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权人士、学者参加自由之家和联合国协会主办的联合国与中国人权讨论会

 

《议报》记者 周宏 报道

 

2016928  华盛顿

 

美国自由之家与联合国协会927日,星期二,在自由之家会议室举办题为“推动人权进步:联合国与中国”的研讨会,中国人权人士、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人权独立学者李晓蓉博士和人权观察中国主任Sophie Richardson博士应邀作主讲嘉宾。


~~


~~


~~


~~


~~

 

研讨会由联合国协会主席、原美国驻联合国国际民航组织大使 Donald T. Bliss致欢迎词,乔治城大学教授、原自由之家主席、原美国无任所大使Mark Lagon 教授主持讨论,近100人出席了研讨会。

 

三位主讲者围绕着下面三组问题进行了演讲和讨论:联合国对中国的人权改善重要吗?为什么?中国在联合国人权机构的目标是什么?如何运作的?对联合国人权机制的改革以及美国等民主国家在联合国的工作有什么具体的建议以使联合国的人权机制更加有效?

 

杨建利博士提出如下建议

1.         美国以及其他民主国家应该决心使人权工作在联合国主流化,为此,这些民主国家必须首先在自己国家与中国等独裁国家的外交工作中把人权主流化。两件基础性工作是必须的,一是从政府到社会要树立一个观念,中国的人权问题是全球问题,推动中国人权进步是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反之最终会使美国的利益受损;再则就是把对中国的政策一体化,将人权与贸易、安全、气候、反恐、环境全面挂钩。

2.         在改革联合国人权机制之前,美国以及其他民主国家至少应做而且能做到的一点就是,更有效发挥现有机制的潜力帮助专制国家的人民改善人权,而且民主国家在联合国要联手集体行动。近年来由于慑于中国的经济威力和金钱外交,大部分民主国家都不敢就人权议题单挑中国,陷于集体行动困境,联合国提供了一个大家联手破除集体行动困境的平台,要善加利用。

3.         像中国、古巴、伊朗这样的国内人权纪录恶劣在联合国杯葛国际人权行动的国家能够被联大选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主要原因是民主国家在投票的时候不讲原则,联合国一共193个成员国,其中有125个左右民主国家,简单的计算就知道问题出在了哪里。目前是秘密投票,使得民主国家与独裁国家进行肮脏交易不受到本国选民的制裁。建议把联大选举人权理事会成员改为公开投票,这样民主国家的选民可以对本国政府在联合国的投票进行监督。

4.         建议联合国建立专门机制或独立非政府组织为民主国家帮助专制国家的人民推动人权进步的贡献打分。在联合国的投票记录和其它表现是重要的指标。

5.         提高联合国人权高专的位阶,由联合国秘书长或至少一位副秘书长兼任。扩大人权高专办公室的预算。

6.         改进联合国人权机制,扩大各国人民、尤其是专制国家人民的在联合国的声音,因为专制国家的政府在联合国不代表本国人民的利益。

7.         设立训练班让专制国家的人民了解和使用联合国人权机制。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