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时代的各色包装正在撕破

曾伯炎

改革已死,复辟正紧

红色革命,封皮磨掉,仍是打江山的现代版。争斗难平,江山难稳,改弦更张的改革,改了三朝,仍难以避免“坐江山”的危机。那“维稳压倒一切”口号,从8964后,喊到今天,仍是不稳,还有香港难安,新疆与西藏久经高压隐患难平。中国历朝兴亡的周期律:“兴也勃焉,亡也忽焉”恐怕仍是宿命。当年毛泽东在窰洞向黄炎培说他找到跳出这王朝宿命的新路:民主。他不兑现,却做了穿马克思时装的秦始皇,不是又回到那兴亡周期律里,让他身后坐江山者,还醞酿着秦亡时那胡亥、赵高与李斯演的老戏吗?

民主,被毛蜕变为党主与君主。他打十月革命的旗,俄国人却已恢复真象,是十月政变,扼杀了俄国的民主前景。中共传承列宁主义,列宁领德皇威廉5千万马克回俄篡国的德奸身份又曝光,使中共这张红色的革命包装皮再难披下去,只好改穿民族主义的“爱国”旧衣了。可是,列宁却说,政治危机中总有人扯爱国主义破旗,散发着臭气。看来,他们就用这臭气做迷幻药,想迷住中国民众不醒,好将这江山再苟延地坐下去。用“爱国”给专制续命的基础是愚民,可互联网时代,却是醒民觉民时代,而世界民主潮流,一波又一波的冲刷“以党治国”这专制。台港与彊藏对中共专制的挑战,中共始终无法化解。看来,回到毛专制的老路,不是跳出那“亡也忽焉”,而是再只会跳入那历史轮回的旋渦了。

招毛泽东的幽灵,绝对是死路一条。将毛罪孽敷衍说成伟大实验,岂能玩弄词语就可篡改历史?眼前就有个名嘴历史教师袁腾飞,他就言简话绝,一语说穿:“毛泽东对中国最大的贡献,就是毛死了”。一语道破天机。正因毛死了,才结朿饿肚子,才有商品与巿场,才有万千五类份子贱民解放,与人民公社农奴解放,才有社会活力与解放出的亷价劳力。若毛不死,外汇儲备,只有几万美元,有今天这几万亿的暴发吗?这历史教师说的真话,倒是今天还迷老毛幽灵者的醒药!若毛不死,中国人仍如在铁桶专制那金家王朝下生活。只有脱北潜逃,哪有中国一年留学生30多万,并且每年成百上千万人出国旅游呢?毛之死,岂非中国之福!

中共被逼走向改革,结果:缓了气,回了阳,发了财。还搭上世界化便车,暴发到GDP排世界第二,颇得意忘形。用李锐先生总结的话,叫“毛病不除,积习难改”。难免毛病复发、遗孽复活,接班者续演坐江山那些老谱老戏,演了两千年坐江山的打斗历史,别说史家记得厌了,舞台也演腻了的是:齐国桓公一死,便兄弟阋墙;曹魏短命朝廷,也有弟兄箕豆之逼;晋武帝死了,是八王之乱;唐朝开国,便有玄武门之变;明代朱元章削藩,叔父燕王仍夺侄儿江山。中国打江山,乱!坐江山,也乱!老毛不愿用民主走出那兴亡周期律,岂非注定是乱!当局最近讲的六不稳,是乱,那维稳费超军费里包藏的,也是他们坐江山的乱与祸。

今天,习近平忧心的不止六不稳。你看他用生活检讨会去压制政治局委员们个个向他检讨,来解围自已宝座不稳,说明高层也不稳。而特朗普只坦心一个不稳,即他的票仓所反映的民意。民主社会基础,是民意,总统是民众的雇员。毛式专制基础是君主暴力,这坐江山其实就是坐在民意的火山口上,此非什么理论,乃常识,还是历史反复说明的常态。

而这常态,正是老毛不愿跳出兴亡周期律注定的。邓小平跳出一半,改了毛的经济,不改政治,也复辟出垂帘听政的邓慈禧,以及江泽民核心的江慈禧,习近平,想强化毛政治,在开放经济中,再筑一层毛式专制的鬼打墙,以稳定自已坐江山。习近平却忘了柏林墙的倒塌,更忘了互联网时代去筑网墙,已变为给自筑牢獄了。老皇历哪可再翻, 这七年实际翻的是毛时代老皇历,正翻出由盛变衰,变和为斗,继续上演毛的全民抗美,岂料贸易战打出经济下滑下落,还有国内 六不稳。还由2025计划与千人计划加一带一路等扩张,使世界重新认清中共国,已是赤纳粹国了。这便是复辟毛,使中国复辟到二战前纳粹德国地位了,如此执迷不悟,中国民众能不警惕吗?

其实, 1987年,胡耀邦被邓小平等用政变式生活会逼下台时,胡的儿子胡德平曾说这分歧是:邓小平的改革是想救党,我爸胡耀邦是想救民。而今天看只救党,变为救出一伙特权暴发阶级。今天要救的已是他们在外国银行洗白的黑钱矣!邓的救党,还救出的成绩是:今日,不到1%的人口,拥有全国70%财富,中国这世界惊人贫富悬殊,决难由什么进入小康二字掩盖,就看中共国贪腐暴发到富可敌国的贪官,大清帝国只造出一个和珅,这红色帝国的国家机器,造出万千个,难道邓小平的改革还不叫失败,他头上戴的改革总设计师的帽子,不很大的讽刺吗?

“伟大的民族复兴”复的什么

现在,脱离世界潮流,不正视本国现实,灌民族主义爱国迷幻药愚昧民众,又编出骗人的说法:老毛使中国人站起来,老邓使中国人富起来,小习要使中国强起来!坐在深宫玩正反合的文章八股,玩出的谀君的文字游戏,想象出的革命接力赛,可能还真可迷惑一批年轻人。见识过天朝几朝几代的老傢伙则会发问:
既然说人民站起来了,怎么还有文革,国家主席刘少奇跪毛足下求饶,还难保命?站起来的,不就只是一个毛皇帝吗?所谓邓小平使中国富起来,富的只是太子党与红二代。当年人们对邓的儿子倒彩电暴利不滿,四川人对此富起来就编出讽刺民谣,调拟“东方红”,其词云:“太阳落,月爬坡,中国出了个邓开拓。他为儿女谋幸福,屁儿黑哟,摇身变富如变魔!”此民谣揭露得很到位诙谐,比那“村骗乡、乡骗县,一直骗到国务院”的民谣,更入目三分吧。

习时代,叫强起来,只见他的独裁在强大,习家军的爪牙在强大,各媒体每天头条被习霸占,还在垄断舆论强大到超毛。而且修改宪法,改任期制为终身制。这都说明:唯他一人强起来而已!毛用小组长篡权,江青也只用文革副组长。而习近平头上用小组长堆积了十多顶官衔,貌似强,实是弱,忘了当年华国锋教训:不但党政军实权集于一身,而且把国家主席、军委主席、党主席、国务院总理,甚至公安部长都一身兼任,最终不还是被赶下台?

而现实是:美总统特朗普贸易战一打,外资、台资、港资一撤,再经香港学生与民众一抗争,不也虚像活现、弱像毕出吗?向祚松教授揭GDP的真实是负增长,在显示经济衰弱,郑也夫教授要求常委带头财产公示,中共却不敢回应,在显示政治衰弱。弱势可由一个“强”字就打扮成强势吗?

有人问,这“民族的伟大复兴”,要恢复与兴盛到哪一朝代?是康熙吗,还是乾隆?是秦皇,还是汉武?结果,所谓复兴,是开历史倒车,复活红歌,复辟国进民退,复拉俄国伊朗抗美,甚至毛话语也复活,如“东西南北中,党领导一切”之类,党要扩大到私企与社区,扩大到彊藏与宗教。而过去强化领导到生育管制到子宫,眼前强化党的领导,更强化出藏人自焚,彊人囚入红色奥斯维辛,港人再逼百万人上街,强起来的东方赤纳粹,是福是祸,历史早有结论!

当年李鴻章说要睁开眼看世界,今天入眼的,已是比他说的“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更大更深之变局,连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开中日韩成都会议,也笑中共国,还用老的三国演义来套新的中日韩三国关系:那魏蜀吴三国要相互灭掉,哪是今日三囯的现实关系呢?而特朗普建的太空军,也在对准金三,做出定点清除计划,此计划,已有本拉登与巴格达廸的清除为据,这些现代的精准打击,绝对比习皇的精准扶贫更精准,比他们在《三囯》中学的计谋更神秘。若学学李鸿章睁开眼看世界,这世界已是比东周列国更复杂的合纵连横,早已不是成吉思汗时代靠野蛮就能战胜文明了。

今天每人手里都有手机,取代人手一本毛语录。难道这不是划时代的大变化吗?那本语录,由270条毛语,给8亿中国人建出270条铁栏栅的思想牢笼。打倒四人帮后,这牢笼,已被解放思想的潮流冲毁。毛语录疯传年代,要时时事亊对号入座,在路上被红卫兵拦住,背诵不出他叫背诵的语录,便不准通行。今天,中国人已把这语录抛进垃圾堆,改为人手一部手机,去获取世界铺天盖地的信息与智慧。继续扩大思想的解放,已非中共国能封锁。当年用毛语录来封闭思想,不过是以个人崇拜的造神,党天下变毛天下。毛的破产,不仅是四人帮下獄,还有老婆上吊,毛远新入牢。老毛这神,还真贡上家家神龛,享过香火,再玩个人崇拜来霸权者,绝对比老毛的后果更糟糕是无疑的。

天朝延续其专制,主要靠暴力和欺骗,如今还是如此,只不过更科技化。但是,这人手一机宣告:以瞞和骗洗脑,捂住那真实世界,包括历史与现实,都已失效。例如坐在家里,手指一点键盘,便进入美国胡佛研究所,调出剑桥的中国史,打开《蒋介石日记》。过去的脑中毒,皆变成解毒后的明镜,真史真象尽呈眼前。比如从宋永毅教授那几亿字的中共文件存档中看到中共保安会议定的那决议:“一分抗日,两分应付,七分扩大地盘”,岂不立刻识破其抗日中流砥砫的鬼话,不打自招吗?这互联网所造成的破解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误解与偏见,绝对是人类精神的大解放与大飞跃。仍企图在这新天地移植他那禁锢、封锁、垄断等反动习性的专制顽派,绝对被人类新的解放的浪潮冲得粉碎。这人手一部手机获取信息宣告:新的思想解放,不仅在埋葬旧意识、旧阶级。他们用谎言建的丰碑,诡计设的牢笼,罪恶筑的堡垒,注定在此信息时代的信息巨流冲击下,化成一片废墟,把中国梦再做成帝王梦者,再成历史笑柄!

制度:低成本法治注定取代高成本人治

毛泽东自称的无法无天的统治,使他打江山的大批功臣同志吃尽牢獄之苦,也使七千人大会逼他退居二线还检讨的中层党员干部在后来的文革中受尽被走资派与牛棚之灾。因此,这些从秦城与牛棚活出来的前十七年党干,以彭真、陆定一为首的,曾痛心疾首要建民主与法治的制度。

但他们那改革,仍沿袭前清洋务运动那“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实为“专制为体、科技为用”的老套。这宪法头上坐一个共党,他们的党治自然就压灭了法治。8964的矛盾,就是由党治的枪炮勦灭法治的重大逆反。这种最随意和傲慢的极权性人治,所造成的滥杀无辜与冤獄难止,构成懲善奖恶的逆淘汰体制,堪称历史空前绝后的恶治。仅看今日形成的拍马屁做官的人治,比历史上皇朝科举做官体制,不是变选人才做官为靠奴才来稳定权力吗?奴才那上谄下骄与为虎作伥本性,哪能使政治清明?

最难克服的人治的高成本已压得这党的专制社会,难堪其重。共党打下江山,坐江山吃皇粮的就早晚会把江山吃垮。笔者在当年参与过建政建党。1950年,新设区乡两政权,乡由乡农会主管,吃公粮的不够一桌人,区公所,不超过两桌人。县一级,也只几十人。后来兴起各种运动,也不过增加一两倍人数。今日的乡,吃公粮者,不下百人,一个县,党政人大政协几大班子外,还有上百局级衙门,吃公粮的巳增加到数千甚至上万。共朝的党国体制较民国训政向宪政过渡那体制的厐大,超百倍千倍了。1949年前的县级机关,我出生那川中百万人口大县,县政府只养吃皇粮的民政、建设、财政与教育四科,加上县政的秘书,也不超出40人。今日这人治政权衙门百部千倍的扩大,不堪其重,叫苦连天,有以下民谣作证:1980年代讽刺国务院开大会是:“局级干部一礼堂,部级站了一走廊,处级科级没处站,统统上了房。”吃国家皇粮的冗员如此恶性膨胀,我听一县政协副主席说,下辖某乡政府官员,吃的外快是计划生育罚的超生款,吃完不够还欠债。芝蔴官中养出的吃货,还编出如此顺口溜娱乐自吹:“上级叫我当首长,我把肠胃交给党,改天台湾获解放,保险吃垮国民党!”中共太子党想坐稳老子打的江山,你们养大批吃货做官,夸口能吃垮台湾国民党这本领,不是警告天朝:你们能不被吃垮吗?

再观红朝专制这厐大絞肉机里。仅8964后建立的警察中专门镇压民众的武警,就达200万人,成为中国最凶恶的镇压机器。之外,还有民警、户警、特警、交警、经警,法警、刑警、獄警等十几种警察。这些年,公安派出所驻进大学,又添校警,再发展监视教授讲课学生做秘警。这警察治国,已经扩大到亘古未见的厐大与密集。还养数量惊人非正式警察叫协警、辅警。属国安、囯保系的,有间谍任务的谍警。难怪这些维持稳定的各类宠大警察的供养费用,超过了军费,不是人治制度的危机吗?而法治社会,他们无此费用,他们这笔费用变成失业救济与公费医療等社会福利,使社会无须用大量警察镇圧就已稳定,不是说明法治优于人治吗?法治,使社会包括分配更公平,而人治只反映了人对人的压迫。

笔者见过民国承袭“皇权不下县”的县以下自治社会,深谙此不同体制对百姓的压迫轻重。从多少民众养一官吏,不难反映出民众负担的轻与重。

据1987年《中国第三次人口普查资料分析》中的资料,这官受民供养之比是:西汉1:7945,唐朝1:2927,元朝:1:2613,明朝1:2299,清朝1:911。另一统计,民国是:1:300,共朝是:1:30。孟子讲的“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也被颠倒了,这反动的人治与现代进步法治不一目了然吗?这人治所依赖的宠大军警官特形成圧迫,永是专制给自已挖的大坑。

一人监督天下与天下监督一人,熟优熟劣?

习时代的体制,乃皇权、神权集于一人,定于一尊的体制。比较美国体制,特朗普总统,就没他那半点受尊。众议院院长那佩洛西,天天在组织弹核他。而中国党媒垄断的舆论,却天天组织给习唱赞美诗。美国媒体,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在天天批评特朗普总统,而中国的大小传媒,全部向习总用新闻、照片、特写不厌其烦的讴歌。

这没有批评与监督的体制,便很难纠错改错,有了错误便掩饰。谁指出错误,就打击谁,这错误岂不堆积成山,自我埋葬吗?相反,那天天受监督与批评的民主政权,有错即纠即改,难成大错。极权专制,亿万人头脑被一个独裁者驱使,而民主政治则相反。专制制造的愚民斗得过竞争得过民主制的智民吗?这专制必定失败的结论,还有怀疑吗?

走笔至此,习时代的包装皮已撕得差不多了,这是个啥时代,更一目了然矣!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