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评价习近平、李克强等知青领导层的能力

——从“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谈起

 王维洛

 2020年2月10日,习近平在北京视察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时说:“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2月23日习近平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再次重复:“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

 怎么听着“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这一句话好像特别耳熟。记得1969年上山下乡到黑龙江北大荒插队落户,每到秋收工作队进村征购公粮时,生产大队的党支部就会在社员大会上说:“今年全国征购粮任务就差黑龙江,黑龙江就差合江,合江就差富锦,富锦就差二龙山,二龙山就差龙阳”。龙阳是笔者插队的生产大队,当时下属二龙山公社,二龙山公社下属富锦县,富锦县下属合江地区,合江地区下属黑龙江省。这句话的意思就是“龙阳胜则二龙山胜,二龙山胜则富锦胜,富锦胜则合江胜,合江胜则黑龙江胜,黑龙江胜则全国胜”。

 也许当时全国各个生产队的书记都是这么说的,包括梁家河的书记,所以给习近平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

 一时“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则成为了中华大地“流传千古”的“金句”。新华社更是将习近平讲的话当作“金句”收集起来(参见:新华社:金句来了,看习近平的最新战“疫”动员!,2020年2月23日)。这些生产大队支部书记水平的“金句”确实体现出中共知青领导层的真实水平。

2012年中共十八大选举的新一届七个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习近平、李克强、张德江、刘云山与王岐山五人曾是知识青年。2017年中共十九大选举的新一届七个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依然有习近平、李克强和赵乐际三人曾是知识青年。

维基百科对知识青年的定义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对特定时期特定人群的历史名词。知识青年本义是泛指有知识的青年或特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但通常说的知青,指从1950年代开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为止自愿或被迫从城市下放到农村做农民的年轻人,这些人中大多数人实际上只获得初中或高中教育,少数获得大学或大学以上教育。"其中文化大革命中离开城镇去当农民的中学生是其中最大部分。

 其实知识青年对自己有一个定义,更加简单更加生动更加准确:"没有偷过鸡或者吃过偷来鸡的就不是知青。"从中可以看到知青生活的真实一面。大陆曾播放梁晓声撰写的关于知青的电视剧,里面对偷鸡摸狗有所描述。

 笔者在《动向》杂志2012年11月号撰文《十八大后“知青代”领导中国之劣势》一文中指出:“中共第五代领导人在校正规学习的时间在十年左右,都有博士、硕士、学士的头衔,尽管其学历越来越高,但无法掩盖其根本的缺陷:中国教育制度造成的知识构成不合理和谬误内容颇多,往往导致其错误的决策。如今他们已经或者即将步入耳顺之年,进入生命下坡曲线,不可能有改革进取的热情和精力。

 进入中共最高层的知识青年,对于当年毛泽东“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收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缺乏正确认识,缺乏反思。

 习近平在《习近平自述》中表示:“上山下乡的经历对我的影响是相当深的,使我形成了脚踏实地,自强不息的品格。脚踏在大地上,置身于人民群众中,会使人感到非常踏实,很有力量;基层的艰苦生活,能够磨练一个人的意志。而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只要想起在那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还能干事,就有一股遇到任何事情都勇于挑战的勇气,什么事情都不信邪,都能处变不惊,克难而进。”

 李克强也是正面评价上山下乡的经历,煅炼了筋骨,磨砺了意志,光荣入党。

 一位叫王成信的教授竟然撰文提出:“习近平成为领导人是毛主席号召知青下乡的最大成果”。

 既然上山下乡运动能塑造出习近平、李克强、王岐山、张德江、刘云山与赵乐际这么伟大的一代领袖,那么习近平、李克强等应该把自己的子女送去上山下乡,去继续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做。习近平的女儿习明泽曾就读杭州外国语学校,后进北京大学学习,再到美国哈佛大学深造。李克强女儿中学毕业后也进北京大学学习,毕业后也去美国大学继续深造。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见中共最高层的知识青年都是口是心非之流。

 那么如何评价习近平、李克强这一批有知识青年背景领导层的领导能力呢?特别是领导和指挥这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能力呢?

 德国军事大师克劳塞维茨于1832年发表《战争论》而著名,他揭示了战争从属于政治的根本性质,认为战争是政治通过另一种手段的继续;指明了人的因素尤其是精神力量对于战争胜负的作用,认为统帅的才能、军队的武德等是作战的关键。据说克劳塞维茨将领袖按照思想力与行动力分成四个等级,其中思想力强和行动力强的领袖为最佳,而思想力弱而行动力特强的领导为最次。

 笔者以为,德国人克劳塞维茨对领袖能力的分级不如中国的老子。

 《道德经》第十七章曰:“太上,不知有之;其次,親而譽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功成事遂,百姓皆谓‘我自然’”。

 翻译成白话文就是:

“最棒的国君治理国家大事,但人民卻不知道他做了什么;

次一等的国君,用道德的感化教育人民,他亲近人民而且人民对他评价很好;

再次一等的国君,用刑罚政令治理人民,人民听到他的名字就心生畏惧。

最次等的国君,以为可以欺骗人民而愚弄人民,人民都想反抗他。

有的国君自己说话不算话沒有信用,那人民更不可能相信他。

最上等的国君悠哉悠哉,非不得已不轻易发号施令,等事情大功告成圆满完成了,人民都还不知道这是国君的功劳,反而都觉得说本來就应该是这样的。”

 有了这么清晰的评价标准,习近平、李克强这一批知青领导人的领导能力属于第几等读者自然就可以做出判断了。

 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上,习近平花费了大篇幅讲述了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工作:“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月20日,我专门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指示,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大年初一,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疫情防控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派出中央指导组,要求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充分发挥协调作用。之后,我又先后主持召开3次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1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专题研究疫情防控工作和复工复产工作。2月10日,我到北京市调研指导疫情防控工作,视频连线湖北和武汉抗疫前线,听取前方中央指导组、湖北指挥部工作汇报。我还主持召开中央全面依法治国委员会、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等会议,从不同角度对做好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党中央印发《关于加强党的领导、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政治保证的通知》。我时刻关注着疫情防控工作,每天都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及时研究部署工作,中央指导组积极开展工作,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加强统筹协调,各级党委和政府积极作为,同时间赛跑,与病魔较量,形成了抗击病魔的强大合力。”全国17万高中级干部以及全国人民都知道干了什么,可见习近平不是最棒的国君。

 从2020年1月7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提出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要求,到3月10日之前,习近平并没有去过武汉也没有去过湖北,他并不亲近人民,人民对他十分失望。3月10日虽然视察了武汉一个疗养院和居民区,但是大批警察坐在居民家里意外,并有视频显示居民喊得口号也是上级安排。所以次一等的国君他也算不上

 习近平动用国家暴力来维稳,利用虚假数字欺骗人民,建立防火墙,封网在即。拘捕方斌、拘捕方斌、软禁许章润、软禁陈秋实。习近平用火、雷对方武汉疫情,没有断气的病人就被裹入装尸代,武汉殡葬场的焚烧炉昼夜不停地烧尸,还忙不过来,还调来40台移动焚烧方舱医院来支援。习近平应该属于最次等的国君。

 那么习近平、李克强这一批有知识青年背景领导层的命运如何呢?老子对此也有论述。有一天,阳子居见老子问:“有这么个人,他向来反应很快,身体很强壮,对万物看得透彻、明白,学习道法也是很勤奋,甚至不知疲倦,您说像这样的人,他和得道了的明王可以相比吗?”

 老子回答道:“这个人命苦的很,整天运用点小聪明,把自己累得够呛,还提心吊胆的。这种人离‘道’远得很,不过离死却很近了。”

 (阳子居见老聃,曰:“有人于此,向疾强梁,物彻疏明,学道不倦。如是者,可比明王乎?”老聃曰:“是于圣人也,胥易技系,劳形怵心者也。且也虎豹之文来田,猨狙之便来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