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祚来:避蹈覆辙,习近平还有多大转型空间?


一、

人们普遍感受是,文革又一次降临中国。习如果扮演毛“伟人”,结局只会是一个,中国与中共沦落与动荡,甚至会走向军管与戒严,最终引发导致中国崩溃的大革命。

革命式的颠覆重建中国政制,前提是必须有一次伟大或宏大的革命,暴力流血革命或花儿和平革命,如果中共主导政治转型,那么,在现有政制下,还是有一定的空间,本文探讨的是这一空间中,政治转型的路径。

中国与中共都是人类文明的例外,所以,中国的政治转型,一切皆有可能,36种可能中,本文探讨的是最安全的一种可能,代价最小的一种可能与路径。我并不想党主立宪,无论以什么方式终结中共我都没有意见,但我对中国卷入中共体制的人,基于人道的考量,也基于暴力颠覆或剧烈冲突造成的突然崩溃,产生不可预测的灾难性后果的惧怕,所以,郑重提出最安全的一种方案。

二、

习当政之初,似乎给知识界一丝希望,主要原因是他的父亲,没的迫害过人,开明,开放,而习的朋友圈,胡家人占有重要一席。主张政治改革的胡家人,总是可以递上话,让习懂得历史与世界民主大势。

习当政之后,曾有传言:我在总书记位置上,并不是自己,只有退休之后,才能恢复自己。其意指:人在宫廷中,在表演中共总书记的角色。现在看来,他显然进入角色了,也许他扮演了他自己都不愿意看到的角色,这就是中共政制机器的裹胁,胡耀邦与赵紫阳稍有异见,就被中共的历史车轮碾压。

习现在扮演的似乎是最正宗、最原味的毛思想传人,红色王国掌门人。

在第一个五年,他当上了核心,并可能将习思想写入党章。他的标准形象已在诸多场景中与毛泽东并列,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变成中国出了个习近平,东方又红,太阳又升。

第二个五年,他要与毛并肩齐名,成为中共的领袖与导师,并成为影响世界的新社会主义倡导者。

第三个五年,他要与美国新总统聊聊,如何共同改造人类世界。他代表东方社会主义阵营,提供东方智慧与模式,与整个西方平起平坐,青梅煮酒,此时,他的地位是马克思加秦始皇加孔子加佛祖。

三、

中共在极权政治与寡头政治之间带回摆动,习近平是幸运儿,也有可能是中共或党国最大悲剧的酿造者,如果他步毛泽东后尘,把自己塑造成毛式领袖,再搞一次个人崇拜。

我们现在看到的是这样:

他从毛泽东那里找红色资源

他从红二代那里,找体制内资源

他从福建浙江上海陕西那里,找亲信资源

他从传统政治中,找治国理政资源,譬如巡视视察制度。

他从传统文化中,找儒佛道资源,特别是亲自参观了孔府

他的家庭信奉背景中,还有佛教资源,这个秘而不宣。

他从中共党史中,找建党资源

他从枪杆子那里,找力量与安全保障资源

他从延安那里,找红色文艺资源,但延安那里,不仅有延安文艺,延安价值却被刻意忽略了。

正是因为延安价值,就是笑蜀编的那套历史的先声里,才使知识分子投奔延安中共,才使民主党派倾向中共,才使无数年轻人为中共的事业献出生命,并有美国与文明世界的信任。

而延安价值追求,与中共现在倡导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一致的。

延安文艺是可耻的,延安整风是可恶的,中国人民在抗日烽火苦难沉重,国军抗日维艰,毛泽东中共却在那里发展自己的文艺,让文艺为党服务,让白毛女激发民粹仇恨,通过打倒地主来鼓动民众扩张中共的地盘,所以延安文艺是可耻的,延安整风是中共迫害人权,肃清异已,为进一步夺天下做好人力准备。

只有延安价值,还有初心人类价值,无论是为了欺骗,还是当时确实有此认同,延安时期中共主流媒体倡导的对美国的尊敬、对民主宪政的倡导、基层民主的实验,都是普世价值希望之光。

但习上台后,却颁发的内部文件,八不许,就是不许讲普世价值那一套西方政治伦理观念,不许谈司法独立宪政民主三权分立等等。

显然,中共的价值观是分裂的。

但习却体现了巨大的“包容性”,只要有利于中共统治的,皆能为我所用,中共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中的自由民主正义,也能包容其中,成为粉饰中共的化装品。

四、

党国无数的社会问题就像千年的绳结,似乎永远无法解开。

亚历山大东征之时,也曾面对千年绳结,任何人都无法解开。但亚历山大亮剑了,绳节也就开了,不是解开的,是挥剑断开的。

习近平想用一已之力解开中共与中国人民之间的死结,这个结是永远无法解开的。自上而下的统治,在世界民主大潮中,不可持续发展,既解决不了内部腐败问题,又没有合法性,中共对人大代表与各级官僚,还有政协委员,全部都用内定的方式,这种内定,既是政治败坏,又会滋生经济腐败,更为严重的是,它成为窃国的方式,把属于人民的权益,窃取到了中共各级官员手中,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成为党国,中共深知这种不义,维护不义的代价,就是变成虚伪的专政者,暴力威胁者,它实质上成为一种殖民统治。(这次纽约会议聊天中,胡平先生说,中共对自己的党代表们也是当成犯人看管,唯恐他们做出意外举动)。

这种极权专政只会持续做恶,累积恶果,社会更难和解。

对中共的腐败,还有山头派系,以及对异见分子知识界,习中央号召亮剑,所有的对手与异已者,在亮剑声中纷纷倒下。

而习近平对中共自己的罪恶之结,却爱惜有加,前后三十年,互不否定。不敢亮剑。

把文革或整个毛时代都视为社会主义探索,只是探索不成功,代价由整个国家承担,荣誉永远归于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

五、

中共正常化,必须民主化、有限化,把无限的党变成有限的党,把不受制约的党,变成受监督制约的党,如果一步到位,也许中共不堪承受,王岐山让官员们读旧制度与大革命,说的就是变革过程中,贵族们可能死无葬身之地,整个社会土崩瓦解。所以,要严加打压与控制,不惜一切代价维稳,至于以后会不会崩盘,那就是路易十六那句话,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

为避免国家灾难,中共受政治清算,唯一的途径,就是主动政改,通过有效的渐进方式,使中国和平转型,和平转型,就是国家权利一步步回归到人民手中,让选票说话,让人民决定国家命运,让人民获得真正的自由,让国家因自由而繁荣发展,国家不可能由专政者、极权者领导出繁荣。

六、

共产党面临的只有一个大问题,就是如何还权于民的问题,是崩溃之后被迫还,还是和平偿还?毛泽东是一揽子还权于社会的,因为他的生命终结了。中共如果到了天道之命终结之时才还权于民,后果确实不堪设想。因为中共积累的罪恶把南山与北山的竹子都砍完了,也写不尽。

关键是,愤怒的人民到时候不是砍竹子书写中共罪恶,而是把竹子砍了,做成武器,揭竿而起,动荡与分裂、复仇与血偿,都将成为悲剧性的现实。

七、

邓小平只是有限地还给人民自由迁徙权,有限的自由市场权,有限的自由表达权。邓小平解放了中国的下半身。中国人的心灵领域即信仰没有自由化,中国人的口头表达没有自由化,中国人的思想与选择当政者的选举权没有自由化(举手权)。 

所以,习近平面临的只有一个还权于民的问题。因为没有还权于民,所以中国才乱像丛生,不可遏制。

寄希望一个铁腕人物治党国腐败,铁腕人物只会拥有特权,用之清除异已,做大自己的所谓反腐败的队伍,最后反腐败成为口号成为特权成为新腐败,甚至成为黑社会恐怖分子。这与寄希望一个英明君主或帝王,带人民带来福祉一样,这样的极权君主,身边必然簇拥一群忠奸莫辨的宠臣,成为一个权贵共同体,核心会被包围在中间,被删节的信息使核心人物成为阿斗或工具。

八、

习近平如果真勇敢,就应该挥刀与中共黑恶势力还有原教旨马列主搞者完全切割,像亚历山大挥剑那样,解开中国历史与中共历史的千年死结。

把全国人大,还给人民,把全国政协,还给民主党派。把中宣部变成中共内部的机构,而非意识形态掌控机构。

中国是先有政协,后有人大,民主党派是中国颠覆民国政府的重要力量与同盟者,也是中共建政或所谓的开国多党派。

所以,第一步,是政治改革民主党派。当年的建国纲领,叫民主建国纲领,不叫中共建国纲领,所以,不忘历史不忘初心,就要回到中共建政之时,正本清源,再造共和。

九、

利用五年时间改革政协

各民主党派独立谋求发展,第一步在各县市中扩大自己的党员,自筹经费作为党费,中共党员团员也可以转入民主党派,参与县级政府县长市长的竞争,中共如果落选,改为当地县市的监督党派。

任何一个县市民主党派获得当政权之后,即行落实人大独立选举方式,不再由中共内定人大代表。

第二个五年,民主党派可以联合或独立的方式,竞争省级省长,民主党派获得相关省长组阁权之后,亦同时改革人大,让省级人大成为独立的议会,由各省选民独立选举,中共不再内定。

中共将各中共省级机构改变为中共的派驻监督机构,或变成在野党。

在政治转型过程中,中共仍然拥有某种特权,譬如维护国家稳定与统一,管理军队,但军队不得干预政治。

十、

社会各届与政协、有影响力的律师、媒体人、学者教授等,组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将设几个大的分支委员会:

港台联席委员会,主谈港台联邦或政治经济一体化的可能性

民族自治与和解委员会,负责新疆西藏内蒙等自治问题

中共历史问题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解决中共历史遗留问题,寻求和解之道。

还土地于农民,将城市房产所属土地划归私有或私有共同产权。

历史遗留问题将困扰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譬如中共在建政前剥夺的地主富农土地,还有中共在建政之后剥夺的土地,等等。如何解决,需要集民族精英智慧,来予以处理,总的原则是,五十年之前的淡化,二十年之前的轻视,二十年之内的重视。

十一、

无论是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还是中国政治转型委员会,都应该有联合国、美国、欧盟、台港海外民运领袖组成的观察团参加,有可能的话,聘请国际知名专家组成顾问委员会,或委托世界知名智库,研究相关课题与解决之道。

十二、

十五年或二十年后,民主党派可以成为多党联合体,与中共竞争执政党,或竞选全国议会议员。当民主党派成为执政党之时,中共就可以和平谢幕了,它将以自己的和平谢幕,获得中国人民的宽恕,国家获得政治文明,人民得到民主宪政,中共获得和平退席,并可以像国民党在台湾一样,重新竞争,通过选票夺取新的执政机会。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不要诗意地谈什么初心,一切都要回归到共和国政治的原点。无数革命先烈前赴后继,不是为了共产党永远执政,而是为了共和国人民得到最高权力,得到自由民主与正义。

毛颠覆了共和国,把共和国变成了党国,变成了专政之国,邓只是平反了中共一些冤假错案,社会经济有了一定的自由度,习要做的,除了政治改革,除了还权于民,没有任何其它政治比此更神圣伟大。


2017-9-27 洛杉矶,10月4日改定


(吴祚来 独立学者 自由作家)(本文系作者在纽约“前瞻中共十九大”研讨会发言稿,《公民议报》首发)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