前似乎出现了不安情绪,后来基本上又自行恢复了平静。美联储发出的信号都是阳光化的。另外一个问题是,还要不要继续讲美联储认为“劳动力资源的利用严重不足吗”?也就是说,不景气的就业市场压低了通胀,出口依然不振也耗去了就业向好。7月份,美国失业率已经从6.1%降至5.9%,但依然脆弱,衡量失业情况的一个更宽泛指标(包括失去信心的劳动者和兼职者)已经从12.1%降至11.8%。但金融海啸6年整以来,美国失业率一直起伏不定。


(三)美元QE系列终止、或再上QE4等等都是一把双刃剑。主要是两个全球性方面:(a)是对发达国家表现是正面的,囿于这些发达、高收入国家长期一直采宽松的货币政策,如日本实施宽松货币、超低“零利率”实施了20年左右,这些国家没有使用货币的高成本之苦难。但对基准利率高的国家货币就是一个长期的磨难,使这些国家的企业在使用高利率成本中苦苦挣扎,长此以往将消磨遗尽企业的发展、竞争力。(b)对低收入、中低收入、新兴国家体24国是一场磨难。美元升值,对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是负面意义,将危害这些国家;QE4、宽松货币,也不利于新兴国家正常成长;而石油大跌,对所有发展中国家有利,对高收入国家的公民也极大有利,但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GDP是受不了油价下跌的,看这轮油价下跌的周期性长短。但美国成为全球第一能源大国、则是油气的大势所趋,全球各国都会不遗余力的追随页岩油、页岩气“革命性”而上。


美元每一天在全球运行结算超过4.6万亿,是其一花独放、独霸世界的根源之全球大环境,而第二大经济中国每一天只有2000亿美元的市场占有率(美元与人民币的数字,见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旗下国际清算银行(简称BIS)《2013年货币报告》),则需要人民币成长壮大与美元、欧元、人民币真正形成全球货币永远稳固的“铁三角”格局。而2015年这档口,对美联储终结QE系列,是个历史不朽的决定,除了挽救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之外,还为未来美国开创了QE列车永远开行铺垫了通往21世纪唯一的超级法宝。QE,当然是围着美国的切身利益在策略上布局实施。美国官员们正在考虑QE进程是否要细微改动这一说法,承认在就业方面取得了一些额外进展,但就业是美国货币、经济的神经中枢。很多美联储官员仍然认为,就业市场仍旧不景气,这使得通货膨胀保持在低位、接近通缩,因此他们不想过分强调这一进展,否则可能无意间会触发、发出利率政策将发生改变的全球市场信号。所以,对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美国来讲,当QE系列终结之时,货币供应将逐步放缓,这是否会给全球造成重大冲击,美元这轮升值是否与QE系列退出相关,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2014/10/28 19:08:3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