牟传珩:“依法治国”暗无天日——“千亿矿权”、“千人诉讼”两案启示

        

 

2014年10月14日,人民网刊发《四中全会前瞻:依法治国升级至2.0版》。文章指出,四中全会专题研究“依法治国”。然而,四中全会这个以“依法治国”为主题的几千字的公报,涉及“党的领导”一语,竟然高达13处,为历史所罕见。这表明今日 “依法治国”,旨在强化一党专权。难怪眼下正在发酵的“千亿矿权”、“千人诉讼”两案凸显司法黑幕重重,暗无天日。

 

“千亿矿权案” 黑幕触目惊心

 

著名主持人 崔永元与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联手曝光最高法“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行政干预司法,院长指令法官,未审先判,引发国内外舆论聚焦中国司法黑幕触目惊心。崔永元对最高法院曾称其造谣以藏污掩尘甚至用了国骂,以至于中央政法委不得不牵头组成联合调查组,应对海内外舆论的滔滔追责。

 

“千亿矿权案”源于榆林市凯奇莱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关于一起煤矿所有权的纠纷。2003年双方曾签订勘查合同,之后探出的煤矿蕴含20亿吨储量的优质煤矿资源,估值高达千亿元。但西勘院在未提出解除合同情况下,在2006年与其它公司签订合作勘查协议,导致“一女两嫁”。于是凯奇莱公司实际控制人赵发琦,与其展开了一场持续十余年的“夺矿之战”。在该案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最高法院二审的全部卷宗就一次性丢失。巧合的是,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主要领导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司枉法裁判。“千亿矿权案” 曝光了公权力对司法的肆无忌惮的干预、腐败与黑暗。该案的副卷就有中共最高法院长周强、中共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等人对于该案的相关批示,指示“保密”。

 

“千亿矿权争夺案”当事人赵发琦的说︰“我从这几年来的渠道了解到,周强是100%在操纵这个案子。对奚晓明的话呢,按照周强的意思办。因为奚晓明在我的第二审的时候他自己就有麻烦事,后来他自己也进去了嘛。这案子和奚晓明没什么关系,奚晓明批示也是按照周强的指令写的话。” 崔永元更在微博上评论称,“这个案子最大的黑洞还不是丢卷,是先有判决书后才有开庭审理。这就是一出戏,名为:拿老百姓当猴耍”,该文引发数万网友跟帖。 

中国最高法院办案竟如此藏污掩尘,愚弄百姓,黑不见底,各地方法院又怎么可能会有司法公正?

 

“千人诉讼”法院公然违法“不立案”

 

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今天,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依据已被撤销的国务院内务部(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等行政文件,非法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即“工龄归零”恶政)权益,致使众多劳动者被排除于国家社保体系之外,陷于“老无所养,病无所医”悲惨境地。这种断送为国家终生流血流汗的劳动者退休后路的“工龄归零”恶政,是地地道道的公然掠夺、侵吞公民合法财产的犯罪行为。

 

2017年底,海内外千人联名,两次向执行(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的国家人社部提交了《千人联署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书》,要求其公开剥夺劳动者“视同缴费工龄”权益的有关法律依据。然而,人社部迟延到起诉他时,才被迫做出人社公开(2018)11号《告知书》称,“不属于政府信息公开范围”,并告知不服3个月内可起诉。

 

据此,涉及千人起诉团代表,依法向北京第二中级法院正式起诉国家人社部。然而,北京二中院接收诉状后,明知此案系法定受理范围,却在3个月之久始终不给是否立案的通知与裁定,严重违反了法定立案程序与时限(应7日内决定是否立案),由此验证了他们一开始就蔑视“有案必立”的登记原则,对“民告官”案件设置障碍。基此,千人起诉团代表不得不向北京高级法院诉讼热线12368反复多次投诉,但均无结果。

 

2018年5月1日,“千人公民起诉团”被迫向媒体发出《北京第二中级法院违法至今不立案——五一劳动者抗议书》;2018年5月15日,又在媒体发出《致最高法、最高检控告追责函》,要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三条,依法、依纪追究北京二中院、北京高院玩忽职守,违法不作为相关人员的责任。

 

在此背景下,2018年5月23日,北京中院不知是自行决定,还是被权力干预,3个月后才被迫给出(2018)京02行初字200号行政裁定。该裁定故意歪曲要求人社部公开其行政行为法律依据的信息,是“要求行政机关为其制作、搜集政府信息,或者对若干政府信息进行汇总、分析、加工,行政机关予以拒绝的事项”,做出“ 不予立案”的荒唐结论,企图以此来掩盖其不敢受理“千人诉讼案”的违法事实。

 

2018年6月1日,“千人公民起诉团”代表对北京中院“不予立案”裁定,依法向北京高院正式提起上诉。然而,本案上诉后又被搁置4个月之久,才接到他们的(1018)京行终3516号裁定,驳回了上诉。该裁定不仅照抄原审法院相同的荒唐理由,更黑心称,“人社部是否作出答复,对(申请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在此姑且不论本案涉及“千人公民起诉团”“老无所养,病无所医”重大终生权益,仅就政府拒绝信息公开的本身,就是对公民知情权的侵犯。如此法理昭昭,怎么会“对(申请人)权利义务不产生实质影响”?可见北京高级法院高级黑!这种非法、野蛮、毫无底线的荒唐裁决,不仅公然否定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三十二条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政府信息公开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等相关规定;也彻底否定了人社公开(2018)11号告知“不服答复可起诉”的行政行为;更明火执仗地否定法律赋予公民对不服政府拒绝信息公开的起诉权。由此验证了北京高院违法滥权到连底裤都不穿的地步。一个法律明文规定的受理案件,人社部也告知“可起诉”,但皇城根下的两级法院却裁定“不立案”——这是法律欺诈?人社部欺诈?还是法院欺诈?或者就是政府、法院的联手欺诈?(这个涉及千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也应该有一个副卷,却至今没有被公开出来。)如此立法、司法、行政事实上的相互否定、自我掌掴,可谓中国特色“依法治国”之奇葩!

 

“两千案”启示:“依法治国”——别做“中国梦”了

 

今日中国,在当政者高调宣称“依法治国”升级至2.0版背景下,最高人民法院尚且行政干预司法,院长指令法官,未审先判,千亿矿权案卷宗失窃黑幕触目惊心,难怪其下级法院都违法滥权到不穿底裤的地步。“千人诉讼案”揭示,60年前的(59)内人事福字第740号复函严重侵犯公民权益的违法滥政文件,已在社会舆论上遭到人人喊打,连全国人大十二届三次会议代表,都提出第5356号建议,要求废止“视同缴费年限”认定的条件限制(即“工龄归零”恶政),可见其危害甚广,影响巨大。然而,面对社会舆论与公民维权,国家各个权力部门都在推诿责任,不敢担当;首都北京两级法院均违法侵权,不敢立案;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哪里还有讲理、讲法的地方?本案早已向最高法院提出再审申请,但至今未有任何回复。

 

以上“千亿矿权”、“千人诉讼”两案揭示,中国“依法治国”光华台面的背后,遍地污垢,一地鸡毛。甚至黑幕重重,暗无天日。当今的中国,一面不断把维权律师送进监狱;一面又不停咀嚼“依法治国”“升级版”的口香糖。“中国梦”法制大宣传,犹如赫胥黎的小说《美丽新世界》,福特纪元的统治者发明了一种“睡梦教育”一样,正成为当今中国的催眠术。以上“两千案”的启示就是,醒醒吧!“依法治国”——别再做如此荒唐的“中国梦”了!


(崔永元1月16日在微博上晒出了关于陕西千亿矿权案的副卷图片)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