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過孫瑞穗發表的「仇恨犯罪與族群歧視」一文,我認為孫瑞穗仍陷在扭曲的刻板印象中,並未看到真實的台灣現狀。


文章開頭提到『台灣的公共領域中只有傲慢而標準的國語人/外省人,公然歧視和取笑語言不標準和社會位階低下的台語人/台灣人』


這一段看的出來孫先生沒有實際與外省人相處過。真正瞭解「外省人」就會知道,這些外省人來自中國各個地方,講起國語自然是南腔北調,各個大不相同。許多外省人的鄉音濃重到沒人聽得懂。外省人何來「標準國語的傲慢」,又何來因會講國語擁有的特權?


事實上,影片中的洪素珠女士,講得國語遠比被她羞辱的老先生還要標準的多,所以實情反而是「傲慢、講著標準國語的台灣人,公然歧視、羞辱語言不標準、社會位階低較下的外省人」。


孫瑞穗先生還認為「她是由一個原本弱勢階級/身份出發對昔日的優勢階級/身份進行仇恨攻擊」。但這與實情完全相反,孫瑞穗先生根本不瞭解實情,其實洪素珠女士的父親就是來自中國大陸,她自己就在眷村長大,甚至有個外省籍老公,她過去還曾經為眷村拍攝過紀錄片。換言之,她本來有個不錯的家庭,自己也並沒有省籍情結,更不是族群岐視的受害者。讓她造成如此改變的,是受到極端政治勢力的影響,加入「台灣民政府」之後的事。使她突然否定過往的人生,自己的血統,也放棄原本美滿的家庭,轉而變成極度排外的偏激者。一言以蔽之,她對外省老先生的辱罵,並不轉嫁壓迫,而是受種族仇恨邪說影響的受害者。



孫瑞穗的文章還說「戒嚴時期通過不正常的體制,移民的少數族群變成不正常體制的特權者和文化霸權主宰者」。其實這又是想象的仇恨,台灣人在1950年以後,有完整公平的一切權力,包括教育、經濟、工作權與政治參與權,都是一律平等。國府在1949年遷台,1950年就在花蓮試辦縣市首長與議員選舉,選出的首任花蓮縣長就是台灣人楊仲鯨。1951年辦理全台灣縣市首長與議員選舉,首任的台北市長、台中市長甚至都不是國民黨籍的台灣人。這種改變比起日本殖民台灣時期要巨大的多,台灣的政治自由與族群平等,其實是由國民黨開始的。



綜觀孫瑞穗的文章,並沒有依照實情做出評論,而是建立在多種想像與臆測之上。而且不知為何,文章中完全不提「台灣民政府」在此事件的重要份量。這個台灣民政府公然的鼓吹:畫分階級、仇恨族群、不要守法。不僅沒有主張權力平等,還要支持者認同他們畫分的「優等民族」與「劣等民族」,這已經就是「納粹主義」,甚至可以說是邪教組織。洪素珠女士的案例並非唯一特例,因加入「台灣民政府」而性格大變的悲劇還有許多起。在洪素珠事件爆發之後不久,一位署名叫顧詰小姐也出面,訴說自己的母親在加入「台灣民政府」之後性格大變,甚至命令顧小姐必須與結縭20年的外省籍丈夫離婚!她的母親得知此事後,打電話痛罵顧小姐,甚至揚言要殺害!這麼一個「台灣民政府」,可以將人洗腦的六親不認,難道不是邪教?所傳授的想法,難道不是邪說嗎?


但是,如此的極端主義其實另有真兇,「台灣民政府」絕非始作俑者!真正的真兇,是那些從挑撥族群可以獲得支持率的政治勢力!這類的政治勢力也許可以獲得一時的支持,但長久以來,勢必造成社會大動蕩,也勢引火燒身!但願社會上的族群仇恨,能夠從此事件中獲得教訓,並永遠提防是誰在散布仇恨的種子。




孫瑞穗: 仇恨犯罪與族群歧視: 對洪素珠偏激行為的解讀(鏈接:http://www.yibaochina.com/FileView.aspx?FileIdq=6742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