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权斗演义

 作者:张杰(法学博士)

今天我们说说海里的事。这海当然是指中南海。有朋友说,你也没去过中南海,怎么就知道里面的事?这个问题的确很吊诡,呆在中南海里的人不能说海里的事,外面说的又没去过中南海。中南海里的人只有老了才能写海里的事。如姚文元晚年撰写回忆录,四十二万字,从一九五六年写到一九七六年他被捕的一刻。但中共审查后不让出版,于是他又写了五万多字的压缩版《回顾与反思》。在书中,姚文元谈到了毛泽东对林彪外逃事件的反应。他说,毛泽东在获知林彪乘飞机外逃苏联时,还不敢相信。等到林彪乘飞机外逃已四个多小时,周恩来第三次报告时,毛泽东还半信半疑,对在场的政治局委员说:“他(林彪)会害怕我不能容留他,要走人。”毛仰望着天花板长叹一口气,说:“高,高超!我被他骗了,骗了二十二年。你们都被骗了!不要做事后诸葛亮!”毛泽东还指着周恩来、江青骂:“一个总理,一个我老婆,都把副主席抬得天一样高,我也受你们的骗了。”林彪事件后,毛泽东一度精神恍惚,摔东西,骂人,驱赶身边的工作人员。

但中南海外面的人是否就不能说海里的事,当然不是,中南海的事说得最多的都是外面的人。因为中南海再隐秘,也会有消息流传出来,但是否准确只有让历史来证明了。闲话少叙,言归正传。

今年新冠疫情扩散和港版国安法出台导致中国外交关系全面告急,中美在科技、军事、经济、媒体等领域展开强势对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不久发表对华关系演讲,号召中国人和美国及其盟国一起改变中国共产党。他的言下之意就是推翻共产党。8月5日,蓬佩奥再出猛招,宣布开展净网行动,开辟五大战线,科技铁幕全面脱钩中国。同日,外交部长王毅接受中国官媒新华社的专访,对蓬佩奥的“新铁幕”对华政策进行了回应。他一改战狼外交的彪悍风格,放软身段,称“中方将以冷静和理智来面对美方的冲动和焦躁。”

我们会发现中南海的各种对策捉襟见肘、朝令夕改,根本没有一个统一的策略,一会儿要战斗到底,一会儿要合作,一会儿不惜一切代价,一会儿量力而行。外人根本不懂他们究竟想干什么,各种举措相互矛盾,各种宣传自抽耳光,毫无章法。他们真的很蠢吗?答案是否定的。

我们总以为这些愚蠢的对策好像是某人一拍脑袋就决定一样,实际上不是。这些自相矛盾政策出现的根本原因,是中南海内部势力博弈的结果。针对中美关系而言,中南海对立的双方各不相让,各有各的主张,结果弄到现在,已经不可收拾了。不但中美关系破裂,而且更为严峻的是国内经济频临崩溃。目前能用的办法都用了,以前是一手悬空,还有可能拉上来,现在是自由落体,无法挽回了。现在不要谈“保”什么,汇率保不住,外汇储备保不住,股市保不住,甚至房市也快保不住了,每天我们都能听见的就是溃坝的声音。

谁是今天恶果的罪魁祸首呢?习近平首当其冲。但是他不认为自己是罪人,相反认为自己是在背锅,因为他知道很多人在搅局,甚至很多人在背叛。举个例子,所谓的对策,中南海前脚刚研究出来,后脚白宫就知道了,你的心思,你的策略,你的底线,人家完全掌控,这战还怎么打?习近平认为一些人在卖国,牙根恨得都痒痒,但没有证据。没证据只能是你自己担着,因为你是老大,一切都听你的,谈判的人是你找的,策略是你定的,你又亲自指挥,你不担责谁担责。

习近平是个志大才疏的人,他总觉得自己行,设计了两个100年的奋斗目标,要走复兴之路,实现中国梦,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画一个圆满的百年复兴圈。他的复兴路和中国梦与中华民族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认为李克强无能,不是宰相那块料。李克强的经济政策的确有很多失误,这不全是他自己的错,习近平让他背锅,他当然不干。为了制服李克强,习近平曾翻出历史老账,说李克强任辽宁省委书记时GDP数据造假。此事是真还是假呢?客观说是事实。当年,胡锦涛想把李克强扶上总书记的位置,做总书记需要光辉业绩啊,于是辽宁为了李克强做了假。本来这事,中共高层都心知肚明,因为这种事也不是他一个人干过,习近平也干过。后来,辽宁经济几乎崩溃,再加上习近平别有用心,于是这个案子一翻出来,小题大做。国内经济问题你不背锅,至少辽宁的问题你得背锅。据说李克强气得要吐血。欺人太甚,老子不干了。不干正好,于是,习借机收了政府的权力。

 后来的事大家知道了,习近平的核心地位和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确定,取消主席、副主席任期限制的修宪。到这时候就引起很多人不满了,特别是邓小平家族,他们认为这违背了邓当年的遗嘱。习家军正想建功立业,一看有人反对主子,就扑了上去,邓朴方被泼了一身脏水,网上疯传邓朴方拿了1500亿跑路了。邓朴方呢,也不是省油的灯,坚决反击,弄了些习近平的花边新闻到处传。到这时候,习近平和邓家就势同水火了。但是这两派怎么斗,其他人都看热闹,巴不得上演龙虎大戏。这时候天下还算太平。

 什么时候天下不太平了呢?是在三年前。2017年后,习近平执政进入下半场。此时的习今非昔比,春风得意。不知哪根神经出现了短路,竟然想成为国际领袖,与美国共同管理地球。但习近平不喜欢读书,对西方世界不了解,满脑子浆糊。于是,习开始国际大撒币,心想有钱能使鬼推磨。但撒了一圈钱才发现,除了围上来一群乞丐,一个朋友没交到,更麻烦的是,钱包没钱了。中共极权制度离开钱是万万不能的,因为它需要维持庞大的国家暴力维稳机器,没钱就玩不转。钱从哪里来?民间没了,对老百姓的搜刮已到了极限,韭菜再怎么割也就是一把草,再胡来就要出事了。于是把目光盯上了红二代,因为他们人傻钱多。更可恶的是,习近平在这边要创建盛世,他们却打着“走向世界”的旗号,大肆洗钱,把国内资产往外倒腾。怎么劝都不听,一副大爷派头。不杀几个就不知道习王爷长三只眼?但杀谁呢?

 思前想后,习近平找到了邓家,邓家不但肥得流油,而且与他还结有梁子。于是2017年6月,邓家女婿吴小晖被抓了,这一下上万亿就到手了。正是这件事,引起了各帮派的惶恐,每个人都不知道下一个是不是自己。于是各帮主纷纷站起来,力保吴小晖,因为保吴小晖就是保护自己。但吴小晖也不争气,洗钱、跑路的证据太多,都是实锤,各帮主也不好说话,最终眼睁睁看着老王将他剖腹掏腮给做成了贪腐标本。但是这件事也彻底寒了各帮派的心,他们决定齐心协力,掀翻这个习二愣子,不然自己哪天死都不知道。他们不像老百姓,随便坐个飞机,打个电话都能说点啥,他们虽近在咫尺,但却在虎穴狼巢中,通个电话等于站在楼顶上喊,中南海都知道。这个时候,陈毅的儿子陈小鲁实在看不过眼,挺身而出了。陈小鲁曾是五十多年前文化大革命的小闯将,后来长大了,见了世面,开始反思文革,又是找老师道歉,又是开反思会。他公开喊话,中共绝不能回到过去,走文化大革命的路子将是死路一条。习近平本来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陈小鲁一喊话将隐蔽工程曝了光。习近平气大了,于是老王出手,可怜的陈小鲁就再也看不见第二天的太阳了。

 这件事算是把红二代、官二代们集结到一起了。大洋彼岸川普总统听了FBI的中共宫廷斗报告后,立即出手开打贸易战。各帮派纷纷开始拆习近平的台,将习近平的内政外交战略向白宫通报。川普曾在晚宴上暗指中国留学生都是间谍,这太没良心了,现在中共各帮派都是美国的间谍,并且还不要报酬,自带干粮。你看辽宁舰、轰炸机在南海、台湾海峡玩的很嗨,但人家根本不在意你。即使习近平非要打,人家也知道你御林军不堪一击。

 过去习近平与各帮主虽有矛盾,但大家见面笑呵呵,现在不行了。邓家的事证据确凿,但是习家的事情也不少,想依法治理可以啊,大家一碗水端平呗,你不能只打安邦吧?你搞我的人,那我也对你不客气。老毛的九阴真经不是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各帮主于是要求彻查海航。这些人不但在国内查海航,而且也在国外找人查。于是德意志、瑞士、美利坚、英格兰甚至西班牙等都开始对海航进行调查。海航究竟有没有习近平的资产,目前的确没证据,但是王岐山控制海航就不用再找证据了。海航也知道混不下去了,出事只是早晚的事。于是海航就开始秘密转移资产,能变卖的统统变卖,钱弄进自己腰包再说。可是海航越是这样,越是给了人把柄。为了弄清楚海航股权和资产情况,各帮派也是花了大本钱。其中了解内幕的人便首当其冲,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在这种情况下,唯有死人是最安全的,于是董事长王健顺理成章的意外身亡了,并且选了个好地方普鲁旺斯,薰衣草的故乡。王健本来不是三号死的,是前一天。但是却在三号公布。很显然,各帮主要把这件事端到桌面上,让人人皆知,因为七月三日,暗指王岐山。

 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突然爆发惊吓了习近平,但大家正好黄鹤楼上看翻船,幸灾乐祸。心想都是你绑架肖建华和铜锣湾书商闯的祸。自己屁股上的屎自己擦。面对突然闯进来的香港灰犀牛,习近平不知所措。红二代中有高级黑怂恿他制定港版国安法,对港人下死手。习近平本来对香港就没有好感,再说,他也不知道什么国际金融中心,二愣子的病又犯了,不管不顾,谁阻拦跟谁急。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温家宝一看完了。心想多次劝你不要做香港的“狠”角色,香港可是中共权贵藏金之所,美国早想翻脸就等着您动香港。但好言劝不了要死的鬼。

 中南海的事大致就是这么个脉络,那么我们不妨往下推演一下,事情发展的可能性有多少?第一个可能性,所有人齐心合力,把习近平赶下台或者变成傀儡,我认为有一成可能性,这取决于习对军队的掌控。

第二个可能性,就是习大开杀戒,剿灭反对者。这个可能性我认为也只有一成,因为习的根基还没那么深,他也不敢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

 第三个可能性,君臣议和。但这种议和一定会削弱习的权力而不是相反。如果是这样,中国就进入动荡期了,各种诡异的事会不断发生,具体不解释了。

至于第四个可能性,我不能说。不是天机不可泄露,而是中共政治像个黑箱,具有突发性和偶然性,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习近平与各路帮主的生死较量还会继续下去,但不可思议的是,十九大到今天,仅仅过去了近三年,习近平就像有点撑不住了。除了习本人德不配位外,那就是整个国家没有信心了。我们说中南海权斗,往往聚焦到政治人物身上,但我们不能忽略了天道,也就是孙中山先生所言的世界潮流。

中南海的故事只要中共极权制度不改变,就是一部不会结束的红楼梦。最后,我们还是以姚文元的故事作为结束语。1996年1月,姚文元刑满出狱。他站在那间他蹲了十多年的牢房里,看了看四周,对着屋子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脱下身上的囚衣,换上了家里人送来的一套新中山装。狱警打开了那扇沉重的大铁门。姚文元对狱警说:“这么多年,真麻烦你们了。”狱警语重心长地说:“以后可不能做那些坏事了。”姚文元点点头连说:“说得对,说得对!”他提着自己的行李,看着外面灿烂的阳光,眼泪流出来了,不觉长叹:“唉,这真是十年一梦啊!”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