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建利在美国“被奴役国家周”午餐会上

 

《公民议报》记者  刘睿

 

2016715

 

今天中午“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被奴役国家委员会”、传统基金会在传统基金会的大楼举办“被奴役国家周”午餐会,邀请世界仅存的5个共产党统治国家——中国、古巴、老挝、朝鲜和越南——的异议人士,作有关本国的简短报告。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应邀出席午餐会和做有关中国的报告。


~~


~~


~~

 

1953年美国国会通过法案并由艾森豪威尔总统签署立法设立每年7月的第三个星期为“被奴役国家周”,旨在提高自由世界对共产专制国家和其他独裁国家下被奴役的人民人权状况的关注并企求形成具体的帮助这些人民争取自由的国际行动。

 

杨建利在报告中讲,中国长期以来是列宁主义的一党制国家,不管经济发生多大变化,政治专制主义的本质没有根本改变,所不同的是政治上控制时紧时松,习近平接掌中共政权似乎不是这个政权的简单延续,他执政三年的所作所为超出大部分观察家当时的预测,不管向好处走还是往坏里去,习近平已经表现出了一个游戏改变者的特征,虽然他还没有完全掀开他的底牌,但是他的所作所为已经造成人们深刻几个印象:集权、个人崇拜、硬装全能伟大领袖、意识形态左转、残酷打压民间社会,成就了“六四”以来人权的“最黑暗时刻”。我们绝不能抱有幻想,放弃民主运动应有的反对和反抗的力度。

 

杨建利特别介绍了709打压,他认为这种对民间社会的打压不是出于自信而是出自恐惧,因为被直接打压的317位维权人士最近几年正在扩大民主运动的社会基础渐渐向形成可持续的整体有机的民主反对力量的方向迈进,可持续的整体有机的民主反对运动的形成是启动民主变革的四个必要条件之一,另外三个是普遍对独裁政权的不满、统治集团的分裂和国际社会对民主反对运动的承认和支持。中共政权是不缺反对者的,随着经济的衰退、统治阶层以反复为名义的互相倾轧、当局对言论意识形态进一步收紧,反对声浪只会比以前更高,中产阶级对现状的忠诚开始转向,但这一切离可持续的整体有机的民主反对运动还有一定的距离,其中一个关键因素是被认可较稳定民间领袖团队的形成,长期以来这是一个困扰民主运动的议题,在此应该重申刘晓波的象征意义的重要性,以刘晓波为代表的前前后后的良心犯、709的诸君子们,将在形成被认可的较稳定的民间领袖团队方面起到核心作用,因此关注支持他们、争取他们的自由对中国的民主变革来说有着不可低估的战略意义。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