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被嫖娼与中国全面流氓化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7月6日凌晨1点,大约10辆警车,20多名警察进入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北京北郊昌平的家,将他带走,并搜查了他的住所,扣留了一台电脑及一些文件。“许章润说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会被带走。他家前门上一直挂着一个装有衣服和牙刷的包,就是为这一天做准备的,”许教授的朋友耿潇男说。

(网络图片,许章润教授)

许章润是被四川警察带走的。许章润的妻子接到警方的电话,表示许被捕的原因是在“四川成都嫖娼”。据悉,许章润6月底被当局软禁在家,上周末解禁。7月4日与多位朋友聚了餐。

许章润教授现年57岁,1962年10月出生于安徽省庐江县。2000年,他获得墨尔本大学法哲学-法律史博士学位。2002年,许章润获得清华大学的最高学术奖"学术新人奖",2003年,他出版了法理学领域的第一本论著《说法·活法·立法》,2005年1月,他被中国法学会评选为"全国十大杰出青年法学家"之一。

近年来,许章润发表多篇文章针砭时弊,抨击中共极权,批评中共“文革卷土重来”、“极权政治全面回归”,呼吁立即停止习近平“个人崇拜”,在海内外引发了巨大反响。

2018年7月,许章润发表题为《我们当下的恐惧》的文章,批评习近平取消国家主席任期制,让中国向毛泽东时代倒退。直指中国当局政治败坏,改革开放已死,并称中国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

2019年3月,许章润被停职并接受调查。清华大学向许章润表示,已对其问题启动调查,并勒令他在等待结果期间停课、停止科研活动、停止招生,免除一切职务。许章润曾向《纽约时报》表示,“我早有心理准备,大不了坐牢。”

今年新冠疫情期间,他又撰文《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批评习近平“垄断一切、定于一尊的组织性失序”,“疫疠猖獗当口,所谓‘亲自’云云,心口不一,无耻之尤”。许章润在文中还表示,“此番作文,预感必有新罚降身,抑或竟为笔者此生最后一文,亦未可知。但大疫当前,前有沟壑,则言责在身,不可推诿,无所逃遁”。

6月下旬,许章润还发表了《践踏斯文,必驱致一邪魅人间》一文,痛斥北京当局强拆行为,摧毁多个住宅老区和艺术区。

英国《卫报》在一篇报道中引述许章润身边一位友人的话说,今年许章润春节从老家安徽探亲返京后即被警方监控。许章润被软禁期间,其家门前安排了两名看守。上周末,官方取消了这些措施,但是上周五以来,许章润家中的网络被切断。

有分析人士指出,许章润被警方带走与他刚出版的新书《戊戌六章》有关。该书原本上半年由香港城市大学出版,但该校出版社受到中国当局的警告,没敢出版。之后,该书由纽约一家出版社出版,刚在两周前面世。下面,我就许章润教授被抓捕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许章润等知识分子挡了中共极权的道

从许章润被监控,到网络被切断,再到被以在四川嫖娼的名义抓捕等行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计划的迫害许章润教授的行为,其目的在于折磨他,让他遭受皮肉之苦,最终让他屈服和电视认罪。当然如果许章润不配合,也可能再找出新的罪名。嫖娼属于违法行为,并非犯罪。中共为什么要迫害许章润呢?

事实上,习近平上台以来,就开始加强对社会自由言论的限制和打击,如封锁微博、微信账号,屏蔽信息等。为此,中共还强化了网信办并招募众多人员专司其职,一步步收紧社会舆论。在大学,中共通过招募学生信息员举报教师,打压不同的声音,如邓相超、李默海、史杰鹏、唐云、谭松、杨绍政、翟桔红、梁艳萍、王小妮等。除此之外,中共对于重点异议人士还采取定点清除的方式迫害,如许章润、孙文广、张雪忠、许志永等。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高全喜教授曾指出:许章润教授在中国处于大转型的社会当口,发出自己的诚挚之言论,对中国的法治状况、民情冷暖、历史演变和未来方向等诸多问题,多有条陈,其拳拳之心、铮铮铁骨,引发了社会的深入思考,赢得了广泛的赞誉,恪守了一位学者与教授的神圣职责,天地为之动容。前六四学生领袖、民运人士王丹在脸书说,许章润被捕,显示习近平已恐慌到草木皆兵的程度,到底是什么让他如此疯狂,这或许是解读中国局势的钥匙。一名不愿公开身份的学者形容这次拘捕行动是对异议人士的最后通牒。他说“我相信是最高层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下,把他带走。这是骇人听闻的,这是对所有知识分子的警告,也是很重要的杀鸡儆猴,以思想入罪的方式对大陆的知识分子意识形态领域进行镇压,试图做一个接近于最后行动的大逮捕。”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冯崇义教授认为习近平极权主义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主要体现在八个方面。一是,一党专政。二是,洗脑和愚民政策。三是,言论管控、宣传谎言,领袖个人崇拜。四是,持续的政治清洗。五是,党对军队和警察的绝对领导。六是,政治忠诚和亲疏关系是干部任免的标志。七是,党对经济资源垄断,控制国民生计。八是,全面控制国民的精神生活。但这八个方面都离不开谎言和欺骗。如果知识分子不闭嘴,不断地揭露事实真相,戳穿谎言,极权主义无法推行。自由知识分子在习近平的眼里,可谓兰生于庭下,不得不除。许章润教授真的已经拦了习近平的道吗?我认为他不仅挡了习老大的道,而且还骂上了门,远比三国时祢衡击鼓骂曹厉害的多。许章润教授在《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一文中骂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是“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丢人现眼,更不论矣!”。就差骂一声畜生了。你想习老大能咽下这口恶气吗?

第二,中国社会全面流氓化

旅美时评人士邓聿文说:许章润最近出了本书,被当局以嫖娼罪被抓,而且居然是在四川嫖的娼,真太搞笑了。即使要抓,堂堂正正以言论罪抓,昭告天下,也算有种!足见当局的龌龊!其实,被嫖娼事件在中国早已不是新闻,薄熙来在重庆审判李庄律师时,公诉人就当庭诬告李庄嫖娼。中共在收拾网络大V时也用过这招。警察打死雷洋后,也是给泼了嫖娼的污水。所以,这次称许章润嫖娼也很正常,客观说中共并没想马上整死他,否则让警察放一包毒品在他家里,然后说他贩毒,还人赃俱获。中共说许章润嫖娼是想羞辱他,让四川警察抓他是想让他受点皮肉之苦。但中共的下作说明中国政府已经没有底线,全面流氓化了。

2016年10月,我在中国研究院和《中国战略分析》杂志社联合主办的《习近平的下一步》 研討会上,曾预测习近平统治下的中国将会全面流氓化。当时,我的判断是基于习近平的性格特征和他的从政经历。习近平曾在基层工作了很长时间,基层是政策的具体落实部门,但存在资源匮乏的现实。任务必须完成,但条件又不具备,于是只能有条件要完成,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完成。官员面对无法完成的任务,只有两条路可选择,要么不伺候,要么霸王硬上弓。只问结果,不问过程的工作导向必然导致中共基层官员漠视法律程序和执法过程,不择手段追求结果。习近平曾对下属官员说:这事不干也得干,不管什么阴招、损招都给我使出来,弄不好提头来见。正是这种思维和导向导致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加速走向流氓化。

我们将中共流氓化的罪名安在习近平身上也不公道,共产党本身就是一个流氓团伙。笑蜀先生的著作《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就扒了中国共产党流氓德行的皮。中共执政后,毛泽东发动的历次政治运动又使中共流氓化甚嚣尘上。邓小平八九六四天安门大屠杀就是严重的流氓行为。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流氓品行有所收敛,但迫害法轮功和刑事犯罪严打也是流氓行径的暴露。有学者指出,中共政权流氓化,到习近平时代,已呈巅峰状态,在国际上的表现就是胡搅蛮缠、颠倒黑白、背信弃义、恩将仇报、没有底线、无羞耻感,并且把自己的劣行作为本钱与人谈判讨价还价。中共政权流氓化,摧毁了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精神,导致中国人也实现了流氓化转型,使得中国污秽漫天、污秽遍地,时刻都有昧良心、丧人伦的事情发生。

所以,香港人也不要生气,跟流氓讲理,那叫秀才遇上了兵,有理说不清;英国人也不要跳脚,《中英联合声明》那就是一张纸,在共产党眼里,擦屁股都嫌纸太硬;美国人也不要大呼上当,什么叫韬光养晦,那就是我们弱小的时候就装孙子,强大了就当爷爷。由于习近平的颟顸无知,一味逞强好胜,在新疆建集中营迫害维吾尔人,强推港版国安法,废除一国两制,摧毁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流氓行为,已经使国际社会觉醒,西方文明世界正在共同对付流氓中共。

许章润教授敢于在习近平太岁头上动土,自然一尊龙颜大怒,因言获罪并不令人吃惊。任志强是红二代,怒斥习近平是不穿衣服也要当皇帝的小丑,现在也身陷囹圄。许章润也早有思想准备,也做好了吃牢饭的准备。相反中共面对一个文弱书生则显得不自信,不得已编了个四川嫖娼的笑话。中共本来就是流氓,靠流氓手段夺得政权,靠欺骗和暴力维持统治。许章润教授是值得尊敬的,他对真理的坚持和对流氓中共暴力的蔑视体现了一个中国知识分子的风骨。正如独立学者荣剑先生在《非常时期的道德事件与道德践行者--从阿伦特看中国知识人的道德状况》一文中指出:知识人的精神史表明,即使在最恶劣的政治环境和政治条件下,即使绝大多数知识人因为暴力的胁迫和生存的诱惑而放弃了基本的道德底线,还是会有一些德性的使者勇敢地站出来,承担起在非常时期重建道德世界的伟大使命。他们是马克斯·韦伯所说的黑夜的守望者,不是靠祈求和等待,而是依据天命所赋予的道德职责,通过个人当下的行动和工作去创造历史的破晓时分。

附录: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2020/02/%E8%AE%B8%E7%AB%A0%E6%B6%A6%EF%BC%9A%E6%84%A4%E6%80%92%E7%9A%84%E4%BA%BA%E6%B0%91%E5%B7%B2%E4%B8%8D%E5%86%8D%E6%81%90%E6%83%A7/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