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國”表不出,“九二共識”則蕩然無存

楊建利



  今年的雙十是馬英九先生作為中華民國總統的最後一次國慶,他在國慶講話中對兩岸關系的論述被視為是向可能當選下一屆總統、把兩岸關系定位為“維持現狀”的蔡英文女士的喊話,在此,馬英九先生急切地表達了他對未來兩岸關系的憂慮,“維持現狀不是從天而降,不能視為當然。”身為總統,在兩岸關系上,馬英九先生肯定有他獨特的政治視角,也可能有許多不為人知的苦衷,我不願意懷疑馬英九先生憂懼未來兩岸關系緊張的真誠,但對他的這次講話所表達的觀點,作為長期關註兩岸政治的中國公民,我無法贊同。

  馬英九先生說,兩岸關係七年來得以維持現狀的五項原則中,尤以“ ‘九二共識,一中各表’ 最為重要,因為從23年來 ‘九二共識’的歷史觀察,兩岸關系與 ‘九二共識’,彼此相合則旺,相離則傷,相反則盪。而‘九二共識’的依據就是我國憲法,我方表達的‘一中’當然就是中華民國,絕不會是‘兩個中國’、‘一中一臺’、或‘臺灣獨立’。過去七年,我們依據‘九二共識’所推動的兩岸政策,有效維護臺灣尊嚴,促進兩岸合作,成功創造了臺灣多數人支持的現狀。”

  這番論述與兩岸關系的現實相去甚遠。首先,“九二共識”是一個不倫不類的東西。九二年談判時,協商內容並沒有對民眾公開,直到2005年,長達十三年時間裏,中共也拒絕使用“九二共識”這一概念,至於“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則是到現在也未被大陸官方公開認可,並一再受到大陸官方批判。而且,九二年談判過程中是否有過共識,臺灣內部的官方人物也有完全不同的說法。也就是說,九二年的談判,無論其過程、內容和協議,都充滿了含糊與矛盾,可謂一團亂麻,這哪裏有什麽共識?如果一定要強調“共識”,則共識本身則成為臺灣社會口水混戰的濫觴。

  事實上,盡管中共不停地根據需要調整策略,無論否定或強調“九二共識”,無論是臺灣的“一中各表”,還是大陸的“各表一中”,貫穿始終的是中共不變的三段論:“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臺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這才是中國大陸唯一的政治正確,是非常明確而不含糊的,而在某些人看來的政治智慧--所謂的“模糊化”策略,只是一廂情願。

  很顯然,就算真的有“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中共所強調的是“一中”,以使臺灣掉進它的三段論中,而臺灣所強調的是“各表”,為的是讓兩岸關系維持現狀,為臺灣換來空間。然而,被辯論的各方常常忽略的最重要事實是,臺灣從來就沒有表述“中華民國”的空間。比如說,臺灣參加國際組織和國際活動,只能以“中華臺北”的名義,而不能以“中華民國”名義出現;比如說,2015年元旦臺灣駐美代表處在雙橡園升中華民國國旗,遭到中共的抗議和幹涉。更嚴重的事件還有,2008年中國海協會會長陳雲林訪臺,因為他不願意看到中華民國國旗而發生了多起臺灣民眾因持國旗被臺灣警察驅逐的衝突事件。還有,臺灣的政、學、商界人物有誰在中國大陸的正式會談、會議中堂堂正正而不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地表明自己中華民國的身份或者用“中華民國”表述現實中的臺灣?

  反觀北京,請問它在任何時候、任何場合表述“中華人民共和國”有過任何障礙?兩岸的不平等、不對等沒有比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方面表現的更充分:一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隨便表,另一個是“中華民國”表不出。馬總統所謂 “依據「九二共識」所推動的兩岸政策,有效維護臺灣尊嚴”完全是對現實的盲目或不誠實,是自欺欺人。這種自欺欺人只可能造成臺灣“九二共識”無共識、“一中各表”表不出的現狀。

  再則,兩岸“九二共識”的支持者也都承認,這一共識不是文字性的,而只是一種口頭上的默契。鑒於大陸與臺灣迄今並未正式結束敵對狀態,會談中對具體問題達成不成文共識以求得暫時諒解的做法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涉及兩岸關系的原則問題上,口頭上的默契一是不具備權威性的,二是給強勢者的隨意解釋創造了最為有利的條件,關於第二點,從中共二十多年來圍繞“九二共識”的態度變化就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更何況,就算是白紙黑字的正式協議,在中共眼裏也不過是廢紙一張。比如說,最近被關註較多的TPP引起了人們對中國大陸加入WTO時的各種承諾的回顧,簡單的回顧就可以發現,中共對於自己簽署的文件,隨便玩弄一個文字遊戲、隨便出臺一個部門規定就可以視若無物。

  退臺之前,中國國民黨曾經與中國共產黨有長達將近三十年的交往,其中多數時間是處在戰爭狀態,應該說對於中共的所謂承諾是有所記憶的,既然如此,曾經擔任國民黨主席的馬英九先生應該對中共的歷史有所研究,中共那種根據需要隨時將承諾作廢的為我所用的態度,馬英九先生應該是有所了解的。在這裏我可以再以中共對達賴喇嘛的態度說明這一點,開始中共對達賴喇嘛的態度是“只要承認一個中國,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什麽都可以談”,當達賴喇嘛提出“中間道路”的思想,並經流亡的西藏人民議會決定支持,公開其不謀求西藏獨立的承諾後,中共的說辭立馬就發生了變化,上升為要求達賴喇嘛不僅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還要他承認臺灣是中國的一個省,這種做法是典型的得寸進尺,毫無誠意,其白紙黑字的條件也是一文不值。更何況“九二共識”這麽一個莫名其妙的奇怪玩意。

  自馬英九總統當選中華民國總統以來,就是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奇怪玩意,卻被當做寶貝撿了起來,並在臺灣引發一連串的文字遊戲,令人眼花繚亂,實際上只是一個空對空的假問題。要玩文字遊戲,真正的高手歷來只有中共。

  而中共玩弄文字遊戲除了對文明規則的蔑視,也基於它的強力,其所表現的是一種政治上的傲慢與封閉,但中共的強力不是無限的,臺灣政府和人民應該對中共有真正的了解才可以形成真正有效的兩岸關系原則。我以為,中共真正相信的只有強力(暴力)和金錢,對內對人民采取鎮壓手段,對外則主要是以欺騙和收買手段,來分化瓦解其反對力量。基於對中共本質的這一認識,我相信,對中共一味的示好最終只能雞飛蛋打,只有適當強硬的政治才會讓它產生真正的畏懼和敬意。臺灣固然體量不大,但在與中共對立與合作的關系中,未嘗不可以四兩撥千斤,中共的軟肋甚多,只不過是個滿身疾病的巨人。臺灣人民應該懂得,中國大陸與臺灣不可能是簡單的交往關系,還是相互較力與影響的關系,撇開對大陸內部情況的分析來談兩岸關系是片面的,正如1979年大陸內部的變化帶來兩岸關系的重大變化一樣,臺灣社會無論從道義上還是從策略上,都有必要軟硬兩手並舉促使大陸發生變化,一味對中共展示善意和軟弱而不把促進中國大陸民主變革當作一個重大議題考量是荒唐可笑的。臺灣人應該有這樣的勇氣敢於用自己的軟實力對中共硬起來,我可以預言,面對臺灣的硬,中共在動用中央電視臺、人民日報進行三、五個月的口水轟炸之後,該幹嘛還去幹嘛,連臺階還要自己去找,反正這也是它長期以來所擅長的。那時候,臺灣再與中共談兩岸關系的原則,會容易得多。

  2015年10月10日於臺灣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