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新一轮文革”?什么文革?


程惕洁


《东网》日前刊发署名东步亮的一篇宏文,题目为“新一轮文革已无可避免” (以下简称《新文》),各网媒纷纷转载,人气颇旺。我读完之后,感觉味道不对,似有提出商榷必要。


《新文》作者,根据大陆媒体更趋收紧、思想要求统一、“树立核心意识”、军头宣誓效忠等发展动向,得出惊人结论,说:“新一轮的文革已经无可避免。血雨腥风即将到来,做好迎接的准备吧。”


作者列举的现象,无疑确实存在,但就此断言,说新一轮文革“不可避免”,太过牵强附会,起码言过其实。以我之愚钝,实在看不出跟“文革是否卷土重来”,能扯上任何关系。


如果说,中国社会发展进程一波三折,老上不了正道,几乎每隔几年就折腾一次,闹点什么名堂,不叫“运动”,也是运动,这话不假。箇中缘由,胡耀邦和赵紫阳早有察觉,也曾试图拨乱反正,启动政治体制改革,让中国回归“正常社会”(胡耀邦语)。可惜苍天不佑,功亏一篑,最终胳膊扭不过大腿,让邓小平、陈云一帮顽固老人,重新把中国推向“治乱兴衰”恶性循环的深渊。邓之后的江、胡两朝,尽管没有“山摇地动”大折腾,但类似小折腾从未间断。就说打压异议、收紧媒体、压制批评、对抗普世价值等类破事,哪一年没有过?我看,只要共产党不改弦更张,八十年代曾经有过的那点宽松自由,只怕要成为永远的“绝响”了。


习近平近两年的施政力度,除了在“反腐”和“军改”这两项有大胆创新,似有“魄力”之外,其它方面,跟前任相比,我看不出有明显区别。从个性上说,江喜出风头,善张扬无智慧;胡老实木讷,缺乏雄才大略,都不是开创新局的人物,这得拜 “人才倒筛选机制”之赐,怪不得他俩本人。而习虽然也经“倒筛选”胜出,但个性明显跟前任不同,城府较深,要么属于“有意藏拙”,尽量避免出丑;否则就是“大智若愚”,藏而不露。反正外界猜不透他究竟在想什么,要干什么。不过认真想想,今日中国这个烂摊子,无论谁上台,即便仅想保住权位,也不得不改变“政令不出中南海”的尴尬局面,起码要做到政令畅通,说话算数吧,更别说想建功立业,名垂青史(焦国标预言)了。因此,仅仅根据习核心最近的举动,就大胆断言他要把中国引向动乱,甚至说“新一轮文革不可避免”,起码言之过早,或许根本就是 “狼来了”之类瞎咋呼,不可当真。


尽管有上面说的折腾,包括层出不穷的社会抗争,无以复加的控制打压,但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毕竟与毛年代相差太大,跟毛50年前“亲手发动,亲自领导”(当年官媒常用语)的那场文革,不可同日而语。无论历史条件,方法手段,深度广度,都没有什么可比性。这里不得不涉及对文革的基本判断和历史认知问题。


对于什么是“文革”?究竟如何定义才算“准确、科学”?大约人言人殊,这里也不想深究。但有一点,即便对文革缺乏经历,或者已经记忆模糊,凡要谈轮“新一轮文革”,不可能不对“老一轮文革”多少有点概念吧。如果没有任何可供比较的参照系,还有什么新旧文革可言?


作为《内蒙文革风雷》(明镜出版社)一书作者,我曾经引述过刘国凯先生的分析,把十年文革解剖为三个不同的观察维度:第一个是文革清洗,也叫“权斗文革”,就是老毛以“走资派”罪名打击清洗政敌;第二个是文革反抗,也叫“人民文革”,是受害者以“造反”名义,向当权派维权;第三个是“文革镇压”,也叫“迫害文革”,即官方对民间的镇压迫害,包括不同阶段用不同手段,对黑五类、造反派、知青等阶层的镇压迫害。三个维度缺一不可,没有这三个维度之间的交叉互动,就谈不上文革。


另外,之所以形成上述三个维度,是由于当时的中国具备了三个极为特殊的历史条件:一是至高无上的领袖权威,几乎无人构成对毛的挑战;二是极端封闭的社会环境,除非个别人靠“偷听敌台”,知道一点有限的国外信息,多数人两眼一抹黑,跟今日朝鲜差不多;而国外对中国内部的了解,不但稀少,还常常扭曲;三是非常单一的生存途径:人人有单位,个个靠粮票,极端贫困。唯一区别是以户口划分,乡下人挣工分没福利,城里人挣工资,加有限福利。请问:如今中国的现状,还有上述三个特殊的历史条件吗?如果有,在哪里?如果没有,那么上文所讲的文革三维度,又如何谈起?


先说“权斗文革”, 习近平有可能“踢开党委闹革命”,让各级党委和政府出现瘫痪状态吗?当年老毛就敢,也确实做到了。当老毛发现,刘邓工作组去大学,并非要发动和领导文革,而是镇压贴大字报的造反派,于是亲自贴出“我的一张大字报”,号召全国 “批判资反路线”,于是造反派转危为安,工作组和各级党委顷刻倒台,并接受批斗。当年没有这一招,就不可能有后来的文革。请问:如今习核心,有可能“踢开党委”吗?不可能吧。就算他的“打虎运动”再成功,能继续向深度和广度进军,但与“整个体制性腐败,无官不贪”的现实相比,那也是挂一漏万,起码挂一漏百,或者挂一漏千。一批旧虎被打,另一批新虎递补,腐败趋势只可能 “长江后浪推前浪”,不可能根除。如今的中央,哪敢重启“四大自由”,放手发动群众揭发批判当权派?更别说从体制上根治了。


再说“人民文革”,也就是弱势群体的有组织抗争,这一手堪称毛调动群众积极性的“杀手锏”。虽然是“奉旨造反”,也叫“跪着造反”,但毕竟比“跪着磕头”扬眉吐气吧。打着毛的旗号,当然有保护伞作用,但“造反对象”可是本单位作威作福的当权派们,能打打他们的威风,杀杀他们的锐气,属于奴隶造反,人性使然。至于后来又纷纷“回朝复出”,反攻倒算,那是下回分解的事。请问,如今的习核心,有可能来这一手,让普通百姓去挑战官员的权威吗?尽管与当年的当权派相比,如今官僚的腐败程度,何止百倍千倍。


最后说“迫害文革”,即当权派及其爪牙,对社会弱势群体的迫害压制。这种“文革”维度有可能吗?当然有。而且,这是唯一有可能发生的文革维度。无论文革之前,文革之中,还是文革之后,这种镇压趋势从来没有停止过,毛年代自不必说,后来从邓小平到华国锋,到江泽民和胡锦涛,再到如今的习核心,虽然镇压力度时松时紧,方法和借口偶有区别,但镇压的性质和总趋势,我看没有丝毫变化。如果说,以上两种文革维度都没有可能,只剩下这最后一种镇压与迫害的维度还有可能,那能叫文革吗?如果把这种跟共产党一党专政如影随形的镇压特色,任意戴上“文革”帽子,那文革还有特定含义吗?是不是从1949年到如今,都可以叫“文革”呢?


至于习核心目前收紧舆论控制,增加集权力度等所作所为,是否一定导致上层分裂,局面失控,进而诱发全国混乱,引爆更严重的内忧外患,甚至出现《新文》所说的“腥风血雨”?以我这愚笨思维,觉得可能性很小。因为说到底,中国的国情与民情,毕竟发生了根本改变,只不过,本应与经济市场化相配套的政治和社会改革,严重滞后。尽管如此,当局手上可打的牌还不少,如果习核心和他的智囊有足够政治智慧,能扬长避短,巧妙运用有利条件的话,平稳度过眼前危机的可能性依然存在。


退一万步讲,就算习智囊江郎才尽,臭棋连连,一再延误改革时机,最终导致灾难性后果,那也只能属于新历史条件下的新发展阶段,其发展路径,也有诸多可能选项,未必一定出现什么骇人听闻的“腥风血雨”,更跟 “文革”扯不上丝毫连带关系。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