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香港要推迟立法会选举长达一年?

在12名候选人被禁止参加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后,公民党周四在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第二天,这次选举被推迟。
在12名候选人被禁止参加9月份的立法会选举后,公民党周四在香港举行新闻发布会。第二天,这次选举被推迟。 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香港——现在,选举舞弊来了。
中国共产党对香港人民权利和自由的侵犯仍在继续。6月30日,它将新国安法强加于这座城市。几个小时之内,已经有人仅仅因为持有写着“香港独立”字样的横幅而被警方逮捕。
周四,香港当局取消了12位民主派候选人参与原定于9月初的立法会选举的资格,其中包括四位现任立法会议员:他们质疑这些候选人宣誓效忠政府的诚意。
一份官方声明将“原则上反对”新国安法列为取消资格的理由之一,并表示:“与部分社会人士指称的政治审查、限制言论自由或剥夺参选权无关。”
然后在周五,香港当局宣布立法会选举将推迟一年。
他们以新冠病毒大流行为借口,但事实上是担心自己的阵营会输掉竞选。
不然为什么在距离投票日还有那么久的时候就推迟选举?还延期那么长时间?过去几个月,韩国、东京和新加坡都在新状病毒暴发期间成功举行了选举。
在去年11月的区议会选举中,反对派获得86%的选举席位,令建制派蒙羞。7月中旬,超过60万人参加了反对派非正式初选——香港的北京代表随后称之为“挑衅现行选举制度”。建制派力量不想再输掉另一场选举,于是就将它实质上取消了。
而现在,被推迟的选举造成了一片危险的立法空白——对于我们这些立法会民主派成员来说,这也是一个令人痛心的困境。
香港的选举周期是固定的:在香港的小宪法《基本法》规定下,立法机构的选举每四年在9月举行一次。四面楚歌的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承认,这种拖延不符合基本法规定——所以,她服从了北京的中国政府,让他们决定这里的临时立法会应该如何运作。
目前尚不清楚该机构是否会像立法会那样运作,或者是否只在紧急情况下开会。即使只是简单延长本届立法会会期,其构成目前仍不明朗:被取消参选资格的现任立法会议员可否继续留任?
在立法会的70名议员中,我是24名民主派议员之一。
这些年来,我们的阵营——虽然都致力于民主权利和自由,但由持不同观念的政党组成——在直选议席中一直能获得多数普选票。但立法会保留35个席位给特殊利益集团——其中许多现今都被亲北京党派所掌控或吸纳,这样的设计让我们始终是少数派。
在立法会本届任期内,政府已经取消总计6位民主派议员的资格,从根本上怀疑他们对香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观点的忠诚。
如果再有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被赶出临时立法会,我们的议席就会减少到不足三分之一,这是否决重大立法的门槛,例如选举制度的改变或弹劾议员的决定。
那么,民主派议员应该怎么办?
我们是不是要抵制这个临时立法会以示抗议,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即使参与我们的意见也不会受到尊重,而且还要不情愿地批准我们所反对的法律?
又或者,参与到一场骗局中去,并尽最大努力守住自己的立场,因为如果不这么做,恶法一定会得到通过?
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归还中国之前,香港成立了一个临时立法机构,作为摆脱殖民时代机构的过渡。许多人认为它不民主——它的成员由北京任命的委员会挑选,当时民主阵营的人拒绝参加。
在一年半的时间里,这个临时立法会通过了限制集会和结社自由的法律,并废除了赋予工会集体谈判权的法律。1997年,它还通过了《立法会条例》,从而导致了今天立法会在结构设计上的不公。
下一届临时立法会还会给香港带来什么恶果?如何才能阻止中共通过法律,来操纵香港未来的选举——甚至有可能允许大陆民众在这些选举中投票?
北京对香港的总体意图很明确,而且现在再清楚不过了,香港政府除了满足北京的要求外,什么也不会做。
上周,警方逮捕了四名年龄在16到21岁之间的学生,他们来自一个已经解散的独立倡导团体;根据新的国家安全法,他们可能面临终身监禁。上周五,香港当局对六名人在海外的活动人士发出了通缉,其中包括一名美国公民。
参加民主运动的学者正在被大学解聘。独立媒体遭到围剿。香港的公共广播机构制作的一档受欢迎的讽刺电视节目,因为嘲讽警方而被叫停。
官员们正在讨论修改学校的管理和课程,以提升爱国主义和对国家的认同感。
处处可见红线。任何人胆敢越界,将会受到严惩。
中共很清楚国际社会对它在香港的所作所为发出的强烈抗议。没关系;继续。这是为了面子吗?中国对国家安全真的缺乏安全感吗?它想改变国际秩序吗?我也不知道。
不管是出于什么动机,香港已经成为了各路势力之间角力的一个更大的战场,而直接的受害者,就是这里的法治和香港人民应有的自由。
但这一切只会让香港人有更多的理由、更大的信念去继续战斗,通过捍卫我们的价值观来打败既得利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