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伯炎:逃亡专制的百年进行式
一一从脱北、逃港到逃资、逃智的演变
 
 
在我这耄耋老汉的脑海里,有几代人脱逃专制的历史长卷,从戍戌的康梁维新党人到百多年后的魏京生、王军涛、杨建利与王丹等民主自由价值信念者,一代又一代,今天,已扩大到中产阶级,乃至娱乐界的范冰泳等了。而且这逃亡专制的人群,还在东亚这片土地暴涨。
 
当年,受欺骗奔延安那一代的李锐、韦君谊包括王时味、萧军等,奔向共党宣扬的“民主圣地”,结果,一个个尽如林冲误入白虎堂,乃是交投名状入伙,陷入贼窝,做了过河卒子,只有拚命向前了。韦君谊在他《思痛录》里忏悔写到:没想到革命付出身家性命了,还要付出良心!而李锐从党魁的秘书,再被打入底层,尽历沧桑与民间疾苦觉悟后认识到:共党不亡,天理不容!
 
次一代,被解放欺骗,被个人崇拜狂热席卷,卷到文革,人人被一本毛语录囚禁入270条话语(270条铁栅)做的精神牢笼,封闭中囯如死亡营(这便是习近平今天学不到的,他只好用警察在新彊造囚百万维族人集中营),中国汉人维人藏人,既重复前辈逃港与北韩脱北,也在逃习近平以警察重复红卫兵的专横了。
 
当年,国人是从毛氏毁家毁国毁灭文化中,政黑经崩文毁里觉醒,逼出改革开放这条活路,松了一两圈专制的紧箍咒,才一度由逃亡出国,转为留学、经常出国,可是随对改革的逆反,专制强化,又恢复以往挣脱专制的全民大逃亡了。
 
所谓改革,改什么?实是改毛泽东铸的罪错,但要彻底改毛之错,曾与毛同心同伙作过恶的这批文革后复出的王公贵族,他们只想改回文革前那17年的专制,这就与觉醒一代改向现代民主矛盾,这伙复出的党阀与政客,见天安门学生绝食请愿,尽是“我以我血荐轩辕”的赤诚,呼喚政改贪除〈当时叫反官倒〉没想到:有如公车上书的戍戌改革,把这伙与慈禧同样顽固者,吓破了胆,却做出超越慈禧的血腥亊件,当年慈禧,只喋血谭嗣同等6君子,逃亡康梁两志士,64屠杀,邓慈禧等喋血的是19000多个谭嗣同的请愿上书君子。(当年袁木在记者招待会承认杀了几百人,这新数字为英国bbc公布)仅黄雀行动救出如康梁的现代民主斗士,已营救出上百位逃出虎口的改革志士。但坚守天安门烈士遗志如刘晓波等,被惨死于专制的黑牢,在天安门绝食遭屠戮的幸存者,头上缝了8针的北农大学生陈云飞,今天还关在獄中。但是,下一代的逃亡,从共党高层的许家屯,到湖南汚天安门毛像出獄的3义士及709被囚律师的妻儿,已如江河决口似的溃逃,将当年从深圳跳海逃亡,转为乘飞机了。这种逃亡,正是习近平专制强化的推动。
 
不免忆及六四镇圧后那次逃亡,如果,那时美国老布什总统,对中共这变色龙加流氓怪鳄有更本质的深透认识,不被美国仍拘于联中制俄战略,形成围卫救赵式救中共出困危,像今日彭思副统声讨中共檄文那么对中共揭露深刻全靣,认识到中共,绝对比萨达姆、卡札菲等更邪悪奸狡,那么,莫斯科的俄共解散震荡波,可能也震垮了中共。遗憾,美国今日总统又重复了美国当年延安工作组谢伟思类似的受骗上当错误,用WTO养肥了这只凶狠犲狼,再转向扼制性清除,将付出更沉重代价与麻烦了。
 
改革开放前,中共以残酷地掠夺杀戮加洗脑的精神暴力专制,再加饥饿,逼民众逃亡,今天,香港的一半人口,却是1949年后大陆专制逼迫逃出的人口,他们今日,对香港回归专制被大陆化的恐怖,仍怕再受二茬罪。因为深圳海外陈积跳海而逃失败者,可怜深圳海中骨,犹是儿孙祭奠人,那些逃到港澳的,只是部份幸运者。今天,北京专制统治者财大气粗地扩张专制,渗入世界,还伪善伪饰为叫什么构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聪明的巨商李嘉诚预见到即先逃,今天马云敏感已晚,而吴晓晖、萧建华等觉悟,已在獄了。
 
人们视改革为民族解放的出路,而专制者视为挽救专制使专制做大做强的护身符,因此,他始终拒绝民主化,他拒绝了当年魏京生的政治现代化,必然使专制统治现代化,专制更全靣与现代的压廹,正圧出中国的百年逃亡专制,更规模空前,波澜壮阔的高潮:
 
最敏感最先逃走中国专制牢笼的是文化学术精英,从胡适、傅斯年那一代到黄仁宇、唐德刚一代,以及改革开放后涌出的真博士如王炳章、杨建利、陈小平等,再到更年轻的王丹等再下一代。这些真博士流亡海外,使中国成了假博士繁荣的土壤,这些假字号的统治者,他们将文革后恢复的实亊求是精神,再恶化成假大空邪风,因为只要一说真话,他们建在假的基础上层建必全面崩塌。
 
文化学术精英的逃亡,留下的社科院院长,竟是红色军阀王震的秘书,科技精英乃是会修网上长城反文明的方滨兴及阐从网上盗窃科技盗贼。因无真正优质文化科学精英,从诺贝尓奖难在专制土埌出现与生成,仍在证明:自由是科学摇蓝与福地,专制是文化与文明的杀手和绝域。
 
现在,从专制牢笼逃走的已不限于文化学术精英,被强化极化专制逼走的,已延伸扩大到经济财富精英了。还没等习近平国进民退与支部要建到寺庙与外企,周新城消灭私有制的文章出笼前,便有中国资本大逃亡的浪潮,已逃得中共严控外汇流出,到内陆中囯银行取50美元也要预约。金融领域,同政冶领域同样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了。这么逃下去,邓小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所形成的经济增长,即便想再来一次以经济中心的改革,习近平这新的公私合营的吞併私产,岂不更造成新的经济恐怖,更别说吴小平放出私营经退出历史舞台的风声,这一切,不都是怂恿经济财富精英大逃亡的推力吗?
 
这逃亡潮里,同以往不同的是,那些方兴未艾的中产阶级,也遵从“危邦不居,乱邦不入”的古训,要逃出这危乱之邦了。中共的经济主要是外向性,赖外贸外资与外掠盈利,现在被美中贸易战,扼制了这外需,国内中产阶级再萎缩,内需更难调动,经济危机不更加剧吗?现在,习近平又重拾老毛自力更生口号,那时,自力更生出南泥湾种鸦片,与今天阿富汗塔利班贩毒式的自力更生一样,能苟延专制性命于末世吗?
 
于是,文化科学精英逃亡,留下了愚眜。经济财富精英逃亡,留下的是贫穷。愚昧与贫穷,岂不正好去做梁家河大学问,搞个人崇拜,拜出新皇帝吗。但是,坐在贫穷与愚昧基础上的皇帝,我们早看见清朝的皇帝的崩溃,眼前东邻的金家小王朝,也坐在贫穷与愚昧基础上,苟延残喘,不是仍想投靠美国来苟全他皇命于末世吗?
 
中国在此各类精英大逃亡的大背境下,最令世界惊异的是:被专制压迫的各类精英与资产在逃亡,专制统治集团自已,早就也在悄悄地大逃亡了。20多年前,今天中共党国副主席的妻子逃亡美国,就做了美国公民,而且统治阶级的老婆儿女、小三与他们的黑金,早就先于文化与财富精英的逃亡,逃得政冶局与中央委员有80一90%的亲属与黑金藏在海外,那副讽刺对联“滿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还真言简意赅地刻画出这伙盗国贼的本相。
 
被统治受圧迫者逃亡,很自然必然,现在,统治者一靣吹他四个自信做幌子,一面在大逃亡,这却是古今鲜见,这才叫中国特色吧!
 
共匪们这逃亡,还是有谋划有组织有步驟地阴谋进行,即苏联解体、苏共解散后,他们被末日来临恐惧,利用垄断权力与资源,进行转移海外的囤积,以备亡党后如纳粹那么逃匿海外隐藏,他们称此行为叫沉船计划,实是窃国盗国阴谋,典型的如海航集团,短短10多年,便由2000万资产变魔术式化公为私,涨成20万亿,还以权贵们私生子作产权代理人,这种将国库国财搬到海外藏匿的转移,不同于经济财富精英的合法资本逃亡,乃是非法的窃国公产的转移。其实,这种搜刮财富的转移,同他们历史上的转移,如出一辙,毛泽东在赣南,张国焘在川陕,都像挤干柠檬汁液,吸干民之脂膏,来救逃亡之急。毛泽东就将他打汀洲掠劫的金银财宝,叫管财务的毛泽民交给博古,换取所谓长征的买路钱,守泸定桥的刘文辉营长刘致民,便是收到红军两箱银元做买路费放行的,今天,他们方便地盗国库作逃亡准备,不过是利用旧经验老伎俩罢了。
 
这伙将中国一切资源挖空掏空,留下一物质与精神的荒漠,逃得了历史的惩罚吗?纳粹倒台70多年了,犹太人还不放过最后的追缉与清算,现在,特朗普的决裂式的改变对华政策,彭斯副总统的宣战式的揭露中共罪恶,正喚醒世界对这最后的共产恶魔的认识,而中国这被统治者与统治者的共同逃亡,不是证明专制与共产的山穷水尽末日将临的预兆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