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于东听“深圳总工会工作事迹报告”




Dear A:

 

   想谈谈最近去京听的一会,听完的候一是震惊,一是气愤并在回家后花了几天去查阅资料,看看自己的愤怒是否是无理取闹,是否是因为去国已久不够了解国情而想多了。经过几天的调研后,对中国的现况,更加深切地感到了悲哀。

 

   细细说说这个听众并不多的演讲吧。本次演题“劳工组合的改革和劳工运动”,附题是“深圳市总工会在社会对话的基础上”。这是东京一所大学中国研究所的公开演讲。人是刘女士。在她的介里写了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 national(SAI)的中国代表,介绍她做了十年以上的企社会内容调查,在深圳代社会察研究所主持了多年的工作。在在中国国内12个城市推International Labor Standards Advocacy Project(国际劳工基准倡导项目)。另在网上,我搜索到她的另一个头衔是深圳市工会“聚力划”的训师大学研究所的广告里说“以推广雇佣环境评价国际规格SA8000闻名世界的国际组织SAI的中国代表刘剑,在中国深圳市总工会负责社会与企业的对话活动,针对变化中的中国劳工运动和劳工组合的现状,做一个报告和讨论。” 作为一个在中国国营工厂里度过童年的中国人,这个题目吸引我赶远路去了东京。

 

   听演讲会之前我特地在网上搜索了Social Accountability Inter national(SAI)的有关介绍, SAI的网页上找到的国际规格SA8000中文的说明:

 

SA8000® 标准

SA8000® 标准是为世界各地的工厂和组织制定的首个社会责任认证标准。它是一 个适用于全球任何行业的整体性框架,旨在帮助获得认证的组织彰显其在公平对待员工方面所做的努力。

SA8000 衡量组织在工作场所社会责任八个重要方面的社会表现,同时配合使用管理体系要素来推进本标准在各方面的持续改进提升。本标准做法严格,确保在不影响商业利益的前提下让供应链达到最高标准的社会责任要求,因此备受各品牌及行业领军企业好评。

本标准体现了《世界人权宣言》及《国际组织劳工 (ILO) 宪章》中的劳工标准。同时本标准尊重、补充并支持世界各国的国家劳动法,目前已帮助两百多万名劳工获得符合道德规范的工作条件。

   以上明很富有代气息很准化, 但很憾,我想可能是因为演讲时间太短了,也或许这部分大概不是主讲人想说的重点,所以被完全忽略了。没有任何说明。这个介绍仅仅成为了广告。

 

在这个一个多小时的演讲里,主讲人介绍了三个方面的内容:

  1. 深圳市的工会管理现况


  1. 典型的劳工纠纷的回顾

  1. 东莞裕元鞋厂劳资纠纷2014年



  1. 常德沃尔玛事件2014年


  1. 深圳佳士工厂事件2018年

  1. 劳动组合(工会)的对策和改革

 


 

以上所有的照片均来自演会的现场。基本涵盖了主人的主要内容。直接照片,一是主在这个演讲中使用的PPT文件准备的很详细,整个演讲基本就是把这些内容用日语复述了一遍;一也是键词一目了然,中能看得到那个关键词工会”

   演会最后有提部分,一个日本人先用日再用中文了一问题“您介的工会的指思想是什么呢?”刘女士,用日回答工会的指思想来自于中国现任领导习近平思想,从工人运动发展的角度来说,工会工作需要具备政治性、先进性和群众性……”(这些话在东京的大学讲堂中听到非常令人震惊!日本听众沉默,面面相觑。)到了这里,这个演讲会的内容就非常清晰了

得,已有二十年没有再听的“事迹告会”这样词汇又来到了我的脑海里。

 

来说说深圳市总工会的事迹——深圳是中国产业工人最为集中的,人均GDP在国内排得上前五名的都市。在这样各类企业聚集的地方,当然会有林林总总的企业内部管理和用人用工上的矛盾和问题,针对问题,总工会就有了很多用武之地。

 

   主讲人先说了三个实例作为前奏——

   

两个是发生在2014年的工潮事件,前一个裕元工厂是台资代工企业,他们的劳资纠纷直接请了总工会来介入,结果以工人涨了工资得到了实惠作为貌似不错的结果。后一个常德的沃尔玛是完全的外资企业,起因是在外商撤资过程中的劳资纠纷,这场工潮是在工会主席的领导下进行的,最终是由常德市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这样的机构做出了裁决后平息下来。

 

   解释一下,中国境内的全国总工会是什么组织?中华全国总工会是中国境内唯一官方全国性工会联合会。它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参加全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人民团体之一(以上解释来自维基百科) 也就是说这个名为工会的组织是中国共产党旗下群团组织的一部分。

 

   我又在网络上搜索了这两次工潮事件相关信息,可以更清楚的看到两次工潮与工会组织之间存在的关系:

 

1.有关广东东莞裕元与工会的关系:

 

2014年4月16日,罢工工人发表了公开信,提出广东省总工会派员进驻、启动劳资谈判、彻查社保缴纳情况和重新选举工会委员会等四点要求。随后广东省总工会介入,东莞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副主席以及市镇两级工会共20多人组成工作组,深入企业开展工作。同时市总工会法律服务团律师也跟随进入厂区,为职工提供法律咨询、指导和帮助。(以上来自维基百科)

 

2014广东东莞裕元鞋厂发生 5 万余名工人参加的罢工事件之后,广东省总工会认为,该公司所在地的东莞市高埗镇的基层工会工作极不规范,所以在该镇开展了基层工会组织规范化建设试点工作。此次试点工作由广东省总工会主席亲自领导,由省、市、镇三级总工会派出人员组成联合工作组,以裕元鞋厂等35家雇工500人以上的非公有制企业为重点。 联合工作组用了半年多的时间,对重点企业进行了“全程的贴心服务”,在组建工会的 每一个环节上都给予具体的指导,并对组建工会从成立筹备组到办理工会社团法人登记的整个过程都提供了范本。在试点工作完成后,广东省总工会将其树立为基层工会规范化建设的典型。此后,广东省企业基层工会并无照此模式展开,仅就人力资源而言,即使全总系统 70 余万专职工会干部放下其他事情不做,也不可能完成全国 560 多万家私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基层工会的组建工作。

出自《中国工人运动观告2015-2017》

 

2.有关常德沃尔玛与工会的关系:

 

常德沃尔玛于2009年成立工会,黄兴国,店行政部经理,2011年的换届选举中被选为工会副主席,又于2013年的选举中全票当选为工会主席。在常德沃尔玛闭店过程中黄主席为了员工的尊严顶住压力履行了基层工会主席的法定指责。并在组织整个集体维权过程中面对政府有理有节,坚持劳资对话。当政府维稳不维权时,黄主席坚持了维护职工的权益……

 

常德沃尔玛案例是屈指可数的,在基层工会组织下的员工抗争事件。与此前零星的维护工人权益的基层工会主席相比,该店工会主席行动前通报相关政府部门“工会将带领员工集体维权”,公开动员员工集体行动,面对企业和政府的强势压力,坚持履行基层工会组织的法定指责。因此事件吸引了劳工界(工人,学者,律师,NGO)的高度关注和大力支援。

可见(https://chinaworker.wordpress.com/2014/11/21/湖南常德沃尔玛工会组织维权案情介绍/

具体分析报告可见 《从常德沃尔玛聚焦劳工组织化维权》

https://cmcn.org/archives/2538

 

从以上的引述文章中,可以看到除了工会组织外,中国社会上是存在民间的劳工组织NGO的。在刘剑女士的演讲中,讲完2014年的两个实例后,几句话带过的是,由于2015年政府抓捕了一批律师和维权人士,政府的法规条例给予民间劳工组织NGO的可操作范围空间越来越小,导致后来几乎都无法正常活动了。

 

有关这个方面,网络上2018年发表的《中国工人运动观察三年报告》中提到了具体实例:

“就在劳工 NGO 努力突破自身局限性,尽心尽职地服务工人,为中国工人运动做出了巨大贡献之时,他们也在报告期内遭到了政府的毁灭性打击。2014 年 12 月 26 日,打工族主任曾飞洋在办公室被不明身份人士殴打;2015 年上半年,向阳花女工中心、青草劳动服务部、南飞雁、烛光等劳工 NGO 受到政府有关部门的财务调查、关闭、注销等各种干预和打压;2015 年 4 月 13 日,打工族主任曾飞洋和工作人员孟晗被广州市公安局番禺分局南村派出所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传唤;2015 年 12 月 3 日,打工族数名工作人员被警方刑事拘留。2016 年 9 月 29 日,打工族工作人员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被广州市番禺区法院定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获有期徒刑缓刑的处罚;同年 11 月 3 日,打工族工作人员孟晗获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的处罚。 ”

有关劳工NGO,这篇报告里另有这样的记载:

我们在对中国工人集体行动个案的研究中发现,有一些劳工NGO已经从为工人个体维权的活动中抽身出来,转向介入工人集体行动,并引导工人通过集体谈判解决诉求。在工会实际缺位的情况下,这些劳工 NGO 正在承担着工会的角色。它们利用有限的资源,顶着来自政府和资方的压力,不断帮助行动中的工人发现自己的组织和谈判潜能,找回阶级意识。

   报告期内工人集体行动个案的变动趋势表明,中国企业劳资矛盾的激化正在全面越 过政治、经济和社会可承受的底线,工人的经济利益得不到保障,直接影响到亿万家庭的生活甚至生存;工薪阶层收入不合理,成为内需不足经济不振的重要原因;一次分配不合理使得共产党的执政合法性正在工人阶级当中迅速流失。所有这些,都以迅速增加并急速扩散的集体劳动争议呈现出来。因此,中国共产党必须面对一个问题——如何制度化地协调劳资双方的利益?以及如何制度化地进行合理的工资分配?在这方面,劳工 NGO 已经做出了有益的探索。它们在规模小、资源少、压力大的情况下,不懈地介入到劳资利益纠纷中,通过一些成功案例,在实践中成功地探索和发展出了一套化解劳资矛盾,将工资分配不断合理化的有效工作程序。”

*《中国工人运动观告2015-2017》(https://www.clb.org.hk/sites/default/files/工人运三年告%202015-17%20final.pdf

以上事情都发生于2015年末之前。

 

   回到刘剑女士的演讲,来看主讲人然后举的第三个例子(这是重点案例),就是尚未结束的深圳佳士公司的事件,也有工会的影响存在——这个上市股份公司原来有自己公司指定的人做的工会,不为工人们接受,于是地区总工会开始介入……

 

   2018年5月10日,佳士员工余浚聪被开除,佳士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向坪山区总工会反映情况,区总工会表示可以组建工会解决问题。6月,深圳佳士科技管理层组建“职工代表大会”,實質上將要求組建工會的工人所提出的候選人排除在外。职工发布的公开信称,6月7日,职工向坪山区总工会和下属的龙田街道总工会提交了组建工会的申请,区总工会建议职工可以先去发展会员。6月29日工人们写下了《致佳士科技职工代表换届选举筹备组的一封信》。7月12日,在区总工会的指示下,筹建工会的员工广泛传播《申请加入佳士工会意愿表》有89名员工签字。7月16日,组建工会的员工代表刘鹏华被两个陌生人殴打,7月18日,另一位员工代表米久平被扔出工厂(*来自基百科)

 

   刘剑女士的叙述是,工人们开始是在网络上诉苦,抱怨工资待遇福利等等问题,渐渐有影响后申请了区总工会的帮助,也因为在网络上产生了影响,引发了正好放暑假的大学生们非常热心的关注,由于几个学生积极分子的存在,在网络上大量发信息,引来了更多的关注。

关注量增加后,区总工会却开始推卸与之有关的责任,非常令人遗憾。而学生们单纯热情,特别是各个大学马列小组的成员们,还有乌有之乡左派组织的加入,将事情的影响越搞越大,导致政府开始维稳,一些积极分子被政府控制,中央也派了工作组前来调查……事情到现在都没有结束。(因为没有结束,主讲人能说的不多,着墨多的是被抓学生的“毛左”帽子。这个话题后文另述。)

 

   到此,三个劳资纠纷实例介绍完,主讲人才真正进入主题,介绍这个深圳市总工会在2015年开始的称之为“聚力计划”的社会与企业对话活动的事迹报告——

 

以下是在现场拍的,刘剑女士提供的深圳总工会的事迹图片。




 

除了主讲人报告的内容,以“聚力计划”为关键词,可以在《工人日报》的官网上找到全部的系列报道和说明:


“聚力计划”是谁组织的?

答:深圳市总工会2015年推出的一项工会教育培训项目。

哪些人参与这一计划?

答:每家企业派2名行政高管、2名工会干部和2名工人代表参加。企业现场培训中,每家企业20~30人参加。

“聚力计划”的核心内容是什么?

答:主要包括三次集体研讨、两次企业现场培训和一次总结会,三阶段培训层层递进,从培养理性沟通和共识理念,到树立劳资依存和共赢理念。 

“聚力计划”对于工会履行职能和发挥作用有怎样的意义?

答:“聚力计划 ”是深圳市总工会发挥工会教育职能,帮助职工不断提高思想觉悟和素质的项目,但是通过“聚力计划”成长的各级工会,又为工会作为社会组织参与社会建设进一步发挥工会维护、建设和参与职能,实现了能力提升。

(以上来自工人日报对聚力计划的报道)

 

如上所示的,这个计划得到了官方媒体的聚集报道,大力推崇。

刘剑女士也介绍了为企业干部和普通职工组织拓展活动;去企业的食堂检查,指出很多具体细节的职工的需求;为企业所组织的文艺活动;等等。

 

听完看完,我想提一个问题,每个企业都有自己的管理层和管理制度,那么每个企业的工会,具体到实际工作,到底接受谁的领导?这个“聚力计划”是培训企业接受一个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会组织存在的计划吗?可惜这个问题我只能对空发问了。

 

   而在《工人日报》的官网上,我还注意到的是,在全中国范围内,有了这样的工会发展进程——

 

江苏开展世界500强企业民主管理建制要约行动2008-09-26

昆山驻区世界500强企业全部建立民主管理制度2009-05-25

洋高管盛赞中国企业民主管理 神龙公司总经理、法国PSA集团高管毕高诚认为民主管理有助于推动企业发展2012-08-02

上海市总工会:非公企业工会主席获每月50至500元津贴2017-06-01

上海非公企业工会改革由点及面2017-05-04

辽宁营口市总工会力推“3+X”工作模式 激发基层工会活力 九成百人以上非公企业工会活力达标2018-01-19

全国400万民营企业推行民主管理制度2018-09-29

 

注释一下,企业民主管理建制=建立工会,非公企业=私营企业。

 

从地点的扩展,时间的延续,看得到有形的党组织的长臂存在。

 

而那个所谓“企业民主管理制度”,又叫作“集体协商”,为了提高集体协商的质量,工会还提出了一个“党委领导、政府主抓、工会主推、各方协同、群众参与”的工作模式,以此推动集体协商。

在《中国工人运动观察三年报告》中的总结说:

“报告期内工人的集体行动发展势头强劲,工人持续以集体行动的方式追讨他们的权益。这表明全总目前力推的工资集体协商既不能有效提高劳动者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也难以形成协调集体劳动关系、缓解劳资冲突的制度化渠道。

集体协商制度之所以未能见效,究其原因,一是,这种自上而下推行的制度缺少工人的参与。不愿让工人参与其中,其实是基于全总一直以来对工人不放心。在全总干部的眼中,工人是一个组织程度很低、缺少法律知识、没有谈判能力的群体,如果任由工人选举代表去谈,可能会与雇主就利益分配数额发生争执,影响企业和谐的劳资关系,甚至引发罢工。因此,即使工会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就发现,以自身的资源与能力来推动集体谈判实属天方夜谭,全总也始终无视数亿工人这个巨大的组织资源,转而到党政部门那里去借力。也正是因此,全总推动的集体协商制度至今没有实质性进展,甚至已经沦落为一场下级工会完成上级工会下达指标的数字游戏。而从实际效果论,工会对共产党对其寄予的期望,说好了是避重就轻,说重了就是阳奉阴违。二是,集体谈判是一个涉及工资、社会保险、劳动条件、工作时间、福利待遇等劳动者权益的有机体,这些事项中的一部分,既是工人的诉求,也可以是工人在集体谈判中达致阶段性目标的筹码。在全总将工资从诸多事项中被生硬地切割出来之后,工人在工作场所的整体利益就无法整体推进,同时,工资事项本身在没有其他事项作为谈判筹码的情况下,也难以实现。

这份报告说的细致入微,我就不多说了。

最后,想谈谈有关我的愤怒。在这位刘剑女士提及佳士公司事件的时候,话语非常谨慎小心,她带来的PPT材料用的都是来自新华社的官方发布。在提及岳昕和沈梦雨两个大学生的参与时,她特意提到这两个小同学都是“毛左”,现在她们已经被国家机关控制了,因为确信她们受到了境外组织的影响……我相信这是经过上级定性的信息,她才敢于在这样公开的场所说出来。

 

   这样对这两个年轻学生定性的话是令人不寒而栗的,也非常荒唐!可笑的境外力的辞!可悲的毛左头衔

   

我看到纽约时报上刚刚发表的英文文章《当爱党的青年走上街头》,文章的第一句就是,他们正是中国最好的大学应该培养的学生:沉浸在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中的青年男女。对于说英文长大的纽约时报记者来说,爱国爱党就是一种具体的行为,特别是现在的中国年轻人。而这个话题,对于我这个成长于中国的人来说,只能报之以苦笑,这些青年成长于党造的蜜罐子里,不爱党,能爱谁呢?

 

   实在是令人愤怒而又悲伤的话题。我们都做老师,都知道学生是单纯善良关心社会的,而在中国,如果你是有正义感且希望有所行动的人,往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最坏的例子就是六四……

 

   佳士公司的事情还在持续发展中,一切扑朔迷离,那两个最积极的女大学生沈梦雨和岳昕确实是不见了。好几位积极的职工代表也被逮捕了。刘剑女士断言“跟境外势力有关”的话,让世界看到中国政府死硬的嘴脸。这一次,那个臭名昭著的“乌有之乡”组织的加入,用口号带着学生们组织工人们维权,而一些有经验的劳工NGO组织却几乎不见踪影,令人非常忧虑。这会是政府维稳部门的新操作吗?我不敢妄言,只能拭目以待。

 

   说了这么多,这是在东京的一场公开演讲,令人开了眼界。在海外能听到如此具有中国特色的事迹报告会一般的演讲,日本真的是开放的社会。而我的同胞已经泰然走出国门开始用外语宣传中国和世界就是有种种的不同之处,也是让我很意外的。很多原来只有在中国国内才能看到了现象,正在全世界的范围内泛滥开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