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齊氏文化基金會2016年第九届推動中國進步獎

頒獎公告
(2016年8月2日紐約)


齊氏文化基金會是齊家貞女士為紀念其父齊尊周逝世十週年,於2008年3月在澳大利亞註冊成立的非盈利機構。資金來源為齊尊周遺產,子女的個人收入,及小範圍私人捐款。

齊尊周(1912-1998),中國廣東海南文昌人。1945年5月參加國家考選合格赴美深造,成為“美國鐵路高級管理人員協會”會員,回國後在南京首都以鐵道和公路運輸事業為國效勞為民服務,克勤克儉竭盡忠誠。1949年後,身陷囹圄二十三年。一生期盼國家民主富强,百姓幸福安康。

齊氏文化基金會的宗旨是:“中國很大,我們很小;但我們心齊,願意為中國的進步做一點事情”。

基金會每年頒發“推動中國進步獎”,獎勵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個人(或組織)以文學藝術的形式,為改善中國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做出的積極貢獻。

基金會從2008年起至2016年,已連續頒獎九屆。

第九屆推動中國進步獎評選人:齊家貞,于大海,胡平、薛偉。

8月2日在紐約舉行的頒獎典禮由齊氏文化基金會主辦,北京之春協辦。

獲獎人:高智晟律師及他的新書《2017,起來中國》。頒發獎牌一個,獎金4000美元,由女兒耿格代父受獎,並宣讀獲獎感言。

頒獎典禮主持人,于大海。

頒獎會播放介紹齊氏文化基金會的錄像及齊家貞的書面發言錄像。

演講引言人:胡平(北京之春榮譽主編);張箐(中國婦權負責人);

楊建利、Ann-Noonan、高光俊、李偉東、王雪笠、呂京花、唐元雋、王書君、宋書元、王軍濤等貴賓發表演講;許多知名民運人士自由發言。

頒獎典禮結束後,召開高智晟新書《2017,起來中國》記者招待會,楊錦霞主持,耿格答記者問。


~~

高智晟律師


頒獎詞


走在中國民主憲政的路途上,面對不可一世的共產強權,我們只是攜帶小燈籠的螢火蟲,只是擊向頑石的雞蛋,脆弱不堪的我們,依靠什麼去戰勝強權實現憲政呢?

依靠良知,依靠勇氣,依靠堅守,依靠吶喊!

高智晟律師具備了以上所有的特質。

中國有12萬名律師,勇於承接人權案件的比例並不大,高智晟律師是一顆照耀黎明前黑暗的最耀眼的晨星,他對民間疾苦“感到異常的沉重及悲哀”,設下“三分之一案件要為窮人弱勢免費打官司”的原則,先後為當局最敏感的案件辯護,包括幾乎等同於不可接觸的“麻風病人”法輪功學員和地下基督教徒,以及強制拆遷戶、底層農民與私營企業家等。高智晟以自己的血肉之軀“排除地雷”,為了他人的安全和利益,他因此遭受共產專制的殘酷迫害。

高智晟律師的“黑夜、黑頭套、黑幫綁架”一文,揭露了強權下無以復加的殘酷與邪惡,人性泯滅天理崩毀,讀來無不令人心驚肉跳怒火中燒。十年來,高智晟哪怕面對暗殺、反复的綁架、失踪判刑、酷刑虐待、監視軟禁、與家人天各一方等一系列難以想像的折磨,哪怕鏡子裡看見自己是“一臉的地獄記錄”、“一個活在人間的鬼”,他沒有自殺,沒有瘋掉,沒有變成軟骨頭,沒有按照他們的願望死去。高智晟九死一生,修煉成一飛沖天的荊棘鳥,貨真價實的烈火金剛。

肆虐者們依仗強權把受害者的家屬虜為人質:“看,你的妻子孩子們在發抖了,你還不乖乖投降?” 六十多年來幾乎屢試不爽株連家族的法寶,今天卻“蚊蟲咬到了泥菩薩——找錯了對象”,高智晟不買他們的賬!正如耿格所解釋的,她父親“太愛中國人了”,“他可以先把他的家人放在一邊。”這一點,高智晟相當地難能可貴。

高智晟的良知勇氣堅守吶喊,值得我們禮讚,值得我們學習。

我們經歷的這個最黑暗最殘忍的時代,也悲壯地造就了高智晟的家屬成為非凡之人,他大智大勇忠貞不二的妻子耿和,他在痛苦無望顛沛流離中成長成熟的女兒耿格,我們對她們表示敬意,感謝她倆不知疲倦地為高智晟律師伸張正義。

丹麥諺語說:“你可以強迫一個人閉上他的眼睛。但是,你不能強迫他入睡。”

高智晟從未“入睡”,他從未停止過吶喊。現在,他把吶喊變成了文字,五十多萬字的新書《2017,起來中國》歷經艱難曲折,最後由美國對華援助協會(會長傅希秋曾協助耿格母女出逃)與台灣關懷中國人權聯盟共同出版。我們歡呼此書在台灣問世,感謝所有協助出版的知名人士和埋名隱姓的人士,祝愿該書盡快在香港找到發行商。

高智晟又失聯了,為了一本書的出版,他不得不做好再次坐牢甚至赴死的準備。

然而,我們堅信,高智晟將很快與家人團聚,實現女兒的請求,不僅成為照亮中國民主憲政的一盞燈,也成為“照亮我們一家人”的“那盞燈”。

澳洲齊氏文化基金會有幸為高智晟律師頒發第九屆推動中國進步獎,獎勵他“為改善中國的民主、自由與人權做出的積極貢獻”。

高智晟實至名歸受之無愧。


獲獎感言:(耿格代父起草)


~~

高智晟女兒耿格


尊敬的主持人、尊敬的齐氏基金会主席;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自由媒体的朋友们,向你们问好并予感谢!这也是我代表仍身处困境中的父亲特别要向大家表达的!感谢大家多年来于中国人权进步事业的关怀和支持;感谢大家这些年里对父亲本人的关怀和支持!谢谢你们!

身置这样的过程中,使我乃至我们全家人感到了荣幸、鼓舞和安慰!中国的人权进步事业,以及为着这一伟大事业而正承受着苦难的人们也在一同分享着这种光荣、鼓舞和安慰!

他们决绝而坚韧的和平抗争命运前途、他们个人的安危、乃至个人的感情和精神方面都是与外界的关怀和支持共同生长着的,是休戚相关的。对于那些于常人无法想象的黑暗压迫里坚持抗争的人们,这种褒奖所传达的意义和价值是宝贵的!于我的感情而言,我感到我是代表着所有像父亲一样的被压迫者及他们中的抗争者来受领这褒奖的!

父亲新近出版的书里有一段记述支持着我的上述感情和认识!

新疆〞7·5〞事件期间,乌鲁木齐每天都会有人员失踪的事件发生。中国黑暗势力当时确有借此杀害父亲的想法。不仅参与绑架他的警察每天陪着我们家里人奔走在各个太平间〞帮着〞认领尸体;更荒谬的是,全家人一次正在一家太平间认尸中,一群假装并不认识我家里人的警察,当着一家人的面作了一次〞非常专业而认真〞的尸体勘验过程后,〞不经意〞地结论说〞不像是高智晟〞。以此试探外界的反应。他们在与父亲的谈话中也直言:〞对于政府而言你已经死了,我们现在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评估外面对你死亡结果的反应〞。

父亲终于活着走出那次秘密绑架。后来他肯定地结论说,〞是外界的持续关注阻灭了他们欲杀死我的图谋〞。在新书里他也感慨说,是国际正义力量的不间断表达保全了他的性命。他坚定地结论说,国际正义力量的支持是中国民族命运改变力量的结构性组成。在此特别感谢的同时,也借此特别呼吁全世界文明力量,继续在规模、力度及持续性方面关注并支持中国的人权进步事业,帮助中国回归正常人类文明。

但我们依然深虑的是,当下世界似乎对今天中国大陆每时每刻,迭连不断的,使全人类瞩目的暴虐人权事件习以为常了,有的依然只是自由媒体和民间的关注声,各国政府及国际组织依然的死尸般的镇静。

爸爸说过,黑格认为,〞一旦充分自由这个抽象概念进入个人和民族的头脑,就没有什么比它更难控制的了。〞在一个长期的非公正社会里追求公正必然会引发骚乱和暴力冲突也是这种制度下一个显见的规律。这也便是中国每年数以万计的群体抗暴事件之所以发生以及大量的像父亲一样的抗争者遭到非法囚禁的症结所在。

父亲认为,每一个具体的抗暴记录,无论其形式如何,都是人格尚存着的实证;都是这民族生命生长着的历史脉动,而国际正义力量的每个具体的关注和支持,都实在地给着这民族以看得见的信心和希望。

今天的人类世界,没有一个国家、更没有-个国际机构,甚至不会有任何一个具有健全人格的个体承认独裁专制统治是正当合法的。因为已明的普遍共识是,它是人性一切恶的渊薮,是人类权利及文明生长中最可怕的毒瘤,

历史已积累了的记录表明,民主宪政下的选举权是构成所有权利的基础。统治者自诩的〞全心全意为人民〞若不受法治和选举程序的拘束,它不仅是会赤裸祼地〞全心全意害人民〞,而且必然会实行残酷而无孔不入的邪恶的专制。

这样现状的继续,是在继续维持着十几亿中国人民的被压迫命运,也是继续维持着于人类文明声誉无底线危害的局面。这便是父亲们于困境里负轭坚持的意义,也是国际正义力量坚持表达的现实而深远的价值所在!

再次感谢大家!祝福大家!

2016,8,2.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