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怎样丢的?

作者:林傲霜(北京)

2020年6月9日,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会,在得到市长的支持下提出一提案,要求更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的行政区划名称。名称将改为“石垣市登野城尖阁”。这一提案,将在6月22日的石垣市议会上进行表决。由于得到议会大多数人支持,已获得通过。但是钓鱼岛长期以来是中日矛盾的焦点,而且跟台湾也有主权之争,日本这种做法注定不会各方无视。

中共意外沉默 国民党争夺主权

本来钓鱼岛这块无人的小荒岛是中共近年来煽动仇外(特别是仇美、仇日)情绪以转移国内民众对当局专制独裁,种种倒行逆施不满的一种政治操弄手法。在2013年前后中共把这种操弄玩到了极致。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掀起了一波仇日、反日的高潮,不仅组织民众进行反日示威,更纵容所谓“爱国”的暴徒打、砸、烧、抢日本商品,但可笑的是这些商品中有许多就是大陆自己制造的。中共军方也不断在该海域炫耀武力。但日本毕竞不像台湾那么好欺负,安倍晋三政府于是“硬碰硬”地对中共寸步不让。最后由于美国政府公开宣称美日安保条约适用于钓鱼岛周边海域。实则意味着中、日一旦开战美军将介入。在美国吓阻下,中共才只好黯然退缩。而自特朗普上台,美、中关系因贸易战而严重恶化。再加香港“反送中”及要求民主普选等五大诉求获得国际上广泛支持。而台湾民众空前觉醒,拒绝中共的“一国两制”,支持民进党维护主权及民主与人权的两岸政策。再加武汉肺炎疫情祸害世界,造成全球多国对中共的谴责与追责……这一切使得中共焦头烂额,四面楚歌。因此对钓鱼岛将由日方重新命名这一大事件。北京当局目前似已无暇顾及竟一声不响,中共官方媒体集体“失语”。令人深感意外。又由于大陆的言论管制,连带小粉红们也没有了讨伐日本的声势。

但与此同时,台湾的国民党在大选惨败后,党内人心涣散,士气低迷的情况下,却似乎一下找到了某种“感觉”,对此高调回应,予以反对。6月9日通过国民党的《联合报》发表声明,要求“蔡英文和民进党当局不可再软弱”,好像此事是民进党政府之错造成的。而大陆民众长期受中共洗脑,大部分以为是国民党政府把钓鱼岛主权弄丢的。笔者认为有必要在此重温一下历史,看看这钓鱼岛主权究竟是怎么“丢失”的。

国共内斗 日本坐收渔利

本来钓鱼岛问题是“二战”与“冷战”遗留下来的一个历史问题。“二战”末期美军在—场对日本的恶战中,在付出数万人伤亡代价后夺取了硫球及钓鱼诸岛。因而战后这些岛屿由联合国交付美国托管。但自1971年6月17日美国与日本签署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琉球诸岛和大东诸岛的协定〉后,整个硫球群岛的主权就由美国托管变为日本所有。而钓鱼岛从此时起便由日本实际控制并行使了行政管辖权。于是该岛主权归属在中日之间形成了一个模糊的空间。此时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的中华民国,正隔海对峙势不两立。因而各有打算。中共当时极力想与苏共对抗。极力想进入联合国,挤走台湾。因而极力向美、日示好。国民党自然也感到了国际生存空间的被压缩,更极力想保住在联合国的席位。于是北京与台北都极力想把日本拉来成为自己的邦交国,在外交上孤立对方。因此台湾与大陆都不愿为了这个只有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而妨碍了自己的“外交战略利益”。最后便由于国、共两党的“窝里斗”让日本人坐收了“渔利”。钓鱼岛就这样让日本人轻而易举的实际控制在手中了。而且中共的人民日报在早年反美宣传文章中更公开声称钓鱼岛属于日本,以支持日本人民的所谓“反美斗争”。而《人民日报》分别发表于1953年1月和1958年3月的两篇跟钓鱼岛有关的文章近日在网络上疯传。文章引述当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的说法称,所谓“中国绝不放弃对琉球群岛主权”的消息,是美国人捏造的谣言;文章还说,中共总理周恩来早在1951年8月的一项声明中就曾指出,(包括琉球群岛和小笠原群岛等在内的)“这些岛屿,在过去的任何国际协定中,均未称被规定脱离过日本”。

1972年日本与中华民国断交,而转向北京时,这时的日本原本还十分担忧,害怕北京提出巨额的战争赔偿等问题。若中共当局是一个民主国家,民意可以正常而自由地表达,那么此时要日本归还钓鱼岛的要求必然会成为两国建交中必议之题。此时日本为了想减轻对中方的战争赔偿,也只好让步。这可是收回钓鱼岛的最佳时机,而唾手可得。然而可悲的是,此时的中国却由—个独裁、残暴,且喜怒无常,刚愎自用的颟顸朽翁毛泽东一人统治,一人说了算。他竟然在建交时不知是得意忘形还是什么原因,而对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说:“要感谢日本人救了中共,没有抗日战争,中共很难那么快就夺取全国政权”。毛泽东这话固然是句“实事求是”的大实话,但他却把他自己党的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公然向日本的侵略表示“感谢”,这还能不大长日本的志气,大灭中国的威风?真叫人不明白这是“爱国主义”还是“爱党主义”?而且毛泽东既非幽默,也非戏言,而是由衷之言且言行一致。据说当时中共高层曾有人向毛提出向日索赔—事,毛竟然说“赔什么?不是日本侵华有我们今天”?于是对日战争索赔竟被他“代表”中国人民一笔勾销掉了!至于什么钓鱼岛,正如有人调侃的“大船都送你了,还要那几颗钉子么”?如果说放弃战争索赔,是丢了—只“大船”,钓鱼岛就是送人家的几颗“钉子”。造成钓鱼岛今天这个局面,中共与当时在台执政的国民党都难辞其咎!

接下来邓小平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邓几起几落终于复出掌控实权后,在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有外国记者便提出了钓鱼岛主权问题,据当时中共的〈参考消息〉报导,“顿时招待会场气氛一下便紧张起来”,可是邓却笑着说“看来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不够了,把这个问题留给下一代人去解决吧”!当时中共官媒〈参考消息〉引用外电对此事的评论时对邓小平更赞赏有加,称其回答“幽默灵活,游刃有余”。邓小平的话虽然不像毛泽东那样“不堪”,但邓的这种油腔滑调实际上也就是把钓鱼岛的主权在模糊的话语中加以放弃了。邓为了发展经济,为了证明他主张在经济上搞“改革开放”是正确的,急需日本的资金与技术的支持。当时日本还向中国提供长期低息与无息贷款。这都是邓极切需要的。所以邓小平也同样认为不能为了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去与日本闹翻,甚至毁了他在西方世界中“温和务实”的形象。总而言之,一切考虑仍是党执政的利益(当然包括维护邓氏个人的权威)至上。由此可见,从毛泽东与台湾的外交争夺战中放弃对日索赔,放弃应有的领土要求,到邓小平为了经济利益,而将钓鱼岛主权加以“搁置”,都体现出“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不但是适用主义的,甚至是机会主义的,而且必须把党、乃至领袖的得、失、好、恶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至于当时在台湾执政的国民党与中共同样玩的是适用主义的,机会主义式的假爱国。为了它一党执政的利益,由于当时在国际上它已被空前孤立的情况下,尽可能不去得罪日本,以多保留点无邦交的外交空间。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得罪日本,让中共去送领土,关我台湾什么事?

覆水难收 钓鱼岛恐难回归

就这样经过“国共合作”,默契配合,钓鱼岛归了日本。这是谁的责任还不明摆着的吗?现在,国民党不执政,在野了,于是要重新“爱国”了,当然可以。但你可去找北京中共当局讨要说法,怪罪不到民进党的“软弱”上。毕竟放弃钓鱼岛主权时,还是国民党在执政。现在连中共都不敢去武力收回钓鱼岛,因为它不但不敢去与美、日开战,而且中共也自知理亏,心里也明白当年是它为了讨好日本,在外交上孤立中华民国,同时换取经济利益和日本技术上的支持,而拱手将这个小岛让人拿去。这就导致“覆水难收”,眼看钓鱼岛近在咫尺而不得。已经铸成的历史大错,不但罪在中共当局,也有国民党的一份。事已至此,那么当今的民进党政府除了已经多次严正表达立场,严正表明中华民国对钓鱼岛的主权宣示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去“翻转历史”?怎样去“强硬”?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