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毛泽东愚民的个人崇拜批判

一一文化革命50周年祭

老毛从喊别人万岁到自已享万岁的历史


文化革命中期,美囯的老左派记者斯诺来访,老毛对他的这些自我解嘲之言,很能透露他的心态,他对他的老朋友斯诺说:“总要有人崇拜嘛,你斯诺没有人崇拜你,你就高兴啦?总要有点个人崇拜嘛,你也有嘛。”“你们美国,每个州长,每个总统,每个部长,没有一批人崇拜,他怎么混得下去呢?”

摘自:《毛泽东的81个第一次》,作者:唐春元,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他认为美囯人也是崇拜权力,如他这种迷信权力,别人只崇拜民主、自由。

由此看出:毛泽东在1951年劳动节口号上,添上毛主席万岁1970年成了万岁爷后对斯诺的这番解释,他搞个人崇拜成功的这种志得意满的口吻,现出活脱脱的变共和为专制帝王的固执了。所以,斯诺到处向人解释毛泽东没有马列主义,只有三国演义。

现在,党史工作者巳搜集了毛泽东还未专权时,曾数次向3个人喊万岁,这3个被他阿谀的人,又都被他一一打倒,他玩万岁如魔术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哩。他对这3人喊万岁是:

1937年,王明从共产国际派回延安,毛泽东去迎接,一见王明,他便高呼:王明同志万岁!

但在彼德,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里记有:老毛叫金医生给王明处方下毒的事,引起过风波。

1945年,毛到重庆和谈,两次高呼蒋委员长万岁!

但回到延安,就喊打倒蔣介石,唱歌也唱蒋介石是蒋匪帮了。

1954年,毛迎接达赖喇嘛与班禅喇嘛晋京时,见到后,毛也高呼过:达嘛喇嘛万岁!班禅喇嘛万岁!但达赖被毛的枪炮打出布达拉宫与流亡海外半个多世纪,班禅被他囚禁10年。

毛这由喊别人万岁换来自巳享受万岁的诡谲的历史细节与情节,能被邓小平那讲历史问题,宜粗不宜细的话敷衍吗?他这一讲粗,就漏掉了卑鄙,变成伟大领袖了,很值得探究吧?

《东方红》从情歌变诵歌的过程

据已故高华教授在《红太阳怎样升起的》那本著作中研究,毛泽东是借整风运动,批判了王明的教条主义和周恩来的经验主义后,以路线斗争名义巩固其权力地位,才获得苐三囯际斯大林承认的,这红太阳,才敢升起,其实,是捧起。捧的过程,据陕北米脂出身的作家狄马向笔者介绍:开始是由延安鲁艺诗人公木改陕北艺人李有源唱的信天游着手。把原来农民唱信天游的情歌,改成那首《东方红》捧毛泽东的颂歌,听荻马那好嗓子用陕北腔唱出的是:

骑白马,跑沙滩,你没有婆姨呀我没有汉。咱俩捆成一嘟噜蒜(呼嗨吆),土里生来土里烂。

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嗨吆),打日本也顾不上。

三八枪,没盖盖,八路军当兵的没太太。待到打下榆林城(呼嗨吆),一人一个女学生。

其实,这歌谣已是共军到陕北后,唱的内容,改过不少了,听狄马唱更原生态的是:

麻油灯,亮又明,芝麻油烩些价白菜心。红豆角角双抽筋(呼嗨吆),谁也不能卖良心。

蓝格莹莹的天上飘来一疙瘩瘩云,三哥哥今天要出远门。刮风下雨响雷声(呼嗨吆),倒叫妹妹我不放心。

你要走,我不叫你走,一把拉定了哥哥的手。走三步来呀退两步(呼嗨吆),咱二人没盛够

这是多么原汁原味的精纯民间情歌,我们看到由《麻油灯》到《白马调》再到《东方红》的过程,纯情情歌如何被政治化改造偷换后,那首《东方红》就成了毛泽东经营个人崇拜的滥觞。可是诗人公木的抬轿之功,被毛泽东进北京回报的,是1957年给公木一顶右派帽子,还从中囯文联被流放到吉林。

《东方红》汚辱《囯际歌》70多年

世界共产主义者共唱的国际歌里,唱的是: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自已救自已。

但《东方红》里唱的是:

东方红,太阳升。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海哟,

他是人民大救星。

他,是救星吗?笔者认为:那个救字,应是诱惑的诱,抢夺地主的土地与财产,诱农民为他打江山卖命,卖了命后,分到土地又用合作化公社化变公有为党有官有,把农民变为农奴。被大跃进饿死3750万,(新华社杨继绳调查综合数字)同今天金家王朝一样,饿死人也要为老毛造原子弹。为保其独裁江山,当时外交部长不是公开说:穷得没衭子穿也要造原子弹吗?农民唱老毛大救星,却是大灾星。这灾星比希特勒更能造灾,希魔杀犹太人也只6百万,老毛饿死的超过希魔6倍,还不包括土改与镇反杀的,文革中斗死逼死杀死的几百万哩!

咱中囯唱着东方红,抛弃囯际歌,就这么比犹太人还可悲地成全了这毛泽东的伟大光荣与正确,可是,正确的还是囯际歌唱的:全靠自已救自巳,公社农奴收回土地自主耕耘,再由农奴变为农民,有了种地与打工的自由,岂不才有不再饥饿的自由,救了肚皮也救了自已的命吗?醒悟了看透了这过程的四川农民,以东方红调子新编这首歌谣巳是:

太阳落,月爬坡,

中囯出了个邓开拓,

他为儿女谋幸福,

屁儿黑哟!

他儿女敢对囯营企业抢夺!

但是,尚未觉悟,还在唱红歌盼救星的人,甚至还有盼中国再出真龙天子的人,恰是中国还会演小文革的悲哀,因为再闹毛泽东那横扫一切的大文革,大巫老毛死后,剩的小巫,没有那尤的魔法了。

个人崇拜的恶果在文革与朝鲜最典型

中国从毛泽东被东方红唱到坐龙廷,他用不断地整人称继续革命,人们用歌谣与诗文,口号与赞诵,好辞儿、好事儿全堆在他身上,把他这湖南乡村教师,用余英时教授的话叫乡村边缘人,打扮成万能的神以后,我们看到分到土地的农民喊万岁的,不到10年,纷纷被饿死。用毛泽东思想把毛泽东抬上主席地位的刘少奇,被搞死,用伟大导师伟大领袖等四伟大抬老毛上文革神坛的林彪,也被逼上飞机在蒙古草原全家摔死。搞个人崇拜的都受灾,跟着吆吼的也饿死,就是受到个人崇拜的毛家亲属江青、毛远新等,获的益,不也变成祸,毛一死,也下狱吗?

8090后的年青人,没有见过文革跳忠字舞与向毛早请示晚汇报那些历史,今天,北朝鲜那里对金家王朝的崇拜,全是当年中国文革的个人崇拜翻版,那种饿着肚皮还逼着喊英明领袖万岁万万岁的荒诞表演。甚至唱的献媚独裁者的歌是什么没有金领袖我们要死的疯话,中国在文革中的疯魔,是不相上下的愚昧呵!

今天,60岁以上的中国人,都有过同样可悲的经历。而中国个人崇拜毛神留下的后遗罪孽,让我今天看到那些文革疯话,还在那弱智儿的毛孙做了少将后,开口尽说昏话中延续地表演,巳成毛孙以愚蠢刺激迷信毛祖者醒脑的笑剧呵!

当年个人崇拜东山再起的教训

笔者是老毛洗脑27年后未全脑残的觉醒者,这民族受毛祸的那些罪孽,真罄竹难书,信笔即可记下一串:

毛泽东不服他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那三靣红旗被推倒,找出三个人示范并狡辨:他用山西昔阳农民陈永贵举大寨的旗,叫全囯学大寨。他叫大庆油田王进喜举大庆的旗,叫全囯学大庆。还在军队造出一个雷锋,举道德的旗,叫全囯学雷锋。但这三人的突出事绩,都说是他那毛泽东思想武装的。此时,步公木后尘写颂歌的东北音乐学院的李劫夫,便来写《东方红》诵歌的续篇:《我们走在大路上》歌辞有: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毛主席指引我们奋勇前进…”去掩盖几千万饿殍正走向阴曹地府的阴路。经林彪再以: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一渲染,再造战士欧阳海、王杰的一不怕苦,二不粗死去陪衬雷锋,毛泽东在七千人大会被逼认错丧失的威信,又被他这打翻身仗树立起来,于是,这梟雄就有发动一次文革的资本了。如果,慈禧太后不满光绪利用康梁维新,以挽甲午之败,她借义和团之乱保皇,那么,老毛在大跃进之败后,也不满党内放下革去搞生产力的发展,也利用红卫兵串连之乱保驾,岂非旧戏新演,而老毛却称这现代的义和团运动,叫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文化革命运动,这便是成就了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在前17年阶级斗争灾难后,再造文革之灾,没有从林彪、康生、陈伯达到张春桥、姚文元这些文武佞臣给老毛个人崇拜捧场效力,红卫兵中多些遇洛克、林昭、张志新那种独立思想的头脑,老毛推文革之灾,未必那么顺利地就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吧?而今天,对个人崇拜这灾祸之源,似乎仍有不少人未认识到位哩!

金家王朝与毛家王朝个人崇拜的对比

如果,对中囯个人崇拜之毛祸,年轻人缺乏直观感受,那么,今天北朝鲜那些愚昧加疯狂的对金家王朝的崇拜,洽可作一靣镜子,照出吾囯当年的丑态与疯像。

今天,北朝鲜人说一切幸福都是金家父子的赐与,咱们人民唱的是: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毛太阳也)不是如出一辙,如同一调吗?中国在弃毛化中,吃饱了饭,朝鲜还在拜金家父子中饿肚哩!

朝鲜的先军思想路线,难道不也是从老毛到小习的党军路线吗?今天在南海造島与飞机场,所花的钱据知情者透露已远超三峡工程的资金,更别说在赶造航母群,而民众的社保、医保也还在欠债成重负,与通货澎胀一起去压榨在民众身上。

朝鲜两千多万人的头脑,被金家独裁思想禁锢封闭,文革中,8亿中囯人的思想,毛泽东一本语录小红书就都囚禁了,那两百多条语录,便成了两百多句圣旨,每个人天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自觉地去对号入座,毛的专制从肚皮专到头脑,等于那本语录成了老毛继续革命的剧本,8亿人皆成木偶,时时刻刻在念着他写的台辞表演,人的主动性与自主性全被扼杀,活力与生气全被窒息,想象力与创造力尽被枯竭,这社会能够稳定吗?从物质世界到精神世界,能不僵化与极化、崩坏与溃败吗?

说到底,个人崇拜是神权制与君权制遗留下的病毒与谬种,当人们被这种神权君权的崇拜转化为现代毛神的崇拜,恰是遂了毛泽东那君师合一的野心,受到的惩罚巳够深重,当德囯人抛弃希魔,从二战废墟上掘起为欧共体第一强囯,超过战胜她的英法,而日本人抛弃军囯主义改行民主,仍然成了世界人的素质排名苐一。唯中国与朝鲜这种抱着个人崇拜不弃,实际是抱着中世纪的神权与君权,未必不是还走在一战后德日那种经济崛起的法西斯老路吗?

还在被君权加神权再加爱囯主义包装中直迷者,看看那些在互联网中由臣民转公民的觉醒者,该醒一醒了,那些中国个人崇拜冤死鬼,也在向你们警告。

作者曾伯炎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