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饮用水堪忧 国人健康受威胁

王维洛

一、千里投毒你最快

 中共病毒肆虐武汉、湖北后,蔓延中国,继而扩散全球。中共隐瞒疫情、隐瞒数据,

党媒不断释放虚假消息,一方面声称中国疫情已获全面控制,大多地区已经复工复产,生活恢复正常;另一方面大肆宣传海外疫情严重和海外华人受到歧视,鼓动海外华人、海外中国留学生赶紧回国。有人信以为真,抢购高价飞机票,一票难求。从欧洲返回中国的最高飞机票一度涨到18万元人民币。德国有浙江各地的商会包机让会员及家庭成员返回中国,每人花费3万元人民币。

 当海外华人纷纷回国,其中不少人发现他们是又一次上当受骗。国内的小粉红们纷纷指责这些听信中共宣传回国的海归是“祖国建设你不在,千里投毒你最快”。海归们成为中国疫情第二次爆发的投毒者,中国成功地成为外国病毒的受害者。

在海归人群中有一个向特警要人权、要矿泉水喝的青年女子。这位青年女子和特警在上海浦东一个当作隔离区的旅馆对话的视频在网络上流传很广。在留言区里,有不少人指责这位青年女子太矫情,在非常时期还要喝什么矿泉水,在隔离区还要大谈什么人权。

本文将就这件事情展开讨论。

网络图片:回国女子不喝自来水

二、亲身经历

海外华人回国,碰到最困惑的问题是中国的环境污染问题,空气污染,水污染等。记得2006年回国探亲,到曾经插队落户的黑龙江北大荒走了一趟,一路上都是喝瓶装水。从上海浦东机场回德国法兰克福的飞机是第二天一大早的,所以提前一天赶到浦东的一个旅馆。旅馆的服务员送来一热水瓶的开水,就泡了一杯茶。一喝下去,肚子就痛得不行,趴在床上,动弹不得。接着就是拉肚子,好汉架不住三泡屎。本来准备去上海城里去逛逛,会会朋友的计划不得不取消。第二天吃了一颗保证12小时内不拉肚子的药才上的飞机。

记得在北大荒插队时,村子里没有自来水,都是从井里打的水,平时直接喝缸里的生水,也不会这么拉肚子。在国外生活时间长了,可能百毒不侵的能力退化了。

网络图片:2012年上海人抢购瓶装水

三、谈谈中国自来水的水质

关于中国自来水水质,可以概括为下面几点:

第一,中国有世界上最严格的饮用水标准,应该从2007年7月1日开始执行,最晚从2012年7月1日开始执行;

第二,但是至今为止,中国没有一个城市的自来水全部符合制定的饮用水标准;

第三,中国自来水水质不好的原因是原水质量不好,地表水和地下水污染严重;

第四,中国解决自来水水质不好的办法不是从源头上去解决水污染问题,而是大力投资搞自来水厂设备的现代化,提高自来水处理深度;

第五,目前,中国城镇有一半的家庭有一个小型水厂,所以中国许多家庭的生活饮用水是经过两次处理的,成本很高。但是好处是拉高了中国GDP的产值。

2006年之前,中国有两个饮用水标准,一个是卫生部制定的,一个是城建部制定的。大家知道,存在两个标准就是没有标准。两个部门为争夺制定饮用水标准的权利打得不可开交。那时都说,九龙治水,也包括了卫生部和城建部的参与。

 通过2003年萨斯疫情,卫生部在国家行政管理体制中的位置得到重视。2006年卫生部在饮用水标准制定的权力争夺中取得胜利,组织专家对中国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85)进行了修订。2007年1月26日,卫生部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联合发布了新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从2007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7月1日是中共的生日。

 1985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只有35项检测指标,2006版一下子把检测指标从35项提高到106项,是原来的三倍,数量上的增加也代表质量上的提高。美国2004年的饮水水质标准中的水质指标102项,中国限值水质指标共106项,比美国还多4项。

 2006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各项指标的标准大幅度提高,标准可以和WHO、美国、欧盟和日本标准相比。比如总大肠菌群:中国标准是不得检出;美国、欧盟和WHO也是不得检出。耐热大肠菌群:中国标准是不得检出; WHO是不得检出,美国和欧盟缺失。大肠埃希菌群:中国标准是不得检出; WHO是不得检出,美国和欧盟缺失。

 2006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最大改变,就是生活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人,饮用的水都应遵循同一标准。

 卫生部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强调指出:“饮用水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只有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解决人的基本需求,保护人体健康,才能构建和谐社会。为了推进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切实体现社会公平,应保障人人都能享有卫生安全的饮水,饮水标准应适用于各类人群的各类生活饮用水,不应因农村经济发展落后于城市而降低对其饮水质量的要求。生活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人,饮用的水都应遵循同一标准。”

 下面是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列出的2006年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与美国、欧盟以及世界卫生组织饮用水标准中一些指标的对比: 

资料来源:广州市自来水公司《关于我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2006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从2007年7月1日起开始实施。但是考虑到水质指标从35项增加到106项,一些地方不具备这样的技术条件,可以推迟到2012年7月1日开始实施。可是到了2012年7月1日,谁还会来关心五年之前的承诺呢?

 虽然中国有世界上最严格的饮用水标准,但是至今也没有得到全面实施。目前中国各个水厂只是公布106项水质指标中的部分指标,大概在15项到25项之间,这些公布的指标都能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这就和中共的本能比较相符,有选择性地执法,有选择性地检测,有选择性地公布,都说过五关斩六将,不会说走麦城的。中国没有一个水厂的自来水能够全部符合《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全部106项水质指标,包括北京、上海的水厂。

 如果总大肠菌群、耐热大肠菌群和大肠埃希菌群都符合标准,不得检出,那么中国的自来水就和美国纽约的自来水一样,可以直接饮用了。但是目前在中国不行,必须烧开了才能喝,否则要拉肚子。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朱毅教授指出:“由于中国几乎没有水质监测单位独立于水厂,各家监测单位等于隶属于自来水企业,这些数字来自于水厂的自检或互检,这样取得的检测结果,其可信度令人怀疑。可以说,什么时候中国县级以上(含县级)的4000多家水厂愿意接受第三方检测,且检测的106项指标全部达到标准,中国的饮用水质才达到了直饮水的标准。”

 至于生活在960万平方公里土地上的所有人,饮用的水都应遵循同一标准,这还只是中国梦的一部分,离实现还差很远。大约还有3亿多中国人根本就没有自来水供应。

 四、《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变得越来越松宽

 上海自来水水质差的原因是地表水污染严重。在讲这个问题之前,先要解释一下中国地表水水质评价标准。

根据中国现行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按水域功能从高到低分成五类(后增加一类成六类):

I类:主要适用于源头区、国家自然保护区;

II类: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一级保护区;

III类: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二级保护区;

IV类:一般工业用水区;              

V类:农业用水区(劣V类为后加的,意指水质比V类更差)。

简单地说,I类、II类和III类都可以作为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地。

 德国人说,魔鬼藏在细节中。前面讲了,2006版的《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比1985年版的不但指标数量增加,而且标准变得更加严格。随着人们对身体健康的重视和环保意识的加强,标准变得更加严格,这是世界趋势。但是中国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是标准变得越来越松宽。

 王菲菲、李琴、王先良、钱岩、吕占禄和朋玲龙在《我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历次修订概要及启示》一文中指出,《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BG3838-83采用的是水质分级,分I级、II级和III级,其中I级和II级可作为饮用水源。《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BG3838-88改为I类到V类功能区。王菲菲等用12个指标将83年与88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I级与I类、II级与III类、III级与V类进行相比,发现V类中有9个指标比III级更加宽松,它们是溶解氧、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挥发酚、氰化物、砷、铬、铜、石油类;III类中有7个指标比II级更加宽松,它们是溶解氧、生化需氧量、化学需氧量、氰化物、砷、铬、铜。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化学需氧量(或称化学耗氧量)。化学需氧量是反映水体有机污染的一项重要指标,能够反应出水体的污染程度。化学需氧量数值越大表明水体的污染情况越严重。

 1983年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规定I级、II级和III级的化学需氧量限值分别为2毫克/升、4毫克/升和6毫克/升。在循环冷却水系统中当化学需氧量大于5毫克/升时表明水质已经变坏。所以II级水的化学需氧量定为4毫克/升,而III级水的化学需氧量定为6毫克/升。

 1988年对《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进行修改时,对化学需氧量限值进行了很大的修改:最好的I类的标准限值是15毫克/升以下,而修改前1983年的最差的III级的标准限值为6毫克/升。1983年最差的地表水,按照1988年的标准,都有可能成为中国最好的I类水源。

 到了2002年再次修改《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时,化学需氧量标准再次放松,2002年III类水采用了1988年IV类水的标准,原来的III类水(15毫克/升)变成了I类水(<=15毫克/升),原来不能作为饮用水水源的IV类水(20毫克/升),通过《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修改,成为可以作为饮用水水源的III类水(<=20毫克/升)。

五、 地表水分类标准放松的原因

 中国政府就是通过不断地修订《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将污染的水、不适合作为饮用水源的水,重新划为适合作为饮用水源的水。不是由于环境得到治理,水污染得到了治理,水质有所提升。而是由于标准更加松宽,过去认为是污染的水现在变成没有污染的,过去认为不能作为饮用水源的水,现在变成可以作为饮用水源的水。中国的领导人只看上报的数据,不懂其中奥秘,还真以为中国又回到青山绿水的状态。

为什么要这么改?因为中国水污染实在太严重。如果还是按照83年版的标准评价,中国90%以上的河流河段不可以作为饮用水源;如果还是按照86年版的标准评价,中国约50%的河流河段不可以作为饮用水源;按照2002年版的标准评价,中国约20%的河流河段不可以作为饮用水源。

 下面是2000年至2018年中国河流水质检测的结果(水质资料均来自历年《中国水资源公报》):

 2000年至2015年水质评价的数据还是按照六类分类分别给出。但是到了2016年之后,水质评价的数据只是按照三组给出,I类到III类合为一组,IV类到V类合为一组。其实,III类水按照86年版的标准评价,是不适合作为饮用水源的。

从这张表中还可以提取一个信息,就是评价的河流长度不断增加,2000年评价的河段不到11.5万公里,到了2018年增加到26.2万公里,增加了一倍多。河流长度的增加,是通过把上游的河流、支流的河流统计进来。而一条河流的水质,往往是下游的差,而上游的好。通过评价河流长度的增加,水质评价的数据也会变好。这个水质变好,不是水污染得到了治理,而是在数据上做了手脚。

中国地下水的污染比地表水更加严重,2018年I类到III类浅层地下水仅占23.9%,IV类到V类占29.2%,劣V类占46.9%。硝酸盐氮、亚硝酸盐氮、氨氮、铅、砷、汞、铬、氰化物、挥发性酚、石油类、高锰酸盐等指数超标严重。地下水严重污染主要原因是中国为防止地下水水位下降导致地面沉降而采用了污水回灌。而要让地下水的质量得到改善,恢复到优良或者良好,没有几百年的时间是不可能完成的。

 以色列特别重视地下水的保护,法律规定不允许开采地下水。以色列认为,地下水是发生战争时的保命资源。以色列的敌人会掐断地表水供应,或者在地表水中投毒。发生战争时以色列只能依赖地下水求得生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英军也用飞机炸毁德国的供水系统,从而削弱德军的战斗力。

六、上海自来水水质差的原因是地表水污染严重

 最初上海自来水的水源只有黄浦江。黄浦江的源头是太湖,太湖的水来自浙江、江苏山区的河流。古代有“三江入,震泽定”的说法。古时太湖称震泽,只要太湖的三条入海河流通畅,太湖就没有洪水危害。黄浦江是三条入海河流的最主要一条。1949年之前,黄浦江的水质还是相当不错的。江泽民回忆他在上海上大学时说,那时的河水还是很干净的。虽然二十世纪以来,由于黄浦江水质不断恶化,上海的水源地历经了从“苏州河到军工路、再到临江”的数次搬迁,但是难以改变水质不好的困局。现在已经知道,那时上海自来水中有超过30种致癌物,一部分是原水中的,另一部分是用氯气净化时与有机物反应产生的。即使水烧开了,仍有数量不详的致癌物在里面。这里的氯气就是大家平时所说的漂白粉。根据欧美一些发达国家的研究发现,氯气消毒饮用水可引发食道癌、胃癌、直肠癌、膀胱癌、前列腺癌等癌症高发。儿童白血病的发生也可能与长期饮用高含氯饮用水有很大关系。把水烧开,不但不能除去自来水中的氯,反而会使水中的致癌物质增加,自来水中的氯受热后会与水中有机腐质产生三氯甲烷等致癌物质,三氯甲烷将在自来水增加3~4倍。所以大家应该理解那位要矿泉水喝的年轻女子,她对开水的理解比较深。

 目前,太湖的水质是中国所有大湖泊中最差的。根据中国政府的2018年水资源公报,对 124 个湖泊共3.3万平方公里水面进行了水质评价,Ⅰ~Ⅲ类、Ⅳ~Ⅴ类、劣Ⅴ类湖泊分别占评价湖泊总数的25.0%、58.9%和16.1%。主要污染项目是总磷、化学需氧量和高锰酸盐指数。121个湖泊营养状况评价结果显示,其中营养湖泊占26.5%;富营养湖泊占 73.5%。湖泊的水质比河流水质更差。2018年2月26日《科技日报》发表题为《历经10年治理无锡人喝上了“20年前的太湖水”》的报道。报道说,经过10年的努力,投入了500亿元人民币,太湖无锡水域的水质达到IV类标准,达到了20年前的水平!前面已经解释了中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演变的过程和其中奥秘,就是按照现行的《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IV类水也是不能作为饮用水水源的。

 大家也许还记得,2013年刚过完春节传出黄浦江水面上漂着许多死猪的消息,是浙江嘉兴地区发生猪瘟,农户将死猪扔进河里,漂到下游的黄浦江,发现黄浦江水面上漂浮的死猪数超过6000头。当时上海政府宣布,作为上海主要水源的黄浦江水可以安全饮用。

如今上海增加了一个水源就是从长江取水,从长江的青草沙水库和陈行水库取水。其实长江的水质也不好。按照2002年的版本,长江水质可以达到III类标准,但是按照1986年的版本,就不适合做饮用水水源了。但是长江的水质比黄浦江的水质要好一点,这是事实。上海自来水厂则把来自黄浦江的水和长江的水混合一下,作为生产自来水用。

一位来自上海叫“过路的马甲”的网友写道:从四川一路下来到上海,长江两岸都是化工厂向长江排污。此外,长江上也是漏油事故不断,如2016年7月15日长江口两艘船舶碰撞,发生严重油污泄露。青草沙水库和陈行水库紧急关闭取水口。目前,长江口污染越来越严重,对上海自来水的水质威胁也越来越严重。过去都以为东海与长江口的水污染不严重,因为上报的排污口的数据都是合格的。后来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排污口的数据都是不合格,过去是自己骗自己,吃苦的是老百姓。目前长江口、杭州湾都是东海污染最严重的地方。

 许秋寒、钱佳欢、陈钊英、张海平、陈玲在《长江口及毗邻海域水环境现状与污染防治对策》一文中指出:长江口海域处于劣四类海水的比例约为63%,水质较差,主要污染物是化学需氧量、无机氮、活性磷酸盐、重金属和石油烃。他们还指出,三峡工程投入运行以来,长江口咸水入侵次数增加、时间增长。2014年2月上海长江口水源地遭遇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咸潮入侵,历时23天。有学者通过数学模型计算,由于咸潮的影响,青草沙水源地上游取水口可能出现最长连续68天的不宜取水天数,直接威胁到上海市的供水安全。

 七、从末端解决问题

 要想解决问题,就要搞清楚,问题的源头是什么。就像防疫抗疫一样,要搞清病毒的来源,找到零号病人。但是中国往往是从末端去解决问题。如防疫抗疫中的最有力措施是封口,是数据造假。

 2008年北京举办奥运会,发现北京的自来水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用水的要求!只好在

水立方里再建一套最先进的水处理装置。北京的自来水再经过水立方里的砂滤-臭氧-活性炭净水工艺,再用臭氧消毒(不是用氯消毒),才能满足奥运会游泳池的水质要求。

 中国政府不是从这个事件中吸取教训,集中力量办大事,解决中国水污染的问题,而是加快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聪明的中国商人从中看到了商机,为家庭提供净水设备,也就是一台家庭水处理系统。

 商家就是利用各地的自来水质量不好来为家庭净水机打广告,比如某地水质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的消息遭到了曝光。必须加装净水器,才能解决居民对饮水安全的担忧等。当然商家在这之前已经向政府支付了足够的“公关费”。

 目前,中国50%以上的城镇家庭装有净水器,上海家庭装有净水器的比例更高。一台质量好的净水器要花上万元人民币,每年的运营费用也要几百元人民币,甚至几千元。没有净水器的家庭也是购买大的瓶装水。这些都表现出对中国自来水质量的不信任。中国的专家对中国自来水质量更加不信任。所以,大家也就不要去嘲笑那位要喝矿泉水的青年女子。

 八、饮用水质量事关人权

 水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物质基础,饮水安全则是影响人体健康和国计民生的重大问题。李大同在《国家安全》一书中,把饮水安全列为国家安全的重大战略性问题。中国卫生部官员说:“饮用水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求。只有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解决人的基本需求,保护人体健康,才能构建和谐社会。为了推进构建和谐社会的进程,切实体现社会公平,应保障人人都能享有卫生安全的饮水。”世界卫生组织的调查表明,每年大约有2000万人死于饮用不卫生的水。饮水安全问题严重地威胁着人类生命。饮用水质量事关人权。

 中国医促会健康饮水专业委员会主任李复兴教授曾指出:“现有资料表明,二十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上海女性乳腺癌和宫体癌发病率上升了50%和70%,与上海自来水的质量不好有直接关系”。中国的癌症村的大量出现,也和饮用水的污染有直接关系。

到如今,上海这个局面也没有得到改变。2019年4月14日中国新闻网发表题为《上海:癌症发病率、死亡率均高于中国平均水平》的报道。上海市卫生健康委14日披露,癌症是上海民众第二位死因,发病率和死亡率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最新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上海全市新发癌症病例7.16万例,发病率为497.3/10万;2015年上海有3.84万人因癌症而死亡,死亡率为267.0/10万。癌症的发病率较40年前增长了141%、死亡率增长了63%。

 2020年1月27日《搜狐》上发表《在中国,90%的癌症,是水污染引起的!》的文章。文章指出,中国内地20年来癌症呈现年轻化及发病率和死亡率“三线”走高的趋势。研究表明:大部分癌症是由环境中化学致癌因子造成,而这些因子又广泛存在于地表水、地下水和经过处理的饮用水中。中国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癌症村,原因之一就是相应地区的湖泊,水库,河流以及地下河受到严重的污染。2011年检测证明,我国有55%的城市水质不合格甚至严重不合格。之后这样的检测不让做了。

 地表水、地下水水质——自来水水质——癌症发病率——死亡率。饮用水质量事关人权。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