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抵美同一天:多里坤·艾莎獲獎、楊建利致詞

《公民議報》 公民記者 曹睫  報導

2016年3月31日  華盛頓


3月30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華盛頓的當天,美國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給世界維吾爾大會執行主席多里坤·艾莎頒獎,表彰他30年來未維族人爭取人權、自由民主而做的艱苦卓絕的努力。頒獎儀式於中午12:00-2:00在國會山俱樂部舉行。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主席李·愛德華茲透露,中國外交部、中國駐美大使館已於當天早晨分別向美國駐中國大使館和美國國務院提出抗議,李·愛德華茲表示他們不會在乎中國政府的抗議,他們做它們應該做的是,關注維族的人權狀況就是應該做的事。

60人受邀出席了頒獎儀式,其中包括中國的異議人士楊建利、魏京生、夏業良、黃慈萍、Daniel Gong、Ran Liao 等,公民力量發起人楊建利應邀在開幕上致詞。另外陳光誠、韓連潮、王雪笠、蕭國珍受到邀請,但因行程衝突未能出席。

~~


~~


~~


~~


~~




在紀念共產主義受害者基金會向多裡坤·艾沙頒獎典禮上的講話

楊建利

2016年3月30日

(中譯稿:顧衛國)

今天在這個令人振奮的場合發言,對我來說是莫大的榮幸和喜悅。首先,我想祝賀我親愛的朋友、兄弟和為人權奮鬥的同志多里坤·艾沙贏得這個他當之無愧的嘉獎。我要感謝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表彰三十年來多里坤為維吾爾人的自由所做的奮鬥以及他的驕人成績。在李·愛德華茲(Lee Edwards)先生和馬里恩·史密斯(Marion Smith)先生的領導下,該基金會在幫助世界各地擺脫共產主義獨裁統治、以及其他專制國家的枷鎖而尋求自由的人們方面,正在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非常令人鼓舞的是,該基金會的關愛之心和奉獻精神越來越廣,也關注到了維吾爾族人民,而他們在很大程度上被中國政府妖魔化,他們的艱難困境常常被國際社會忽視。

我與多里坤的交往始於1999年。那時我正在試圖擴展已經運行了多年的漢藏對話,使得維吾爾族等民族和宗教信仰族群耶加入進來。但讓我既吃驚又悲傷的是,我發現擺脫了中國政府控制的維吾爾人中,沒有人願意和中國人有任何往來。但我決心努力去接觸他們。長話短說,一位蒙古族朋友向我介紹了維吾爾活動人士奧馬爾,他今天也在場。當奧馬爾想嘗試一下把我介紹給當時是世界維吾爾青年代表大會主席的多里坤時,我非常興奮。當聽到電話的另一端传来一個平靜的聲音說:為什麼不呢?我興奮之極。在之後不久的2000年,我們召開了首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今天我很自豪地告訴大家,我們將與維族、藏族、蒙古族的兄弟姐妹、基督徒、法輪功的修煉者還有台灣、香港、澳門的人權民主人士一起於今年4月下旬在印度達蘭薩拉召開第11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跨。

如果我說中國的人權民主人士和維吾爾人在過去許多年的對話中沒有發生衝突,或者假裝所有的怨恨和不信任已經消失,那我肯定是在撒謊。回想起來,我的心中充滿了對多里坤的深深的感激。我親愛的兄弟,在過去的20年裡,在每一個艱難的關頭,你都發揮了大無畏和富有遠見的領導力。兄弟,你無疑是把不可能之事變成必然之事的屈指可數的人之一。謝謝你,兄弟。

當我想到我們已經跨過的距離——尤其是心理上的距離——時,雖然我不得不黯然地說所有擺在我們面前的困難並沒有比我們剛開始時有太多好轉,但是,使我欣慰的是,我們已經做了很多事。我相信,隨著眾多兄弟姐妹以多裡坤·艾沙為榜樣,通過我們兩個民族的共同努力,我們將建立互助團結的基本精神,而這種精神是我們在未來並代表未來在為兩個民族爭取自由的努力中必不可少的。

謝謝。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