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建利在第10届日内瓦人权与民主峰会上的演讲

 

(中译稿)(翻译:张维)

2018年2月20日,日内瓦

 

关键词:王全璋、余文生、709、联合国全面定期审查、批准《公民权利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非常高兴在这里——第十届日内瓦人权民主峰会上——见到这么多的新老朋友,很荣幸在今年的这次聚会上再次发言。我也很自豪我所代表的中国的人权民主组织“公民力量”是日内瓦峰会的共同组织者。即便是在中国共产党专制统治的最黑暗的日子里,在这个峰会上志同道合的情谊,互相鼓励、经验与策略的分享总是给予我希望。

今年—2018年—将标示着《世界人权宣言》问世70周年,也标示着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 周年,然而20年过去了,中国至今没有批准该公约生效。过去我曾经在本峰会上数度提及中共彻头彻尾的漠视所有族群的人权——汉人、藏人、维吾尔人、内蒙古人以及其他民族、宗教、区域人群的人权。尽管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上花言巧语宣称中国宪法与其他法律法规是如何对人权进行了保护。这根本就不是事实。我过去也曾经提及中共无情的镇压人权捍卫者、律师以及那些权利遭到践踏后试图寻求正义的普通公民。中共打压所有人,并以此在国内展示它彻头彻尾的对国际人权准则的蔑视以及对它自己的旨在保护中国公民权利的各项法律的践踏。

随着中共在国际舞台上愈发明目张胆、愈发咄咄逼人,它正在日内瓦积极推销它的“有中国特色的人权”,并且正在威胁其他各国对人权的践行与保护。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众多的人权活动家、媒体、以及对此关切的公民们,必须更加密切的注意中国此时此地在联合国、从澳大利亚、新西兰到斯里兰卡、津巴布韦和美国以及全世界其他各国正在做着什么。它的“锐实力”正在无处不在的被感受到,而我们必须对其展开反击。如果我们熟视无睹,我们将因此危害我们自身。自由与民主正在陷入危机,而中国在全球对人权的背离中,正在扮演关键的角色。

没有任何地方比中国自身能更强烈的感受到中共对人权的攻击。简而言之,在中国实质上已经没有和平倡导变革的任何自由空间。最新的一个例证就是,2018年1月中旬,一位在北京执业的人权律师余文生在步行送幼子上学的途中被超过12名警官抓捕,并且被至少四辆警车和一个特警行动队包围。余文生曾经公开呼吁政治改革并且批评习近平与中共从2015年七月开始的对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的持续镇压。中国当局因为他行使基本人权和平表达他对政治与改革的观点而关押他,并以“颠覆”重罪指控他。在逮捕余文生的前几天,当局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在余文生的客户中,有另外一位在北京的人权律师——王全璋,他是我本次报告的焦点。

王全璋被中国政府隔绝与外界的联系已经954天了。当局于2015年7月10日,在对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的扫荡当中抓捕了王全璋,这次扫荡造成了超过300名人权律师与人权捍卫者遭到拘留与审讯。这次大规模的袭击被称作“709 大抓捕”,因为这次扫荡中的失踪与拘禁首先发生于2015年7月9日。很多709律师与人权捍卫者此后判刑或被释放,除了一个人他们所有人都已经被“追究”,这个人就是王全璋。2016年1月8日,王全璋被正式逮捕并被指控颠覆,随后于2017年2月14日被起诉。据报道,王全璋被关押在天津第二拘留所。但是他的妻子李文足,一位积极而勇敢的自己丈夫的维权者,尽管无数次的奔赴天津去探望他,却仍然没有被允许与他见面。他的律师们也同样不能与他会见。所述的王全璋的律师之一余文生,他会见王全璋的努力虽几经尝试也没有成功,而现在,如同王全璋一样,他自己也被监禁,也被指控类似的颠覆罪名。

毋庸置疑,王全璋被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以促使他公开“忏悔”或者以其他方式承认有罪。他坚定的拒绝了,因此继续被监禁,被隔绝与外界的联系,而且至今没有开庭审理的日期。被释放的709律师与人权捍卫者以及他们的家人,都揭露了被关押期间遭受的惨烈酷刑。王全璋非常有可能正在遭受酷刑折磨。我们对他的处境不得而知。实际上,我们甚至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他的妻子李文足正在持续被警方骚扰和恐吓,李文足自己也曾经被短期关押。这对伉俪有一个蹒跚学步的年幼的儿子,他已经进1000天没有见到自己的爸爸了。

1976年2月15日出生于山东乡村的王全璋,自从2000年从山东大学法学院毕业时起,代理了范围广泛的客户并且承接了许多“敏感”案件。他在毕业之后留在山东济南,从事法律援助工作并且给村民们免费讲授与他们的生活事项有关的中国法律,比如乡村土地权等。王全璋因其工作受到了很多威胁,后来决定离开济南。他于2008年迁往北京。

2015年8月份遭受监禁之时,王全璋在锋锐律师事务所执业。王全璋在权利捍卫运动中一直是一位突出的维权者,代理了法轮功修习者以及其他遭受迫害的人权捍卫者,例如住房权利活动家倪玉兰律师和记者齐崇淮。近些年来,王全璋加大了对涉及宗教自由与信仰案件的关注,越来越多的接受了法轮功修习者的委托,而法轮功这种精神修炼在中国被打成了非法;这类案件被视为尤其“敏感”,很多人权律师因为害怕涉及高度风险而避开此类案件。

在709大抓捕中被监禁之前,王全璋曾经被中国当局骚扰、殴打和关押。例如在2013年4月,警方将王全璋从江苏省的一个法庭内带走羁押、处以10天“司法拘留”,而当时他正在为一位法轮功修习者,激情昂扬的在庭上辩护。这种事情据报道还是第一次发生,全国各地的众多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群起而为他辩护,在法院外面发起了抗议,这促成了王全璋从“司法拘留”中被提前释放。

2015年的7月,王全璋在被带走之前,在写给父母的信中表达了他对自己选择从事的工作——更准确地讲是他被召唤从事的工作的承诺——并请求父母对他理解与信任。他写道:“我从来没有把父亲和母亲带给我的诚实、善良、正直这些品质放弃掉。多年来,我也是在用这些原则指引我的生活。尽管我经常深处绝望之中,我从未放弃对美好未来的想象。”

王全璋以这样的话结束他的《致父母书》:“亲爱的父亲母亲,请为我感到骄傲,无论周围环境怎样恶劣,你们一定都要顽强的活下去,等待云开日出的那一天。”

今天我们相聚在2018年人权理事会首次会议的前夕,如前所说,今年标示着《世界人权宣言》问世70周年,也标示着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20 周年。联合国的《人权维护者宣言》在今年也将问世20周年。这些人权机制与其他人权机制一起,旨在保护像王全璋和余文生这样的人权律师和人权维护者的基本人权——包括他们的言论自由权利和免于酷刑与随意拘禁的自由权利。中国政府在上述这些案件中以及在无数其他案件中,正在愚弄国际人权框架与体系,也正在践踏其自身旨在保护若干基本权利包括言论自由权利与不被随意拘禁权利的国内法律。

中国必须被追究责任。王全璋的案件已经提交给联合国反随意拘禁工作组。我们所有人都在急切地等待该工作组做出评估和决意。今年11月份,中国将接受联合国大会对它的第三次普遍定期审查(UPR)。对于此次普遍定期审查,我敦促各国政府、各非政府组织和各位公民活动家提出王全璋案件,提出在709大抓捕中被打压的其他律师和维权人士,并且要求中国政府还他们自由。在这次普遍定期审查中还有一点需要强调:中国签署《公民权利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已经20年了,中国无法解释为何推迟批准这一关键性的人权协议,因此必须被追究责任,而且应当被敦促其现在就批准此公约。

非常感谢各位的倾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