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二共识」下的飞虎年会

 

许剑虹

 

这阵子有一件在美国与中国大陆闹得非常大,在台湾也有媒体报导,但是却没有获得政府重视的新闻。那就是小名「尤金」(Eugene),二战期间在驼峰航线上阵亡的美军B-24投弹手奥斯佛中尉(Robert E. Oxford),在今年6月11日归葬他位于美国乔治亚州的故乡康柯德(Concord)。当天这座人口只有300人的小镇迎来了向「尤金」致敬的人群,其中有200人是中国人。

有趣的是,这200名中国人当中有美籍华裔,也有自掏腰包搭飞机赶到康柯德的大陆人士。甚至就连在大陆的21名国军抗战遗族,都联名写了一封联名信向美国战有表达哀悼之意。可偏偏当年「尤金」所为之奋战,为之牺牲的中华民国政府,却完全没对此事做出任何回应。不要说派遣官员到现场表达敬意,驻亚特兰大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与驻美军事代表团连个花圈都没有送过去。

难道长期被掌握在台湾手中的「飞虎队」历史论述权,真的就要这样被中共接手过去了吗?去年9月,笔者很荣幸接受了5大队29中队空战英雄乔无遏将军的儿子乔为智先生邀请,随中华民国空军代表团一起到亚特兰大参加「飞虎队」成军75周年纪念活动。那场飞虎年会,着着实实的让笔者体会到「九二共识」的影响力真的是无远弗届。

 

台湾自我阉割的话语权

2016年9月24日到25日,由民间团体邦联空军迪克西联队(Confederate Air Force Dixie Wing)举办的第三届亚特兰大战鹰周末(Warbird Weekend),在底克甫桃树机场(Dekalb Peachtree Airport)盛大举行。由于2016年是中华民国空军美籍志愿大队成军75周年,而且飞虎协会(Flying Tigers Association)又在亚特兰大举办年会,于是迪克西联队就把「飞虎队」设为了那年战鹰周末的主题。

而中华民国空军代表团能够参加去年的年会,归功于两个非常重要的原因。一是现任美东南区大鹏联谊会会长的乔为智先生,多年来积极投身亚特兰大的地方事务,而且与迪克西联队有良好的关系。二来则是中华民国政府在马英九前总统过去执政的八年内,将李登辉与陈水扁前后两任总统抛弃了的「飞虎队」话语权又抢了回来。

所以中华民国空军才可以利用马英九刚刚下台,蔡英文刚刚上台那四个月的交接期派出代表团出席这个有意义的活动。不过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则是由中华民国国防部空军司令部参谋长范大维中将带领的代表团,所代表的并不是做为一个国家的台湾(Taiwan),而是在「九二共识」下,那个可以用口头「各自表述」的「一个中国」,即中华民国(The Republic of China)。

不过在深入讨论「九二共识」与飞虎年会有何关系之前,我们要先讨论李登辉与陈水扁是如何丢失这个历史话语权的。因为必须要先有他们的丢失,才会有马英九的取回。因为自1949年两岸分治以来,由于美国与中共有将近30年的时间处于敌对与隔阂状态,台湾的中华民国对「飞虎队」的历史握有近乎100%的话语权。

由于美国人不被允许前往大陆旅行,飞虎协会、第14航空军协会(14th Air Force Association)与驼峰飞行员协会(The Hump Pilots Association)的老兵如果想要重游一趟「心底的中国」 ,造访台湾是唯一的选择。因为中共对美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强烈敌视,即便是抗战末期于沦陷区被8路军或者新4军救助过的美军飞行员,也有许多来到过台湾。

就算到了美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且与中华民国断交以后,蒋经国也没有放弃过对这段历史的话语权。因此驼峰飞行员协会与第14航空军协会虽然已经开始访问大陆,但是80年代的中华民国政府一定会想方设法的让这些美国老战友顺道来台北住一住圆山大饭店。尤其是来自于美籍志愿大队与中美空军混合团(Chinese American Composite Wing)的老兵,对中华民国更是一条心的向往。

为什么志愿队与混合团的美国人对中华民国有特殊感情呢?因为当年他们的身份并不是驻华美军,而是实实在在的美籍国军。志愿队本身是国民政府以中央飞机制造厂(Central Aircraft Manufacturing Company)为白手套,聘雇来担任佣兵的前美国陆军、海军与陆战队空地勤人员。他们在离开美国以前,都已经跟美军办理好了退役手续。

至于混合团,则根本是在陈纳德(Claire Lee Chennault)将军安排下被直接并入国府空军第1轰炸机大队、第3战斗机大队与第5战斗机大队的飞行与技术人员。因此与其他驻华美军不一样,志愿队与混合团驾驶的所有飞机,无论是P-40战斗机、P-51战斗机还是B-25轰炸机机翼上漆的都是象征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徽。

志愿队里面,包括尼尔(Robert Neale)、希尔(David Lee Hill)、瑞克特(Edward Rector)、史密斯(Robert T. Smith)与霍华德(James Howard)等空战英雄,都与蒋中正、宋美龄夫妇建立了密切的私人友谊。加入混合团的中国籍飞行员,如前面提到的乔无遏,还有徐华江、陈鸿铨、周石麟与夏功权等人,也积极透过往日情怀影响美国战友持续支持中华民国。

因此中华民国最常邀请到台湾的美国客人,基本上就是志愿队与混合团的老兵。尤其是以志愿队老兵为主的飞虎协会,到1995年以前没有组团访问过中国大陆。那么又是什么改变了原本大力支持台湾的飞虎老兵,让他们选择放下与中共的矛盾开始频繁访问大陆呢?关于这一点,李登辉与陈水扁还真的是替中共抢夺论述权的头号功臣。

导致李登辉与陈水扁决定抛弃飞虎历史话语权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们俩人为了与国民党内「非主流势力」,还有泛蓝阵营的政治斗争,在岛内推行的「本土化」与「去中国化」政策。既然台湾人不是中国人,那么1937年到1945年之间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对日抗战当然就是与台湾人不相干的历史。来华助战的「飞虎队」与第14航空军,更是与台湾毫无瓜葛。

甚至这些美国人,还是在太平洋战争末期轰炸台湾人的「元凶」。与蒋家夫妇关系良好的陈纳德,看在民进党眼中更是100%的政治不正确。所以陈水扁当选台北市市长后,做的最重要一件「功绩」就是把台北新公园改名为二二八纪念公园。另外他还顺便的将原本竖立在新公园里的陈纳德将军铜像移走,这一点激怒了美国的老战友。

自此以后,驼峰飞行员协会不再来台湾,飞虎协会开始前往中国大陆,中华民国在第14航空军协会里的影响力,则靠着担任副会长的乔无遏将军来勉强维持。所以从1996年李登辉成为台湾首届民选总统开始,一直到2008年陈水扁总统下台为止,台湾对于「飞虎队」的历史几乎是完全的不闻不问。甚至可以说是送给大陆,也一点都不过份。

 

大陆无可动摇的地位

自毛泽东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以来,大陆与「飞虎队」的历史脱节了超过40年。僵化的意识形态与极权的政治体制,也让中共在刚开始与美国二战老兵打交道时遭遇到许多挑战。不过中共还是有一个中华民国没有的优势,那就是「飞虎队」当年奋斗的主战场中国大陆被牢牢掌握在其手中。光是中华民国控制下的台澎金马地区,显然无法满足美国老兵晚年追寻青春岁月的需求。

更何况美籍志愿大队、驻华航空特遣队(China Air Task Force)、第14航空军与美军空运司令部(Air Transport Command)许多二战坠毁的飞机残骸,后来又都陆续在大陆被发现,让老兵们更加乐于与中共破冰打交道。随着中国大陆经济越来越好转,北京当局也比民主化了以后的台湾能够更大手笔的招待来华访问的美国老战友。

比方说2005年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就有127名美国二战老兵与他们的家属被邀请到北京出席活动。如果换成是台湾,无论是哪个政党掌握立法院,都不太可能通过如此大规模的预算。更重要的一点,是民进党在国际上宣传「台湾」(Taiwan)与「中国」(China)是两个不同的国家,自然没有正当理由去与大陆竞争抗日战争的历史。

好在一直到陈水扁下台以前,还是有不少坚持力挺中华民国的飞虎英雄活在世上。比方说在2007年10月去世的希尔,就始终没有造访过中国大陆。而且飞虎协会虽然不再组团访问台湾,但是每年年会都还是持续邀请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或者驻美军事代表团的官员与会。所幸中华民国的驻美代表们大多出自两蒋时代的外交体系,知道飞虎年会的重要性,因此每年都派遣官员与会。

而飞虎老兵们虽然受益于与大陆打交道,但是在心态上也不至于忘本,所以每年纪念活动还是会打出青天白日满地红国旗。身为第14航空军协会副会长的乔无遏将军,则成功巩固住了中美混合团美国老兵对台湾的向心力。出身第5战斗机大队的他,甚至还组织了第5大队协会来维系美台两地老战友们之间的情感。

恰巧第5战斗机大队,又是今天花莲空军基地第401战术战斗机联队的前身。所以乔无遏将军还可以透过这层关系,邀请在美国受训的401联队F-16飞行员参加第5大队协会的活动,让他们有机会与现役的美军建立友谊。这一点是与美国有正式外交关系的中共,无论变得多么有钱都办不到的。因此台湾与飞虎老兵们的交流,在陈水扁时代并没有完全被中断。

可惜的是,台北也只维系住了与志愿队、混合团还有个别第14航空军空战英雄的关系而已。其他绝大多数二战期间在中国驻防过的美国老兵,几乎通通都把大陆视为「唯一的中国」。尤其是与陈纳德没有直接关系的驼峰航线飞行员与驾驶B-29轰炸机的第20航空军老兵,更是不会搭理台湾。或者是即便想要来台湾,也不知道如何与台北联系。

比如驼峰飞行员协会会长温雅德(Jay Vinyard),曾经在1985年与1986年率团访问台湾。不过因为李登辉与陈水扁对这段历史的全面弃守,温雅德与台湾就此失去联系,并成为北京二战纪念活动的固定座上宾。 2015年两岸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温雅德也因为没有接获台湾的邀请,只能到天安门广场上看解放军的阅兵。

2016年9月笔者与温雅德会面,他表示如果有生之年还有机会,非常想再度来台湾看看。回到2006年,陈水扁前总统终于认知「飞虎队」的历史在维系对美关系方面扮演着多么重要的角色。为了改善「迷航外交」后形同僵局的中美关系,台湾透过空军401联队联队长田在劢与乔无遏将军邀请第5大队协会老兵访台。

从这个时候开始,曾在乔无遏将军指挥下参战的第5大队第26中队飞行员贾维特(Harold Javitt),成为了陈水扁与马英九时代固定邀请来台出席活动的「飞虎代表」。台北驻美经济文化办事处仍持续与飞虎协会联系,但是毕竟美籍志愿大队里没有中国籍飞行员,而且力挺中华民国空军的几位王牌飞行员都在马英九上台前相继过世,所以他们在2015年没有被邀请来台湾。

所以2015年的纪念活动中,马英九总统只邀请到希尔的女儿夏侬·史瓦普(Shannon H. Schaupp)与外孙雷根·史瓦普(Reagan Schaupp)代表志愿队重访中华民国。而志愿队第3中队机工长出身的隆松斯基(Frank Losonsky),则与温雅德一起到北京看阅兵去了。这对马英九政府而言,可能是前年抗战纪念活动中最大的一个败笔。

可见陈水扁执政浪费的整整七年时间,确实让中共与过去曾经老死不相往来的美国二战老兵团体建立了难以切断的关系。美国老兵本人大多还知道如何区分「自由中国」(Free China)与「红色中国」(Red China),但是他们的后代则对此完全没有概念,就只知道大陆那个悬挂五星红旗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的中国」(The Only China)。

这些后人要不根本没有听过台湾,要不就是把台湾看成与中国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国家(The other country)看待。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想要寻访祖先的事迹也只能去中国大陆,不会来到台湾。从长久角度来看,这个趋势对台湾的威胁还要更大。毕竟后人对中华民国没有什么特殊情感,所以只要他们全部倒向大陆,台湾做为「二战中国」(World War II)正统代表的地位将全面瓦解。

还记得2006年11月造访亚特兰大的时候,前第14航空军第23战斗机大队第118战术侦察中队飞行员贝特曼(Oliver Bateman)曾接受笔者访问。他表示乔无遏带去参加第14航空军协会活动的经文处官员,一直想游说老兵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公投活动。贝特曼表示他与乔无遏(Freddy)是好朋友,自己也一辈子力挺中华民国,但是却对陈水扁的行为非常不苟同。

提到以台湾(Taiwan)之名加入联合国一事,贝特曼开宗明义表示「我不认为那有成功的可能性」(I don!!!t think it is going to be happening)。可见对于这些曾经为保卫中国而流血的美国友人而言,台湾之所以可贵在于台湾是「中国」,一个有别于「共产中国」的「自由中国」(Free China)。台湾可以没有联合国的席位,但是台湾绝对不可以自外于「中国」这个概念。

为何这些美国二战老兵,如此重视台湾与中国的连接?答案其实再简单不过了,因为台湾脱离日本,重新成为中华民国的一部份,本来就是当年他们这些美军飞行员在中国战场上牺牲奉献的结果。尤其1943年11月25日第14航空军空袭台湾,更是陈纳德为同一时期在开罗参加同盟国三巨头会议的蒋中正安排的特殊任务。

陈纳德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由中国战场上起飞的第14航空军成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首批空袭台湾的盟军飞行部队。甚至他还动员了六架隶属中美空军混合团第1大队第2中队,机身上漆有青天白日徽的B-25轰炸机参与了这次行动,象征中华民国对台湾的主权。可见台湾做为中国的一部份,实乃战后美国亚太秩序的重要组成部份之一。

如果台湾以「自由中国」自居,致力于反抗中共的极权统治,并且将民主自由带回大陆的话,确实可以在道义上获得美国二战老兵的普遍同情。可是如果台湾完全否定自己的「中国身份」,甚至于想要「回归」日本的话,那毫无疑问将是对美国打赢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一种否定。而从飞虎老兵的角度出发,他们没有可能去支持一个否定自己历史地位的观点。

既然台湾不愿意以「中国」身份纪念二战,而且还想与日本站在一起谴责美国搞出东京与台北大空袭的话,那么这些长者显然也只能向中共靠拢。他们大多数仍不认同中共的意识形态与政治体制,但是却还是希望有一个政府代表中国人来纪念抗战。在台湾全面弃守历史论述权的情况下,北京理所当然成为飞虎老兵们的唯一选择。

 

「九二共识」下的飞虎年会

所幸马英九在2008年的上台,改变了台湾过去12年来在争取抗战论述全上毫无作为的姿态。马英九积极推动对日抗战,尤其是美籍志愿大队、中美空军混合团与第14航空军历史的纪念活动,并且努力从中追寻提升美国与台湾外交与军事合作关系的契机。不少的飞虎老兵,甚至还因此与马英九总统成为了忘年至交。

不过北京耕耘八年累积起来的影响力,又岂是马英九靠另外一个八年可以轻易动摇的?抗战时与美国合作的政府是目前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这是今天的华府与北京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因此一旦中华民国官方开始介入,甚至于积极举办「飞虎队」的相关纪念活动,大陆官方基于维护「国际上只有一个中国」的原则只能主动让位。

假若是在其他国家,尤其是与中共渊源比较深的俄罗斯举办的二战相关纪念活动上,北京确实可以透过压倒性的外交与经济优势抵销中华民国的影响力。不过在国力仍大幅超越中共,而且还维持《台湾关系法》的美国,情况就不一样了。毕竟美军与国军从二战开始的合作,可是经历了冷战一直延续到今天,难以为解放军所轻易取代。

尤其「飞虎队」,更被视为中华民国与美国一切军事合作的开端。所以只要中华民国还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就没有办法从台湾手中将这段历史「整盘端去」。所以2016年9月举行的飞虎年会,虽然是在民进党籍女总统蔡英文上台后举行,中华民国空军代表团并没有遭到任何来自于中共官方的干预或阻扰。

当然,在背后出谋划策最大力的,还是以民间身份与主办单位交涉的乔为智先生。透过他的努力,中华民国空军还与大鹏联谊会合作在现场设置了一个挂满青天白日满地红与星条旗的摊位。飞虎协会则依循历年来的政策,将台北视为中国政府(Chinese Government)的代表。据乔为智回忆,飞虎协会历史博物馆委员会主席艾林(Tripp Alyn)还特别邀请驻亚特兰大经济文化办事处出席年会。

过去马英九时代担任驻美代表的沉吕巡大使,常常以主动出击的态度维护一切与中华民国有关的二战事迹。可惜在蔡英文上台后不到一个月,沉吕巡大使就成为了民进党政府第一个撤换掉的外交官。他积极纪念二战的作风,看在其他外交官眼中,马上就成为了一种「政治不正确」。所以为了自保,亚特兰大经文处的官员没有回应艾林的邀请。

还好中华民国空军认知这段历史,对日后台湾与美国军事交流能带来积极的作用。因此空军司令部参谋长范大维中将利用率团访美的机会,顺道出席了在亚特兰大举办的战鹰周末与飞虎年会。身为中华民国总统的蔡英文,在与美国没有邦交的情况下不可能亲自到亚特兰大出席活动。事实上她在当选总统以前曾批判过美军二战空袭台湾的军事行动,对这段历史缺乏真诚的情感。

反而是马英九前总统,表达了想要亲自出席活动的意愿。不过受限于前总统的身份,想要出国参加活动都必须要在15天以前将申请表送到总统府接受审核。马英九知道消息时一切已经太晚,提出申请即便是获得蔡英文的同意也来不及了。最后的结果,只能请马英九预录一段影片,向飞虎协会传达来自中华民国前任三军统帅的最高祝贺。

两天活动下来,现场除了有一架美国航空迷自己飞到底克甫桃树机场,漆着解放军八一军徽的初教-六教练机外,现场确实看不到任何中共官方的符号、旗帜与图腾。相反的,象征中华民国的青天白日则是随处可见,包括五架邦联空军调度到现场的P-40战斗机当中的其中一架。而中华民国空军与大鹏联谊会的摊位,也吸引了许多美国朋友的注意。

据说有一个10岁的美国小男孩,看到了由国内画家叶大明所绘的「飞虎队」海报时,居然可以毫无问题的辨认出上面的蒋中正、宋美龄与陈纳德等历史人物。最后为了奖励这位好学的美国小男孩,大鹏联谊会的义工问他有没有想要哪个纪念品当礼物。结果这位小男孩什么都不要,就希望能给他一面青天白日满地红的国旗。

现场一位大陆学生听了非常感动,居然抢在大鹏联谊会之前把自己手上的中华民国国旗送给了美国小男孩。除了国旗外,由空军带到现场,上面有青天白日标志的徽章也非常受到美国朋友的欢迎。毕竟「飞虎队」的历史,尤其是美籍志愿大队与中美空军混合团的历史,与中华民国的国旗就是那么的密不可分。这是属于全体中国人与美国人,对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共同记忆。

所以即便艳阳高照,与会的许多美国友人仍身穿A-2飞行夹克,只为了向世人炫耀他们身后写有「来华助战洋人(美国),军民一体救护」字样,并搭配中华民国国旗的血书。在此不能不说,中华民国的国魂与军魂因为有了「飞虎队」的这段历史,成为了西方自由世界一个难以抹煞与窜改的精神与文明象征,这种现象在今天的台湾,可能是很难为年轻人们所想像的。

由于美国境内的大陆移民与留学生有高速上涨的趋势,因此去年的战鹰周末活动现场上的华人,有近乎一半是来自于对岸。现场没有中共官方背景的大陆同胞,比较能够持平看待这段中华民国主导的历史。甚至还有不少人向大鹏联谊会表达了「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立场,认为中国人能够在世界上扬眉吐气,靠的就是当年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上百万国军将士。

可是说现场完全没有中共官方的代表,似乎也是骗人的。因为笔者在现场就注意到,有一些操大陆口音的人,似乎以记者或者是学生的身份混在飞虎协会里面。疑似具有官方背景的他们,拿着一台摄影机到处拍摄,态度可以用嚣张跋扈来形容。过程中如果看到有人在与二战老兵谈话,破坏了拍摄画面的话,他们就会挥手赶人。

更重要的一点,是如果你用中文表达抗议的立场,这些大陆人一率只用英语回答你。有些则会出示学生证或者机关单位的文件,反正就是不允许任何人干扰他们就对了。笔者研判,他们很有可能是中共官方派到现场拍摄相关纪录片的青年学生。以大陆现有的财力,是完全可以在美国成立摄影公司,让这些大陆人不必以中央电视台或者凤凰台等官方或者半官方媒体的名义在美国活动。

只要还有一个二战美国老兵在世,中共就没有办法将中华民国「二战中国」的正统地位取而代之。所以在2016年的年会上,北京当局选择退而求其次的追求维持「一个中国」,不让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旗号出现在活动现场。一旦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共同出现在会场上,势必会让美国人形成世界上有「两个中国」的观点,这显然不利于北京的立场。

北京选择退让,确实可以归功于马英九过去八年来推动「外交休兵」,并且尊重「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贡献。可是不要忘记,当时蔡英文已经上台四个月又四天,却没有遭遇到任何来自于中共的阻扰。这中间除了有中共没有能力在美国挑战中华民国的二战论述外,更重要的一点还是「九二共识」给了中共一个下台阶。

反正只要台湾还在乎发生在大陆的抗战历史,还派人到美国纪念这段国民党与共产党都参加过的抗战,那就符合北京「一个中国」的标准。既然台湾当局承认属于「一个中国范围」内的抗日战争与「飞虎队」,北京打压的行为看在许多大陆人眼中就是打压自己同胞的狭隘之举。所以选择不干涉,对内对外都有一个好交代,而且还向蔡英文政府传达了一个讯息。

这个讯息就是,只要蔡英文服膺「九二共识」,中共就还可以延续马英九时代与台湾交往的基调,保持「外交休兵」。对于中华民国在海外争取代表中国的一切行动,也不会全力施压。只要蔡英文不要挑战中华民国宪法赋予的领土与主权范围,北京暂时没有下重手扼杀台湾外交空间的必要性。 2016年的飞虎年会确实充分证明,两岸与美国曾经有过一个追求三赢的美好机会。

 

飞虎队的「中国情」

然而就如同中共的终极目标是消灭中华民国一样,这样的机会只是暂时性的存在,不是永久性的存在。北京方面充分了解,对中华民国有强烈情感的第一代老飞虎终究将凋零殆尽。以强制手段逼迫美国二战老兵认可中共,只会遭到厌恶与抵抗。因此中共采取的战略就是把资源都投注在飞虎老兵的后代身上,让时间来解决这个由谁来「代表中国」的问题。

虽然第一代的老飞虎还未凋零殆尽,但是中共在统战剩余老兵与后人的工作上面却取得了令人担忧的进展。根据飞虎协会官方网站的纪录,这群热爱中华民国的老兵曾于1964年、1978年、1984年与1994年前前后后共四次特意选择在台北举办年会。尤其1978年正值中美断交之际,他们选择在台北聚会的目的显然是为中华民国加油打气。

在那个风雨飘摇之际率领飞虎协会来台湾的,正是前面提到的第2中队王牌空战英雄希尔准将。根据担任过陈纳德翻译官的李成源回忆,如果撇开组团来华出席官方活动不提,希尔个人造访台湾的次数可是用10根手指头都数不完的。他来的原因五花八门,有时候是来看望周至柔、毛邦初与夏公权等老朋友,有时候则只是单纯想到慈湖向蒋中正致意。

希尔还有曾经在他麾下服务,并且于50年代出任美军顾问团空军组组长的瑞克特俩人,可能是除了陈纳德本人以外对中华民国情感最强烈的美国人。他们的思维与一般台湾的荣民毫无二致,甚至用「老台北」来形容都不为过。可是在2016年纪念志愿队成军75周年之际,飞虎老兵留在世界上的总数却只剩下了可怜的七个人。

而这七个人当中,只剩下三个人勉强可以出席活动。三个可以出席活动的人当中,又只剩下布朗博士(Dr. Carl Brown)是飞行员。结果原本预定出席2016年年会的布朗,却又因为身体不佳的原因缺席,因此最后真正到场的飞虎老兵除了会长隆松斯基外,就只剩下第3中队军械士出身的拜斯敦(Charles Baisden)了。

过去蒋家夫妇非常重视对飞虎老兵的拉拢,但是拉拢的对象受到陈纳德影响还是以飞行员,尤其是王牌飞行员为主。虽然称不上被台北刻意忽略,但是这些地勤人员对中华民国与蒋家的评价相对飞行员而言就比较持平。 13年前笔者为了写书而与拜斯敦通过电子邮件,他就表达了自己欣赏蒋夫人宋美龄女士,但是对蒋中正本人态度保留的想法。

不过可能因为参加过韩战,并且对中共留有更恶劣印象的原因,拜斯敦并没有出席两年前在天安门举办的阅兵仪式。至于隆松斯基的立场,则明显对「中国」(China)有着超越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情感。尤其是他在2015年过世的妻子南西(Nancy),更是一个爱中国成痴的美国老太太。笔者为什么知道这些?这还要从我2003年在圣地牙哥参加飞虎年会的故事讲起。

那次的飞虎年会,或许因为我是唯一固定参加活动的东方面孔,所以引起了南西老太太对我的兴趣。南西好几次主动来跟我打招呼,并指着我衬衫上交叉着中华民国与美国国旗的小徽章,表达她对中国的敬仰与崇拜。每当我向「飞虎队」表达谢意与敬意的时候,她总是不厌其烦的强调:「应该是我们美国人跟中国人说谢谢,你们的牺牲与付出比美国人多太多了。

相信听到这样的话,应该所有中国人不分政治立场都会感到欣慰。可是后来几天深入交谈以后,笔者才发现南西指的「中国」确实是二战的中华民国,但是却不尽然是国民政府。尤其是当我诉说中共如何破坏抗战历史,抢夺国军贡献与话语权的时候,她居然义愤填膺的回击我:「不要诋毁毛泽东与共产党,他们拯救了不少美国飞行员,对打败日本也有贡献。」

从这样的态度,可以看出她单纯只是喜欢中国人,对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并不抱有特别的情感与立场。甚至南西可能还受了一些60年代反越战运动思潮的影响,更加同情「反帝」的北京与「第三世界」也不一定。从这个角度出发,隆松斯基会在2015年接受中共邀请,成为唯一出席天安门大阅兵的志愿队老兵也就不太奇怪了。

正因为曾经接受过隆松斯基与拜斯敦的帮助,笔者才在2014年顺利完成《飞行佣兵:中华民国空军第1美籍志愿队战斗史》一书,因此笔者去年一到战鹰周末的活动现场,就前往飞虎协会的摊子将其中两本书送给两位长者。隆松斯基与拜斯敦都已经失智,完全不记得笔者这位曾经与他们索取照片的台湾小男孩,不过还是很开心拿下了我的书。

只是笔者也注意到,隆松斯基身上穿的卡其布制服上,右边是飞虎标志的青天白日徽,左边却是中美两国国旗交叉而成的小胸章。不过与笔者13年前带的中美小国旗胸章不一样的是,他的「中国国旗」是五星红旗而非青天白日满地红。因此中共的官方图腾其实在会场还是有出现,只不过并非是来自于北京在美国的外交机构,而是出现在飞虎老人的身上。

这背后是否有北京透过隆松斯基后人施加影响,笔者不愿意去做太多阴谋论的揣测,但可以肯定的是五星红旗过去不可能如此大摇大摆的出现于飞虎年会的活动上。可见希尔准将坚决拥护中华民国的态度,只成功的为他女儿与外孙所传承,对飞虎协会的影响力已经松动。隆松斯基身上的胸章,明确透露了飞虎协会未来将同时与两岸打交道的立场。

当下笔者感到非常懊恼,因为本来我一直都以为飞虎协会已经停止运作,所以没有请国防部的朋友注意相关讯息。结果2015年国防部与外交部邀请了混合团飞行员贾维特与希尔后人来台,却遗漏掉了飞虎协会会长隆松斯基,让北京有了捷足先登的机会。假若第一代的老人都出现了松动,那后人松动的情况就更加严重了。

 

后人抢夺战

由于出席2016年年会的飞虎老兵,严格意义上来讲只有两个人,而且都呈现失智状态,因此笔者打交道的对象都是以后人为主。其中对笔者最友善的,是早年曾经跟陈纳德一起搞特技飞行,组织「三人飞行马戏班」(Three Men on a Flying Trapeze),后来受聘于蒋夫人宋美龄女士到中央航空学校担任顾问的麦克唐纳(William MacDonald)之孙麦克唐纳三世(William MacDonald III)。

麦克唐纳一听闻笔者来自台湾,马上就送了一本由他本人撰写,关于祖父生平的作品《老虎的阴影:陈纳德的左右手比利·麦克唐纳》(The Shadow Tiger: Billy McDonald, Wingman to Chennault)给我。基于礼貌与对英雄的崇拜,我也马上拿了本自己的《飞行佣兵:中华民国空军第1美籍志愿队战斗史》送给他,并询问了很多与老麦克唐纳有关的事迹。

结果我很意外的发现,麦克唐纳三世完全没有来过一次台湾。虽然他的祖父与中华民国空军官校有极深的渊源,但是他却跑到湖南芷江的飞虎队纪念馆搜集资料,而不是来到高雄冈山的空军军官学校军史馆,实在是让我大失所望。毕竟严格意义上来讲,老麦克唐纳抗战时主要在昆明活动,芷江则是中美空军混合团的基地,与他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起。

可是中华民国的驻美代表处,却从来没有主动邀请麦克唐纳三世来台湾看看的想法,实在是让笔者摇头叹息。另外一位与笔者交流比较多的,则是志愿队第2中队飞行员毕夏普(Lewis Bishop)的女儿席拉(Sheila Bishop-Irwin)。毕夏普于1942年5月17日空袭越南老街的任务中遭到击落,并因此不幸的为日军俘虏而饱受虐待。

陈纳德与时任2中队队长的希尔一度以为他已经死亡,但是毕夏普奇迹般撑过了日本人的折磨,并在最后被转送到上海江湾的战俘营。后来毕夏普逮到了机会,与三名陆战队战俘一起逃离了战俘营,并且在中共新4军与国军的帮助下平安回到了后方。毕夏普可能也是志愿队300多名空地勤人员当中,唯一与共产党军队有过接触者。

最早得知毕夏普故事的时候,笔者一度认为这可能将成为中共「抗日神剧」的剧情。可是我在阅读了席拉为她父亲写的《从地狱脱逃:一位AVG飞虎队的旅程》(Escape from Hell: An AVG Flying Tiger!!!s Journey)后,却发现故事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单纯。原来中共将毕夏普转交给国军的工作,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政治事件遭到延误。

原来美国战略情报局(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也就是中央情报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的前身,为了寻求与中共的合作派了一个特战小组空降到华北沦陷区与8路军接洽。结果这个小组的成员却意外发现8路军在勾结日本而惨遭拘禁,因此向美军移交获救战俘与飞行员的工作一度遭到停摆。这样的故事如果能写出来,对中华民国其实是大大有利的。

可结果席拉告诉我,大陆官方已经在与她接洽将《从地狱脱逃:一位AVG飞虎队的旅程》(Escape from Hell: An AVG Flying Tiger!!!s Journey)翻译为简体中文的相关事宜。相信关于中共与日军勾结的部份,肯定不会在大陆版本的书中出现,中华民国抢夺论述权的工作又遭遇到一次没有必要的失败,实在是非常的离谱。

所幸现场有乔为智先生在,并且将麦克唐纳三世与席拉都介绍给了范大维与田在劢,才让这两位后人重新又与自由中国搭上了线。另外现场还有两位第14航空军的后人在现场拍摄纪录片,他们已经到过对岸取材多次,却没有一次踏上过台湾。还好有大鹏联谊会的摊子在现场,让这两位后人有机会在片中纳入中华民国的角度。

毕竟乔为智的父亲乔无遏将军,不只担任过中美空军混合团第5大队第29中队分队长,而且还是第14航空军协会的终身副会长。乔无遏曾驾驶P-40战斗机,多次为轰炸沦陷区的第308轰炸机大队B-24轰炸机执行护航任务。在他的掩护下,没有一架B-24为日机击落。这样精采的故事,很能吸引两位纪录片导演的眼球。

关于争取后人的工作,乔无遏将军生前就给予相当高的重视。他早已看出随着老一辈的凋零,中共迟早会将对两岸问题没有概念的志愿队、14航空军与中美空军混合团的后代通通拉走。因此乔无遏将军曾告诉笔者,他人生要做的最后一件大事就是把5大队的后人集结起来,继续与中共争话语权。而在乔无遏过世以后,这个工作已经为乔为智所接替下来。

当然乔为智争取打交道的后人,并不限于第5大队与中美空军混合团,同时也包括了飞虎协会。他与前空军第401联队联队长田在劢将军分头出击,争取到了飞虎协会历史博物馆委员会主席艾林的支持。艾林的表哥,正是1941年10月25日在缅甸坠机身亡的志愿队飞行员哈玛(Maax C. Hammer),所以他也称得上是飞虎后人。

艾林曾于2015年6月出席侨委会在波士顿举办的纪念活动,因而结识了田在劢与乔为智。他与飞虎协会(Flying Tigers Association)的历史工作者阿姆斯壮(Alan Armstrong),对中华民国还抱有相当强的向心力。所以在9月24日的晚宴上,艾琳与阿姆斯壮在开场白中喊了不下10次的「中华民国」(The Republic of China),还当场举杯向空军代表团致意,让笔者看得赏心悦目。

靠着乔为智、阿姆斯壮与艾琳的通力合作,马英九总统视讯也成功的在晚宴上被拨放。马英九的演说在感谢志愿队的同时,还夹带了许多只有美国人才听得懂的美式幽默,非常受到与会嘉宾的欢迎。他甚至可能是蒋经国在1988年过世以来,第一位向飞虎协会致意的中华民国国家领导人,也算是给了这些志愿对先进很大的面子。

相对于早上的战鹰周末,飞虎协会晚宴的政治敏感性更高也更强烈,所以隆松斯基与拜斯敦两人都换上了西装。令笔者深感欣慰的,是隆松斯基没有戴他早上的五星红旗胸章,而是与拜斯敦一起搭配前驻美代表沉吕巡大使在2015年发给他们的中印缅战区纪念章盛装出席。这表示至少在官方立场上,飞虎协会仍以中华民国为正溯。

现场的大陆官方代表,面对如此的画面安静的如陌生人一样,让笔者当下都忽略掉了他们的存在感。可见2016年的飞虎年会,中华民国空军凭借着「九二共识」赢得了一场勉强的胜利。可是这一次的胜利,并不代表长久的胜利,因为无论是民进党还是共产党,都没有打算长期让「九二共识」这样玩下去,那么台湾未来还有什么选项可以走呢?

 

中华民国的选项

无论是对于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而言,「九二共识」都只是一个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中华民国的目的是以「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来包装「不统,不独,不武」,维持两岸实质分治的现状直到大陆局势出现变化再做最终决定。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则是以「九二共识」争取「和平发展」的机遇,等到实力强大到可以把美国影响力排除出亚洲后,一举解决台湾问题。

纪念「飞虎队」的活动,同样是套用这样的逻辑。中共知道没有办法取代中华民国在美国二战老兵心目中的地位,因此在争取「飞虎队」的话语权方面尽量减少与台北方面硬碰硬的对抗。只有在李登辉或民进党执政,台湾选择消极以对的时候主动出击。一旦当马英九领导中华民国政府主动出击,中共便转为消极以对,以免产生「两个中国」同堂纪念「飞虎队」的尴尬现象。

政府对政府的对抗趋缓,中共私底下主导的「民间交流」却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中共认定对中华民国有感情的第一代「老飞虎」终将凋零殆尽,将更多的资源用在拉拢与扶持后人身上。或许中华民国在拉拢志愿队与混合团的老兵与后人方面还大有可为,但是其他纯美军的参战单位,今天无论是老兵还是后人都已经全面倒向对岸,长期发展对台湾而言是非常不利的。

一旦所有二战美军后人都倒向中共,台湾所失去的恐怕将不只是抗战的话语权而已,同时还有许多靠「飞虎老兵」穿梭太平洋两岸建立起来的军事合作关系。尤其是在川普当选总统,公开宣布退出TPP,甚至对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战略表达支持以后,本来可能出现三赢的局面将注定只剩下「双赢」,而被淘汰掉的那方将绝对不是美国或者中共。

因此「九二共识」虽然不能解决问题,但至少可以让已有的问题不要继续扩大。换一个角度来看,至少让受伤的伤口就算不愈合,也可以止血。面对经济与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中国大陆,或许这是台湾当前唯一还能考虑的选择。等接受了「九二共识」以后,台湾就该思考如何持续维系与「飞虎老兵」还有他们后人之间的关系。

而以去年飞虎年会举办后不久,独派团体台湾教授协会就与日本右派团体「翼友会」一起在台北举办「勿忘台湾空战烈士,强化台日邦谊」活动,歌颂与美军作战身亡的日军飞行员来看,显然民进党政府永远不明白问题到底在哪里。即便蔡英文明白,她恐怕也不敢违抗独派选民的意志,去纪念「中国人」的抗战与轰炸台湾的美军。

所以在执政党无法大有作为的情况下,国民党不能够放弃对抗日战争与「飞虎队」的历史论述权。中国国民党应该恢复设置驻美代表,专门与美国的参众议员、美军还有二战老兵打交道。尤其是要把来自于台湾的温暖,传递给「飞虎老兵」与他们的后代。尤其是与抗战有关的重大节日,尽量邀请还有行动能力的美国老前辈回台湾来看看。

除了志愿队与混合团,邀请对象还可以包括长年被中华民国忽视的纯美军单位老兵访台。比方说前面提到的驼峰飞行员协会会长温雅德,就真的应该再回来台湾看看。多年来对话语权的弃守与忽视,已经让台湾对驼峰航线的历史完全没有着力点。即便当年接受驼峰物资补给的是国民政府,现在一切相关的纪念活动都是中共在举办了。

趁大陆现阶段还愿意接受「九二共识」的机会,台湾要尽一切可能掌握二战中美合作的话语权。掌握的方式有时候可以是与大陆对抗,有时候则可以是与大陆合作。长期以来大陆纪念第14航空军所拥有的最大优势,就是拉拢那些曾经在沦陷区上空被击落,得到8路军、新4军或者其他中共游击队救助过的美军飞行员。

正是因为得到过8路军与新4军救助,这批第14航空军飞行员就成为了中共抗日的见证者,战后即便来过台湾,也不会是中华民国政府宣传的对象。所以自中共改革开放以来,他们只有可能前往大陆,不太可能被邀请到台湾来「为匪宣传」。可实际上,被中共救助过并不尽然就代表亲共。有些人反而因为在延安待过,更知道被西方左派记者与外交官隐藏起来的中共真面目。

比如去年跟着飞虎协会一起出席年会,二战期间服务于第14航空军第311战斗机大队529中队的克劳佛(Paul Crawford),就在抗战即将胜利之际因P-51D野马式战斗机遭到日本人击落,得到8路军的救助。可是克劳佛被送到延安的时候,美国与中共的关系已经恶化,所以他从毛泽东身上可以感受到共产党人对美军飞行员的强烈敌意。

这让克劳佛后来接受采访的时候,还是或多或少会流露出自己对中华民国的情感。甚至在战鹰周末的现场,他还因为看到大鹏联谊会的年轻女性背着从台湾带去的国旗包而主动前往搭讪。可见虽然经常造访大陆,并且被中共视为「样板宣传人物」,克劳佛还是知道自己当年真正的友军是谁。只是当被问及愿不愿意来台湾看看的时候,他还是表示自己不敢来。

对于像克劳佛这样的人,国民党其实也是应该好好争取的。甚至还可以考虑透过国共论坛,策略性的与大陆一起举办「飞虎队」或者其他二战相关历史纪念活动。这不只将让中共更加重视台湾的观点与立场,而且也是一个把美国拉入两岸未来政治谈判的好方法。尤其是建立军事互信机制,以现阶段而言更是不能没有美国的参与。

从现实主义的角度来看,台湾无论是由哪一个政党执政,都不可能单独面对大陆。美国必须要在未来的政治接触中扮演台湾的后盾,这个后盾可以是显性也可以是隐性的。不过要说服美国当后盾,创造台海与太平洋两岸三赢的局面,台湾必须要证明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给西太平洋带来和平与稳定。要做到这一点,何不从「飞虎队」这个美国、大陆与台湾的最大公约数开始做起?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